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水晶草莓 第十章
作者︰鄀藍
    佟左兩家結成親家的心願,現在卻由佟剛和左秋子的孫子、孫女來完成這個在半個世紀前就該完成的美事。

    佟羿和左思彤經過商量後,婚禮的方式決定采取茶點方式,而不以辦桌來宴請親友。

    他們在知會過左鄰右舍之後,在兩家居住的巷子內搭起帳篷,佟羿為了讓他們的婚禮更加的浪漫,還專程從荷蘭進口了幾萬支的郁金香,將搭起的帳篷裝飾得不比五星級大飯店差,呈現出另一種不同的浪漫。

    婚宴上的餐點、雞尾酒也全由佟羿和左思彤兩人一手全包,他們制作了拿手的甜點,有「藍色浪漫」、「黃金海岸」、「戀戀水晶草莓」等等供親朋好友享用。

    他們早在結婚日期確定之後,就在兩人的店里貼上告示,大方邀請「巴洛」和「楓」兩間果子店所有的顧客來參加他們的婚禮茶點。

    左秋子看著佟羿為了給外孫女一個最美好的回憶所做的一切,真的感動于心。

    她紅了眼眶,看著即將要出嫁的外孫女,既不舍又擔心,心中就好像洗著三溫暖般。

    「媽,您別不舍了,彤彤只不過嫁到對面,以後還是每天會回來,大致上沒有多大的改變呀!」

    「彤彤,以前你只是我們左家的女兒,現在嫁了人,可是別人家的媳婦,你記得要好好的孝順長輩,做個人人稱贊的媳婦。」

    「外婆,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左思彤緊緊的抱著外婆,靠在她的耳邊對她說︰「外婆,您放心,我一定會過得很好,您不用擔心。」

    「嗯。」

    「外婆,您永遠是我最愛的外婆。」

    左淑蓉看著她們依依不舍的模樣,忍不住發笑,「媽,彤彤也只不過嫁到對面,要是遠嫁外國,那您不就更無法割舍了。」

    「即使是嫁到對面,我還是會不舍啊!」

    「時辰到了,新郎來迎娶了,新娘準備好了沒?」臨時被找來當媒婆的是佟家的遠房親戚,擁有超級媒人婆之稱的程李阿足。

    別看她的名字有點俗,從她年輕到現在幫人牽下的紅線早已過百,而且是對對幸福、個個美滿,因此佟剛才會特別請她來當現成媒人,沽沾她的福氣,只為了讓他們兩人的婚姻能幸福美滿。

    左思彤由媒婆帶領下,走到客廳,佟羿牽過她的手,兩人一起跪了下來,拜別外婆和母親之後,便直接迎娶到對面的佟家。

    接著一連串冗長的婚禮程序,請來的證婚人的祝賀說詞和阿婆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整個過程整整花了將近三個小時才算圓滿結束。

    而所有參加的親朋好友均響起熱烈的掌聲,為這一對新人祝賀,也為佟左兩家能從冤家變成親家而高興,現場甚至還見到了幾台新聞台派來的攝影機,準備將這傳為美談。

    婚禮結束之後,左思彤便回到佟家,在佟家的客廳里,接受川流不息賀客的道喜。

    其中她最感謝的人,便是賀凱。

    「早知道你穿起新娘禮服會這麼漂亮,我就不該拒絕外婆,把你娶回家。」他開著玩笑。

    「現在後悔了吧!」不管在何時何地,和賀凱聊天總是能這般的輕松愉快。

    「後悔、後悔極了,尤其是把你讓給一個這麼吝嗇的人。」

    他對自己沒收到佟羿的謝媒禮,十分的耿耿于懷。「他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我這麼的大方,他能這麼順利的娶到你這個美嬌娘嗎?」

