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人怕怕 第十章
作者︰鄀藍
    季芯逸沒問齊康珩離開台北之後去了哪里,她不想問,她怕自己知道後,會忍不住的跑去偷看他。

    她也沒離開基金會,反而將自己所有的時間和心思全投注在工作上。

    這半年多來,她為育幼院辦了兩次的募款活動,因為有左渝霈的幫助,募得了不少的款項。

    又到了歲末寒冬的季節,最令小孩子期待的聖誕節又到來。在今年,她承擔起扮演聖誕老公公的角色,為育幼院里的那些孩童準備聖誕禮物。

    她仔細的算著共有多少的孩童,該買什麼禮物,就這樣,單單為了聖誕禮物,她就忙了快一個星期。接著下來,她開始將禮物分別送到育幼院去。

    她只要一想到,育幼院里的院童在聖誕節那天,一醒來,看到自己的枕頭邊有一份禮物,臉上露出高興的笑容,她一切的辛苦就全都值得。

    「芯逸,你可不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王瑋瑄看著她每天忙得像顆陀螺般,不停轉呀轉地,對她是又佩服又心疼。

    「再等一下下,馬上就好了。」

    「喂,你這麼認真工作,要是被執行長看到了,還以為我們其他人都在偷懶打混。」

    「怎麼會呢?執行長才不會這麼想。」不過季芯逸還是放下手中的工作,暫時休息。

    其實大家都知道,她會這麼拚命的工作,也不過是想藉著工作,忘卻失戀的痛苦罷了!

    她們沒忘她曾和楊雅君的兒子戀愛過,那時大家給予她的是祝福。

    至于後來為什麼會分手,也沒人知道。她們也只能默默給她支持,讓她能早日忘卻失戀帶給她的傷痛。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丁依倫在半年前忽然離職了,後來听說到美國去了。至于她為什麼會離職、離開台灣,沒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也沒有會去關心。

    大家在私底下猜測過,丁依倫一定是被楊雅君的兒子給拋棄了。不過就算是她被拋棄,也沒什麼好驚訝。連季芯逸這麼好的女孩,都會和他分手,或許就像楊雅君口中常常罵的「沒良心的兒子」,他對女人也是沒良心的吧!

    「對了,瑋瑄,你這星期有空嗎?」

    「你想約我一起去看電影嗎?」

    「不是,我是想你若是有空,願不願意跟我到萬里的慈光育幼院去送禮物?」

    「你連假日也不休息!」她還真是拚命三娘呀!「這星期我一個同學結婚,我答應當她的伴娘。」

    「這樣呀!」

    「雖然我沒辦法陪你去育幼院送禮物,但是你今天晚上可不可以陪我去看場電影?」

    「那當然沒問題。」季芯逸笑著說好。

    幸虧這些日子來,她的身邊一直有這麼多人陪著她,否則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熬得過來。

    雖然她每天仍是會想起康珩,那也只是在夜深人靜、一個人獨處的時侯。她相信,康珩不管現在在哪里,他一定會過得很好。

    在她未來的日子里,她要代替玠甫去做他想做卻沒有機會做的事情。

    ****

    季芯逸的車子里載滿了聖誕禮物來到慈光育幼院,在育幼院里老師的幫忙下,將那一大袋的禮物,偷偷拿去辦公室藏起來。

    畢院長一听到季芯逸來了,趕緊跑出來。

    「畢院長,你好。」季芯逸向她點頭問好。

    「謝謝你,這麼大老遠的替這些孩子送聖誕禮物過來。」畢院長對于她的愛心,充滿著感恩。

    「畢院長,你千萬別這麼說,這是我該做的。」

    「有你送出的關懷,才能讓這些無父無母的孩子,得到溫暖。」

    「畢院長,育幼院若是有任何需要,你盡管跟我們說,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會盡量做。」

    「謝謝你。」

    就在這時,一群小孩蜂擁而出,將她圍在中間。

    「季姊姊,你來了,我好想你。」只有七歲的小玫拉著她的手說。

    「季姊姊,我有听你的話乖乖听院長的話。」

    「季姊姊,我這次考試考全班第一名。」

    「季姊姊……」

    東一句季姊姊、西一句季姊姊,不停的呼喚聲,讓季芯逸心甘情願為他們忙碌和辛苦,她的辛苦能換取這些孩子臉上的笑容,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季小姐,都已經中午了,不嫌棄的話就留下來與這些孩子一起吃個午餐。」

