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我排隊吧! 第十章
作者︰鄀藍
    黎晢暋經由樓下警衛那里得知,可凌一定是被那個叫何時安的男人帶走,他馬上請一個征信社的朋友調查關于何時安和可凌到底是怎麼關系。

    花不到兩天的時間,就查清楚關于何時安的一切。

    原來韓可凌曾經租過何家的房子,住在何家的那一段時間;何家一家人對韓可凌姐弟兩人都很照顧。

    尤其是何時安,他愛韓可凌,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韓可凌從頭到尾都只將他當成哥哥而已。

    黎晢暋相信韓可凌一定是被何時安帶回他家里。

    他照著查到的地址,開著車直接來到何家。

    看著大約有二三十年以上的屋齡的房子,雖然老舊,但是還是整理的很整齊干淨。

    黎晢暋復著門鈴,等了一會兒,大門就被開啟。

    「請問你找誰呀?」何時安的母親前來開門。

    「請問何時安在嗎?」黎晢暋態度謙恭的問她。

    「他在公司上班。」今天又不是假日,怎麼可能在家。「請問你哪里找他?」

    「對不起,我想再請問這里有沒有一個叫韓可凌的小姐住在這里?」

    「可凌!」何母仔細的打量著他,看他一臉斯文,態度有禮,一身西裝筆挺,不像是壞人。「請問你和可凌是什麼關系?」

    「我是她的朋友,很久沒見到她了,所以想過來看看她。」黎晢暋不得已撒了點小謊。

    「這樣呀!可凌那孩子在八九個月前就搬離開這里,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我們現在也不知道她人在哪里?」

    難道何時安沒將她帶回來?他又會將可凌帶到哪里去?

    「先生、先生。」何母連喚了好多聲,他卻始終沒有任何反應時,兒子正好在這時候回家。

    何時安一走進家門口,就看見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站在家門口和母親說話,他以為是推銷員。

    「媽,他來推銷什麼東西呀?」

    「時安,他不是推銷員,他是來找可凌。」

    「找可凌!」何時安仔細端詳著他,氣宇軒昂,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卓越非凡的氣勢。「你是……」

    「我是黎晢暋,你就是何時安先生嗎?」黎晢暋也緊盯著眼前男人看。

    何時安點點頭,明白他來找自己是為了什麼。

    「我能跟你私底下談談嗎?」

    何時安看一眼一臉不解的母親,又點點頭,「我們到外面說吧。」

    「時安,發生什麼事了嗎?」

    「媽,沒什麼事,你先進去。」何時安將母親推進屋子里。

    何時安待母親進屋後,朝著巷口走過去,然後靠在牆上,掏根煙點上。

    黎晢暋跟了過去,「何先生,請你告訴我可凌現在人在哪里?」黎晢暋開門見山的直接說。

    「我不會告訴你。」

    「為什麼?」

    「因為你配不上可凌,你根本不可能帶給可凌幸福。」何時安用力的將香煙丟在地上,怒不可遏的瞅著他,如果可以,他還真想替可凌捧他幾拳。

    「我不能帶給可凌幸福,你就行嗎?」

    「我當然可以,至少我不會三番兩次的任由你的父母拿著錢來羞辱可凌。」何時安一想到那天的事,就恨不得殺了他。「有錢就了不起嗎?我告訴你,我最看不起你們這種人。」

    「我會為我父親做過的事向可凌道歉,而且這種事以後也絕不會發生。」

    「你似為你這麼說,我就會相信你嗎?」

    「你相不相信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在乎的只有可凌。」

    「大話誰都可以說。」

    「如果你不願意告訴我可凌在哪里,我相信我還是可以找得到她。」黎晢暋知道從何時安這里得不到答案,他也不想和他多說廢話。「對不起,打擾你了。」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你等等!」何時安叫住他。

    黎晢暋停了下來,轉過身。

    「如果你真的愛可凌、為可凌好,你就不要再去找她。」何時安走了過去,他現在已經比較冷靜,也能心平氣和的和他說話。「可凌和你完全是兩個世界里的人,她就算勉強和你在一起,也不會快樂。」

    「如果可凌和我是兩個世界里的人,那誰才是我的世界里的人?」

    「身份地位足以和你相配的人。」

    「你錯了,如果愛情需要外在的條件,那就不是真正的愛情。」黎晢暋丟下這一句話,轉身離去。

    ***

    韓可凌自從被何時安帶走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黎晢暋該從大陸回來了,他如果發現她不見了,是否會會擔心她?會來找她嗎?

