游戲太認真 第十章
作者︰席維亞
    這是一間在政商名流圈中頗負盛名的西餐廳,雖然價位偏高,但以食材鮮美、氣氛極佳聞名,即使是平日的晚餐時刻也幾乎客滿。

    「歆歆,這一餐謝謝你嘍。」薛仕愷端起開胃酒。

    「我才要謝謝薛大哥,之前你幫了我那麼多忙,我本來就一直想著要約你出來吃個飯。」傅歆回敬,端起酒杯輕啜一口。

    昨天她突然接到薛大哥的電話,問她今天有沒有空,說想讓她請吃飯。他說得那麼光明正大又直接,不但不會覺得他在討人情,反而讓她笑了出來,她答應了,由他選擇地點。

    「怎麼打扮變了?」開始享用色拉的薛仕愷問道。

    暗歆正在撕面包的動作頓了下。

    「這你也看得出來啊?」她勉強維持輕松的語氣,但眼中的黯然還是難以掩飾。

    分手後,她將他送她的東西全收起來了,沒有做到寄回去這麼絕的地步,但她不想再看見,收成兩大箱,堆到看不到的地方。她現在穿的都是她自己買的,不是過去的布袋裝,而是時髦利落的套裝,但不管她再怎麼搭,也參考了專櫃小姐的建議,味道總是差了那麼一點。

    想到他曾跪在她面前為她穿上鞋子,她的心就忍不住一陣揪痛。

    雖然這一次使她甩人,她受的傷卻比前幾次都來得重。相愛容易相處難,這句話她現在懂了,觀念差太多、生活圈子差太多,不適合的人終究還是無法在一起。

    她一直告訴自己別想他,就像之前失戀一樣,大哭一場後就把難過拋開,可是以前做來簡單的灑脫她卻怎麼也做不到,她好難過好難過,曾經擁有過最好又從手中放掉的不甘,讓她的心情沉落到谷底爬不出來。

    她很努力表現正常,但家人和同事還是都察覺到了。

    「如果久久一次那麼晚出去也沒關系啦。」有一天晚上,看電視看到一半的傅母突然沒頭沒腦地說道。「我也不是不準你交男朋友,只是有就要說啊,不然不知道你三更半夜去哪里,做父母的當然會擔心。」

    整段過程母親一直盯著電視,像在自言自語。那時她紅了眼眶,又坐了會兒才借故回房間抱著枕頭悶聲哭泣。

    她知道她讓母親很擔心,擔心到寧可放寬門禁也不想看她這麼郁郁寡歡,這對母親而言是多大的讓步?但她能怎麼解釋?這件事只是冰山一角,她跟他之間的問題太多了,想解決的人卻只有她,這不對等的關系讓她沒辦法再繼續下去。

    「欸,要搞沉默我自已一個人來就好了。」薛仕愷促狹的笑語將她的心神拉回。

    暗歆這才驚覺自己不曉得發呆了多久,他們的主菜都上桌了。

    「對不起。」她對自己的失神感到很懊惱。不能在這樣下去了,已經三個多禮拜了,她要趕快回到正常的生活。

    薛仕愷只是笑笑,表示沒關系。「因為報上的新聞所以心情不好?」

    知道他指的是方易爵的緋聞,好不容易堆出的笑容僵凝唇畔,傅歆不知道該點頭還是該搖頭。

    她一直說服自己,他們分手了,那些緋聞都與她無關。理智叫她要釋懷,可是心卻不肯放過她,看到他那麼快又另結新歡,她的心如刀割。這證明了她在他心中也不過爾爾,有太多人排隊填補她的空缺,他根本用不著在意她。

    「那天你在BarCode不是才說過要再努力嗎?這麼快就放棄?」明知道這是她的地雷,薛仕愷還是往這個點猛踩。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傅歆很疑惑。除了敲定這次踫面的時間與地點,上次從夜店離開後她就沒跟薛大哥聯絡過,為什麼他會那麼清楚?