    孩子們一听到院長要季芯逸跟大家一起吃午餐,高興的爭相拉著她的手。

    就在這時,一個比較小的孩子不小心被推倒了,然後被一個比較大的孩子踩到腳,一陣哭聲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

    「院長奶奶,小薇跌倒了。」一名小孩叫著院長。

    畢院長趕緊排開其他小孩,過去看看那孩子,將她抱起來。「小薇,不哭,告訴院長奶奶,你哪里痛?」

    「我的腿好痛、好痛。」小薇一邊哭著,一邊指著自己的膝蓋。

    季芯逸趕緊小心翼翼的將她的褲管卷起來一看,登時被她膝蓋上那一大片擦傷給嚇住了,皮都破了,血不斷的滲出來。

    「院長,小薇得趕快送去給醫生看看。」季芯逸抱起小薇,將她放進自己的車子後座。

    「小剛,你去請葉老師照顧你們吃飯,院長奶奶和季姊姊先帶小薇去擦藥。」畢院長交代一個年紀較大的小孩後,趕緊坐上了後座。

    季芯逸依著院長的指示,開著車來到離育幼院最近的一家診所。她的心里因為擔心著小薇,並沒有注意到診所的名稱。

    她抱著小薇,沖進診所,將小薇放在診療室里的一張床上。

    這時已近中午的休息時間,又是星期天,診所里沒有病患,只有一個護士在櫃台內。

    「護士小姐,麻煩你趕快請醫生出來一下好嗎?」季芯逸急著說。

    「我馬上去請齊醫生出來。」護士小姐認得畢院長,自從這間診所開業以來,慈光育幼院的孩童一受傷,都是由齊醫生看的,而且都是免費治療。

    齊醫生?!

    季芯逸听見了這個熟悉的稱呼,心底猛然一震!

    齊醫生,會是他嗎?

    就在她還在懷疑時,一抹熟悉的身影已經飛奔到她的眼前,她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里再遇見他!

    原來他離開台北之後,來到了這個地方開了這間診所……

    齊康珩再見到她的那一剎那,也愣了一下。但很快的,他便將所有的心思放在受了傷的小薇身上。

    他先查看她受傷的膝蓋,怵目驚心的傷口,上面還沾了些沙子,必須馬上消毒,然而碘酒一抹上時的痛,一個小孩是很難承受的。

    「小薇,待會叔叔要幫你擦藥藥,會有一點點痛,但是叔叔知道小薇是個勇敢的小孩,你會忍住的對不對?」他溫柔的安撫著小孩子。

    「小薇會忍住,小薇是個勇敢的小孩子。」小薇點點頭,咬著唇說。

    「叔叔就知道小薇最乖了。」齊康珩稱贊著她,然後又對院長說︰「畢院長,麻煩你先握住小薇的手。」

    畢院長依言的握了住小薇的手。

    他開始為小薇清洗消毒傷口,接著在傷口擦上了碘酒,最後他擔心會破傷風,又請護士幫小薇打了一針。

    「小薇真的好勇敢呀,都沒有喊痛。」齊康珩看著小薇強忍著疼痛而不哭出來的扭曲表情,感到十分心疼。「叔叔好為小薇感到驕傲呀!」

    「叔叔,小薇有听你的話,雖然真的很痛,可是小薇忍住了。」小薇那模樣真讓人心疼。

    季芯逸忽然間感到自己其實是幸福的,雖然從小父親就拋棄她,可她一直擁有母親和哥哥的愛,比起這些凡事只能靠自己的孩子來說,她還算是幸運的。

    「好了,小薇回去後記得傷口不能踫水,因為你受傷的地方是膝蓋,所以不能亂動喔,明天再叫院長奶奶帶你來換藥。」

    「叔叔,小薇會記住的。」

    護士將包好的藥,拿過來給愣在一旁的季芯逸,她以為她是育幼院里的老師,便交代著她,「回去記得要準時給她吃藥。」

    季芯逸接過藥包,不意發現藥包上寫著「玠甫診所」的字樣,她抬起頭來看著齊康珩,似乎用眼神在問他,為什麼?

