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漾憐情 第十章
作者︰鄀藍
    雷凱不知道在裴騄的身邊了多少的眼線,裴騄才將楚憐心帶回家,他後腳就跟著進來了。

    「我的準媳婦已經找到了是不是?」他一進門,就大聲嚷嚷著。

    「老爸,現在不是你該出現的時候,有什麼事明天再說。」程驥想將雷凱帶走,不讓他跟著攪和。

    「什麼叫不是時候,難道還要挑黃道吉日嗎?」雷凱斥責兒子的無稽之談。

    見到站在裴騄後面的女孩子,他走過去,將她從裴騄後面拉出來。「你就是那個讓裴馱擔心到氣急敗壞的女孩嗎?」

    「老爸,你那是什麼形容詞,氣急敗壞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程驥吐槽的說。

    「怎麼不是!」雷凱可不承認自己的形容詞用得不恰當。

    「是、是、是。」笨蛋才會去和他爭辯。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他和善的問。

    「楚憐心。」楚憐心看著眼前長得魁梧、滿臉落腮胡的男人,再听程驥叫他老爸,那他是他們的父親?

    「楚楚可憐、惹人心憐!」雷凱自以為聰明的認她的名字做了注解。「好了,就是你了。」他像下了什麼決定似的。

    「什麼就是她了?」管洩不解的問。

    「我承認她是騄的妻子,而且只承認她一個,不會再承認其他女人了。」雷凱霸道的宣示著。

    「你也太自私了,自己坐擁三妻四妾,卻不準騄娶小老婆!」管洩的話里充滿諷刺。

    「那又怎樣,我是阿拉伯人,而你們是跟著你們母親的姓,所以是中國人,當然得遵照中國的法律,否則是會犯重婚罪的。」雷凱說得義正辭嚴讓人無以反駁。

    「你們慢慢聊吧!我還有事。」裴騄丟下一屋子的人,進書房去了。

    楚憐心的目光隨著他移動,他說他對她已失望透頂。

    她難過的低下頭,咬著下唇。

    「別難過,不會有事的。」程驥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她抬起頭問程驥。

    「不管有沒有做錯,只要還沒造成遺憾,就還不會太遲。」管洩站在一旁冷冷的說。

    「好了,我現在送你一個見面禮。」雷凱從口袋里拿出一個絲絨盒,放到她的手中。

    「這是什麼?」

    「這是我送給裴騄母親的訂情物,她要我交給她未來的媳婦,所以我就幫她帶來了。」雷凱笑嘻嘻的道。

    打開絲絨盒,一只閃亮的鑽戒出現在她眼前。

    「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楚憐心推拒著要將戒指還給他。

    她和裴騄的未來在哪里她都不知道了,又怎能收.下這只戒指。

    「收下、收下。」雷凱硬要她收下來。「我已經說過了,我只承認你是騄的媳婦,別的女人我是不會承認的。」

    「但是騄並不愛我,而我也不是個好女孩。」她頹然的低下頭,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他愛不愛你,由他自己告訴你,至于你是不是個好女孩,我相信我絕不會看錯。」他連忙安慰道。

    「當然不會看錯,否則你那幾十個老婆就擺不平了。」程驥又吐他一次槽。

    「那是我魅力夠,她們一個個才會愛我愛得無法自拔。」雷凱不悅的澄清。

    「好了,你的媳婦也見到了,可以走了嗎?」管洩不客氣的問。

    「你們就是恨不得我趕快回阿拉伯!」雷凱說完後,沒好氣的拉開門離去。

    程驥在心里偷偷說,知道自己顧人怨就趕快滾回去,之後也偕同管洩離開了。

    ★★★

    楚憐心待眾人都離開後,回到房間里。她打開母親的日記本,一頁一頁的讀著,看著母親訴說著對父親的愛。日記里只有無盡、無悔的愛,就算父親選擇離開,母親對他依舊沒有半絲怨恨。

    楚憐心被母親對父親的愛深深感動不已。

    媽媽說的對,如果她的親生母親對父親都沒有很了,她就沒有理由去很他。

    天色微亮,楚憐心才將整本日記看完,當她看到最後一頁時,發現那是是老爹所寫的。

    若君,你的愛情和人生,因我而留下了遺憾和殘缺。

    下輩子我會用對你的愛將所有的不滿填補起來。

    若有來世,我仍會繼續尋找你,不管幾生幾世,只有你。

    梆野

    楚憐心看完後,再也無法抑止的哭了起來,她緊緊抱著日記,盡情的哭泣著。

    案親的確是深愛著母親,就算母親已死了二十年,他的愛依然未曾減少過一絲一毫,她該為母親感到高興。

    她走出房間,看見從書房里透出來的燈光,她知道裴騄也一夜沒睡。她走了過去,沒敲門直接將門打開走了進去。

    裴騄看見她紅腫的雙眼,她一整夜都未闔眼嗎?

