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僕欺主 第十章
作者︰鄀藍
    凱悅飯店,潘土東特別訂了位,宴請裴家一家人。

    「裴先生,謝謝你今天肯賞臉。」潘土東一見到裴采佟隨著父母來到,笑著歡迎他們。

    「這是我們的榮幸。」

    「大家先坐下來再說。」

    一張長桌,一家四口人坐在一邊,裴家三口坐在另一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兩家人在談親事。

    「裴先生,這兩個是我兒子和媳婦,他是我的孫子。」潘土東向裴德俊介紹著。

    「你們好。」裴德俊向他們問候。

    「你們好。」潘啟宏微笑回應。

    「伯父、伯母你們好,我叫潘森羿,很抱歉,一直都沒去拜訪你們。」

    「沒關系。」

    「我們潘家人口簡單,就這麼四張嘴,以後采佟若是嫁到我們家來,我們一定會好好的疼愛她。」潘士東一頭熱的說。「你們大可以放心。」

    裴采佟一听見他的話,簡直快要昏倒。她就知道宴無好宴,這簡直是一場鴻門宴,以後打死她,她也不隨便接受別人的邀約。

    「裴先生,我想如果可以,下個月就讓他們先訂婚,等十月時再結婚,你們覺得怎麼樣?」

    「潘先生,我雖然身為采佟的父親,但是關于婚姻大事,我還是尊重孩子自己的決定。」裴德俊語氣溫和的婉拒他的提議。「采佟大學才剛畢業,還很年輕,並不急著結婚。」

    裴采佟在心里感謝著父親,謝謝他替她拒絕。

    「其實就算是結婚了,采佟一樣會有自由,不管她想做什麼,我們都會支持她。」潘啟宏也加入游說。

    「潘爺爺,很謝謝你們對我的厚愛,但是我真的還不夠成熟,我沒有任何把握可以扮演好妻子的角色。」

    「要不然這樣好了,你們先訂婚,等你覺得什麼時候想結婚再結婚。」潘土東退而求其次,除了他真的很喜歡這小娃兒外,最重要的,是絕不能讓應智元的兒子搶走她。

    「潘先生,他們認識的時間也不久,就讓他們再多交往一陣子,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可是……」

    「爸,裴先生說的對,今天不談那些,我們先吃飯。」潘啟宏阻止了父親,在他耳邊小聲的說︰「呷緊弄破碗。」

    「對對,今天就吃飯,這事以後再說。」潘土東馬上笑著轉了話。

    裴采佟一見他們話題不再在婚事上打轉,終于松了一口氣。

    席間,五個大人天南地北的聊著。從他們的談話,裴采佟也能感受出潘森羿的爺爺和父母其實都很Open,想法很能追得上年輕人,同時也很能享受生活。

    最難得可貴的是潘家是大企業,卻沒有一點點的門戶觀念,只要家世清白,女孩子乖巧就行了。

    就算是自家這麼平凡的家庭也沒關系。

    撇開他們一直要她當他們的媳婦不說,其實她還真喜歡這個風趣、開朗的老爺爺。

    用餐到一半,突然來了不速之容,讓潘士東感到頗為不悅。應智元帶著妻子和兒子朝著他們這邊走過來。「潘伯伯,你也來這里用餐呀!」

    潘士東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這個程咬金一定是故意來攪局的。

    「德俊兄,你們也在呀!」應智元明知故問。

    「這麼巧,你們也來這里吃飯?」裴德俊虛應他一聲。

    「是呀,下個星期我和姿晴就要回美國,趁這個機會一家人一起吃個飯。」

    「既然來了,就一起坐吧!」潘啟宏站起來,招來服務生。

    「這會不會打擾你們?」

    「不會、不會。」

    潘土東瞪了兒子一眼,心理嘀咕著,真是白目,難道不知道他兒子是你兒子的情敵嗎?

    「請問需要什麼嗎?」服務生走過來。

    「麻煩你再給我們添張桌子。」

    「是。」服務生馬上加了桌子和椅子。

    應楚奧故意坐在裴采佟的旁邊,正好與潘森羿面對面。

    情敵相見,份外眼紅,這樣的好戲卻在他們兩人身上見不到,只因為他們兩人都是有風度的紳士,進行的是君子之爭。

    「潘爺爺,听說你送了不少的東西給采佟,那些東西都挺昂貴的,我有讓采佟送去還你,不知道她有沒有送去?」應楚奧故意說著。

    「東西我是要送給采佟,又不是送你,你干嗎多事。」潘士東沒好氣的道,反正要論人陣,他們也不比他們少,怕他們呀!