    「你以為我檢察官當假的?」薛仕愷挑了下眉。「別轉移話題。」

    從方易爵緋聞暴增和妹妹提到傅歆最近心情不太好的跡象看來,他們出了什麼事是很顯而易見的。算他沒事找事做吧,看著一對佳偶因溝通不良而走上分手一途,總覺得有些可惜。

    無法逃避,傅歆嘆了口氣,難得有人可以讓她談及此事,她不想再戴上強裝沒事的面具了。

    「我試了,但他還是不懂。」她撥弄盤中的意大利面,一點食欲也沒有。「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他有他的考慮,我有我的難處,事實證明這是一場錯誤,倒不如早早結束,皆大歡喜。」

    她不想批評他,也不覺得這全是他的錯,是她不該,愛上一個等級優于她太多的人,現實敵不過夢幻,如此而已。

    「唔。」薛仕愷不置可否地輕應了聲。他的推斷果然沒錯,餌已經灑了,就看方易爵那小子會不會上鉤了。

    他看到傅歆臉色倏變,震驚地看向門口的方向,須臾又低下頭假裝吃東西,不用回頭,他也知道大魚上鉤了。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傅歆拿著叉子的手都抖了。她從沒想過會遇到他,他們出入地點的層級差異太大,時間也搭不上,巧遇的幾率小之又小,沒想到卻還是撞個正著。

    方易爵帶著一個最近新竄起的名模走進餐廳,身材姣好的美女親昵的挽著他的手,那情景讓她心痛得幾乎無法呼吸。他連帶她去看場電影都做不到,卻可以和別的女人大方出現在這種公開場合,毫不避諱,那她的委屈又算什麼?

    餐廳經理一見來人立刻熱絡的迎了上去,親自招呼帶位。

    看到他們朝她迎面走來,她的雙手冰冷,臉上僵硬的擺不出若無其事的表情。結果老天爺耍她,他們居然就坐在她左前方的那一桌,他還坐在面向她的位置!

    他沒看見她吧?燈光那麼昏暗,距離又那麼遠,他應該認不出她的……猶豫了下,她鼓起勇氣抬眼瞄去,沒想到卻正好對上他的視線,只一瞬間,他隨即別開臉,勾起迷人的笑對眼前的美女不知說了些什麼,美女回應的柔美笑聲連她這里都听得見。

    他看到她了,她非常確定,而且也認出她,但他卻是視若無物。一陣酸楚陡然涌上,傅歆用盡所有意志力強抑著,不讓自己在他面前示弱。

    「怎麼了?」薛仕愷故意問。

    「沒事。」傅歆搖頭,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我們聊點別的吧。」別理他,把他當陌生人就好,他們已經沒有關系了。她一直提醒自己別朝他們看去,但那女人的笑聲像無所不在,一直侵襲著她,逼得她想大叫。

    分手之後,她一直很努力,雖然很難很痛苦,她還是很努力。她在努力站起,努力培養自己的品位,她想做到即使沒有他在身邊,她也能過得很好,用心建立她那有所缺乏的自信。

    他卻這麼輕易的就毀了她的小小成果。巧合遇見她沒話說,但知道她在,能不能收斂一點?晚到的他不打算退避也就算了,至少也別再她面前放肆的打情罵俏,這教她如何自處?

    在他傾身和那位美女耳語,距離近到像在吻她耳垂時,她受不了了——

    「薛大哥,我的意大利面很好吃喔,你嘗嘗。」她卷了一口的分量,遞到薛仕愷唇邊。

    胸口燃燒的怒火越旺,她臉上的笑容就越甜。要做到船過水無痕是不是?她也會,她不再是以前那個不懂撒嬌的男人婆了,她會進化,他的刺激讓她進化得更快,她要讓他知道她不是不會撒嬌,只是不對他撒嬌!

