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求倒帶 倒帶後的幸福
作者︰綠光
    飯店外的露天花園里,舉辦著熱鬧的婚禮。婚禮采取西式自助餐,還有飯店大廚在準備BBQ,會場布置得有如童話般夢幻,濃綠粉紅襯著純白心形氣球,現場小提琴伴奏著,熱鬧的氛圍相當溫馨。

    原本,于令忍是打算包下飯店的宴會廳,打造一場世紀婚禮,然而祝凰穎不願意,于是交由她處理之後,宴請的來賓,只有女方的親戚和同事,還有輕妍館的干部和比較有交情的朋友。

    而重頭戲,就在拉炮聲中開始。

    身穿白色婚紗的祝凰穎和白色燕尾服的于令忍出場,有人全程拍攝著,更有不少人拿出相機猛拍,實在是這一對新人,男俊女俏,教人轉不開眼。

    充當伴郎伴娘的吳芳廷和陸以庸則在賓客之間忙豫地轉來轉去,听著來自周遭的低語。

    「听說于太太是個狠角色。」

    「看不出來耶……」

    「這就叫人不可貌相吧,她可是能讓于令忍跪在地上痛哭,求她不要走的狠角色。」

    「是啊,我也听人這麼說過,但老覺得不太可能。」

    「無論如何,這也代表于令忍是愛慘了她,對吧?」

    「應該是吧……他一定對她很好,一定愛得極深才對。」

    吳芳廷逛了一圈,听完近來業界里盛傳的流言,她撇了撇嘴。她也听凰穎說過這事,大伙都不懂他到底是在激動什麼,不過她也不打算去澄清,反正那是事實,只是說……到底是誰愛誰呀?

    分明是凰穎愛得比較多,包容得比較多吧。

    她想著,心生妙計,偷偷端了杯香檳遞給祝凰穎。

    「別讓她喝酒。」于令忍眼尖地發現,立刻阻上。

    「這是無酒精的。」吳芳廷笑得壞心眼。

    「是嗎?」

    祝凰穎淺啜了一口,朝他笑著。「沒有酒精啦。」

    吳芳廷不禁掩嘴偷笑。她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有沒有酒精好不好!讓凰穎喝酒,只有一個用意,那就是--

    「老公。」祝凰穎笑得憨傻。

    于令忍直睇著她,發覺她有些不對勁。「凰穎?」

    「叫我老婆。」她不依地扁起嘴。

    他橫眼,瞪向早已逃之夭夭的吳芳廷。那娘們!他低罵著。

    「老公!」得不到響應的祝凰穎瞇起眼,有幾分和他相似的凶狠。

    適巧,飄揚的樂音停止,她的嗓音瞬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老婆……」于令忍努力地安撫著她。

    天啊,千萬別在這當頭發起酒瘋……他無所謂,可這是一生一次的婚禮,她要是知道自己這麼失態,一定會恨死自己。

    那可惡的吳芳廷,盡管逃吧,他決定要扣除她的獎金再順便減她三成的底薪。

    原以為祝凰穎貧瘠的酒量,在飲酒後,會引發可怕的酒瘋,豈料--

    「老公,我好愛好愛好愛你喔……」她軟聲撒嬌,小臉在他的頸間蹭著。

    于令忍瞪大眼,驚覺她的酒瘋是視心情而有所不同。這一次,她沒有抱怨,只是不斷地撒嬌,完全反應她內心的感受,這也意謂著他現在的做法是對的。

    「老公,我怎麼會這麼愛你呢?要是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她嬌柔地在他耳邊喃著。

    他動容地瞅著她,忍著在眾人面前吻她的沖動,低啞道︰「老婆,沒有妳,我就不能活了,我這一輩子,不可能再愛上第二個女人,所以……妳一定要陪我到最後。」

    一席話,讓祝凰穎笑瞇了眼,摟著他又親又抱,讓底下的人看直了眼,直呼這于太太真的是狠角色啊,多麼柔情似水的小女人,有誰能抗拒她?