    左思彤就像是個漂亮的洋娃娃般,坐在那兒傻笑。

    佟羿不知何時走了進來,對于賀凱酸不溜丟的話全都給听進耳里,他直接走到他的新娘身邊,低下頭火熱的吻住她的紅唇,恍如蓋上了他專有的印記般。

    「你別這樣,賀凱在一旁呢,而且還有好多人都在看。」

    「我就是要他死了這條心,讓他別再打你的主意。」

    「唉,我好傷心呀!」

    賀凱裝出一副心碎的表情,將他的高超演技發揮得淋灕盡致。

    就在這時,另一個聲音響起。

    「你別傷心了,愛人變成別人的新娘,表示你們的緣分不夠。」程李阿足一見到賀凱,就好像是鈔票從她眼前飛過一樣,高興的想抓住他。

    「她是誰呀?」

    賀凱看一眼這個臉上有一粒大大的媒婆痣,再加上那一身的打扮,就像是個媒婆。

    「她是我們兩人的媒人,是佟羿家的遠房親戚,程媽媽。」

    左思彤向他介紹。

    「媒人!」果然,看她的樣子就像是職業媒婆。

    程李阿足十分的專業,馬上掏出名片交給他,然後將他拉到一旁慢慢的了解了解。「年輕人,我們來好好的聊聊…

    賀凱就這樣被強行押走,臨走之前,還對佟羿和左思彤投了一個救命的眼神,希望他們能救救他。

    然而……

    他們那文風不動、見死不救的態度,讓他終于明白靠人不如靠自己,人一定要學會自救。

    「秋子,謝謝你答應他們的婚事。」佟剛衷心的感謝她。

    「我只希望我這麼做沒有錯。」再次面對他,左秋子才發現在她的心中已然沒了恨。

    或許她早就已經不恨他了,只因心存內疚,而沒有勇氣去面對他罷了。

    「秋子,對不起,當年我真的不知道你曾經因為我而自殺的事。」這件事如果她沒說出來,永遠沒有人知道。

    「不,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我不該對你下了詛咒,你的妻子、媳婦或許就不會死。」左秋子低下頭的說。

    「那是她們的命,和你一點也沒有關系,你別太過自責。」

    左秋子笑了,這是五十幾年來,她頭一次面對他可以這麼毫無芥蒂的笑。

    一笑泯恩仇,五十幾年的怨恨,在這一笑中化為白煙,隨風而逝。

    「等婚禮一過.,明天我就回山上去。」

    她有點訝異,「你還要回山上嗎?」

    「去山上住了一段日子後,發現山上的生活比台北的生活更適合我,清新的空氣、規律的生活,閑暇時和其他的人聊聊天。秋子,如果你也厭煩了台北的生活,想到山上住一段時間就告訴我。」

    「嗯。」

    就這樣,她對佟剛積了五十幾年怨恨在一夕之間化解了。「有機會我會到山上去住個幾天的。」

    「嗯。」

    這時的兩人仿佛就是久未見面的好冊友,盡情的暢所欲言、無話不說,完全看不出他們之間曾經存在過的怨恨。

    在門外的左淑蓉看到母親和佟伯伯可以這般盡釋前嫌,感到十分欣慰和高興。

    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佟羿和左思彤結婚之後,她理所當然的搬進了佟家,但他為了讓她能有多一些時間陪伴外婆和母親,又不想只有在晚上的時間才可以和親愛的妻子相處,因此在取得大家的同意後,他們兩人將共用同一個廚房,分別制作不同的甜點,單月就在左家的廚房制作甜點,雙月就在佟家。

    時間飛逝,他們結婚已經快一年了,佟剛依然住在南投的山上,左秋子偶爾會到山上住個幾天,卻總是因為放心不下家里,很快的就會下山。

    一左思彤懷了一對雙胞胎,挺了個大肚子,站在廚房、依然快樂的做著她最愛的甜點。

    她所做的「戀戀水晶草莓」依然深受歡迎,早已成了「楓」

    的招牌甜點。有好幾次佟羿想跟她商量讓「戀戀水晶草莓」也能跨過巷道,出現在「巴洛」的Menu上,但說什麼她就是不答應。

    只說那是她的秘密武器,怎麼可以與他一起分享。

    然而佟羿所研制的「藍色浪漫」、「黃金海岸」,卻早被寫在「楓」的M∼上,大大方方的販賣,而且還得由他親自制作,免費提供。

    理由是如果他不答應的話,她就不讓他踫她,他什麼時候肯答應,她就什麼時候讓他踫。

    逼不得已,佟羿只好接受她對他的「yin」威了!