    薛仕愷什麼也沒問,配合地張口吞下。那小子到底在想什麼?他透露這次約會就是為了讓他有機會彌補,沒想到他竟然選了最下、下、下、下策,這下子連他都幫不了他了。

    「哎呀,沾到嘴角了,我幫你擦。」傅歆拋開包袱,違反本性,模仿電視上、生活周遭所有她看過最嗲的範例,拿起餐巾溫柔地幫他擦嘴。

    而另一邊,方易爵也笑得勾魂攝魄,體貼地將面包抹上奶油,撕下一小塊送進美女口中。

    「薛大哥,你的牛排看起來很好吃,不喂我?」她仰起下顎,微微嘟唇,沒听到對話光看動作還以為她在索吻。

    薛仕愷很認命地切下一小塊送進她嘴里。這是他闖的禍,活該要幫忙收尾。

    方易爵那邊也如火如荼,用指腹抹去美女嘴角的醬汁,直接送至唇邊吮掉,逗得美女格格嬌笑。

    「嗯∼∼還要。」傅歆又嘟起唇,央求地輕搖他的手臂。

    「來。」這次薛仕愷大放送,喂了牛排,還喂它紅酒。

    方易爵手一伸,干脆將美女拉坐身旁,手自身後環住她的腰際,肆無忌憚地和她調笑。

    想到他們過去的點點滴滴,想到他也曾這樣擁著她,傅歆痛得無法自己,再多的憤怒都沒有辦法支持她繼續下去。

    他吧愛情當成游戲的無謂心態她永遠都望塵莫及,算她傻吧,算她沒用,她不知道自己需要多久的恢復期,但至少她現在沒辦法對別的男人做出這樣的舉止,就算是假裝她也辦不到。

    「薛大哥,對不起。」那些做作的媚態全都褪去,如今顯露在她臉上的是純粹的無助與脆弱。「他在另一桌,我利用了你。」

    「沒關系。」薛仕愷微笑給她鼓勵。

    「我知道我應該繼續待在這里,但是我不夠勇敢。」傅歆眼眶已經紅了,再不離開,她一定會當場哭出來。「對不起。」

    「去吧,再聯絡。」薛仕愷沒說任何安慰她的話,因為他不想毀掉她那已不堪一擊的殘余堅強。

    所有的感激和歉意都只能先放在心底,她只想在崩潰之前逃離這里,拿起賬單,她頭也不回地結帳離去。

    人剛走,薛仕愷面前空無一人的座位立刻多了道人影,他頭也不抬,繼續慢條斯理的吃他的牛排。

    「你對她說了什麼?為什麼她的臉色那麼難看?為什麼她還沒吃完就走?為什麼是她付錢?」一臉狂怒的方易爵狠瞪著他,凌厲的眼光像要殺人。

    看到她像是被拒絕的場景,他該覺得高興、該拍手叫好,但她強忍難過的表情卻讓他的心狠狠絞擰。他寧願讓自己被妒火焚毀,也不願看到她心傷痛苦的模樣。該死的薛仕愷,他到底嫌棄她哪一點?

    「蠢蛋。」薛仕愷瞥了他一眼,輕蔑低哼。

    「你說她蠢?她哪里蠢?」方易爵氣得一把攫起他的領口。

    「蠢的是你。」任他揪住,薛仕愷冷冷地挑明。「要是對她有興趣我早就動手了,輪得到你嗎?我弄了這個機會給你,結果你帶人來示威?很厲害嘛,把她的心傷得更徹底,今天我終于見識到要怎麼擺脫掉一個愛著自己的女人,多謝大師指教。」冷言冷語句句夾槍帶棒,但听進方易爵耳中非但不是傷害,反而帶來了濃厚希望。

    「她還愛我?她不是不愛我才跟我分手的嗎?她跟你說了什麼?快告訴我!」揪緊的手還是不放,恨不得將他所要的答案馬上搖出來。

    「你以為她吃到一半就匆匆離開是為了什麼?」薛仕愷扯掉他的手。「我要是你,就不會再繼續在這里浪費時間。」

    想到她還愛他,他卻在她面前演出花心的戲碼,方易爵的心陡然一跳。知道她和薛仕愷出來約會讓他氣瘋了,失去理智的他只想引起她的嫉妒和注意,她越不理他,他越是變本加厲,想到她看在眼里的感受……天!

    方易爵一急,轉身就要本初餐廳,卻被薛仕愷喊住。

    「易地而處,這四個字送你,否則就算你追到她也沒用。」他頓了下。「如果還是不懂,就把歆歆當成你女兒去想。」

    「什麼意思?」方易爵越听越混亂。他那麼愛她,要怎麼把她當女兒?