    這一個星期來,她住在何時安的一個朋友家,他這個朋友剛好到加拿大坐移民監,需要三個月的時間,委托何時安幫他看房子,這也剛好讓她有個棲身之所,相信在這里,黎晢暋是不可能找得到她。

    天又黑了,一天又過去了!

    韓可凌如行尸走肉般一天過著一天,有時連吃飯也忘了吃,如果不是何時安天天帶吃的來看她,只怕她現在早就餓死了。

    不過,她並不在乎,離開自己所愛的男人,她的心早已死。

    為什麼?難道她真的不配得到幸福嗎?

    老天為什麼要跟她開這種玩笑?

    她的媽媽,竟然是黎晢暋的繼母。

    時安說的對,如果她真的和晢暋在一起,她該怎麼和母親共處一室?她真的不會去怨恨她嗎?

    黎晢暋的父親又會接受她嗎?

    淚水順著臉龐流了下來,這幾天她流的淚如江河般,她告訴自己不可以哭,卻忍不住的流著淚。

    外面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韓可凌迅速的用手抹去臉上的淚水。焉知抹得去淚水,卻抹不去已殘留的痕跡。

    何時安提著兩袋食物一走進屋,就看見韓可凌果坐在沙發上,淚眼婆娑,他的心不禁劃過一抹刺痛,看著她傷心難過,他比她更難過、更痛苦。

    「可凌,如果你這麼想他,你就去找他呀!」何時安走過去,將手中的那兩袋食物往桌上一丟。

    「時安,我沒有想他。」韓可凌對自己說謊。

    「你騙得了我,騙得了自己的心嗎?」何時安握住她的肩膀,讓她轉過身來面對他。

    「時安,給我一些時間,我相信我一定能忘得了他。」時間是最好的良藥,只要時間久了,她一定可以走出他的世界。

    「真的可以嗎?」

    「你今天買了什麼東西,我肚子好餓呀!」韓可凌強顏歡笑,她將何時安買來的晚餐拿到廚房,倒在盤子上,端到餐桌上。「時安,快來吃飯。」

    何時安嘆了口氣,他現在開始懷疑,他這麼做到底對不對!

    兩個人面對面而坐,吃著白飯,配著菜,一口一口的吃著,卻各懷著心事,韓可凌只是低著頭猛扒白飯。

    何時安夾了一塊肉放進她碗里。「你太瘦了,多吃點肉。」

    韓可凌一聞到碗里的那一塊豬肉,油膩的味道,胃里突然一陣胃酸翻滾,她趕緊捂住嘴巴,沖進廁所里大吐起來,卻吐不出什麼東西,只有不停的干吐。

    何時安被她這模樣給嚇到,趕緊跟過去,不停的在她的背上拍著,「可凌,你怎麼了?」

    韓可凌在吐了一會兒之後,不舒服感才稍稍舒緩。「我沒事。」

    「不行,你知不知道你的臉色白得嚇人,我一定要帶你到醫院一趟。」

    「醫院!」又是醫院!她這輩子最不想去的地方就是醫院。「我不去醫院,我身體很好,我不必去醫院。」

    「可凌,我知道你害怕去醫院,但是……」

    「既然你知道我害怕去醫院,那就不要逼……」韓可凌的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突然昏厥。

    何時安即時的抱住她,才讓她免去摔倒,現在就算她再不想上醫院也不行了。

    ***

    「醫生,她怎麼了?」何時安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般,坐立難安。

    「你是她丈夫嗎?」醫生問。

    「我不是。」

    「那她的先生呢?」看他著急的模樣,以為是她的丈夫才會這麼擔心。

    「請問她生了什麼病?」

    「她不是生病,而是懷孕了。」

    「懷孕?!」何時安的腦海轟然一響,腦袋里一片空白。

    可凌懷孕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父親是黎晢暋!

