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屬女主角 第九章
作者︰席維亞
    簽書會的所有行程一結束,王威利遵守諾言,親自開車載著喬豫來到香草莊園。

    當喬豫跨下車時,第一個看到他的年輕妹妹瞠目結舌的表情活像見了鬼一樣,立刻一溜煙地奔向主屋。

    隨後下車的王威利見了覺得奇怪。這莊園的服務態度怎麼這麼差?

    但發狂急行的喬豫卻完全不曾察覺,忍了這麼多天的他已心急如焚,除了她之外眼中容不下其他事物。

    他奔進主屋,看到宋千容在玄關和剛進來的女孩交談,一看到他,臉上也出現了那見到鬼一樣的表情。

    「請問怡君在哪里?」喬豫還是不管,一心只想趕快找到她。

    「這……她今天請假。」宋千容指示員工離開,語里隱帶著一些保留。

    「她不舒服?」喬豫聞言臉色一變。她幾乎把莊園視若性命,若不是真的嚴重到來不了的地步,她不可能請假的!「我去她家找她!」語音未落,他已快沖出大門。

    「她不在家,你別去!」宋千容急忙喊住他,心里焦急不已。

    糟了,喬豫怎麼會挑這時候來?還一進來就說要找怡君,問題是……怡君現在忙得很,哪有空理他?而她也不希望怡君撥出空來理他!

    「不然她在哪里?快說啊!」喬豫快抓狂了。他總算體會到其他人和他對話的痛苦,一直都得下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那股子懊惱真的會讓人想殺人。

    宋千容咬唇,臉上滿是為難。怡君好不容易終于對他死心,願意重新尋找幸福,她要保護她,不讓她再為了這個無心的男人受盡折磨。

    「她出差了……」她立即在腦中編出一套說詞,想將喬豫騙離這里,結果才剛剛開了頭,就被急沖而進的人打斷了。

    「他們說趙小姐在相親,你快去阻止!」王威利大吼,急得滿頭大汗。

    方才他看到那個奔進又奔出的小姐出去時,臉上的表情由震驚換成了竊笑,就像在等著看好戲似的,然後又見她攔住一個經過的年輕女孩,兩人竊竊私語後笑得花枝亂顫的模樣,更是讓他覺得不對勁。

    被他追上逼問,她們才吞吞吐吐地說趙小姐今天是請假沒錯,卻是為了相親,嚇得他急忙飛奔進來,趕緊讓喬豫知道這個消息。

    喬豫呼吸一窒,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打擊得幾乎站不住腳。她要相親?為什麼?她不是有他了嗎?還是她不要他了,要另外找一個更適合她的男人?

    見他就這麼傻住,王威利握住他肩頭喊。「相親而已,不是嫁人,你還有很大的勝算,振作點!」他用力一推。「快去,去跟她說你愛她!」

    那力道將喬豫推得踉蹌,也將他震離的心神捉了回來。對,他不能放棄,他必須讓她知道他對她的感情——

    「怡君在哪里相親?」他朝向宋千容急問。

    「我不要害她。」末千容神色戒備地盯著他,抿緊的唇表示她絕不透露的決心。

    「她在這個莊園里。」喬豫從她緊張的神態大膽推測,見她變了臉色,他知道自己猜對了。「露天咖啡座?花田涼亭?小鋪?餐廳……」

    「沒有,她不在那里!」看到他綻出得意的笑容,宋千容好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喬豫不再理她,這出答案的他轉身就要沖向餐廳,卻被人扯住手臂。他回頭,看到宋千容拉著他。

    「請你別去,如果你真為了怡君好,就……離開吧,她已經夠委屈了。」末干容懇求道。雖然怡君什麼也不曾抱怨過,但只要有眼楮的人都看得出來他讓她忍得多卑微,這麼值得愛的怡君不該受到這種對待。

    「我就是為了不再讓她委屈才來的,我錯了,讓我彌補。」他堅定的眼神訴說著他的保證,喬豫掙開她的手,朝餐廳奔去。

    被他的眼神震懾,等宋千容回過神要攔已經來不及。她很猶豫,在相信他和阻止他之間徘徊不定,最後一咬牙,拿起電話。

    「岳驥你快到主屋,喬豫來破壞相親了,你趕快來!」

    那怎麼成?听到這些話,王威利大驚失色,急忙也趕去餐廳。就算敵眾我寡,他也要誓死幫喬豫抱得美人歸。

    想阻擋喬豫?那就從他尸體上踩過去吧!

