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膽包天 第十章
作者︰鄀藍
    易士莊突然的腦中風,將整個易家搞到大亂,尤其是黃玉屏和易佩雯母女更是擔心,易揚集團的繼承問題都還沒弄清楚,爺爺如果就這麼倒下,那整個易揚集團不就全都落人易允駟之手?!這怎麼行!

    林靜雲則是寸步不離的守在易士莊的病房里,盡為人媳婦該盡的孝道。

    易士莊直到第三天的下午才醒過來。

    扛若狹學校一沒課,也會趕到醫院陪林靜雲,怕易士莊一醒來,又會欺負她。

    "爸爸,您醒了。"謝天謝地,他終于醒了。

    易士莊一醒過來,卻發現他身子左半邊都無法動彈時,整個人都嚇住了。"我……我怎麼了?"

    "爸,您別擔心,醫生說您只是輕微的中風,只要配合復健就可以復原。"

    "你的意思是說我以後就成了個廢人,只能躺在床上,讓人幫我把屎把尿的嗎?"一生威風凜凜的商場強人,有朝一日竟得躺在床上當廢人!

    "爸,您身體不舒服,您別激動。"林靜雲怕他扯動手臂上的針頭,輕壓住他的手。

    易士莊在她一踫觸到自己的手時,就像被雷打一樣,用著那還能動的一只手,用力的撥開她。

    "啊!"林靜雲的手被他的指甲給劃到,滲出一道血絲,她強忍著痛,更擔心他會傷到自己。"爸,您冷靜一點,您這樣會受傷的。"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早點死掉。""沒錯,像你這種不知好歹的老番瘴,早點死得好。"江若狹一推開病房的門,就听見他扯開大嗓門的在罵他的乖媳婦。

    "若狹,求求你別說了。"林靜雲真擔心他又會氣到腦充血。

    "伯母,他就是看你太善良、好欺負。"

    "你這個野女人,誰讓你進來的!"易士莊一見到讓他氣到中風的女人,一把怒火又熊熊冒出。

    "如果沒有我這個野女人,你還有命可以在這里罵人嗎?"

    "爸,前天剛好是若狹去家里,才發現您昏倒在書房里,幸虧她即時發現將您送來醫院,要不然後果真不堪設想。"

    "你說我的命是她救的?"他愕然地看著她。

    "其實我也不願意,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就算是路邊的一只小貓受傷了,我也不會見死不救,更何況是個人。"江若狹一副很無奈的口吻,讓人听了真會氣到二度中風。"雖然你愚蠢到不分青紅皂白,只會以錢財來論定人生的價值,不過誰叫你是我未來老公的爺爺,我只好認了。"

    "你——"易士莊被她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爸,您別生氣了,她沒有任何的惡意。"林靜雲不停地撫順著他的胸口。

    "我看她是想氣死我。"

    林靜雲看向江若狹,"麻煩你去通知醫生,告訴他病人醒了好嗎?"

    "我現在就去。"她了解她是想支開自己,讓她別氣死這個老番癲。離開一下也好啦,藥一次不能下得太猛,這樣就夠了。

    就這樣易土莊在醫院住了快一個星期,林靜雲每天無怨無悔的來照顧他,原本易允駟有請個特別護士,但待不到一天就被易士莊的壞脾氣給氣走了。

    再加上林靜雲一切事必躬親,他也就順了母親的意,讓她來照顧爺爺。

    平常易允藍沒課時也都會到醫院采幫忙照顧,還有江若狹,她一沒課也一定來醫院報到,只不過每次她來時,易士莊都會被她的話氣到半死。

    晚上易允駟一下班,就會來醫院接替母親照顧爺爺的工作,要妹妹帶媽媽回家去休息好好睡一覺。他會留在醫院里過夜,隔天一早才回家洗個澡、換件衣服再去公司上班。

    至于黃玉屏那母女三人,只有在易士莊住院的第二天來看過一次,知道他只是輕微中風死不了時,就沒再來過醫院半次。

    這一病,終于讓易士莊有了覺悟,人家說久病無孝子,更別說是期待媳婦會來孝順自己。

    也因為這一病,讓他終于明白,他一直反對、不接受的媳婦,才是真正孝順他、對他好的人。

    "爸,這是我讓劉嫂特地炖的人參雞湯,您喝一點吧廣林靜雲舀了一些到碗里,想要喂他喝。

    "你先放著,我等一下再喝。"

    "爸,這雞湯冷了就不好喝了。"

    易士莊看著她將雞湯給吹涼些,便不再堅持,直到喝完一碗雞湯。

    "您還要再喝一點嗎?"