    齊康珩走到她的面前,了解她的困惑的說︰「如果你想知道,我會告訴你。」

    季芯逸知道自己會再來找他,因為她真的想知道他為什麼要將診所的名字以玠甫之名命名。

    ****

    季芯逸送小薇和畢院長回育幼院之後,便回到診所,和齊康珩一起來到診所後方的海邊。兩人坐在海邊的岩石上,吹著海風。她在等著他告訴她,而他卻是在想該如何開口。

    最後他決定用音樂來讓她知道一切的事實。

    彈奏的第一首歌,就是他在擎天崗上曾唱給她听的「該給的愛」。

    熟悉的旋律、溫柔的歌聲,讓季芯逸壓抑的感情頓時潰決。

    「我記得你曾經告訴過我,這一首歌是屬于你和玠甫,每當你們兩個吵架時,他總會唱這一首歌給你听,告訴你他對你的愛。」

    齊康珩邊說,吉他的彈奏聲不曾間斷,一首首屬于她和玠甫共同擁有的歌,全由齊康珩的指間緩緩流泄而出。

    當這些原本只留在她記憶深處的旋律,在這一刻全都輕柔的響在耳邊時,季芯逸的內心感到激動不已。

    她用著充滿訝異的眼神看著他,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純屬巧合?

    最後齊康珩唱出了他們倆共同譜寫出的曲子--

    讓陽光普照大地照亮每個幽暗角落

    讓我們一起子牽著手走出封閉的自我

    讓陽光普照大地照亮每個人的心窩

    讓我們一起心連著心找尋茫然的失落

    沒有什麼可以使我們失去執著

    就算是沒有陽光的黑夜

    沒有什麼可以使我們害怕退縮

    就算是沒有陽光的白晝

    在風中點燃心中的燭火

    讓我們一起走出角落的寂寞

    讓我們一起迎接黎明的曙光

    讓我們一起迎接黑夜的來臨

    讓我們一起把愛奉獻給大地

    讓我們一起填補殘缺的角落

    當齊康珩唱完這首歌後,季芯逸再也忍不住的問︰「你到底是誰?」

    吉他聲倏然而止,他慢慢的抬起頭來,用著屬于畢玠甫的溫柔眼神看著她,用著他習慣的撫摸方式摸著她的臉。

    她怎麼會不曉得,這一切都是屬于玠甫的。「玠甫?!」

    「是的,我是玠甫,深愛著你的玠甫。」齊康珩點點頭。

    「不、這怎麼可能?!」雖然她常常感覺到他們是那麼的相似,但那該只是她的錯覺。

    「芯逸,你听過借尸還魂嗎?」

    「借尸還魂?!」

    「那一場車禍奪去了我的軀體,卻沒有奪走我的靈魂。」齊康珩開始將車禍發生之後,他如何從畢玠甫變成現在齊康珩的事,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訴她。

    季芯逸愈听是愈感到不可思議,愈听愈無法置信。

    原來她對他,一直有種熟悉的感覺,那全都是因為他是玠甫的關系。

    她愛他那麼深,終究她所愛的人也一直都只有玠甫一個人。

    「我在醫院醒來之後,面對這一切荒唐的事,我也一樣無法接受,就算我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我曾向醫院的護士詢問過你的消息,才知道你並沒有被送到同一家醫院,那時等我醒過來之後沒多久,就被齊冠哲夫婦從美國帶回了台灣。

    「回台灣後,我從不放棄打听你的消息,兩年多來,卻一直沒有半點關于你的消息。後來在醫院的手術表上,看見了你的名字,我並沒有把握真的是你,但我還是跟外科主任主動爭取要動這一刀。當我看到躺在手術台上的你時,我心中充滿著對老天的感謝,祂終于讓我找到你了。」

    「如果你早就認出我,在醫院時你為什麼不告訴我,甚至對我的態度那般的冷淡?」她甚至還曾懷疑過他是不是喜歡霈霈。

    「芯逸,當時的我已經不是你心目中的玠甫,而是別人眼中的齊康珩,你叫我怎麼告訴你,而且說了你會相信嗎?」

    「不,你有很多方式可以讓我相信你就是玠甫,你只是不想告訴我罷了!」就像現在,唱著屬于他們倆的歌,她就相信了。

    「或許你說得對,我是不想,因為我希望你不只愛玠甫,你也能愛上齊康珩。」

    「你只想證明我是不是個感情不忠、水性楊花的女人!」他的考驗,讓她感到心痛。

    「芯逸,別誤解我的用心。」齊康珩將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我愛你,我只想用我另一個身分來愛你。」

    「玠甫?康珩?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該怎麼叫你?」眼前的這張臉是屬于齊康珩的,而靈魂卻是屬于玠甫。她到底該將他當成是齊康珩,還是畢玠甫?