    他多想將她摟在懷中,好好將她吻個夠,給她所要的安慰。

    但是一想到她這次所演出的失蹤事件實在太傷他、的心了,更是對他不信任的表現,他就禁不住生氣。

    楚憐心站在門邊,距離他遠遠的,她已經沒有資格要求他原諒。

    「你來找我是要告訴我你的決定嗎?」他靠向椅背。「你若是決定回台北,我馬上打電話讓人替你安排,你可以搭今天最早的一班飛機回去。」

    「可不可以請你帶我去找他?」所有的人都一再給她機會,如果她再不好好把握,恐怕就真的會遺憾一輩子。

    「你想清楚了?」

    「嗯,在遺憾還沒造成之前。」她用力的點點頭。

    裴騄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走過去,摟住她的肩膀。「走吧!」

    ★★★

    裴騄開著車載楚憐心來到葛野的家。

    在等待門開的時間里,她緊張的雙手交握。等了快五分鐘了,門扉依然緊閉。

    裴騄又按了一次,依舊沒有人來應門。

    她擔心不已,不安的問︰「我爸爸不在家嗎?」一大早地會去哪里?

    裴騄也覺得不太對勁,從口袋里掏出一把萬能鑰匙,插進鎖孔輕輕一轉,門應聲而開。

    兩人一進客廳,不禁被客廳的凌亂景象給嚇住,一向愛整潔的老爹,怎麼受得了自己的屋子亂成這個樣子。

    裴騄無言的看了楚憐心一眼,什麼話也沒多說就往葛野的書房走去。書房的門一開,他隨即被撲鼻而來的酒味嗆得咳嗽。

    他快速沖進去,將躺在地上的葛野扶起。「老爹,你怎麼喝這麼多酒?」老爹這個模樣他從來沒見過。

    「是裴騄嗎?」葛野微睜開眼,看到的卻是模糊的影像。「找到憐心了嗎?」

    「找到了。」

    「裴騄,答應我,替我好好照顧她。」葛野的眼楮幾乎睜不開。「我這輩子虧欠她實在太多了,你替我好好的照顧她。」

    裴騄從一踫到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的手伸向他的額頭,滾燙的熱度讓他嚇了一跳。

    楚憐心看見父親的模樣,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快速掉落。

    裴騄轉過頭,「老爹發高燒,我們必須馬上將他送去醫院。」

    「發高燒!怎麼會呢!」她擔心的奔過去,「爸爸、爸爸你醒醒呀!」但不管她怎麼叫,葛野就是沒有任何反應。

    「憐心別叫了,我們現在就送他去醫院。」裴騄抱起葛野,準備送去管洩的醫院。

    ★★★

    醫院的急診室里,楚憐心焦急的走來走去,不停的祈禱著。

    「爸爸,你千萬不能有事,兩個媽媽都已經離開我了,你不能再丟下我。」

    裴騄看著她擔心的模樣,心里真的替葛野高興。看來她已經完全原諒、接受老爹了。

    醫生從拉起的布幕中走出來,楚憐心馬上上前,著急的用中文問︰「醫生,我爸爸怎樣了?」

    醫生鴨子听雷的看著她。

    裴騄趕緊用日文再問一遍,「請問病人的情況怎麼樣?」

    醫生了解的點點頭,「病人高燒到四十度,怕會並發肺炎,今天就讓他先住院觀察。」

    「謝謝你。」裴騄道了聲謝。

    很快的葛野就被安排推去頭等病房。

    「告訴我,我爸爸不會有事的是不是?」楚憐心拉著裴騄的手擔心的問。

    「你放心,這里是管洩的醫院,老爹一定會受到最好的照顧,他會沒事的。」裴除安慰著她。

    看著床上憔悴、蒼白的臉孔,明明還不到五十歲的他,看起來竟像六十歲一樣。

    他真的一下蒼老了好多!

    「你還要上班,讓我一個人留在這里好嗎?」她央求道。

    「好吧,有什麼事就馬上打電話給我。」他了解她此刻的心情。

    「騄,謝謝你。」她真心的向他道謝,如果不是他,或許真的會造成永遠無法挽回的遺憾。「謝謝你讓我還有一次機會。」

    他點點頭,轉身離去。

    ★★★

    梆野直到晚上才醒過來,當他的手微微一動,緊握著他手的楚憐心就感覺到了。「爸,我在這里。」一整天,她沒有一刻敢放開他的手,生怕一松手,就會永遠失去他。

    這時也來到醫院的裴騄剛好見到這一幕,他安靜的站在一旁,不想打擾他們。

    「憐心!」葛野不敢相信此刻緊握著他的手、叫他爸爸的人真的是她。「你真的是憐心?不是我在作夢?」如果這是夢,最好永遠不要醒過來。

    楚憐心淚如雨下的撲進他懷里,緊緊抱著他。「爸爸,原諒我、原諒我的不孝。」

    梆野因為這聲呼喚,混沌的腦袋霎時清醒,無法置信的看著懷中的人。真的是憐心呢!