    「她搭捷運,快去。」薛仕愷揮揮手,一句也不肯再多說。

    不想再浪費時間,方易爵火速離開餐廳,轉眼就不見蹤影。名模目瞪口呆的看著門口的方向,不敢相信自己被放了鴿子。

    還得幫忙收拾爛攤子呢!薛仕愷暗嘆口氣,移坐到方易爵他們那桌。

    「我建議你打包外帶,方先生他不會回來了。」

    從餐廳離開後,一路上傅歆都強迫自己放空心思,她不敢想,怕只要一想到有關他的事就會淚流滿面,她不想當那麼軟弱的人,也不想哭紅一雙眼回去讓家人擔心。

    搭上捷運,她直接走到另一端靠門而立,列車正要關門時,一對穿著高中制服的情侶沖了進來。傅歆原本還在發呆,但沒多久,近在眼前的景況把她的視線勾了過去,一股正義熱血開始在體內澎湃。

    列車里的座位都滿了,那對高中小情侶一進來就霸佔住中央的支柱,兩個人居然你抱我、我抱你的,頭越靠越近,嘴唇已經都快貼在一起了。

    車廂里的氣氛一片尷尬,每個人不是低下頭就是撇過臉,但一雙雙眼楮都在偷看他們,有譴責、有驚訝還有人幫他們臉紅,反而當事人一點都不覺得怎麼樣,男生的手還在女生背部及臀部滑來滑去,動作越來越過火。

    講話就講話,有必要近到這種地步嗎?而且這里是亮晃晃的捷運上,不是隱秘的小公園耶!傅歆很想上前當程咬金,但想到之前的沖動行事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也讓她想到了他,陡升的難過消褪了一些怒火,她也像其他人一樣低下了頭,要自己來個眼不見為淨。

    捷運到下一站,有個小朋友上車,一進來就看到大哥哥跟大姊姊把支柱佔為己有,他有點嚇倒,呆呆的繞著圈子想找可以握住的地方,結果那對高中生抱得太緊,他根本找不到著手處。

    等他想到還有旁邊的隔板可以扶時已經來不及了,列車啟動,背著個大書包的小朋友立刻咚咚咚的往後踉蹌,眼捷手快的傅歆及時伸手把他拉住,將她原本靠站的位置讓給他。

    「來,抓好。」對小朋友叮嚀完,火山也頓時爆發。

    可惡,她忍不住了!府放閃光彈不會去角落慢慢閃嗎,干麼擋在正中央?沒看到小朋友那麼矮,根本抓不到上面的吊環,就不會讓一下嗎?有沒有公德心啊?有沒有羞恥心啊?

    暗歆怒氣沖沖的走向前去,手臂直接一伸,握住上方沒被纏繞的鋼管,然後像剖西瓜一樣,毫不留情的順著鋼管從他們之間劃下,就停在兩張臉之間的高度。

    被人這麼刻意地打擾,濃情蜜意的笑情侶錯愕地看向她,傅歆也用殺人的目光怒瞪回去。她的英勇讓全車的人精神一陣振奮,有人還噗哧笑了出來,紛紛投以鼓勵贊賞的眼神支持她。

    小情侶總算察覺不對,也意識到全車的注目禮,只好乖乖分開各自抓著鋼管,但傅歆還是杵在原地,一點也沒有離開的意思。沒遇過這種狀況,兩個高中生不知道要怎麼辦,就這樣一直僵持下去。

    餅了幾站,已經快到傅歆下車的地點,她正想著是要跟他們繼續耗下去還是罷手回家,結果列車進站時,兩個高中生已經迫不及待地沖到門邊,門一開,立刻溜得不見人影。

    這倒好,省的她麻煩。想到他們可能會以為自己遇到瘋子的心情,傅歆忍不住揚起嘴角,快樂地下車。

    但這樣的好心情,卻輕易地被戳破了。

    正準備朝手扶梯走去的她停步,怔怔地看著前方的一對男女。男的她不認識,女的她不認識,他們也沒做什麼親熱的舉止,只是十指交握地牽手走著。

    這是再平常不過的畫面,卻將她強裝的堅強和無畏全都粉碎。她要的只是這麼簡單,就這麼簡單而已,為什麼他給不了她?為什麼他就是不懂?