    "我喝不下了。"他用那還能自由的動的右手,比著一旁的椅子。"你坐下來,我有話要問你。"

    "爸,您想問什麼?"

    "你老實告訴我,我的左半邊是不是就這麼癱了?•

    "您也听到醫生說的,只要配合做復健就可以復原。"

    他搖搖頭,"我都八十了,還能活個幾年。"

    "爸,您怎能有這種想法,醫生說您的身子還很硬朗,您一定可以長命百歲的。"

    "允駟和那不懂得禮貌的女孩的婚禮籌備得怎麼樣了?"雖然他還是不喜歡江若狹,但比起自己的親孫女易佩雯,他又不得不承認,她說話雖然很直接,但至少她是真誠的,不會作假。

    就連她妹妹和她的那個說話和她一樣毒辣的同學,也來看過他好幾次,而他自己挑選的媳婦和最疼愛的孫女在他醒來之後,竟然連一次也沒來看過他。

    他對她們實在太寒心、太失望了。

    "他們把婚期給延後了。"一說到這件事,林靜雲也被江若狹的善解人意和細心給感動。

    "為什麼?"

    "這全是若狹那孩子的意思,她說爺爺正在生病,他們怎麼可以高興的去結婚,這太不孝了。"

    "她真的這麼說?"

    "其實若狹這孩子也真的很難能可貴,雖然從小就是個孤兒,甚至連自己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但是她一點都不因此而感到自卑,相反的更努力的在生活,靠自己的力量,認真的求上進。一想到她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卻又從不怨天尤人,我就替她感到好心疼。"林靜雲說著說著,眼眶已泛紅。"爸爸,我求您答應讓他們結婚好嗎?雖然允駟平常總是一直和您唱反調,但我相信在他的心里是愛您的。"

    他沉默了半響,好半天後,才開口道︰"好了,我累了。"

    "我幫您將床給放下去。"林靜雲按下旁邊調整床高度的按鈕。

    "你幫我聯絡李律師,請他明天來一趟。"

    "爸,您找李律師要做什麼?"

    "你別問那麼多,總之你明天替我將李律師找來就是了。"

    "是的。"

    易士莊在醫院里躺了兩個星期後,終于得到醫生的允許,能夠出院回家,不過他必須每天回醫院做復健,在家時也得配合著做。

    易允駟開著車,到醫院去接爺爺回家,雖然爺爺左半邊的手腳並不能那麼靈活的活動,可身體狀況都還算不錯。

    "爺爺,我來抱你下車。'他小心翼翼地將爺爺抱下車,並沒有讓他坐在輪椅上,而是直接抱進他的房間里。

    林靜雲在易士莊躺好後,馬上替他蓋上被子,免得著涼了。

    "爸,你出院了呀!"黃玉屏母女一見到易士莊出院回家,馬上堆上馬屁笑臉。

    "嗯。"

    "爸,真是對不起,這陣于我一直都很忙,所以才沒時間去醫院看你,你可千萬別怪我呀!

    "爺爺,你想吃點什麼?我馬上讓劉嫂幫你做去。"易佩雯接著說。

    "我累了,我想休息,你們全都出去。"

    "爸爸——"林靜雲不太放心。

    "你沒听到爸爸說他累了嗎?你還想吵他呀!"黃玉屏又拿出大老婆的架子,對林靜雲頤指氣使的擺臉色。

    "爸爸,你好好休息,有什麼事隨時叫我。"

    待所有人都要離開時,易土莊又開口,"允駟,你等一下,我還有事要跟你說。"

    黃玉屏母女一听見他有事要跟易允駟說,又緊張了起來。

    "爸,有什麼事改天再說,你才剛出院,別太勞累。"黃玉屏是六月芥菜假有心。

    "還不出去。"易士莊對她們母女已經徹底失望,不再給她們好臉色。

    "好,好,我們這就出去。"

    終于,房間里就剩下他們祖孫倆,少了黃玉屏母女,的確是安靜多了。

    "爺爺,你想跟我說什麼嗎?"

