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商出任務(下)︰小星皇後 番外 第二枚奸商拐妻
作者︰千尋
    因為梁雨親的堅持,方蔚平帶著企劃案來到山區,然後過見賣隻果的小仙女,她叫做孫采晴。

    第一次,方蔚平明白何謂心動,他不確定這算不算一見鐘情,但他很確定,他討厭那個叫做張佳雋——很偉大、很了不起、很有愛心,願意到偏遠山區照顧當地居民的醫生。

    他討厭他老是對著孫采晴笑得一臉花痴,討厭他一天出現在孫家兩三次,更討厭孫家小弟老是沖著張佳雋喊姊夫,于是他私底下和孫采晴談條件。

    他說︰「如果你願意和我回台北,我就考慮把這個度假村開發方案往上報。」

    她沒有發火,也沒有指控他不合理威脅,只是偏了偏頭、輕聲問︰「為什麼要我和你回台北?」

    「因為我喜歡你做的菜,而且我是商人,只做對自己有利益的事。」他速度飛快的找到借口,並且,他只吃過一餐她做的飯菜。

    「在這里開度假村,不會給你的公司帶來利益嗎?」

    「會,但是需要投資大筆金錢與勞力,我必須考慮值不值得勞心勞力。」

    「換句話說,如果我跟你回台北、做飯給你吃,你會覺得比較值得?」

    「對。」

    「會做菜的人很多,而我,做得並不是太好。」她有自知之明的。

    「我長期壓力大,胃不舒服、嘴巴又挑,我換過的廚子比換過的鞋子多,你的手藝對別人或者只是一般般,但對我,是千載難逢。」

    吧載難逢?她柔柔的笑了,她不曉得該不該把這四個字當成贊美。「讓我仔細想想。」

    她很認真在想,從中午想到下午,再從下午想到晚上,晚上她關起房門和父母親談論,而他在另一個房間想對策,假設她不肯和自己回台北,那麼他要用什麼方法再誘惑她一次。

    幸好隔天清晨,在絲瓜棚下,在她手臂上抱著張佳雋送來的花束時,她說︰「我認真考慮過了,可是有一個疑問︰倘若哪天我的手藝不合你的胃口,你會不會突然停止企劃案?」

    她的疑問讓他松口氣,揚起眉頭,說︰「沒有這回事,只要度假村一動工,就要花錢,公司沒道理半途而廢。」

    她點了點頭。

    于是現在、夜晚七點半,孫采晴在他台北的公寓里,與他面對面坐在餐桌前。

    說實話,她的手藝真的是一般般,口味偏淡,油少、鹽少,連食材都是最便宜、最當季的那幾款,可說也怪,嘴巴挑到讓母親跳腳的他,就是吃得慣。

    他喜歡她一面吃飯,一面為他夾菜、挑魚刺,喜歡听她說著隔壁鄰居發生什麼事,喜歡她提到白天看了哪些電視劇,那些女配角實在讓人氣得跳腳,也喜歡听她算著高麗菜一斤多少、水果一斤比昨天貴了多少,她講的,都是瑣碎到讓人厭煩的事,不過從她嘴里講出來,他就是听得津津有味。

    也許和她的菜一樣,她的言語就是讓他百听不膩。

    因此他開始和她一起看韓劇,偶爾也學她批評批評電視里的壞女人,這種平淡到不行的生活,竟帶給他濃濃、濃濃的幸福感覺。

    然後,為了回饋她帶給他的幸福感,他會提提公司里,對于開發案的討論進度,讓她在打電話回家時,對自己的父母親炫耀幾句,再听她驕傲得意地講著︰爸媽說,我是村子里的救星,大家都想對我說謝謝。

    「吃飽了嗎?」采晴問他。

    「對。」

    「那……你還要回書房工作嗎?」她臉帶期待地望向他。

    「今天不必,陪你看電視。」話說完,他看見了,看見她情不自禁地露出滿滿的笑臉。

    「好,你先去客廳,我把這里收拾一下,再端水果過去。」

    「哦。」

    他走進客廳時,電話鈐聲響了,采晴比他動作更快,從廚房一路奔過來接電話,她拿起話筒,甜甜地喂一聲。

    「佳雋哥,你還好嗎?忙不忙?診所里客人多不多……真的啊,真是抱歉,我沒辦法幫忙……開發案已經在公司里進行討論了,也許再過不久就能定案,到時我就可以回山上……嗯、嗯……爸、媽和小弟,都要麻煩佳雋哥照顧了……