    「是是是,采佟,以後爺爺不管再送什麼禮物給你,你就把禮物收下,千萬別拒絕潘爺爺的好意。」

    「你這小子,我要送什麼東西給她關你什麼事。」

    「潘爺爺,采佟是我的女朋友,我當然得救她該怎麼做人。」

    「你干脆說她是你媽比較快!」潘士東氣得胡說。

    「潘伯伯,你說錯了,我老婆是姿晴。」應智元趕緊登清,惹來眾人發出一陣笑聲。

    「潘爺爺,我可不想**呀!」

    「你這臭小子,是存心來氣我的。」

    「爺爺,你別氣了。」潘森羿趕緊安撫自己爺爺,他怎麼會看不出來應家的人是故意來鬧場。「采佟就算是他的女朋友,只要她還沒答應嫁給他,我就有機會。」

    「爺爺相信你絕不會輸給這個臭小子。」

    「潘爺爺,我們要不要來打個賭?」

    「楚奧,你不可以對潘爺爺這麼沒禮貌。」何姿晴虛假的說。

    「媽,我哪有對潘爺爺不禮貌。」應楚奧喊冤,

    「你要打什麼賭?」

    「我和森羿來個比賽。」

    「比賽?」潘森羿猜不出他葫蘆里在賣什麼藥。「你想比什麼?」

    「我們兩個都很喜歡采佟,也都想和她結婚,既然想娶她,就該了解她。」

    「然後呢?」

    「我們一個星期後分別送她三樣禮物,要能感動她,到時不管她被誰感動,輸的那個人都得無條件的退出,並祝福對方。」他可是有十足的把握。

    「看你的樣子,好像很有信心。」

    「那是當然的,因為我了解她。」應楚奧放在桌子下的手,緊緊的握住裴采佟的手。

    「好,我接受這個挑戰。」

    「裴伯伯,請你替我們做個見證人。」應楚奧轉向裴德俊說。

    「采佟,你等著,我一定會替你們辦個很浪漫的婚禮。」潘士東一副好像她已經要嫁給自己孫子一樣。

    「楚奧,你可不能讓我和你媽以後沒臉去見你爺爺呀!」應智元故意警告著他。

    「爸,你放心,虎父無犬子,我怎麼可能會輸給曾是爺爺手下敗將的孫子。」應楚奧不怕死的又補上一句。

    「你這兔崽子,你爺爺太早死,來不及教育你嗎?’,潘士東快被他的話給氣死,當年輸給好友已經是他一輩子的恥辱,現在又讓他孫子拿來消遣。

    「潘爺爺,你別生氣,楚奧不是這個意思。」裴采佟會被應楚奧給嚇死。

    「小娃兒,你放心,爺爺絕不會讓你的一生被這種人給糟蹋了。」

    「潘爺爺,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

    「智元,我看我們干脆等楚奧和采佟訂完婚再回美國好了。」何姿晴對兒子可是有百分之兩百的信心。

    「智元的娘婦呀,我看是你們干脆等參加完森羿和采佟的訂婚典禮再回美國才對。」潘土東馬上更正。

    裴德俊和章喬芬只見兩家人你來我往的展開一場唇槍舌劍,感到緊張不已,一句話也插不上。

    原來他們的女兒這麼多人要呀!

    「森羿,你想到要送什麼東西給采佟了嗎?」潘士東比孫子還要急,好像要娶老婆的人是他。

    「沒有。」

    「這怎麼行,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準備。」

    「爺爺,你以前是怎麼輸給應楚奧的爺爺?」

    「還不是那個渾小子要詐,要不然我才不會輸。」潘士東一想到那件事就有氣,一輩子都得為此被取笑為手下敗將,這口氣他實在很難咽得下去。

    如果這次森羿又輸了,以後他死了,到地下遇到,不又被人給笑死了?

    一想到這里,他就睡不著覺。

    「他是怎麼要詐法?」

    「他趁著我當兵時,直接到她家里去求婚,等我知道時,他們已經結婚了,就算我要逃兵阻止也來不及。」他們兩人雖然同年,誰叫他倒霉的當了三年兵,心上人就這麼給搶走了。

    「是這樣呀!」

    「所以我才氣,勝之不武。」

    「所以說他爺爺是從她奶奶的家人下手了。」

    「森羿,我看你明天就去買一顆大一點的鑽戒,電視上的廣告不是常說‘鑽石恆久遠,一顆永留傳’嗎?每一個女孩子都會喜歡鑽石,她一定會被你感動。」潘士東天真的想著。

    「采佟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樣,她並不是那種愛慕虛榮的人。」

    「沒有一個女孩子會不喜歡鑽石。」

    「爺爺,你放心,我知道該送她什麼了。」

    「什麼?」

    「到時你就知道了。」潘森羿信心滿滿的笑了笑。

    裴采佟從沒感到這麼窘、這麼難堪,她不認為被兩個優秀男人同時追求是一種榮耀。

    相反地,她只感到忐忑不安。

    這一切對潘森羿十分不公平,因為這是一場未比賽,就勝負已定的比賽。

    然而無奈自己阻止不了,若不用這種方法,潘爺爺絕對不會死心。因此她也只能任由一切繼續發展下去。

    裴采佟先是望向應楚奧,看著他一臉的自信滿滿,然後又看向潘森羿,眼里是濃濃的歉意。

    這筆情債,她是欠定了!