    如今他已經不屬于她了,在她說出分手的那一刻,她就已徹底的失去了他……強烈的痛楚扯裂她的心,她緊緊咬唇,不讓盈眶的眼淚落下。

    有抹人影來到她面前,輕輕執握她的手,動作很輕很輕,像在試探,也像是怕一用力她就會消失。

    暗歆直覺抬頭,看到那張熟悉的臉,震驚得她來不及掩飾情緒,就這麼傻傻地看著他。

    她那難過心傷的模樣,讓方易爵心疼到無以復加,也更痛恨自己。他從沒看過她如此脆弱的表情,她是勇敢的,是堅強的,卻被他傷成這樣。

    他追上她時,她已經過了捷運站的閘門,為了買票他花了一些時間,好不容易干在最後一刻和她搭上同一班列車,他開始一個一個車廂尋找她的身影,好不容易找到她時,正好看到她怒瞪那一對高中生的景象。

    那畫面讓他想到自己,想到他們相遇的契機。原想過去找她的腳步停了下來,轉為移到角落,靜靜地看她,思忖這段時間他們之間的狀況。

    罷剛他忙著找她沒有心思去想別的事,直到現在心定了下來,才有辦法認真去想薛仕愷所說的話。

    他本來還不懂,是看到博愛座里一個爸爸抱著一個小女孩的溫馨畫面時,他才突然茅塞頓開,終于懂得最後那句話的意思——

    假設他有個女兒,而她愛上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吃了她,不準她把這件事告訴所有的人,要她一切以他為主,不管時間多晚,呼之即來,自以為電話叫車很安全,凌晨時還粗心地放她一個人坐出租車回家,在她備受家人質疑時,不僅沒有給她任何建議或采取任何行動,還指責她在無理取鬧。

    鑰匙他女兒愛上這種男人他會怎麼做?廢話!當然是閹了他,讓這混帳再也無法傷害他女兒!即時知識假設性的試想都讓他起到握緊了拳,但怒氣急速涌上之後,深深的懊悔緊接而來,將他震在當場。

    他口口聲聲說愛她,卻從一開始就用不平等的立足點去對待她,覺得自己是公眾人物、覺得自己工作比她忙,就理所當然要她配合。他不曾站在她的角度去想,不曾考慮過她的難處,在她努力想讓他了解時,他竟用不以為意的態度將她的心傷得透徹,還惱羞成怒,氣她拋棄了他?

    天!他對她做了什麼?想到自己的混帳舉止,方易爵頓時冷汗涔涔。「易地而處」,就這麼簡單的四個字,他卻做不到,她給了他機會,他卻當著她的面將它甩了回去。

    他全身冰冷,望著她義憤填膺地介入那對高中生之間,旁人在笑,他的心卻是被悔恨刺的淌血。他多希望她還能用這種活力十足的怒顏對他,而不是她抬起頭來淚痕滿布的表情,就算傅歆不願意原諒他,他都會覺得他是咎由自取。

    那時她有多心冷才說得出「分手」這兩個字?一直以為痛的是被拋棄的他,直到現在他才明白,最痛的是不得不喊停的她自己。

    下了捷運,看到她突然間沒了笑容,咬唇難過地站在那里,他好想將她擁進懷里,但他不敢,他不知道她是否還願意給他這樣的殊榮,那曾經賜予他卻因他不懂得珍惜而親手毀去的殊榮,他只敢握住她的手,輕輕握住,讓她如果無法忍受的話可以將他甩開而不會傷到自己。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千言萬語在心頭纏繞,到了喉頭卻只說得出這幾個字,他的能言善道、他的從容自若。全備害怕失去她的恐懼毀的蕩然無存。

    暗歆從震驚中會神,她把眼中的脆弱全都抹去,迅速用冷漠武裝自己。

    「你想和誰交往都與我無關。」她面無表情丟下一句,想抽回手。

    方易爵心中大慌,握住她的力道倏地收緊。他沒辦法,理智告訴他要尊重她的意願,但一想到他會永遠失去她,他就沒辦法放手!

    「那是假的,我只是帶她去氣你,包括那些緋聞都是,我對她們一點感覺都沒有。」他急忙解釋。

    听到他的話,傅歆心里更難過。他的道歉只不過是重安撫,就像他之前會說的對不起一樣,他還是不懂……

    「我不是在兒戲,也不是在欲擒故縱,你跟本就不懂我們之間的問題點是什麼,我沒辦法和你繼續下去,請你別再來找我。」她把話說得很硬,也是在斷絕自己浮動的心。她根本沒有自信做到每一次都能夠拒絕他,最好的方式就是別再和他見面。

    「我已經懂了,我不只是要愛你,更要尊總你、為你設想,而不是我自以為是的愛去壓榨你。」他在做他最痛恨的死纏爛打,他卻不管,只要能讓她改變心意,就算要他用生命來換他也甘願。

    暗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狂跳的心撞擊著胸口,激動的喜悅讓她腦海一片空白。他真的懂了?願意為了她,為了他們這段關系,去改變、去努力?