    「是啊,有點無聊呢,在這里什麼都不能做……大都市嘛,我會的實在不多……我昨天去菜市場夠一個太太叫住,她說我穿得太土,硬要推銷我衣服……當然沒買呀,我馬上就要回去,買衣服做什麼……小李家的狗生了呀,生幾只……」

    自從她喊出「佳雋哥」三個字後,他就開始不舒服,胃里面的食物翻騰得很凶,好像晚餐桌上那條魚沒煮,她直接從魚頭到魚尾整個塞進他的肚子里,現在,它正在他的腸胃里面逆溯。

    再然後,那幾句「開發案已經在公司里進行討論了,也許再過不久就能定案,到時我就可以回山上」更是讓他怒火中燒。

    意思是,她根本沒在這里久待的打算,只要開發案一推行,她就要跑人?

    誰準她回去的,誰說她的父母、小弟需要張佳雋照顧!她難道不曉得,他是以結婚為前題,請求她與自己同居?難道不明白他有潔癖,若不是喜歡上了的女人,根本不會讓她踫到自己?而且、而且……氣死人了,為什麼他的小舅子和岳父岳母需要假手他人,他是那麼沒用的女婿嗎?

    他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火大,可她半點無察覺,繼續和那個偉大的醫生哥哥,從診所生意聊到小李家的新狗狗誕生,再講到誰家的隻果大收成……他們講的全是他插不上口的話題。

    他的怒氣從腹部燒到胸口,再一路往上燒,最後轟地爆炸!

    他幼稚地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猛地把聲音調到極大,采晴被他嚇一大跳,手上的話筒差點兒掉下來,急急和佳雋哥結束話題,掛掉電話。

    她小心翼翼走到沙發邊,從他手中拿起電視遙控,將音量調小,笑著巴結他,「聲音太大,對耳朵不好,左右鄰居也會抗議。」

    他不理她,臭著一張臉,好像誰惹到他。

    「你不喜歡我講電話嗎?以後我不講了,我到外面打公共電話?」她試著找出問題點。

    可她不問還好,一問,他更火大,猛地起身,從她身前走過,進房間,砰!門用力關上。

    采晴歪著頭,搞不懂自己做錯了什麼,嘆氣,心情跟著壞起來。

    她走進廚房,拿起抹布,一張桌子擦得心不在焉。

    偏過頭,她想著,方蔚平是個很溫柔、很好、很棒的老板,在他身邊,她有種說不出口的安全感,好像只要有他在,便是天塌下來,也不必膽寒。

    每天,她都在等他下班,如果上班中,他打一通電話回來,她就會開心的不得了,吱吱喳喳不停說話,明知道,這樣很容易妨礙他,可是……嘴巴就是不由自主的想說、心也不由自主的雀躍。

    她明白,像他那樣的男人,不是自己可以高攀得起的,但她真的很開心,開心生命中能有一段日子,和他一起度過。

    但是打初見面開始,蔚平就對她很好,從沒像今天這樣生氣過,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無奈嘆息,她把餐桌收拾干淨,把碗盤洗好,回到房間洗澡、洗頭發,再把髒衣服拿到洗衣機里,但不管做哪件事,她都做得心不在焉。

    走回客廳時,她見到蔚平,他看起來似乎不再生氣了,采晴抿了抿唇,走到他身邊,仰起頭、柔聲問︰「你……還生氣嗎?如果不氣了,要不要吃點水果?」

    見著她謹慎小心的模樣,蔚平重重嘆氣,手一伸一縮,將她抱個滿懷。

    怎麼了?采晴嚇壞了,難道他不是生氣,而是傷心難過、踫到無法解決的問題?這一想,她在他懷里急促問︰「你還好嗎?有什麼事講出來吧,我們好好討論,定能想到解決的辦法。」

    他抱得她更緊,把頭埋進她頸間。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連迭說。

    天!果真發生事情了,難怪他會有那麼奇怪的表現。「沒關系的,你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我通通原諒你。」

