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情一線牽 終曲
作者︰古靈
    在歡天喜地的鑼鼓喧響聲中,金陵慕容家的大閨女慕容雪終于嫁出去了,感傷不到一刻鐘,轉個眼,慕容問天和杜琴娘又笑呵呵的了。一來,因為慕容雪就嫁到鄰城,她要回娘家,或娘家人要過去探望都很方便。二來是,默硯心又為慕容家添了個小孫子,雖然嫁出去一個辛辛苦苦拉拔大的閨女,可也多了個可以愉悅他們晚年的小功貝,老夫妻倆再無所求了。

    另外,慕容家的琉璃生意也十分興盛,欠債早已還清,默硯心的嫁妝也拿回來了,生活愈來愈富裕,日子也愈來愈平順,不過他們並不以此自滿,每年都會捐出生意所得的一半去救濟苦難貧民。

    有所付出才會有所得,老天爺都有在看著的。

    「表哥!鬼哥!鬼哥!」書房里,慕容羽段從書本上抬起視線,眉宇微顰。這三年來,兩個表弟更成熟懂事了,不過二十出頭,卻已有三十歲男人的處事經驗,能干又穩重,把生意交給他們,他和爹幾乎不必操什麼心,所以,二表弟為何又發出這種十幾歲小毛頭才會有的怪叫聲?

    正思索間,杜嘯雲慌慌張張一頭撞進書房里來了。

    「表哥!鬼哥!」

    慕容羽段慢條斯理的放下書本。「什麼事?」

    杜嘯雲張口要說,然一瞥見窗前做女紅的默硯心,嘴巴又闔上了,猶豫地抓抓腦袋。

    「呃,就是有事嘛!」

    「又是哪兩個幫派起爭執,要我去仲裁?」

    近年來,不只慕容家有翻天覆地的改變,連整個武林都有所變化了。

    七大門派依然是武林中的領導者,可是,自從司徒岳將當年七大門派掌門人被害的真相公布出來後,他們收斂了以往高高在上的傲慢姿態,不再自以為是的認定他們的判斷就一定是對的,懂得自省,也懂得謙遜了。

    默家是無辜的,卻被整個武林追殺滅門,這種事不能再發生了。相對的,就如同司徒岳所料,司徒家被踢出了五大世家,由慕容家遞補上來,而且沒有多久,慕容家就成為五大世家之首了。雖然慕容羽段與父親根本就無意再涉足江湖,然而江湖路本就是一個泥濘的大坑,一旦一腳踩了進去,往往就身不由己,只會愈陷愈深,不是想要脫身就可以脫得了身的了。

    「不是。」

    「那是誰被綠林幫派威脅,要我去幫忙?」

    「也不是!」

    「那是……伯母或月楓堂弟又來借錢了?」

    事實證明慕容月楓只會想一些無聊的餿主意,他把兩個姊姊再嫁給武林一等一的高手,原是想讓兩位新任姊夫幫他奪回周家財產,結果那兩位高手在推卸方面也是一等一,三推兩推就把所有的事推開,然後自顧自過新婚生活去了。

    無奈,慕容月楓母子倆只好乖乖就那間小鋪子過日子,可是他們母子倆狗改不了吃屎,就是愛揮霍,時日一久,要想繼續過那種毫無節制的奢華生活,就不得不借貸度日了。想要借錢就得還得起,可是他們還不起,自然就把主意打到二房這邊來了。

    「不是,不是,自從上回月楓表哥被表嫂嚇跑之後,大房那邊就再也沒有人敢來了!」

    「那究竟是什麼事?」懶得再猜測了。

    「是……是……」杜嘯雲支支吾吾的,兩眼賊溜溜的直往默硯心那邊瞄去,就是不敢把話說完。

    慕容羽段嘆息,起身。「走吧,我跟你去看看。」

    杜嘯雲頓時松了一大口氣,「表哥跟我去是最好了,馬上就可以明白……呃,表嫂,妳……妳也要去嗎?」他不安地又噎住了另一口氣。

    慕容羽段回頭看,默硯心果然也放下女紅跟上來了。「怎麼?她不能去?」

    「不是不能,是……是……」驀而放棄的大叫一聲。「算了,要去就一起去,反正都不關我的事!」

    不過表哥可就麻煩大!

    前廳里,慕容問天和杜琴娘正在親自招待幾位特別的客人,談論特別的事,特別到慕容羽段一听到他的名字,還有一個特別的名詞,腳步就不由自主的定住,還生了根,再也拔不起來了。

    「但鸞兒是羽段的未婚妻呀!」

    「不,邵兄,令媛曾是羽段的未婚妻,但在約定成親前一年,令媛就嫁給楊州首富了。」

    「那……那是不得已的……」

    「無論原因為何,令媛終究已嫁給他人,婚約自然也無效了。」

    「有效,有效,鸞兒的夫婿已然去世,現在可以完成當初的婚約了!」

    「但羽段已然成親娶妻……」

    「不打緊,可以兩頭大嘛,再不然,鸞兒居小亦是可以的。」

    听到這里,慕容羽段實在忍耐不下去了,正待進廳去說個明白,他娶妻只會娶一個默硯心,不會再有其它妻或妾了。

    不過他思緒才剛轉完,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動作,臂上便傳來一陣被掐扭的劇痛,愕然回眸一瞧,默硯心的背影迅速遠去,他拉起衣袖看,霍然一塊紅腫,不由苦笑。

    以往她愛掐他,總是帶著一種親昵的味道,掐得再痛也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但眼下,那麼明顯的紅腫,她顯然是生氣了。

    唉,這件事又不能怪他!他只不過是路過楊州,好巧不巧就讓他接到邵家小姐的繡球,雖然雙方都不樂意!她嫌他家太貧,他嫌她家太富,可是既然他接到了繡球,自然不能不認帳,而對方也為了面子不得不定下婚約,但半年後,邵家小姐就先行嫁給了楊州首富,于是婚約就這樣不了了之,結束了。

    誰知道事隔多年,對方竟然又找上門來,這能怪他嗎?

    不過……

    慕容羽段忽又笑了。

    成親多年來,默硯心始終保持她一貫的冷面無語,從來不曾有過任何情感上的表露,唯有在她為他而一怒殺人時,他才能感受到她對他應該不是沒有感情的,不過那種表現也實在太另類了,無法讓他確實肯定她的感情。

    直至現在……

    她生氣了,因為她在嫉妒嗎?

    悄悄地,慕容羽段踏進了書房;悄悄地,他走到妻子身旁;悄悄地,他將手搭在她肩上,頭一回,對他的踫觸,她完全不予理會,兀自做她的女紅。

    沒錯,她在生氣。

    沒錯,她在嫉妒。

    沒錯,她對他……

    笑容抹深,他終于能確定她對他的感情了,于是他傾身,唇口附上她耳際,輕吐出三個字……

    這一生,他只願擁有這份啞情!

    【全書完】

    欲知「七修羅」系列其它故事,請看——

    1.玫瑰吻297《笑問生死緣》

    2.玫瑰吻317《最毒男人心》

    3.玫瑰吻350《愛哭小嫁娘》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啞情一線牽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古靈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