    「慎,好感動喔……」站在香檳塔旁的筱原悠一臉向往。

    那天,承蒙于令忍一席話,終于讓慎說出心底話,原來他會突然保持距離,是因為他父親要他別逾矩。然而,于令忍對祝凰穎的深情讓他動容,決定勇敢去愛。

    輕妍館和筱原屋簽訂了合約,不是因為于令忍湊成了他們兩個,而是他倆都肯定他的管理能力。

    「不管妳在哪里,我都會陪在妳身邊。」平野慎輕咳了聲,俊顏有些赧然。

    筱原悠淚光閃閃,主動地環抱住他。

    而另一頭,站在BBQ架旁的白家駒心碎了一地。

    「總監,不要傷心,你還有我。」小花啃著羊肋,輕拍他的肩。

    「小花,謝謝妳。」

    「我的肩膀借你。」她很義氣地說。

    白家駒不禁輕掐她肥嫩嫩的頰,頓時教她頭上開滿小花,覺得羊肋一點都不好吃,她好想吃他呀……

    再另一頭,花園深處--

    「喂,妳要躲去哪?闖了禍就想逃?」陸以庸揪住吳芳廷。

    「喂,你不要這樣抓著我。」她用力地甩著他的手,可他的手卻像是牛皮糖,怎麼甩也甩不掉。

    「什麼你?我是妳的學長,叫聲學長來听听。」

    「誰理你?」她哼了聲。

    「妳理我就好。」

    吳芳廷怔住,瞪著他。「你千萬不要喜歡我。」

    「妳很會聯想,不過,」陸以庸笑咧一口白牙。「妳猜對了。」

    他確實是喜歡她一段時間,暗示了她幾次,她卻都不開竅,在令忍深情告白之後,他突然發現人生苦短,幸福稍縱即逝,所以他現在要開始展開追求大作戰,不讓自己遺憾。

    像是天上劈下一道雷,讓吳芳廷瞬間黑了臉。「我不喜歡你!」她最最最討厭的就是他這一類型的,八面玲瓏,在女人堆里來來去去,自以為吃得開,根本就跟于令忍一樣。

    女人愛上這種男人,根本是自討苦吃!

    「沒關系,我喜歡妳就好。」他緊牽著她的手。「如果妳真的不想回會場,那我們找個地方獨處好了。」

    「不要!」

    「妳知道嗎?听說一起當伴郎伴娘的,到最後變成夫妻的機率很大。」

    吳芳廷呆住,好一會才拔聲尖叫,「救命啊!」

    「乖,還沒到妳求饒的時間點。」陸以庸徑自笑得愉悅。

    ※※※

    一晃眼,過了一年,祝凰穎生下一個健康的男寶寶。

    扁是一個寶寶就讓她忙得人仰馬翻,不過幸運的是,芳廷幾乎每天都會抽空到家里幫她,她感激的看著正陪著她折衣服的好友。

    「凰穎,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突地,吳芳廷的手機響起。

    「喔。」

    「嗄?文件?」吳芳廷看向她。「凰穎,妳家老公說,有件文件要麻煩妳幫他找一下。」

    「放在哪里?」

    「他說露台。」

    「露台?」祝凰穎走到露台,仔仔細細地看過每個角落。「沒有啊,芳廷,他應該是記錯了吧。」

    吳芳廷跟在她的身後,講著手機。「妳家老公說,他放在青鳥的肚子里。」

    她不禁一愣,回頭看著木雕青鳥。「……青鳥的肚子里?」

    「對,妳趕快把文件拿出來。」

    「喔。」她打開底下的開關,果真掉下一份牛皮紙袋。「我找到了。」

    她交給吳芳廷,卻不解青鳥的肚子里,明明裝的是她寫給自己的生日卡片,為什麼會變成他的文件?

    那她的生日卡片跑去哪了?