    「欸……那個人好像是方易爵……」外型出眾的他們很容易引起注目,尤其是站定在人來人往的月台,更是顯眼,旁邊已開始傳來竊竊私語。

    听到他的名字,傅歆一驚,所有的情緒都先撇到一邊去,只想保護他。她要帶他離開,但腳才剛邁開,就被他拉住。

    「你被認出來了……」她壓低聲音警告。

    「那不重要。」方易爵已經完全相通了,保護她不是只有隱藏這一種方式,有時候公開反而也是一種保護。「是我之前想得太拘限,就算被發現又如何?他們可以幫你監督我,只要別將你的個人數據揭露出來,其實這並沒有我之前所想的那麼恐怖。」

    暗歆感動得熱淚盈眶。這里是捷運站,他為了挽回她,甚至等不到退到隱密的角落,而是光明正大地宣示他的主權。他要她有自信,而他也開始給她支持,為兩個不同的世界找出平衡點。

    「愛情對我而言一直都只是游戲,我懂得要怎麼玩的悠游自得,卻不懂得怎麼去維持一段愛情,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彌補,別就這樣把我淘汰出局好嗎?」方易爵啞聲低喃。「就算要放棄我,至少也讓我試過這一次,到那是你如果還是想分手,我絕對不會說第二句話……」

    暗歆突然撲進他懷中的舉動,打斷了他的懇求,方易爵先是呆了一呆,隨即欣喜若狂的緊緊擁住她,此刻不需言語,他們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又有一班列車進站,乘客紛紛下車。

    「要親熱回家去,別擋路!」一個中年婦女經過他們身邊時沒好氣地喊。

    暗歆窘到爆,趕緊把他推開。剛剛在捷運上她還跳出來主持正義,沒想到現在換成她在大放閃光彈。

    「那這種程度在你的容忍範圍之內嗎?」一只大掌自旁握住她的手。

    對上他蘊笑的眼,傅歆也揚起幸福的小。他們終于能象一般情侶一樣,可以光明正大的牽手一起走著。

    「嗯。」她用力點頭,緊緊地和他十指交握。

    「走,帶我回你家。」方易爵帶她走上樓梯。

    暗歆驚訝的看著他,以為自己听錯,他卻是回她一個再堅定不過的笑容。

    「我早該去了,告訴你家人你在和我交往這件事,而不是讓你獨自承受一切。」想到她那時候的處境和壓力,他又一陣心疼。「對不起。」

    她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只能搖頭。他主動提議要去見她家人的舉止,已完全擄獲了她的心。

    「我先打電話通知一下。」怕去得措手不及會給父母印象變差,傅歆用手機打回家。「媽,我現在想帶一個人會去見你們……」

    「現在?馬上?家里很亂啊,第一次來就讓人家看到這樣會印象不好——」傅母驚叫,一陣兵荒馬亂的聲音傳來。

    方易爵也听到了,挑起眉,用嘴姓無聲地對她說︰「早看過了。」

    想起他闖進她家,想起將兩人命運系在一起的糾纏及巧合,傅歆甜蜜揚笑,心里滿滿都是對他的愛,還有對自己的愛。因為如果不是她的熱血個性,他們也不會相遇,但若不是他,她也不會懂得如何去欣賞自己。

    餅去的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未來,重要的是過去所犯的錯讓他們知道該如何朝正確的路走去。

    或許還需要磨合、或許還會發現其他的問題,但只要有心,她覺得他們有無限的勇氣與希望可以一起面對。

    兩個不同的世界相遇,在愛的包容下,定會融合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全書完】

    編注︰

    【愛無敵】讓愛的力量乘以無限大。之一請看橘子說674《曖昧偷越界》,之二請看橘子說682《擁抱緊一點》。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游戲太認真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席維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