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小姐 第9章(2)
作者︰千尋
    「女兒,你同不同意,不管哪段愛情都有美麗甜蜜的部份?」

    母親的話勾起她的記憶。那個深坑老街、漁人碼頭、那間貴得要死的鞋店……是,她的確無法否認。

    「也許它的結局不是我們想要的那樣,但也不能因此,就全盤否認愛情曾經為我們帶來的幸福。

    「就像小孩爬樹摘龍眼,老是從樹上滑下來,搞得傷痕累累,可是孩子們還是會一爬再爬、一試再試,因為甜甜的龍眼肉在嘴里咀嚼時,那股甜味啊……讓人難忘。」

    「愛情不是摘龍眼。」

    「我明白,愛情比摘龍眼更加復雜困難,因為愛情涉及到兩個人的感覺。我常想,有的男人真的很好,在一起的時候,也真的對我付出了全心全意,為什麼到最後,我們不能擁有圓滿結局?」

    「為什麼?」

    「情人分手,原因很多。」

    「比方?」

    「比方我和那位男歌星,我們互相幫助、彼此提攜,走過那段沒沒無聞的演藝時期。後來他越來越紅,而我卻在原地踏步,忙碌拉開我們的距離,我的自卑在他被歌迷環繞時出籠,我們不斷爭執、吵架,可我們無法改變自己的環境和際遇,後來我們分手,但彼此心底都很清楚,我愛過他、他愛過我。

    「比方我和企業小開那段,他愛我,用盡全力讓我融入他的家族,可是哪有那麼容易?我比他大五歲,我生過孩子,我沒有學歷、文憑和家世,橫在我們之間的何只是一道鴻溝?那簡直是一片汪洋大海。

    「我們竭盡全力爭取,弄到最後兩人都好疲憊,可那麼累還是不甘心放手吶,怎麼辦?一邊是他愛的我,一邊是生他、育他、栽培他的親生父母,你說,他能舍棄哪一方?

    「我受傷、我痛苦,但我從不否認愛情帶給我的幸福,沒有那些,我的人生將會很乏味。

    我也曾經埋怨,為什麼我總在錯誤的時間,認識好男人,就像我和你父親,如果我們認識的時間更早些,或許今天一切都不一樣。

    「經歷那麼多的愛情,說實話,我沮喪過,也發過誓,再也不要愛上任何的男人。

    「但是如果在第一次戀情宣告失敗之後,我就放棄追尋,那麼今天,我不會有你這麼優秀的女兒,不會有那麼多的好男人曾在我身邊駐留,這樣的話,我的生命里,除了半紅不紅的歌唱生涯之外,還剩什麼?

    「而且如果‘人生終會出現一個正確的男人’是真理,那麼我提早棄權,是否代表我提早放棄那個正確的男人?在很多很多年之後,在我成為獨居老人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後悔。」

    「可是你不害怕嗎?不害怕一次次的失敗,帶來一次次傷害?」

    「失敗不僅出現在愛情里面。你幫病人做手術有沒有失敗過?如果每個外科醫師失敗一次,便放棄這個職業,請問︰這個世界還有多少外科醫師?老師們總鼓勵我們在失敗時,要越挫越勇,為什麼這個定律不能用在愛情上?我深信,如果你鎮日為失去太陽而悲傷,那麼你絕對會錯失星星的美麗。」

    報亦昕抿緊雙唇。越挫越勇?可她只有一顆心,怎禁得起一傷再傷?

    她在愛情里是弱者,受過一次傷便不願再試,她只想找個安全的殼躲起來,假裝一切不曾發生,然後預防類似的事情再度重演。

    一個溫暖的掌心罩住她的手背,仰頭,她看見母親帶笑的雙眼。

    「亦昕,我很感激老天,讓我用一段錯誤的愛情換到你。我沒有損失,你父親更沒有,你是我們的驕傲。」

    她淡淡的笑了。

    「如果流浪夠了,就回去吧,回去姜穗勍的身邊,讓他正式向你說句抱歉。」母親拍拍她的頭,對她輕笑。

    「媽,你……」怎麼會知道姜穗勍?