    「不管我是玠甫還是康珩,永遠都只愛你一個。」他放開了握著她肩膀的雙手。「現在的我只能繼續選擇當齊康珩,替他盡他未了的責任。畢玠甫原本就只是個孤兒,他的存在與否,這世上根本不會有人在乎。」

    他站了起來,朝著她伸出右手。「走吧!我開車送你回台北去。」

    季芯逸並沒有將手交給他,她自己站了起來,靜靜的凝視著他。「我要你知道,不管你是玠甫還是康珩,我都愛你,但是請你原諒我,我還是不能回到你身邊。」

    唯有這樣,對他才是最好的。

    ****

    「芯逸,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楊雅君下午才到基金會,馬上就將季芯逸叫進自己的辦公室。

    季芯逸絲毫不敢耽擱的跟了進去。

    楊雅君從皮包里拿出一個信封,交給了她。「我剛剛和康珩一起吃了頓午餐,他要我將這東西交給你。」

    她接過來,卻沒有打開。

    「你打開來看看。」

    她只好打開信封,赫然發現里頭的紙上是她和康珩的八字,由算命師所批的夫妻命格。

    天作良緣四個字寫得斗大,旁邊又寫著秉心淑焉、福祿鴛鴦、鳳凰于飛、珠聯璧合等等,關于他們相配的形容詞。

    「芯逸,信里寫什麼?」楊雅君看她拿著信看後,整個人都傻了。

    「董事長,我下午想請半天假。」

    「你是要去找康珩嗎?」

    「是的,我要去找他。」

    「你知道他在哪里嗎?」

    「我知道。」她怎能會不知道,他的理想、他的抱負,她全都了解。

    「去吧!去找回屬于你的幸福。」

    楊雅君直到今天中午和康珩一起吃飯,才知道芯逸竟然是在那場車禍中受重傷的女孩,也是玠甫深愛的女人。

    兩人各自從美國回到台北,還能有再相遇的一天,就該知道他們之間的情緣是怎麼剪也剪不斷的。

    「不管他是玠甫還是康珩,他都是我的好兒子,所以我相信,不管他是誰,都是一樣深愛著你。」楊雅君牽起她的手,疼愛的說。

    「我知道,因為我也一樣深愛著他。」

    「去吧!他已經等你太久了。」

    ****

    季芯逸來到萬里,她將車停在診所前面,看到門上掛著今日休診的牌子。

    她從旁邊的一條小路,繞到了後面的海邊。

    丙然看著一個孤獨的背影,坐在岩石上,彈著吉他,一首首淒美的歌曲緩緩而出。

    季芯逸走了過去,站在他的背後,聆听著那一首首悲傷的旋律,淚水順著臉龐淌落。海風拂過她的臉,卻抹不去她的心痛。

    吉他聲停了,繼起的是齊康珩聲聲的嘆息。

    她心疼的喚著他的名字,「康珩!」

    齊康珩一听見她的聲音,倏地轉過頭,臉上充滿著驚喜,「芯逸!」

    季芯逸只是站在原地,沒有勇氣走過去。

    他站起來,兩人就這麼四目相對,所有的愛戀全在彼此的眼神中交織。

    好久好久,直到一陣陣拍擊著岸石的浪濤聲,才喚醒了齊康珩。「芯逸,你告訴我,你是不是不會再逃避了?」

    「我不想再做一個愛情逃兵。」季芯逸現在才知道自己多傻,差點因為自己的愚蠢失去最愛的人,也失去一生的幸福。只是現在還來得及嗎?「康珩,你還愛我嗎?」

    他走過去將她緊緊的擁抱在懷中。「如果我可以少愛你一點點,也可以少一點點的痛苦。」

    「對不起。」她的雙手環上他的背,臉頰貼靠在他的胸膛上,淚水如拍打在岩石上的浪花,激起內心層層波濤。「原諒我傷了你的心。」

    齊康珩俯下臉,用深情的一吻,吻去所有的傷心、痛苦、折磨與煎熬。

    一個深情的男人,因為放不下所愛的人,藉由另一個男人的身體,尋找他所愛的女人。

    一場歷經折磨的愛情,終于畫下完美的句點。

    遠處的教堂傳來鐘聲,同時在兩人的心里傳出了結婚的樂章。

    「芯逸,嫁給我?」齊康珩再度向她求婚。

    「我願意!」

    她的幸福並沒有離她遠去,依然為她堅定守候著屬于她和玠甫、康珩之間的愛情。

    *欲知左渝霽和風迎語的坎坷情路,請看浪漫情懷1579最佳情拿手之一《逃妻夭夭》

    *欲知季谷宸和左渝霈如何一見結怨、二見結仇的另類愛情,請看浪漫情懷1592《小姐辣辣》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愛人怕怕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