    她真是個善良的好女孩,老狐狸在她看不見的角度里偷笑著,然後繼續下一步舉動。

    他突地松開她,到櫥櫃里拿出一瓶酒和兩個高腳杯,倒了兩杯酒,分一杯給她。

    「陪我喝一杯。」他愁著臉說。

    采晴望著他,她不會喝酒的,可他看起來那麼沮喪,接過酒,她仰頭喝下,熱辣辣的感覺從胃中一路往上竄。

    吞下口水,她問︰「現在可不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

    「度假村的開發計劃恐怕要喊卡。」

    「為什麼?公司里的高層反對嗎?」原來是這樣,難怪他說那麼多的抱歉。

    他沒告訴她,自己就是公司里的高層,反而對她說︰「公司的年度計劃已經出爐,明年的投資案早就做好決定,沒有多余的錢可以進行度假村的方案。」

    「這樣啊……」她垂下眼睫,滿臉失望,卻還是拍拍他的肩膀,緩聲安慰他。「沒關系,我知道你有多努力,你每天都為這個案子忙到三更半夜,不是你的錯……我會好好向村人解釋的。」

    「可是,我不願意放棄,依照我的規劃進行,那個度假村一定會成功,村人可以因為度假村的開發而慢慢轉型成觀光農業,肯定會帶給村民更多的經濟發展。」

    「我明白呀,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公司里又沒有錢……」做什麼事都需要錢,她雖然不聰明,卻也懂得這個道理。

    「有,公司有一筆員工福利金,那筆錢是專門為員工打算自行創業時所設下的。」他說謊,不打草稿,也不臉紅。

    「這麼好?你們公司還鼓勵員工自己當老板?」她眼底閃過興奮光彩。

    「對,整個社會都繁榮發展起來,我們公司才能更上一層樓。所以公司員工只要手中有完美的企劃案,就可以去申請那筆錢,現在,我們已經有企劃案了。」

    她拍著手,滿心雀躍。「你們老板真是大好人,那還等什麼,我們趕快去申請呀。」

    「問題是……你又不是我們公司的員工……」

    「是哦,我沒想到這個,那你……你可以申請嗎?」眉頭皺起,、希望被澆熄。

    「我有資格申請,可我和那個村子沒關系。」

    「說得也是……」她揉了揉裙子,村人注定要失望了。

    「還有一個辦法。」

    听見有辦法,她再度揚起笑臉。「什麼辦法?」

    「你嫁給我吧,那我們就符合條件了,以後如果你爸爸有意願、有能力,就將度假村交給他管理,如果他不行,就交給專業經理人打理,他可以在里面上班,也可以每年分得一筆為數可觀的紅利。」他的丈人自己照顧,說過了。

    「你的意思是結婚?真結婚還是假結婚。」她猶豫問。

    「我這輩子只會結一次婚,我不會把婚姻當兒戲的,放心,結完婚後,我會好好照顧你,我會對你很關心、很疼惜,我保證不會在外面亂搞,不會讓你傷心,只要你嫁給我。」

    他以為這個話說下去,她就會伏在地上大喊萬歲萬歲萬萬歲,沒想到,她只是靜靜看著他。

    采晴想著,這個人,對做生意還真是狂熱,為了一個完美的案子,竟然連自己的婚姻都舍得搭進去。

    她不語,他誤以為她很難下定決心,于是又倒了一杯酒給她,有時候,做某些決定不能保有太多理智。

    她喝下,熱辣辣的感覺再度上升,腦子略帶昏沉,但她沒忘記,這樣的婚姻對他不公平。

    「這樣……你會不會太犧牲?」

    「不會,我喜歡你,你做的菜很好吃。嫁給我好嗎?」

    沒有人會因為菜好吃就娶人的。她想搖頭,可是一搖頭,就昏得天翻地覆,只好把搖頭改成點頭,那股昏沉的感覺稍稍平復些。

    「沒關系嗎?」她仍舊遲疑。

    「沒關系,當然沒關系。」

    「若是……後悔呢?」她指的是他後悔,可她已經大舌頭,話講不清了。

    「不能後悔的,誰都不準後悔。嫁給我,好嗎?」

    就這樣,他一句一句問,然後她點頭再點頭,再然後,他拿出剛列印下來的結婚證書,讓她簽名。

    她頭昏,但能握得起鋼筆,當孫采晴三個字大大方方地躺在證書上頭時,方蔚平松口氣、笑了,笑得又狐狸、又奸險,那個醫生哥哥……再見,哦不,是永別了。

    他吻吻她的臉、吻吻他想了很久的紅唇,他一把抱起她,新娘新郎要進洞房了,是的,雖然已經簽下婚約,若是明天醒來她反悔……他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還是造成事實,比較保險。

    躺進大床那刻,他提醒自己記得,明天要去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還要帶她去買滿滿一櫃的新衣服,因為她不會回山上,她要在都市里面住很久、很久、很久……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奸商出任務(下)︰小星皇後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千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