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父為婚 第10章(1)
作者︰綠光
    「就然,救他、救他!」

    「你別急,我會的!」龐就然忙著處理傷口,又氣這男人簡直是不要命似的,在傷得這麼重的情況之下,竟然還凝聚所有內勁,讓血液流竄得更快。「哥,把靈兒拉走,否則我沒辦法救人!」

    龐亦然動作俐落地將歇斯底里的伊靈架離。

    「我要看著他、我要看著他!」她發狂地踢踹著。

    「靈兒,你這樣就然沒法子救人。」他好聲好氣地哄著。

    「他救得了嗎?」

    「他可以。」龐亦然話」出口,龐就然回頭瞪著他,惱他胡亂承諾。

    死人怎麼救?孟君唯背上的傷還噴著血,五髒六腑因為滿月春開始腐敗,要他怎麼救?隨便說兩句話就救得了人嗎?

    「真的?」她抖著,完全無法壓制住這股打自內心深處猛爆迸裂的寒顫。

    她害怕,恐懼著即將要失去他。

    龐亦然看著她,想承諾她,但又覺得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可眼前若不安撫她,他真怕她會……瘋了。

    「伊靈……」孟君唯虛弱的聲音傳來。

    伊靈二話不說推開龐亦然,快步來到他的身旁。她的發亂了,釵倒了,就連繡上吉祥花紋的薄透襦衫上滿是斑斑血跡,她也無心理睬,抓著他的手,貼在她淚水橫陳的頰上。

    「我在這里。」她柔聲笑著,笑眯了水眸,滾落更多的淚水。

    「你沒事吧?」他瘠極問著,臉色發黑,血痕彷佛深入到他的體內去了。

    「有事的人是你!」她想生氣,卻發不了火,想溫柔與他對話繾綣,卻又沉不住氣,她好怕。「怎麼會有人像你這麼胡鬧的?!」

    孟君唯聞言,啞聲笑著。

    龐就然瞅著他,快速在他背部上完藥後,隨即道︰「靈兒,我去解析解藥,待會就過來。」

    「好。」她用力點頭,又對著孟君唯說︰「你再撐一下,就然會把解藥弄好帶過來的。」

    「不了,解藥給思唯,我用不到。」他的時間到了,他知道。

    「給思唯?」原要離開的龐就然不由得回頭。

    「君唯說,思唯會變成這樣,極可能是他體內也有滿月春的關系。」伊靈急急解釋。

    龐就然眯起黑眸,快速想通。「我懂了!哥,你幫我的忙。」他拉著兄長充當助手,快步離房。

    「就然,要先解開解藥,知不知道?」她扯著喉嚨吼道。

    思唯可以等,但他爹已經沒時間可以等了。

    她心急如焚,卻又听見他低低笑開,那愉悅的調調,像是落葉落入湖中,震起淡淡漣漪。

    她貪戀著他的笑,緩緩地俯近他,吻上他微涼的唇。

    孟君唯微愕地停了笑,對上她羞澀又多情的瀲灃水眸,好想親觸她的頰,但他卻連抬起手的力氣都沒有。

    「對不起。」對看好半晌後,他低啞喃著。

    「對不起什麼?」明知道他在對不起什麼,她卻是故意裝傻,曲解道︰「對不起拋下我這麼多年不聞不問?知道就好,我呢,大人大量,不會跟你計較,只要你往後不要再丟下我不管就好。」

    口吻從一開始的俏皮轉為沉重卻又企圖輕松的央求。

    孟君唯難以移開眼,也舍不得離開她唇邊的柔潤和甜美。「還記得咱們在草叢里初見面的時候嗎?」明知道她故意轉開話題想要求個承諾,他還是什麼都不能給,只想在最後,把一直擱在心里最深處的內疚和歉意說出。

    伊靈微抿著唇,佯怒想打斷他,想不到還是被他搶先——

    「你那時抱著伊武,這雙漂亮的水眸直瞅著我,眨也不眨,像在示威,像在恫嚇,用盡力氣地保護著伊武。」

    「我不記得了。」所以,不要再說了。

    「是嗎?」他笑著,卻摻著嘆息。「其實,我那時是要去殺你的。」

    「不要說了!」

    「師父說,斬草要除根,不準我留下活口……」

    「不要再說了,我不要听!」過去了,都過去了,她只記得他的好和溫柔的擁抱。

    為了他,她可以背負罪名,就算爹娘不原諒她,她也不在乎!