    「好了,你要送采佟的禮物是什麼,可以拿出來了吧?」潘士東沒什麼耐心的催促著,他迫不及待的想看應家人輸了之後的表情。

    突然之間,應楚奧一把拉住裴采佟的手,當著眾人的面吻上她的唇,溫柔的吮吻。

    最後在一片驚呼聲、臭罵聲以及叫好聲中,眷戀不舍的結束這一吻。

    然後他笑笑的對著大家說︰「以吻封緘,這是我送采佟的第一份禮物。」

    「你這根本是吃采佟豆腐,怎麼算數!」潘士東馬上抗議。

    潘森羿見了應楚奧送的第一樣禮物,就已經了解這一次的比賽他輸了。

    「又沒規定禮物一定要有形。」應楚奧只是笑笑的說。「森羿,你要送什麼禮物來感動采佟?」

    「森羿,拿出來,不用怕他。」潘士東鼓勵著孫子。

    其他的人皆屏息以待,好奇他到底要送什麼禮物給裴采佟。

    潘森羿從西裝口袋里拿出一個戒指盒,走到她的面前,打開盒蓋,一顆光彩奪目、炫耀亮眼的鑽石戒指在眾人的面前射出萬丈光芒。

    「采佟,這只戒指是我媽媽希望我送給我未來的太太,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戴上它。」

    「森羿,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它的價值不在于本身的價格,而是我的誠意。」也拉起她的手,將戒指放在她的手上。「我不會要求你現在就戴上它,只希望有一天,你會拿著戒指要我替你戴上。」

    在場的每一個人皆因他的這一席話深受感動。

    包括應楚奧,他心想,他們兩人現在若不是情敵,撇開兩家人兩代的交情,他們也會成為好朋友。

    潘森羿接著拿出第二樣禮物,是他專程從巴黎訂制空運來台的白紗禮服;第三樣禮物則是兩張前往義大利的機票。

    「送你這三樣禮物,只想告訴你,只要你點頭,我們隨時都可以結婚。」

    裴采佟看著手上的戒指和機票,及一襲穿在假模特兒身上的婚紗禮服,說不被感動是騙人的。

    她從未告訴過他,她希望以後度蜜月的地方是水都威尼斯,而他竟然能夠發現。

    她的眼眶噙著熱淚,緊咬著下唇,「我不值得你對我這麼好。」

    「值不值得,由我來認定。」潘森羿只是輕輕擁抱了她一下便放開她。「楚奧,看樣子采佟已經被我感動了。」

    「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其實別說采佟夠他感動,連他都被他給感動。

    「廢話那麼多,還不趕快把其他兩樣禮物拿出來。」潘士東催促著他。

    應楚奧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後走到一旁,拿出一朵紅色玫瑰花。「這是我送你的第二樣禮物。」

    「你真這麼窮嗎?才買這一朵!」潘士東消遣著他。「早知道我就借點錢給你。」

    應楚奧仍是淡笑不語,一點也不生氣,然後他走到一旁,提著一個東西過來。

    「這是什麼?」

    「你把布拉開看看,就知道了。」

    裴采佟依言將布拉開,赫然驚見里頭是那只熟悉的小狗,她驚喜的將狗兒抱起來。「楚奧,它不是已經被送去流浪動物之家了嗎?」這是那只差點被顧岑踩死的狗。

    「你想養它嗎?」

    「當然想。」裴采佟高興的抱著狗兒又是親又是吻。「楚奧,謝謝你、謝謝你。」她高興的流下淚。

    應楚奧則是感動于她對動物所付出的愛,和老奶奶一樣,那麼地無悔無怨無私。

    潘森羿看到這一幕,已經輸得無話可說。

    「應楚奧,恭喜你,你贏了。」他走到應楚奧的面前,伸出手。「只是沒想到我竟然輸在一只狗上面。」

    應楚奧與他緊緊一握,這一握,已經握出兩人之間的友誼。

    「你是一個很強勁的對手,而我之所以會贏,只因為我贏在起跑點上。如果我們兩人站在相同的起跑點,我不見得能贏得了你。」

    「這麼說,我是雖敗猶榮。」

    裴采佟看著兩人化干戈為玉帛,深感喜悅,她走過去,在潘森羿的臉頰上輕輕一吻,「森羿,對不起。」她想將禮物還給他。

    「這些禮物就當作是我送給你們的結婚禮物。」

    「可是這戒指——」這太貴重了,她不能收。

    「剛才的話是我騙你的,其實這枚戒指是我在路邊買的,一只九十九塊,根本不值錢。」潘森羿笑著說。

    「森羿,我們還能當朋友嗎?」她真的喜歡他,不想失去他這樣一個好朋友。

    「我們當然是朋友。」

    裴采佟給他一個擁抱,「謝謝你。」

    應楚奧牽起她的手,走到潘土東的面前,態度謙恭有禮,不再狂妄。「潘爺爺,等我們結婚時,想請你當證婚人,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潘士東悶了很久,沒想到他最後還是輸了,卻又輸得無話可說。