    吳芳廷繼續講著手機,「喔,好好,我知道了。」一結束通話,她隨即拉著祝凰穎說︰「凰穎,對不起,我店里有事要處理,這文件要麻煩妳送一下。」

    「欸,可是……子燁還在睡。」她看向兒子的睡臉。

    「把他抱去吧。」吳芳廷催促著。

    祝凰穎只好把兒子穿上外套之後,抱在懷里。原本她要招出租車,但因為好友不放心,只好由好友親自送他們母子過去。

    「既然芳廷妳也要去,那妳送去不就好了?」她笑說著。

    「不,讓妳下車,我就要趕緊走了。」

    「那,他現在是在哪?」

    「等一下,妳就知道了。」

    垂眼看著熟睡的孩子,祝凰穎輕勾著笑。

    能夠為念忍生下孩子,是她期待已久的事,就算每天在尿布和奶粉之間忙著,她也忙得很享受。

    只是……抬眼看了下時間。已是晚上七點多,卻還不見丈夫的人影。

    其實,打從得知她懷孕以來,他幾乎不曾再加班,天天陪伴在她身邊,把她當女王一樣地伺候,替她按摩水腫的腳和酸痛的腰,將她照料得無微不至,甚至在她生下孩子之後,他竟然請了假,在家里全程照顧她,還親手準備了月子餐。

    然而,就在孩子滿月之後,他立即銷假上班,又開始昏天暗地的加班生活,她入睡之前,看不到他,起床之後也看不到他,只有溫熱的早餐。

    她很感動他的用心,但其實她真正想要的,還是他的陪伴。

    而且,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她想,他一定是不記得……

    不過,算了,今年有兒子陪她,也很不錯。

    祝凰穎忖著,卻突地發現車子上了高架橋,直往郊區而去。「芳廷,他到底是在哪里啊?」

    「再等一下,妳就知道了。」

    她望著車窗外,景色不斷地更迭著,直到她瞧見了海。

    車子直朝碼頭而去,祝凰穎瞧見一艘大郵輪,妝點著閃爍的LED燈,而有個人就站在前方,他手里拿著一束花。

    「到了。」吳芳廷把車停住,笑睇著她。

    她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便見老公走近,打開了車門。「老婆,生日快樂。」

    「……咦?」

    「芳廷,妳沒叫她看那份文件?」于令忍瞧老婆的表情,不由得問向她好友。

    「拜托,搞浪漫真的要一點天份,要是先叫她看了,就沒有驚喜了。」吳芳廷咂著嘴。

    「也對。」很難得的,他認同了,深情的看著祝凰穎。「老婆,把牛皮紙袋打開。」

    祝凰穎愣愣地打開牛皮紙袋,驚見是張生日卡……

    「最愛的老婆大人,在世界上最美麗的日子里,請容許我對妳說聲生日快樂,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能夠邀請妳一超旅游……」她念出上頭的字,眼眶發熱著。「你怎麼會知道青鳥的秘密?」她抬頭問他。

    他知道她的生日並不稀奇,因為他去辦結婚登記時,一定會知道,可是青島的秘密……

    「因為愛妳,所以關于妳的一切,我都要探索到底。」他不說是之前重迭的記憶讓他發現青鳥的秘密。他勾笑,吻去她掉落的淚。「噓,不哭,我要妳開心。」

    「我很開心啊。」她笑瞇了眼,卻控制不了淚水。

    她以為他又忘了呢。沒想到,他竟然安排了驚喜。

    「開心就好,只是不知道有沒有榮幸邀請妳搭船來個十天九夜之旅?」于令忍先抱起兒子,再牽著她的手。

    「你有時間嗎?」

    「妳以為我這陣子加班是加好玩的嗎?誰都不能擋住我的蜜月旅行。」他親吻熟睡的兒子,感覺他的人生在這一刻是完整而圓滿的。「走嘍。」

    「等等,我總要準備一些換洗的衣物。」

    「不用了,我全都打理好了。走吧,這一次搭船,路線直抵威尼斯。」

    「欸,為什麼不搭飛機?」

    「不要,我討厭飛機。」

    「為什麼?」

    至于為什麼……他不說,吻上她的唇。

    「嘿,上船再吻也不遲,兩位。」吳芳廷按了喇叭兩聲,隨即回轉離去。

    祝凰穎羞澀地垂下眼,他則是笑瞇了眼。「走,咱們上床去……」

    「是上船。」

    「船上的床。」

    「你……」她羞澀嗔笑著,挽著他的手,把臉貼在他的肩頭,感覺自己無比幸福。

    【全書完】

    對著酸酸甜甜的草莓蛋糕許願,竟能改變三段愛情故事的結局?請看--

    *綠風箏花園系列1511草莓蛋糕的秘密之《女王爆婚變》

    *寄秋花園系列1512草莓蛋糕的秘密之《敗犬想婚頭》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金主求倒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