    然而他對于她的「戀戀水晶草莓」卻仍然無法破解,有好多次,他都偷偷暗中觀察她的材料和秘方,但總是毫無所獲。

    今天終于——

    佟羿悄悄的來到她的後面,看著她加了不知是什麼東西的綠色粉末在果凍里。就是國為少了這個東西,所以他所做的水晶草莓才會始終感覺上少了那麼一味。

    「你在里面加了什麼?」

    她因為懷孕的關系,動作變得遲緩,因此他才有這個機會搶到她的獨門秘方。

    「你快點還給我。」她怎麼會這麼大意,明知他對她的秘方覬覦已久,還讓他有機可趁。

    他威脅著她,「你告訴我這是什麼,我就還給你。」

    「不說、不說,說什麼都不說。」

    「你不說,我就不還給你。」

    左思彤忍不住氣得大叫。「佟羿,你是個大無賴。」

    「你不是很早就知道我的無賴了嗎?」

    「你——」

    左思彤的大叫,引來外婆和母親,以及又來白吃白喝的賀凱。「你是個小偷。」

    「我承認,如果不是小偷,怎能偷到你的心。」

    「好惡心。」賀凱話才一說完,前面隨即射來了兩記白眼。

    「我要跟你離婚。」左思彤當著外婆和母親的面大聲說。

    「離婚?!」這回換佟羿大叫了。

    「離婚,好耶。」

    賀凱繼續在一旁煽風點火。「彤彤你放心,我會將你肚子里的孩子視如己出的,如果你擔心我以後會不疼這個孩子的話,那我們可以不要生孩子了。」

    佟羿走到他的眼前,突如其來的往他的肚子送上一拳痛得他抱住肚子蹲在地上,臉全揪在一起。

    「好痛、好痛!」這聲好痛是由左思彤的口中傳出來的。

    「被打的人是我,你在喊什麼痛?」賀凱沒好氣的說。「你們夫妻在尋我開心嗎?」

    「好痛、好痛呀!」

    佟羿著急的問她。「思彤,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呀!」

    「我……我想我快……」左思彤痛得氣快喘上不來。

    「快什麼?」

    「思彤快要生了,趕快送她去醫院。」左淑蓉提醒著這個毫無經驗的傻女婿。

    「要生了、要生了。」

    他像個傻子不斷的重復著同樣的話。「我要當爸爸了,我要當爸爸了!」

    「就算你要當爸爸了,也得先將你老婆送到醫院,讓孩子生出來再說。」賀凱真是嘔,平白無故被揍了一拳,卻連叫痛都沒有機會。

    「啊——痛死人了,我不要生了,臭佟羿,都是你害的。」

    左思彤痛得胡言亂語。

    「是、是,一切都是我的錯,都怪我、都怪我。」佟羿將一切的錯都認了,然後轉向賀凱,「你還不趕快去開車送彤彤去醫院,還杵在那里發什麼呆呀?」

    「我……」賀凱簡直是啞巴吃黃連,認了!

    左思彤就在一陣的慌亂中被送到醫院,推進產房。

    一群人都守候在病床外,等待迎接新的小生命來臨。

    產房內不停的傳出左思彤因疼痛而呼喊的哀號聲,听得佟羿緊張不已,焦慮得不停的走來走去。

    左秋子則是不斷的禱告著。祈求上帝能保佑彤彤平安無事,讓她的詛咒不會發生!