    他伸出雙臂,想要抱她,但雙手卻猶豫的停在半空中,直到得到裴騄鼓勵的眼神,才有勇氣將女兒緊緊抱住。

    裴騄看到他們父女終于相認,心中比誰都還翠高興。如此一來老爹的遺憾便能少一點,愧疚也可以不再那麼深,其實他真的是一個好人。

    他悄悄地退了出去,將空間留給他們。

    「憐心,爸爸對不起你們,請你原諒我吧!」葛野哽咽道。

    楚憐心從他的懷里抬起頭來,噙著淚、看著憔悴許多的他。「爸,該被原諒的是我,是我不懂事。」

    「你並沒有錯,我的確對不起你母親姐妹。」他老淚縱橫,對于過往的一切不勝欷吁。

    「昨天晚上我看完母親留下來的日記,我才知道她對你的愛是如此刻骨銘心,直到死前,她都不曾怨過你。」

    「憐心,能听到你叫我一聲爸爸,我這輩子再也沒有任何的遺憾了。」真的,他真的已滿足。

    「對不起,我讓你傷心了,我不是個好女兒。」她淚眼迷蒙,將之前的焦慮心情全化為懊悔的淚水。

    「你永遠都是爸爸最好、最貼心的乖女兒。」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楚憐心再次埋進父親的懷抱,從小到大她一直期盼著有這樣的胸膛讓她倚靠,原來父親的胸膛是這麼地溫暖和安全。

    「爸,你要趕快好起來,我要搬去跟你一起住。」媽媽進進出出醫院太多次,最後一次甚至沒有再走出醫院,對于醫院她有太多的恐懼和害怕。

    「你放心,爸爸沒事,我現在就可以出院了。」

    「不,我要你健健康康的離開。」

    「為了你,我一定很快好起來的。」葛野露出一個微笑承諾。

    「嗯。」

    「裴騄……」他探頭想叫人,才發現病房里已經沒有他。

    「他來過嗎?」她轉過頭,並未見到他的人。

    「他剛剛有來,我想他是不想打擾我們,所以才又悄悄離去。」裴騄一向十分細心。

    楚憐心的心整個往下沉,自己已經不再是他的責任了嗎?」想到這個可能,她難過的低下頭。

    梆野當然明白女兒的心,「憐心,你是不是真的很愛裴騄?」

    她點了點頭,「我愛他,但是我太傷他的心,我想他已經放棄我了吧!」

    「不管他是不是放棄你,只要你別放棄他。」葛野給她打氣鼓勵。「裴騄是個好男人,放棄他會是你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像他放棄了若君一樣,雖然他對自己的選擇從沒後悔過,卻仍是有所遺憾。

    「我該怎麼做?」她不知道是否還有挽回的機會。

    梆野拍拍她的手,「回去找他,告訴他你有多愛他,至少讓他知道你對他的愛。」

    「我……」她害怕听到他說不再愛她的話,對她來說那是殘忍的。

    「需要我陪你去嗎?」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她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屬于我自己的幸福,該由我自己去找回。」

    「對,這才是若君的女兒。」女兒不止長相像極了若君,連個性都像極了。

    「爸,謝謝你。」楚憐心再給父親一個擁抱才離開。

    ★★★

    楚憐心離開醫院,正想揮手叫計程車,突然一個聲音從她後面響起。

    「我想你還欠我一句話,所以我在這里等你。」

    她轉過頭去,勇敢的凝視看著她的雙眼。「你說過機會不是別人給的,只看自己願不願意把握。」

    裴騄安靜的等她繼續說下去。

    楚憐心一緊張,就習慣性咬住下唇。「我想我欠你一聲對不起。」

    「還有呢?」

    「還有?」她有些茫然。

    「你欠我的不止這一句,還有一句更重要的。」他在這里等她,就是為了听她說那句話。

    「謝謝你。」她以為他指的是這個。「謝謝你帶我回來,我才能看清自己的心,這輩子才沒有遺憾,謝謝……」

    楚憐心道謝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裴騄一把拉進懷里,唇則被吻住了,所有的話皆隱沒在他的吻中。

    她將雙手環上他的脖子,熱情的回應著他的吻。

    當兩人暫時結束這一吻,楚憐心看進他深情的眼,勇敢的說出,「我還欠你一句最重要的話,那就是‘我愛你’。」她在心里再加了一句,謝謝你給我一輩子的幸福。

    裴騄終于听到她愛的告白,溫柔的笑容漾滿整個臉,他的頭再度俯下,覆上她的紅唇。

    在清晨的街道上,在太陽剛升起的那一刻,這個世界是美好的。

    他們的愛也將延續、發燒著……

    直到永遠。

    一完一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風漾憐情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