    「我想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懷孕了,否則她再這麼營養不良下去,就算孩子保得住,生出來身體也不會健康。」醫生繼續說︰「你先去幫她辦住院手續,暫時讓她在醫院安胎,等身體好些,再回去。」

    「醫生謝謝你。」

    ***

    黎夫人因為女兒的失蹤,以及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半夜里選擇了割腕自殺,還好發現的早,及時的救回一條命,卻沒救回她的心,最後她瘋了,誰也不認識,口中只是不停的念著可凌、可風的名字。或許這是她的報應吧!

    黎晢暋幾乎將整個台北給翻了過來,還是沒有任何可凌的消息,透過關系查了出境名單,知道她並沒有到國外去。

    但是她人到底會在哪里呢?

    他去找過何時安,他不肯告訴他,他也莫可奈何!

    帶著一身的疲憊,黎晢暋回到他和可凌曾經有過的家,如今這個地方已是個冰冷的殼,不再有歡笑聲、不再有溫暖。

    黎晢暋拐起眼楮,十分的自責,他竟然連做到保護她都做不到,他還配說愛她嗎?

    孑然一身的可凌,一個人到底能到哪里去?

    一陣電話鈴聲響起,黎晢暋的心一咚,會是可凌嗎?

    他迅速的抓起一旁的電話,「喂,我是黎晢暋。」

    「我是何時安,我現在在你家的樓下,我有事要告訴你。」

    何時安在醫院想了很久,一直考慮著要不要告訴黎晢暋可凌懷孕的事,如果可凌願意嫁給他,他根本不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誰。

    但是可凌的個性,她是絕對不會這麼做,到最後只會帶著孩子離開台北,自己獨自撫養這個孩子。

    「何時安?我馬上下去。」

    「不用,我上去找你。」何時安馬上將電話掛斷。

    黎晢暋一掛斷電話,馬上沖過去開門等著他,三分鐘之後,何時安便站在黎晢暋的面前。

    「是不是可凌……」黎晢暋的話還沒問完,迎面先受到何時安揮過來的一拳,力氣之大,打得他往後退了好幾步。

    「你……」

    「我這一拳是替可凌打你的。」何時安摸摸打疼的手。「如果你不服氣的話,你盡管回手。」

    「何先生,我不想和你打架。」

    「我也沒那個美國時間陪你打架。」何時安大搖大擺的走進來,往沙發上一坐。

    「告訴我,可凌人在哪里?」黎晢暋揪住何時安的領子。

    「你告訴我,你是真的愛可凌嗎?」

    「我想這種事,我不需要對別人說。」

    「沒錯,這種事你是不需要告訴我。」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可凌在哪里,我會很感激你,如果你還是不肯告訴我,不管花多少的時間,我一定會找到她。」

    「如果不是為了可凌,我根本不會來找你。」

    「何先生,如果你真的愛可凌,你就該告訴我她在哪里。」黎晢暋說。

    「你……」沒錯,只有像黎晢暋這麼強勢的男人,才能擁有保護可凌一輩的資格。

    「我真像個笨蛋。」何時安懊惱的用力拍打一下自己的頭,自己明明愛可凌愛的無可自拔,現在有這個機會將可凌鎖在身邊一輩子,卻還傻傻的將她拱手讓人。

    「何先生。」

    「是誰說過「愛不是佔有」這句狗屁不通的話。」何時安瀟灑的擺擺雙手。「算了,為了可凌的幸福,就算是失戀又怎麼樣。」

    他不停的自嘲。「反正就算沒有你,可凌也不可能愛上我。」

    何時安站了起來,「可凌現在在醫院,你去找她吧。」

    「可凌在醫院?她為什麼在醫院?」黎晢暋緊張的抓住他的手。

    「你放心,可凌只是因為有你的孩子,才會去醫院稍微安一下產,沒事的。」

    「你說可凌懷孕了?!」這是他從沒想過的事。

    「你這混帳該不會不認帳吧!」

    「可凌懷孕了!」

    ***

    韓可凌睡的極不安穩,夢中不斷的浮起父親、可風、晢暋,還有「她」的臉,一會兒不停的向她靠近,一會兒又離她很遙遠、很遙遠,直到所有人都離她而去,只剩下她孤單一人。

    「啊——」韓可凌從噩夢中驚醒過來,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可凌、可凌,你做噩夢了嗎?」黎晢暋夠她的驚叫聲嚇住了。