    「媽,您別擔心,彤彤她不會有事的。」左淑蓉也擔心女兒,卻又得安撫著母親。

    就這樣三個小時後,左思彤的哀叫聲仍然響亮,穿著手術袍的醫生走了出來。

    「請問產婦的先生是哪一位?」

    熬產科醫生看見兩個同樣英俊的男人,不知哪個人才是孩子的父親。

    「是我。」佟羿快步過去。「醫生,我太太怎麼樣了?」

    「她的羊水已經破了,又只開了一指,如果不趕緊開刀的話,小孩子會有危險。」

    醫生告知產婦目前的情況。

    「那就趕快開刀,還等什麼?」

    「那等一下你就先簽一份手術同意書。」醫生交代一旁的護士之後,又回到產房。

    左秋子一听見要開刀,差一點昏倒,她真的很怕孫女會和佟剛的妻子一樣,無法度過這個難關。

    「媽,您別擔心,現在的醫術很進步,醫生只不過在彤彤的肚子上劃下一刀,將小孩子抱出來,很快的,不會有危險。」左淑蓉也只能不停的安慰著母親,要她別太過于緊張。

    「外婆您放心,彤彤不會有事的。」佟羿也安撫著左秋子的情緒。

    一個小時後,兩名護士抱著兩名剛出生的小娃兒出來。

    「恭喜你們,小孩子很健康。」

    「大人呢?」

    大家更關心大人的情況。

    護士笑著說︰「產婦也很好,只不過麻藥未退,現在還在恢復室,等一下就可以送回病房了。」

    「感謝上帝!」左秋子一听到孫女平安沒事,終于放下心。

    「佟羿,你看到寶寶了嗎?寶寶好可愛呀!」左思彤一醒來,拉著丈夫的手,充滿驚奇的說。

    「嗯,寶寶好可愛呀!」佟羿感動的拉看她的手親吻。「謝謝你替我生了這兩個可愛又漂亮的寶貝!」

    左思彤第一胎就生了對龍鳳胎,讓佟剛和左秋子高興得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可以看著小曾孫子,還說這兩個小功貝要由他們兩個來帶,誰也不可以跟他們搶。

    「有他們兩個我就滿足了,過幾天我就去結扎。」

    「你去結扎做什麼?」左思彤睜大眼楮的問他。

    「看著你生孩子時這麼的痛,我不想讓你再承受一次了。」佟羿的話里充滿著愛與柔情。

    「雖然是痛得要死,但當我看見那好像天使的臉時,我就忘了所有的痛。」

    「可是——」

    「我警告你,你如果真的跑去結扎,那我就跑去跟別的男人生小孩。」左思彤威脅著他。「賀凱的品種應該不錯,跟他生的小孩應該也會很優質。」

    罷好開門進來的賀凱正好听到品種不錯這句話,不解的問︰「你剛剛說什麼品種不錯?是哪種狗嗎?」

    左思彤听到他的話,忍不住笑了出來,卻因此扯到的傷口,痛得她的臉都皺在一起。

    佟羿則是用一雙想殺人的眼神瞪著他。

    「他又是哪里有問題?」賀凱將帶來的花拿到一旁的桌上放下,走到另一邊與佟羿保持距離、以策安全。這不是僅有他開車時要遵守,和這恐怖的男人在一起時也要遵守。

    「你別理他。」左思彤存心氣死佟羿。

    「對了,你剛剛說什麼品種不錯?」

    「我是說你的品種應該不錯。」

    「左思彤,你這欠揍的女人,競然將我當成種狗。」賀凱暴跳如雷。這兩夫妻真是愈來愈過分!

    「賀凱,你干嘛對我老婆那麼大聲,她才剛生產完,需要休息,沒事你可以出去了。」佟羿坐上病床,抱住妻子。

    左思彤轉頭問老公,「那你還要不要去結扎?」

    「誰要去結扎?佟羿嗎?」賀凱好奇的問。

    「嗯,他說不想再讓我生小孩了,所以要去結扎,我就威脅他,如果他真的跑去結扎,我就跟你生。」

    「哈……哈……」他听完之後,再也忍不住的笑得東倒西歪,「你……哈……」如果讓其他女孩子看見她們心自中的偶像是這副模樣,大概都會很失望吧!