    "先扶我坐起來。"

    易允駟過去扶著他坐起來,將枕頭放在他的身後讓他靠得舒服點。

    "找個時間召開董事會,我想讓你接任總裁。"

    "爺爺——"

    "住在醫院的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事,我不得不承認我做錯了,那不懂禮貌又目無尊長的小娃兒說的沒錯,我是愚蠢到不分青紅皂白,只會以錢財來論定人生的價值。"一場病下來讓易士莊變得更蒼老,頭發也更白了,而他臉上剛毅的線條已不在,變得柔和多了。"我活到八十歲了,竟然比不過一個二十出頭的黃毛丫頭。"

    "爺爺……"易允駟看爺爺這個樣子,不禁有些擔心。

    "我在天母有一棟別墅,我已經將別墅登記在你媽媽的名下,你結婚後就和你媽媽和允藍搬到那邊住干。"

    "那你呢?"

    "我一想到以前那樣對你媽媽,我就感到很慚愧。"

    "我媽不會怪你的。"

    "我知道,她是個善良的好女人。"

    "你就和我們一起搬過去住。"見爺爺搖頭,他又道︰"你如果不搬去跟我們住在一起,我媽媽也不可能離開這里。"

    "這你放心,我會跟她說。"

    "爺爺——"易允駟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頑固的個性和爺爺完全是如出一轍。

    "婚禮的事別延太久,趕快找個好日子辦一辦了。好了,沒什麼事,你回公司吧!"

    易允駟一見到江若狹便緊緊的將她抱在懷里,什麼話也不說,就只是這樣單純的抱著。

    "你怎麼了?"她被他抱得好緊,氣都快喘不過來了。"怎麼?是不是你爺爺他……"

    "你不要胡思亂想,也不要說話,讓我靜靜的抱著你就好了。"

    他到底怎麼了?難道他爺爺真的一命嗚呼衷哉了嗎?不會吧,昨天去醫院時候,他爺爺還中氣十足的和我吵架,莫非是回光返照?

    "人死不能復生,你就節哀順變。"

    易允駟真是被她打敗了,連這麼美的氣氛,她都能把它搞到像出爆笑劇,他挫敗的放開她,往沙發坐下。

    "你就別難……"他竟用力的朝著她的頭給拍下去。"喂,你干嘛打我?"

    "誰叫你沒事詛咒我爺爺。"

    喂,是你自己的臉上寫著如喪考妣這四個字,又怎能怪我。她摸著頭癟癟嘴。

    "我爺爺已經接受你當他的孫媳婦了。"他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喔!"她的反應只是淡淡的喔了一聲。

    "你不高興嗎?"

    "當然高興。"她漾著假假的笑容。只不過他若再給我個一百萬,我會更高興。

    "我問你,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和你結婚?"

    "你說過了,因為你需要一個太太。"

    "笨蛋,那是因為我愛你。"易允駟忍不住又用力的敲了她的頭一下,她的智商真的有一八O嗎?他實在很懷疑。

    "你愛我?!"江若狹像是被電到般,驚嚇得跳開來。"你說你愛我?"

    他向前走一步,拉著她的手。"你知道我為什麼愛你嗎?"

    她搖搖頭,"不知道。"

    "是因為你的善良、你的率直、你的純真,最重要的是,我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麼。"

    "你說你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麼?"笑話,哪有這回事!

    "你不相信是嗎?'

    "當然不相信。"我又不是笨蛋,哪有這麼好騙!

    "你是不是在想'我又不是笨蛋,哪有這麼好騙,是不是?"