    「剛到這里時,我接了你的手機,是你爸爸打來的,之後我一直和你爸爸有聯絡。我知道你們之間存在著誤解,但人與人之間難免會有誤解,記不記得,你也曾經誤解我跟你要錢是為了某個男人,你根本不相信外婆生重病,而我賺的錢不夠醫藥費?」她一開始就很想勸亦昕,穗勍那孩子很好,要好好把握,但女兒的性情有點固執,她一直不敢提,就怕一提會把兩人的關系弄得更僵。

    「媽,對不起。」

    在外婆彌留之際,她趕上了,從舅舅口中,得知母親為外婆付出的心力,她是醫師,很清楚那樣的病能夠爭取到這麼長一段時間,的確必須付出昂貴代價。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我擅自接了你的手機。」

    「沒關系。」

    是她不好,她應該打個電話向爸爸報平安,只是……她也不明白自己在固執些什麼。

    「我听說了很多事,我想,姜穗勍對你是真心的。當然如果以過來人的經驗對你說這些,肯定沒有說服力,畢竟我失敗的紀錄實在很驚人。不過,如果不是真心愛你,我不認為有哪個男人會那麼無聊,為一個不愛的女人付出那麼多。」

    是啊,那些事她也曾經听說,從聊天室里。可是她對自己、對愛情,少了那麼點自信。

    「媽,我怎麼能夠確定,他是我正確的愛情?」她是習慣小心翼翼、篤定再篤定才出手動作的龔亦昕,她從來不願意犯錯。

    「不去踫到他、試著愛上他,又怎麼能得到你想要的確定?」

    「如果回去之後證實,我們仍然不適合彼此呢?」

    听女兒終于道出問題所在,李倩羽啞然失笑。

    她曾經做過許多假設——也許女兒對姜穗剫L隡情@殘硭侵 湮蠡崽 睢 殘硭塹男願衲岩閱И稀   趺匆裁幌氳劍 廈韉吶 谷皇嗆ε掄飧觶?

    她坐進吊床里,環住女兒的肩膀,柔聲說道︰「有什麼關系,至少你試過了,別告訴我,你是那種不戰而降的女人。」

    不戰而降……這句話激起了她的驕傲。

    這天,龔亦昕二度上網,告訴她的網友,她流浪結束,要回去尋找新目標。並且告訴網友小姐,她叫做龔亦昕,曾經有個愛吃土鳳梨酥、愛看漫畫的女生,喜歡喊她「醫師」。

    她能夠想象,穗青在計算機屏幕前瞠目結舌的模樣。

    這天,她也撥了電話給父親,在兩人聊了將近兩個小時後,她警告父親,「小心,我要重出江湖,不想長江後浪推前浪的話,就多發表一些學術論文吧!」

    正電話中,她听見父親欣慰的笑聲。

    姜穗勍在機場足足等了三個小時,不是飛機誤點,而是他早到,如果不是莊帛宣「惡意」阻止,他會從昨天晚上就在這里等待。

    亦昕要回來了。

    這個消息來自穗青的網友——「流浪」。

    看完他們的對話紀錄,他真的很想從穗青頭上巴下去。為什麼認識快一年,她竟然不曉得「流浪」就是亦昕?!

    第三千次重申,有姜穗青這個姊姊,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不幸,有這種手足在身邊,他哪里還會害怕敵人。

    深吸氣,他的掌心流汗。

    見到她,他要說什麼?

    先說對不起,那個晚上,他不應該什麼事都沒問清楚就亂罵人?

    不好,還是先問候一聲,「好久不見,你好嗎?」

    不對,這種客套話是對朋友說的,不是對未來老婆講的。他應該說︰「你到底去哪里?害我到處找不到你,你知不知道我很心急……」在嘮嘮叨叨念過了一陣之後,再低下嗓音,在她耳邊說︰「老婆,我愛你。」

    可……這樣好嗎?她會不會一生氣,轉頭就走?