    何時安帶著他來醫院後,他就一直守著她,看她已經睡著,不忍心吵醒她.生怕她會再一次的消失,只能緊緊抓住她的手,寸步不離的守著她。

    「晢暋!」韓可凌現在才發現她的手緊緊的握在他的手中。「你怎麼會在這里?」

    「是何時安告訴我你在這里。」他的語氣中忍不住多了些責備。「你知不知道這個星期來我找你找的多辛苦,為什麼不等我回來,要一聲不響的就離開?」

    「我……」

    「你不該再來找我,我們是不可能有未來。」韓可凌想將手從他的手中抽出,卻抽不出來。

    「是因為你母親嗎?」他的手愈握愈緊。

    「你。你怎麼會知道的?」她瞪大雙眼看著他。

    「你母親因為受到良心的譴責自殺了。」

    「她自殺了?!」韓可凌緊張的反拉住他的手問︰「她有沒有事?」

    「她雖然救回了一命,卻瘋了。」

    「她瘋了?!」韓可凌的腦袋一片空白。

    「你還是很在乎你母親。」她嘴里不說,從她擔心的眼神中他可以猜的出來她還是很愛她。

    「不,我恨她、我恨她。」韓可凌的淚如泉涌般的涌出,她怎能在她好不容易知道她的消息之後,又要再一次狠心的拋下她。

    她是天底下最殘忍的母親!

    黎晢暋往病床上坐下,將她擁在懷中,讓她在他的懷里盡情的痛哭一場。「哭吧,把你心里所受的苦全都哭出來吧!」

    韓可凌的手緊緊的摟住他的腰,「晢暋,別拋下我一個人,別像我母親一樣狠心的拋下我一個人。」

    「你放心,我這一輩子都不會拋下你。」他將她推開了一些,雙手撫摸著她淚痕滿面的臉。「我也不準你一聲不響的就離開我。」

    「不會了,我再也不會離開你。晢暋,我愛你。愛到心都痛了。」離開他這段時間,她簡直過著行尸走肉的生活,況且她現在肚子里又有了他的孩子,叫她怎能離開他。

    「我也愛你。」黎晢暋俯下臉來,吻住她的唇,將他這段時間里的思念全注入在這一吻之中。

    「我們結婚好嗎?」

    韓可凌驚喜的看著他,驚訝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不答應嗎?」黎晢暋看不出她的反應是代表著什麼?

    韓可凌馬上點頭如搗蒜,「我答應、我答應,你這輩子再也不能反悔了。」

    黎晢暋從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我為了你可能會被我父親趕離開家,以後的我可能一無所有,你還願意跟著我一起吃苦嗎?」

    「這輩子我的苦已經吃的夠多了,又有什麼好怕的。」韓可凌搖搖頭。「只是你為了我失去一切,你不後悔嗎?」

    「你是我最珍貴的瑰寶,失去你我才會後悔一輩子。」

    「晢暋,我愛你,生生世世……」她拉起他的手。」這輩子我們再也不分開。」

    「是的,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

    韓可凌出院後,要求著黎晢暋帶她到療養院去看看她的母親。

    她剛來到療養院時,看著母親坐在輪椅上,神情呆滯,眼神不知道落在何方,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語的念著,「可風、可凌,是我對不起你們,我是個壞女人,我不配當你們的母親。」

    一整天,除了睡著的時間之外,她說的就只有這麼一句話。

    韓可凌難過的靠在黎晢暋的懷里哭,不忍再看到這樣的情景。

    就算她拋棄了她和可風,過了一輩子優渥的好日子,那又怎麼樣呢?在人生所剩下的日子里,卻必須在這種地方過完她的余生。

    誰也不認得!

    雖然她曾經恨過她,但是卻不希望她的下場是這樣。

    「別難過了。」黎晢暋覆慰著她。

    叫她怎能不難過,雖然她曾拋棄過她,但再怎麼說,她也是懷胎十月生下她的親生母親。

    所謂養兒方知父母恩,她自從懷孕之後,才了解到一個為人母親的心情。

    韓可凌雙手忍不住的放在仍舊平坦的肚子上,就算她以前再恨、再怨她的母親,現在的一切怨恨也早已煙消雲散了。

    「回家吧,改天再來看她。」

    韓可凌點點頭,仰著頭、看著黎晢暋說!「我愛你,晢暋。」

    「我也愛你。」黎晢暋回她一個最深情的吻,許下她的未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愛我排隊吧!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