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錢婢 尾聲
作者︰綠光
    一夜間,夏侯懿府被火吞滅,燒得一磚一瓦不剩,只在現場找到一具尸體。

    上官向陽因而略松口氣。

    約莫一個月後,上官家所有的產業權狀被入送到龐府。

    「她一定還活著吧。」龐月恩如此說。

    「當然。」收下權狀,上官向陽的心總算安穩了下來。

    那日他待在府外,等火勢消失後再人府尋人,只找到一具被燒成末的尸體,明知道那肯定不是凜兒,但直到今天,他才能確切地安下心來。

    幾日後,他帶著所有權狀下淮南告知上官凝,豈料她卻又將所有產業交由他打理,逼得他不得不下一趟江南,了解一下此處的上官家產業。

    「向陽,你瞧,是整片的蓮花池呢。」從淮南轉河道南下,經揚州再轉蘇州,進了蘇州城,水渠貫城,和沛京有幾分相似,只是少了幾分磅礡氣勢卻添了幾分幽美雅致。

    「倒是挺美的。」上官向陽輕笑。

    他也是頭一次下江南,沒想到蘇州城管道上竟遍植各色蓮花,一眼望去,恍若有神佛降臨般聖潔清雅。

    「咱們在蘇州多待幾天吧?」

    「好啊。」他知道一路趕下來,她必定也累了,「不如,咱們先找間店歇會吧。」

    「嗯。」

    上了一座拱橋到彼岸,熱鬧的十字大街上人潮絡絛不絕,他挑了右手邊一家茶樓,剛進樓時,便見一個約莫十歲大的孩子迎面問︰「兩位客官這邊請,請問要吃點什麼?」

    上官向陽看著那面貌極為清秀的孩子,頗為意外這年歲的孩子竟有如此世故,卻又不至于太過老成的眼。

    「弄點招牌菜吧。」

    「馬上來。」

    兩人在臨窗的位置坐下,這里可以看見外頭熱鬧的大街。

    「向陽。」

    「嗯?」

    「我覺得那位老先生有點眼熟。」龐月恩指著在堂間穿梭的身影。

    上官向陽眯起黑眸,正細忖著,卻突地听見那老者附近傳來爭執。

    「這茶水這麼差也敢跟我收錢?你到底懂不懂規矩啊」說著,還很順手地翻了桌。

    啪啦聲響引起後院的注意,簾子後頭隨即翻出幾張很凶惡的臉,大步逼近那個蓄意作亂的人。

    「……這不會是黑店吧?」龐月恩忍不住問。

    上官向陽不語,直盯著這一幕。直到簾後出現一道聲音,「讓他把錢留下,直接趕出去。」

    聞聲,他立時瞪大眼。瞅著手上端著木盤而出的男人好半晌。

    夏侯懿察覺到不尋常的目光,偏頭看來,也是怔愕下,但隨即便揚起懶懶的笑,緩步走向他。

    「本店的招牌菜。」他在他倆的桌上擱下一碟又一碟的糕餅。

    他身穿素白半臂,上官向陽瞪看他白手背延伸到手臂上的嚴重灼傷疤痕,再緩緩往上看,發現他竟連頸部到下巴都是燙傷,而他拿東西的動作有點緩慢而勉強,可以想象當初燙傷時是多麼嚴重的傷勢。

    「……凜呢?」

    「在後頭忙著呢。」無視龐月恩瞠目結舌的模樣,夏侯懿直看著上官向陽,有些不悅地一哼,「她可是念你念得緊。」

    「她真的在?」他又問。

    看了他一眼,夏侯懿逕自走到簾後。不一會,便拎著一個小人兒過來。

    「……嘿嘿,好久不見了,向陽,龐三。」上官凜有些難為情地笑著搔臉。

    上官向陽仔細地打量她,發現她毫發無傷,不管是她的臉、她的手,皆看不出有半點傷勢,想來當時夏侯懿定是將她護得緊緊的,這下子,他總算可以安心了。

    「向陽?」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他啞聲說。

    「我不是有托人把權狀交給你,你應該知道我沒事啊。」上官凜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不斷絞著蔥白指頭。

    「是啊,但總要親眼見到你,才能安心。」

    「有我在,她怎麼可能有事?」夏侯懿哼了聲。

    上官向陽懶得理他,逕自說︰「既然你在蘇州,那往後蘇州的鋪子就交給你打理了。」

    「不成,我……」她沒有勇氣告訴他,那些慘事皆因她而起,她現在只想過平靜的日子,弄點小買賣過活就好。

    「我不管,你不能把一切都丟給我,總不能要我老是南北奔波吧。」關于城里的傳言,干燃了好幾日,里頭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但他心里也大概有點底了。

    「可是--」

    「你就接下吧,要不然你是打算把我相公折騰死啊?」龐月恩總算回過神來,沒好氣地拉著她在旁坐下。

    「你們成親啦?」上官凜喜形于色。

    「還沒,還不都是因為你不告而別,他哪里會想成親?」

    「喔喔,這是在怪我?」上官凜笑嘻嘻地拿起一塊糕拼喂她。「就讓小姑喂塊糕餅給大嫂,還盼大嫂別見怪。」

    「別。我不喜歡吃糕餅。」

    「咦?可以往我到龐府做客時,你總愛跟我搶糕餅吃呢。」她可是記得一清二楚,每次都被她氣得哇哇叫又不能發作。

    「呃……那個是、那個是……」龐月恩頓時詞窮,她才不愛吃糕餅呢,不過是吃醋她和向陽太好,所以故意搶她東西吃罷了,那麼幼稚的往事,她打死也不會承認的。

    「大嫂是嫌棄我?」上官凜豈會摸不透她的心思,故意嘴角一垮,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低嘆。

    「不是,我只是--」

    坐在對面的上官向陽看著他最愛的女人和他最疼的義妹斗嘴,不禁愉悅地勾起笑,突地發覺身旁有人坐下,不由得橫眼睨去。

    「我跟你很熟嗎?」他不客氣地質問。

    「總是得要想個法子熟一點,畢竟我還得叫你一聲大哥。」夏侯懿看也不看他一眼地答,黑眸直瞅著上官凜,瞧她唇下梨渦微現,心情也是大好。

    「誰要你叫我大哥?」

    「凜兒啊。」他聳了聳肩。「她怎麼說,我怎麼做。」

    「……我可還沒原諒你。」血海深仇,不是說忘就能忘的。

    「那倒無所謂,橫豎都已經被你砍了一劍,我不在乎再多一劍。」他一臉無所謂。

    「若是你待凜兒不好,我給的絕對不只一劍。」

    夏侯懿橫眼晚他。「你是不是太貪心了點?」

    「什麼意思?」

    「已經有個美嬌娘了,就連凜兒也不放過?」

    「你胡說什麼,我--」

    「對啊!我也覺得你對凜太好,在我面前強顏歡笑,現在一見到她,笑得可開心了呢。」吃醋已久的龐月恩不禁也和夏侯懿同一個鼻孔出氣。

    「該不會是你們兄妹倆……」他火上加油地起了個頭。

    「喂!」

    「凜兒,管好你相公!」

    「我會的!」上官凜鼓起腮幫子瞪他,只見他笑眯了黑眸,放聲大笑。

    他的笑聲爽朗,沒有算計,沒有城府,只有豪氣,被夏日的暑風迎送到蓮池上頭,吹得蓮葉搖曳生姿。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一錢婢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