    「可是,我下不了手。」他用盡了氣力,總算挪動了手,輕觸著她滑膩而發涼的頰。「我是個孤兒,當年也是姊姊護著我……你保護著伊武的模樣,讓我很動容,讓我想到了我姊姊,我就再也下不了手,明知道不該救你,但我還是救了,就算有一天你會恨我、怨我。」

    他還記得,當他試著微笑,化解她的心防,輕輕地將她摟進懷里,她松卸心防在他懷里大哭時,他就對天發誓,一定要用命來守護她。

    因為她,讓他下定決心離開師門,不再讓自己的雙手沾滿血,不願意再殺人,可惜事與願違,他終究還是傷害了許多無辜的人。

    但盡管如此,他依舊私心的想,只要能保全她,要他殺盡天下人,他也不後悔。

    「我沒有恨你,甚至怨過你。」她抿著唇,不讓盈眶的淚水滑落。

    「為什麼你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他啞著聲,激動著,感覺血液在體內開始逆沖。

    「那麼,你又為什麼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甚至連命都賠給了我?」她瞪著他,淚水在眸底打轉,像是一彎滾燙的琉璃。「內疚?自責嗎?只是因為你在贖罪?我說過了,就算是贖罪、是彌補,我都不在乎,因為……」

    「不,是因為我愛你。」血液逆沖得太快,他的腦袋一片渾沌,空白得像是要把他所有記憶都抹滅,唯一不忘的,在他這一生中,他——「我很愛你,我寧可死的是我,也不要是你。」

    伊靈瞠大水眸,渾身發著顫,勾彎唇角的瞬間,斗大的淚水滑落。

    「也許由憐生愛,又也許是日久生情,我一直看著你,好想一直寵愛著你,但是我不能……」他真的好舍不得閉上眼,因為他要把他最愛的女人身影深深地格印在眼里,不忘。「听玉玨說在金陵發現你時,我馬上趕來確定,但我只敢遠遠地看著你,好想再靠近你一點,卻又怕玄手門的眼線會發現我們相逢,淨嵐會對你不利……」

    她沒有辦法言語,好半晌,傻氣地笑著,又哭又笑的。「你愛我,你愛我呢……」他不是不要她,不是對她無動于衷,她早就知道,但听他親口說出,她這輩子真的是無憾了。

    孟君唯莞爾,就知道她盡挑愛听的,用她的柔軟包容著他的掙扎。然而,他現在不再掙扎,他好累,想要好好地休息,神智開始飄忽,彷佛快要隨風消逝,虛幻之間,听著她說︰「我們有好多事都沒一起做過呢。」

    他笑著,靜靜地看著她。

    「我在想,等你的傷好了,我們去游山玩水,好不好?」

    他開始幻想與她徜徉在五湖四海之中,錦繡奇景皆有他倆的身影。

    「然後,我們去看塞外的胡人,大漠的風光,你覺得怎樣?」她噘起小嘴,滿心期盼。

    他笑眯了那雙黑潤的眸。

    「不然,我退一步好了,咱們去逛市集,听說長安還有徹夜不休的夜市集呢,每個鋪子張燈結彩,熱鬧得像是在過年。」

    他舍不得閉上眼,笑意還在唇邊。

    「好吧,好吧,我再退一步,咱們回蘇州,你知道嗎?蘇州每年五、六月時有蓮花祭典,很熱鬧的,男子以花為信,贈送到所喜愛的女子手中,但是你要記得喔,不同顏色代表不同的回答,好比,白色代表你愛我,紫色代表你會永遠愛我,黃色代表你一輩子都會愛我……」她說到最後,幾乎語不成句,淚濕香腮。

    他還笑著,眸色好溫柔。

    「你知道嗎?一年有四季,但是你對我的記憶卻只在夏天,如果可以,我想要春天時待在這杏花飛舞的蘇州,夏天時,咱們到佘杭渡舫,秋天時,咱們再到江都賞楓紅,冬天時,咱們一起在這里過年,好不好?」

    她淚如雨下,瞅著還笑著的他,用力地抓著他的手抹去她臉上的淚。「你有沒有感覺我在哭?你有沒有听見我的哭聲?為什麼我已經這麼傷心了,你還舍得離開我?孟君唯,你怎麼狠得下心?」

    她嗚咽一聲,像個孩子般嚎啕大哭。

    他的脈搏好微弱,幾乎已經感覺不到,就像是魂魄尚在,但命已失。

    這一個用生命守護她的男人,她還能用什麼回報他?

    她寧可背負不孝的罪名,也要換得他一生的陪伴,但是他把一切都給了她,她可以給他什麼?

    如果他都寧可犧牲自己來成就她,難道她就不能用自己的命來換他的?

    伊靈驀地抬眼,渙亂的神色漸散,眸色清篤起來。

    對了,還有命!

    她的養生內勁,可以護住他的心脈。

    就算就然不贊同,可事到如今,她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她跪坐在床邊,緊抓住他的手,徐緩調勻氣息,慢慢地把內勁渡入他的體內。她從小就不愛學醫,不愛練武,卻偏愛娘研究一輩子的養生內功心法,這一套心法能保護自己不染病,也能夠防止他人傷害她,如今,她要把她所擁有的都給他。

    氣勁如洪流般,不斷地送入孟君唯快要停止的心,強迫著他清醒顫動著,直到她將所有的氣勁毫無保留地傳送給他……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指父為婚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