    "啊!"她驚嚇到目瞪口呆!"你怎麼會知道?"不可能,他一定是瞎貓踫上死耗子。

    "你是不是又在想我只是瞎猜的,剛好是瞎貓踫上死耗子?"

    這一次她不敢再說他是瞎猜的了,因為就算是瞎猜也不可能猜得這麼準吧!

    "你是不是有讀心術?"對,一定是這樣。

    "我沒有讀心術,只因為我愛你,所以和你才有心靈感應。"

    "那我為什麼感應不到你心里的話?"

    "那是因為你一點都不愛我的關系。"

    "誰說我不愛你。"

    "這麼說你也愛我了?"易允駟拐彎抹角的終于听到他想听到的話了。

    她這時才發現自己受騙了。"可惡,你竟然耍詐!"

    他再度將她擁入懷中,"小若,我愛你。"

    江若狹也將雙手環上他的腰,小臉緊貼著他的心口,仔細聆听他心里的聲音。"我也愛你。"更愛你的錢,我的金主萬歲!

    一座小教堂里,以向日葵為主,其他的花卉為輔,布置成一個符合江若狹個性的陽光婚禮。

    為了今天的婚禮,易允駟足足花了一整個星期在籌備,除了教堂的布置由何子宜打工的心雨花坊負責外,其余的一切全不假他人之手。

    當然這些江若狹事前完全不知道,他只想給她一個浪漫的驚喜。

    而今天參加婚禮的賓客除了他的家人和幾個朋友外,他甚至連媒體也隱瞞住,只為了想擁有一個不被打擾的婚禮。

    牧師站在前方的台上,向新人送上一段冗長的祝福語,而後問︰"新郎易允駟,不管貧病交迫,你願意一生一世守護著新娘江若狹,愛著她、不離不棄?"

    "我願意。"易允駟堅定又快速的回答。

    "新娘江若狹,不管貧病交迫,你願意一生一世守護著新郎易允駟,愛著他、不離不棄?"

    "我……"江若狹眼前看見的是無數個的符號,一想到"錢"途似錦,她便很高興的大聲回答,"我願意。"

    "請兩位新人交換戒指。"

    一旁的伴郎應逸蘅趕緊將新娘的戒指遞上去給易允駟,讓他替新娘戴上。

    隨即伴娘何子宜也趕緊送上新郎的戒指讓她替新郎戴上。

    "祝福兩位新人一生一世圓圓滿滿,幸福美滿。"牧師送上最後的祝福後,教堂里響起了幸福的鐘聲……

    "若狹,恭喜你。"何于宜給她一個最熱情的擁抱。

    "姐——"江若曉喜悅的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你一定會過得很幸福的。"

    "若曉。"

    "好了,準備到教堂外丟新娘捧花了。"應逸蘅迫不及待的催促著她。

    "奇了,你那麼急做什麼?"何子宣問。

    當然急,他急著將你娶回家。江若狹給了應逸蘅一個他們兩人才知道的眼神。

    易允駟見到後馬上醋意橫生,一把將她手上的捧花搶過來,直接塞進何子宣的懷里,並對應逸蘅說︰"好了,捧花她已經拿到了,我看你干脆請牧師再幫你證婚,那你就可以把你的女人綁回家去了。"

    "你這個建議不錯。"如果可以,他還真想這麼做。

    "應逸蘅,你到底在胡說八道什麼?"何子宣既氣又羞,整張臉都埋進捧花里。

    "好耶!那我們……"

    易允駟卻不給江若狹再說話的機會,拉著她就往教堂外走。"再不走,飛機快趕不上了。"

    "飛機?我們要去哪里?"她一邊被拉著走,一邊問。

    "愛琴海!"

    情定愛琴海!情定愛情海。

    江若狹驚喜的一笑,然後回過頭,朝著大家大聲高喊著,"我的金主萬歲!"

    "哈……"所有人皆被她的這句話逗得笑聲不斷。

    幸福的鐘聲飄揚在空中,無數歡樂的笑聲皆是一曲曲祝福的樂章——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錢膽包天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