    ***獨家制作***bbs.***

    「你好,我是趙怡君。」她的視線看著桌巾的花色。

    「你好,我是陳旺發。」坐在對面的男人也神情尷尬地低著頭。

    「問興趣,快,問興趣!」有指示從旁邊冒出。

    趙怡君心里暗嘆口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請問陳先生有什麼興趣?」

    「我……我們一定要這樣玩嗎?」陳旺發受不了了。「很無聊欸!」

    「我們一定要這樣玩。」趙怡君一臉無奈地平板應道。「換你了,快問。」

    「旺仔你配合點啦,不照規矩來會被換下來欸!」坐在旁桌的添財叔探過身大吼,噘嘴朝旁一努——

    只見以兩位男女主角對坐的桌子為中心,方圓數桌全坐滿了人,而且都是一老一少的組合,老的虎視耽耽,少的相視苦笑。

    「啊……」受不了壓力的陳旺發抱頭哀嚎。

    趙怡君仰頭吁了口長氣。拜托,她才是那個最想哭的人好不好?他們只要敷衍個五分鐘就沒事了,她卻要陪他們敷衍數不清的五分鐘。

    一時失言會惹出多大的麻煩她現在曉得了。

    前兩天添財叔一臉關懷地又試著提起相親的事,正欲力圖振作的她並未像以前那樣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絕,表示會再考慮看看,沒想到他們居然給她搞出這等陣仗。

    阿岳甚至宣布只要報名參加的人——不管是本人還是陪伴者——今天放假一天,成了這場相親大會的最大幫凶。

    「換人換人,連自我介紹也不會,浪費時間。」負責管理秩序的好嬸出聲趕人。「下一位——」

    「輪到我了!」笑嘻嘻的潘阿伯把一個戴眼鏡的男人推到座位。「阿君啊,這是我外甥,你們好好認識哦!浮,你閃啦!」介紹完他就把鄰桌的添財叔擠開,一雙眼直盯著他們瞧。

    自己闖的禍要自己收拾。趙怡君想到這人並不是他們村里的人,不能對人家太失禮,她勉強打起精神,揚起了自認還算親切的笑容,正要開口,卻被餐廳入口處傳來的騷動引走了注意。

    她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面前原本只坐了一個人的位置,又多了一個人坐下。

    一抬頭,那張她費盡心力才從腦海驅逐出去的面容頓時映入眼簾,她震住,猝不及防的痛楚猛然在心口泛開,她咬唇別開視線,凝聚所有的自制力要自己別再受到他的影響。

    「怡君……」喬豫低喚。她回避他的舉止,狠狠地撕痛了他的心。「我有話跟你說,看我,好不好?」他懇求著。

    「你這王八蛋還敢來?」一看清插隊的人是誰,在場的歐吉桑們都開始挽袖

    見他引起眾怒,趙怡君著急了,即使已然心死不想再和他有交集,但她仍下希望他因她而受傷。

    「沒有什麼好說的,我想過我的生活,我會嫁人,會擁有一個需要我全神貫注的家庭,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樣幫你。」她努力維持平靜冷淡的口吻說道,但那些出自她口中的話卻讓她的心更痛,她停住。「對不起,你走吧。」

    她口中的未來擊得喬豫無法呼吸,她已對他不抱有希望了,她嫁人,想和人共組一個家庭,卻不是跟他,他的女主角舍棄了他!

    「我不要!」喬豫好慌,對不到她的視線的無助感讓他指尖泛冷,情急之下他越過桌面握住了她的手。「是我不好,我不懂那就是感情,不懂你對我不只是一個角色而已,但我現在懂了,給我機會,別這樣就判我死刑……」

    趙怡君一震,想掙脫他的執握,他卻用力得讓她掙不開。

    他真懂了嗎?這句話她等了許久,但當真的听到,尤其是在她已經決定放棄之際,她卻只感到怯懦。她很想相信,可她不敢,伯再一次的付出換來的依然是心痛,她沒辦法再那樣抹滅自我,等著他興之所至的隨興來去。

    「你還敢動手動腳?」見狀氣憤不已的群眾圍了上來。

    「你們別這樣,讓他說完嘛!」王威利沖進了他們之間,以一擋十,張開手拚命阻擋,不讓他們踫到他。

    「對啊,讓他說完有什麼關系?」圓潤嬌小的好嬸也加入戰局,對喬豫頗有好感的好嬸一看到他出現,就整個倒戈了。

    「好嬸,別護他啦,那種男人沒路用啦!」

    「對啊,我們村子的男孩子才配得上怡君,你走開啦!」

    有七十歲高齡的好嬸當屏障,怕不小心會誤傷老人的男人們紛紛用言語抗議,所有的攻擊全朝向王威利,而戴眼鏡的斯文男老早嚇得閃到一旁,和那一群被硬拖來的年輕小共看得目瞪口呆。