    也許先認錯,是比較安全的做法……

    在他胡思亂想的同時,手機鈴聲響起,他匆匆接起。

    「穗勍。」是龔席睿。

    「岳父,有什麼事?」自從通過考核之後,他正式稱龔院長為岳父,他喊得很爽,岳父也接受得很歡喜。

    「你昨晚手機怎麼沒開?連家里電話也不通。」他口氣里有濃濃的指責。

    「手機沒開?」

    他想起來了,昨天穗青鄭重地把電話線拔掉、將他的手機關機,要他認真听她講故事,一個「姜穗青VS。流浪的故事」。

    她的故事講得瑣碎而冗長,他听得幾乎要打瞌睡,直到……穗青將他們最後一篇談話擺到他面前。

    懊死!世界上有姜穗青,何必靠豬頭來證明「蠢」是什麼意思。

    「岳父對不起,有什麼事嗎?」

    「亦昕撘早九點的飛機回台灣,我本來要到機場接人,但是醫院里的病人臨時出狀況,我趕不過去……」

    「別擔心,我已經在機場等亦昕了。」

    「你……怎麼知道亦昕要回來?」

    那是個很長的故事,不是可以在手機里講清楚的。

    他興奮道︰「以後再告訴岳父。我會先把亦昕接回公寓,等她休息夠了,再帶她回家。」

    「好,那就麻煩你,接下來幾個小時我會在手術室里,你手機開著,我一出手術室就打電話給你。」

    「沒問題。」

    「記住,不準再關機!」龔席睿恐嚇。

    「遵命,岳父大人。」他既興奮又緊張,掛掉電話,頻頻看著手表。

    終于有旅客出境了,他趕緊走近,他的眼楮轉為X光機,盯著每個從里面走出來的女人。

    這個不是,太矮;那個不是,太胖;那個更不是,她才不會把自己打扮成聖誕樹……

    那個呢,穿著粉色小洋裝,頭戴寬邊帽的女生……她越走越近,他認出她……笑容在嘴角、眼角、在整張臉龐里,擴張……

    在他認出她的同時,她看見他。

    拿掉臉上的墨鏡看清楚,龔亦昕淺笑。他還是那個姜穗勍,不管走到哪里都會發光發亮的明星,白色上衣、白色西裝褲,明明是簡單到不行的穿著,卻讓人移不開視線。

    他也凝望著她。她不太一樣了,頭發隨意放下,沒有整整齊齊、干干淨淨地再梳起馬尾,她穿了洋裝和涼鞋,很可愛,可愛得不像心髒外科醫師,她的皮膚黑了點,但整個人看起來很有精神,最重要的是……

    她在笑,對著他笑。

    忘了,忘了在心里演練過無數遍的話,不管了,他三步並成兩步沖到她面前,管不著她會不會生氣,一把抱住她。

    報亦昕被他的舉動嚇到,但沒有推開他,因為這個懷抱比她想象中更溫暖、更教人眷戀……

    他沒松開她,可該說的話,一句也說不上來,虧他還是天才,他很嘔,嘔自己老是在愛情面前變得低能。

    她先開了口,「想我嗎?」

    天才先生很不屑。這是什麼爛問題,她不是早就從聊天室里知道他有多愛她?但再不屑,他也不敢自以為是。「想,想死了、想得不得了。」

    「那……愛我嗎?」她紅了臉,全天下的人都說他愛她,可這話,從未自他的口中證實過,她等著他回答——「我愛你。」

    可是等了一分鐘、三分鐘、五分鐘……等到心煩心急,推開他,準備翻臉時。一個爆栗彈上她額頭,他低下身,與她四目相對。

    「會痛嗎?」

    他竟然問這種沒腦袋的問題?!「你說呢?」她怒氣沖沖。

    「有多痛就有多愛,笨蛋!」

    他說她是笨蛋?!瞠起圓目,她要翻臉,大大的翻臉,翻到不能再翻。

    可姜穗勍沒等她翻臉,一把拉起她的手說︰「走,我們去吃冰淇淋。」

    「咦?」她沒听錯吧,為什麼要去吃冰淇淋?

    「我們去爬l0l大樓。」

    「什麼?」

    「我們去淡水,那里有一家老餅鋪。」

    「為什麼?」

    「我去為你買很多檸檬馬鞭草的沐浴乳……」

    總算,她听懂了。這個沒有創意的男人,抄襲了莊帛宣的追女招數。

    不過如果戀愛的開端是這樣,那麼好吧,就讓他們從頭來過,來談一段轟轟烈烈、甜蜜無限的浪漫愛情……

    至于結論是成功是失敗……先不想,她不再讓恐懼阻礙自己……

    【全書完】

    *想知道姜家雙胞胎父母的精彩愛情故事,請看花園系列1384約定15之《水晶婚》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冰小姐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千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