    「我……我真是服了你!」

    佟羿感覺他那男性的尊嚴完全被這兩個人給踐踏了,氣得抓住賀凱的衣服,將他丟出病房外,將門上鎖。

    左思彤則是抿著嘴,不敢再招惹這快要發狂的獅子。

    凡事適可而止的道理她懂!

    可佟羿決定給她一個教訓。他走到她身旁,不管她是不是剛生產完,一把拉過她,攫住她的唇,用吻懲罰她。

    左思彤可一點也不覺得這是懲罰,相反的還相當的享受,她輕啟雙唇,雙手環上他的脖子,在他的唇邊說︰「我們要不要再接再厲,馬上再生第二胎?」

    她的一句話,嚇得佟羿趕緊跳開。他體內的欲火可是很容易就被她挑起點燃!

    但她昨天才剛動完生產手術,怎麼可以……

    這女人!

    存心折磨死他!

    「哈……哈……」左思彤看他如驚弓之鳥的動作忍不住又哈哈大笑,再度扯動傷口。

    「不要笑了,等一下又痛了。」

    「不笑、不笑。」她伸出手。

    佟羿走過去,握住她的手,卻刻意與她保持著距離。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在‘戀戀水晶草莓’里加人的那個綠色粉末是什麼?」

    「嗯,那是什麼?」

    「我告訴你,你可得听好了。」

    「嗯。」

    「其實那是由菩提子花和馬鞭草所磨成的粉末,傳說馬鞭草可以讓愛情回來,而菩提子花則是愛神的禮物,所以我稱這叫做‘愛的魔法’。」

    「愛的魔法!」

    佟羿知道馬鞭草,以前在歐洲被種植在貴族城堡或修道院中,因為它能夠強化神經系統、改善焦慮及神經衰弱,對神經系統具有松弛的功效,能提高人體免疫系統,它的味道清爽,帶點檸檬的淡淡香氣。而菩提子花對于頭痛和失眠也有改善作用。

    難怪他會怎麼研究就是無法制作出與她同樣口味的水晶草莓。

    她竟然能想到將花草加人甜點之中,他不得不佩服。

    「沒錯,就是愛的魔法,所以你吃過之後,才會從此戀我戀到無法自拔,不是嗎?」

    「如果那是愛的魔法,那你就是個帶有魔法的魔女,才會讓我戀上你。」

    被趕出病房外的賀凱被那沒仁沒義的佟羿氣死了。真是個忘恩負義的家伙!

    也不想想老婆是誰讓給他的,還不知感恩。

    還有思彤那女人更過分,想他可是天下無敵超級大帥哥,竟然說他是只種狗,所謂士可殺、不可辱,這個仇他一定要報!

    賀凱自言自語的念念有詞,一抬起頭便看到幾張訕笑的臉。

    糟糕,剛剛他被佟羿丟出門外的模樣一定全被看見了,他的一世英明全毀于這對夫妻的手里!

    丟死人了,真是丟死人了!

    可最慘的事還不是這個,他竟然被一個號稱無敵大媒婆的人給盯上。

    自從他在佟羿他們的婚禮上,遇上那位職業媒人婆之後,她就三天兩頭的打電話關心他,擾得他是煩不勝煩,現在又不巧被她遇個正著,如果不趕緊逃命去,那還得了。

    腳底抹油,快溜!

    「我說賀先生,你別走呀!」程李阿足一見到賀凱,笑容馬上堆滿臉,笑盈盈的追了過去,完全忘了她是來看產婦的。

    現在追她的財神爺比較重要!

    這一年來,她至少湊成了七對新人,就只有這個賀凱最難搞,為了捍衛她超級媒人婆的封號,她絕對不可以放過他。

    「你別再纏著我了!」賀凱邊走邊求饒。

    「只要你答應去相親,我就不會纏著你呀!」

    他們兩個就這樣在醫院里玩起追逐戰,一個三十歲的廣告模特兒,一個五十幾歲的超級媒人婆——

    一場好戲又將上演!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戀戀水晶草莓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