    「你放手!」見場面越來越混亂,趙怡君懊惱低吼,仍垂眸不願看他。

    她太清楚他的影響力了,她好不容易才說服自己放棄,若再對上他懇求的眼,她的堅決一定會出現裂縫。

    盡管王威利拚了命地擋,仍有幾只突破防線的手直朝喬豫身上招呼,抓衣服、抓手臂、抓頭發,踫到什麼就亂抓一通,為了不被扯離,喬豫甚至被迫爬上了桌子。

    「求你看我,求求你,別對我視若無睹,我愛你,不是因為那本該死的書,也不是因為那該死的女主角,是因為你,趙怡君,我愛趙怡君,所以才一直跟著你、吻你,我知道為什麼了,你不要在這個時候放棄我,求求你……」

    他知道自己語無倫次,知道自己的姿勢狼狽不堪,可是他顧不了了,他只想說服她抬起眼,像以前那樣給他又嗔又惱的一眼。

    那一字字一句句都在摧毀她的意志,趙怡君往後緊緊貼住椅背,想拉開和他的距離,但她的心卻不受控制地一直朝他靠去。

    「但我不愛你!」她握拳嘶聲反駁,仿佛這樣就可以拘住那顆背叛她的心。

    惶然猜測他翌日會不會出現的夜有多難熬?寂寞傷心時沒人陪在身旁的痛有多難受?這些她都嘗過了,不是嗎?她不要再試了,就讓她平平凡凡地過,無痛也無傷地過……

    一直對不上她的眸子,喬豫火了,朝她逼近的狂肆氣焰和平時慵懶的他幾乎判若兩人。

    「騙人!你要是不愛我,就不會讓我一直跟著,也不會和我接吻,更不會跟我上床!你都把身子給我了,你怎能嫁給別人?」

    嘈雜的四周突然一片寂靜,一雙雙瞠大的眼全射向她。

    「閉嘴!」意識到眾人的目光,趙怡君窘惱大吼,臉紅得像熟透的番茄。他居然在所有人面前喊說她和他上床?她還要不要在這個村子混下去啊!「你干麼扯這個?我嫁不嫁人和這件事根本沒關系!」

    「哇靠——」汪岳驥一踏進餐廳就听到那段駭人听聞的話,原本義憤填膺的面容變得興味盎然。「怡君,我沒想到你這麼開放耶!」

    「你也閉嘴啦!」趙怡君差點沒拿起椅子砸過去,用力將手抽回。「反正我不是你的誰,你不要再來找我了,再見!」受夠這團混亂的她丟下話起身就想走。

    「怡君——」喬豫急忙伸手拉住她,就怕一松手,她就會從他生命中永遠消失。「不要走!」

    見狀汪岳驥斂笑飛奔過來,要把他從桌上扯下。「你別勉強她!」

    「怡君,看我,求求你,別放棄我,求求你——」喬豫死命攀住桌沿和那股強大的力量抗衡,那雙眼一直凝視著她不曾稍瞬,像是這樣就能將她留住。

    「快、把這小子拉下來!」添財叔吆喝。

    「不行!你們別踫他!」王威利急喊。

    「阿岳你放不放手?連我這老太婆的話你都敢不听?」好嬸怒斥。

    汪岳驥的動作驚醒了其他愣住的人,霎時間,幫忙的、阻擋的,形成一團大混仗。

    「你放手……」感覺他已快被拖下去,卻不顧己身安危仍在哀求,趙怡君已快堅持不下去了。「換我求你好不好?我不要再這樣了……」她忍不住哽咽。

    「我不會再讓你出現這麼難過的表情了,之前的我又笨又傻,不曉得這就是愛,你可以懲罰我,也可以刁難我,就是不要不理我,再給我一個機會好嗎?讓我把欠你的都補償你……」喬豫也哽咽了。

    他不在乎什麼男子氣概,也不在乎什麼傲氣尊嚴,只要她願意看他,就算要他當場下跪他都毫不猶豫。

    「放手放手!」好嬸猛拍打汪岳驥,好不容易把這大個子拉開,她轉向趙怡君勸道︰「怡君,阿喬這孩子很純,我相信他不是故意要對你不聞不問,你就原諒他啦……」

    「怡君,看你自己的意思了。」自進來後就一直沒開口的宋千容也說話了,把丈夫拉得更遠,怕他又沖上去攻擊喬豫。

    雖然氣喬豫這樣對怡君,但那溢于言表的慌張和失措代表他是真的在乎怡君,任誰看了都會心軟,要忍住不幫他都已經夠難了,更何況是阻撓他?