    「到時我要當主婚人,怎麼可以又當證婚人?」

    「主婚人!這是什麼意思?」

    「裴先生,我想收采佟當干孫女,不知道你答不答應?」

    「這是采佟的福氣,我們高興都來不及,怎麼會反對。」裴德俊對于能有這樣的結果,也感到欣喜不已。「采佟,還不趕快叫人。」

    「爺爺,謝謝你。」裴采佟高興的抱住潘土東,高興的叫著。

    「臭小子,我警告你,你以後要是欺負我孫女,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潘爺爺,采佟有這麼多人當她的靠山,我又不是向天借了膽,哪敢欺負她。」應楚奧一臉他惹不起的表情。

    「算你識相。」

    「采佟,我還有一樣禮物要送你。」

    「什麼禮物?」

    「你跟我走就知道了。」

    應楚奧一上車,便拿了個眼罩讓裴采佟戴上,然後開著車往新店的方向而去?

    「楚奧,你到底要帶我去哪里?」

    「為了給你一個驚喜,現在我不能告訴你。」。

    裴采佟雖然看不見,卻能感覺到旁邊的車子逐漸在減少,最後車子好像開上一條彎曲的山路。

    而被她抱在懷里的狗兒開始不停的蠕動,接著放聲吠著。

    又開了一小段路,車子終于停下來,她發覺懷里的狗兒興奮不已。

    「到了。」應楚奧下車,繞過去打開車門,扶著她下車。

    裴采佟敏感的嗅到有狗的味道,接著又听見狗的叫聲。「這里是哪里?好像有好多狗?」

    「你現在可以把眼罩拿下來了。」

    裴采佟慢慢的將眼罩給拿下來,印人眼簾的是幾個大字,寫著︰流浪狗之家。

    「這里……」她無法相信的看著他,高興得說不出話來。

    這里是老奶奶以前住的地方,現在卻被他改建成流浪狗之家。

    「你不是說過,老奶奶的心願是照顧更多的流浪狗,而你一直那麼辛苦的賺錢,不也是為了和老奶奶一起努力。現在老奶奶雖然不在了,我願意陪著你繼續把老奶奶的愛延續下去。」

    「楚奧,謝謝你。」裴采佟感動得哭了!她以為再電無法完成老奶奶的心願,沒想到他竟然幫著她做到了!「謝謝你。」

    應楚奧擁著她,「我愛你,不管你想做什麼,我都會跟著你一起做。」

    「楚奧,我也愛你,好愛好愛。」

    「這是我要感謝你在我和潘森羿之間,選擇了我的禮物。」

    「其實你早就知道我會選擇你,所以你才會提出這樣的比賽。」

    「不,你錯了,我並沒有把握。」他不得不承認,潘森羿是一個強勁的對手。

    「如果我最後選擇了他,那你怎麼辦?」

    「那我就將這只小狗帶回美國,陪我一輩子。」︰

    「這只小狗是我的,你怎麼可以跟我搶!」裴采佟將小狗緊緊的護在自己的懷中。

    「難怪潘森羿會說他是輸給一只小狗,不是輸給我。」應楚奧語氣中充滿著嫉妒,嫉妒那只狗能如此肆無忌憚的蜷縮在她的胸前,這太過分了。

    應楚奧將小狗從她的懷里搶過來,打開流浪狗之家的鐵門,將小狗放進去。

    「喂,你做什麼?」

    他一把將她拉近,雙手緊緊的圈住她。「那只不知死活的小狗已經霸佔你太久了,該將你還給我。」

    「你該不會在吃小狗的醋?」裴采佟驚奇的發現。

    「管他是人是狗都一樣,你只能是我的。」

    她忍不住宮笑出來,「你竟然吃小狗的醋!」

    「我警告你,以後你這里只能屬于我。」他指著她的胸部,恐嚇著她。「如果讓我知道你又抱了那只小狗,我就把它殺了,拿來進補。」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說完一把攫住她的唇,瘋狂的吻著……

    裴采佟高興得眼角都笑出淚,她的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熱烈的回應著他的吻。

    「奧,我愛你——」

    「笨蛋,我也愛你。」

    —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僕欺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