    終于得以擺脫擒抱的喬豫跳下桌,來到趙怡君面前。

    「怡君,看我……」他捧住她的臉,柔聲喃求。

    趙怡君垂著眼簾,羽睫不住顫動,理智和情感拉扯的沖突讓她好掙扎。

    「親下去,快親下去!」見女主角開始軟化,王威利大喊。既不年高德劭又是外人的他可沒好嬸那般受到禮遇,他被一群人壓在桌上,動彈不得。

    已經六神無主的喬豫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一听到這句話,托起她的下頷就要吻下去。

    開什麼玩笑?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吻她?察覺到他的意圖,趙怡君低頭回避,羞窘的她臉紅到不行。

    「不要——」她拚命掙扎,卻掙不開他的手,一時失防忘了回避他的眼,一望進那片深邃,里頭的驚惶和無助完全擊潰了她。

    同時,他的唇也覆上了她,極度愛憐、呵護備至地吻著她,她才發現,即使在和她角力時,他仍小心地沒弄痛她,因愛狂悸的心顫動得讓她幾乎無法承受,淚水倏然決堤。

    嘗到了咸味,喬豫發現她在哭,更是驚慌失措。

    「不要哭,對不起,我停了,你不要哭……」他擁緊她,拚命道歉。怎麼會這樣?他還以為威利很懂才照著他的指示去做,結果卻是弄得更糟。

    他的安慰反而讓趙怡君更是崩潰,原本只是靜靜落淚,突然埋首他的胸前嚎啕大哭了起來。

    「都是你,好丟臉、好丟臉……」她邊哭邊吼,哭得好傷心。

    她不想哭,不想這麼軟弱,但滿滿的情緒她已無法承載,從不在別人面前落淚的她,卻只能選擇這種她最鄙夷的方式宣泄,而她完全抑制不住。

    「我擋著你,他們看不到,沒關系的。」喬豫柔聲輕哄,將她擁得更緊,不讓他們看到她的模樣。

    周圍的人早已經嚇呆,看到怡君放聲大哭,簡直比天下紅雨的異象還可怕。

    「算他行,嘖嘖……」汪岳驥佩服地喃道。他們還阻撓什麼?看似溫吞的男人卻將剛強的怡君制得死死,這份能耐,這種絕配,他們要是再插手就會被天打雷劈了。

    聞言宋千容嗔睨他一眼,唇角卻忍不住上揚,她倚偎丈夫懷里,滿懷欣喜地看著好友終于找到了她命中的幸福。

    淚水滌去了傷痛,雖然趙怡君仍停不下抽噎,但她此時的心情,卻是這些日子以來最輕松的時候。

    「真的……你真的懂了嗎?」好不容易稍微停下了眼淚,她終于能夠抬起頭看他。「我不是你筆下的女主角,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我有自我,需要你的付出和關懷,沒辦法做到一言一行都符合你的要求,你真的清楚了嗎?這樣的我你真的要嗎?」

    排山倒海而來的沖突情緒逼得喬豫幾乎無法呼吸。既因她的原諒欣喜若狂,又因強烈的自責懊悔得想殺了自己。

    天!他有多忽略她?他有多自私自利?那些都是他的罪行,而他竟讓她受了那麼多苦卻毫不自覺!

    「我要,我就是要這樣的你!」他急喊,她願意原諒這樣的他,是這一生中上天賜給他的最大幸運。「如果沒有你,我的人生只會是一個空洞的故事,我要你做我的女主角,我生命中獨一無二、永遠的女主角!」

    趙怡君緊緊咬唇,對于自己淚流不止的軟弱感到好懊惱。可是她忍不住浮,她好感動,好快樂……她不禁又埋首他的懷中啜泣了起來。

    這次卻是喜極而泣,她環住他腰際的手臂收得好緊。

    「慘了,這樣怡君不會要離開了吧?不能讓他們在一起啦!」想到他們的怡君將要遠離家鄉,男人們一陣哀嚎。

    「厚,這該高興好不好?你們怎麼可以為了自己的好處犧牲怡君的幸福?」好嬸跳出來伸張正義。

    「就是啊,女孩子本來就要嫁人的嘛,嫁到外地也是她的命啊!」王威利也不知死活地跳出來幫腔。

    若是以前,沈浸在喜悅中的喬豫絕對不會留意到這些對話,但現在的他,不但听進去了,還因為這樣而眉頭緊鎖,卻不是因為為難,而是怕她委屈了自己。

    「你不用離開,我到哪里都可以寫,只要有你在身邊,我就有靈感,任何地方我都無所謂。」他連忙保證,不想因為他而造成她生活任何的變動和壓力。

    听到這些承諾,趙怡君不再懷疑,她知道他真的懂了。她等了這麼久,終于等到他開竅,雖然痛苦,但,值得了……

    她揚起了笑,這次是她主動,勾下他的頸子,深深地吻住他。

    「好啊,好啊∼∼」

    拍手叫好,興奮鼓噪,歡聲雷動的叫喊聲快將屋頂沖破。

    幸福的莊園又成就了一對佳偶,看來,夢幻的婚禮已指日可待了……

    【全書完】

    編注︰愛得意猶未盡?還有香草莊園首對佳偶汪岳驥和宋千容的愛情故事,請看橘子說682《擁抱緊一點》。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專屬女主角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席維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