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法國妞 第十章
作者︰鄀藍
    「爹地、媽咪,我好想你們喔!」當房門一開,潔斯隨即給爸媽一個熱情的擁抱,只是她已經說習慣中文,所以十分自然脫口而出的是中文。

    「你在說什麼?」卡爾微蹙起眉,對女兒不說法文而說中文感到不悅。

    她這時才想起她說錯話了,趕緊用法文再說一遍。

    「卡爾叔叔、海倫阿姨好久不見,你們好。」柳若水笑盈盈地和潔斯的父母問好,然後也同樣給他們一個溫柔的擁抱。

    「若水,你看起來過得很好、很幸福。」卡爾對柳若水亦是十分的疼愛。

    「嗯,夏林很照顧我,我過得很幸福。」

    「潔斯,讓媽咪好好地看看你。」海倫將女兒從頭到腳審視了好幾遍。「你好像瘦了,是不是他欺負你?」

    算算,他們有一年多沒見到女兒了,原本去加拿大只是打算小住一段時間就回法國,誰知道一住就住了一年多,連女兒的大學畢業典禮都沒去參加。最沒想到的是他們最寶貝的女兒,竟然和一個他們完全沒見過的男人閃電結婚,結完婚後沒多久還直接跟著他回台灣!

    雖然說他們對于兒女的婚姻是絕對的尊重,卻也不可以隨便到這種程度!女兒都嫁了,他們連女婿都沒見過,因而他們才會專程到台灣來一趟。

    「媽咪,我沒有瘦,我老公對我很好,他沒有欺負我。」

    「你不要騙我了,他要是敢欺負你,我們絕不饒他。」

    「海倫阿姨,你別擔心,潔斯不欺負他就偷笑了,哪還輪得到他欺負潔斯。」柳若水當然得替夏林說說好話,讓他們對他的印象好點。

    「爹地、媽咪,剛剛我老公一直說要跟我一起來見你們,是若水說你們要我先一個人來見你們,所以……」

    「如果他真的愛你,就算他來了會被我們罵死他也應該跟著一起來。」卡爾不悅地說。

    「爹地,不是這樣的,是我不讓他來。」

    「你不用再替他說話了。」

    「媽咪——」她急得向母親求救。

    沒想到海倫也是站在卡爾那一邊,「你爹地說的沒錯。」

    *******

    在樓下一樓的咖啡廳,夏林一走進去,沈倩妮就看見了他,臉上的笑容隨即浮現。

    夏林走了過去。

    「夏先生,真的很謝謝你肯幫我這個忙。」

    「老實說,我真不明白為什麼你硬要我陪他們一起吃頓飯。」

    「他們是想向你道謝,為那天你跟我專程到機場接他們的事,最重要的是,他們誤以為你是我的男朋友。」她臉上微露歉疚的表情。「雖然我已經跟他們解釋過了,但他們還是不肯相信。看來他們很喜歡你,也很欣賞你,尤其是我爹地,他可是很少會這麼喜歡一個人。」

    「沈總經理,我——」

    「我知道,你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你已經結婚有老婆了,不過你還是可以繼續愛你的妻子,我也依然可以單方面的欣賞你、喜歡你。」

    「沈總經理,我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或許你是我二十七年來第一個遇到真正令我心動的男人吧!」她的笑容里沒有一絲的在意。「我們先上去吧,我爹地、媽咪還在等我們。」

    夏林和沈倩妮一起搭著電梯來到位于十八樓的總統套房,在還沒敲門前,她又開口要求,「如果可以的話,就請你叫我倩妮。」

    他點點頭,「我知道了。」

    *******

    就在潔斯和爸媽愉快的說著話時,突然敲門聲響起。

    「一定是服務生送來我們叫的東西,我去開門。」潔斯快步的走向前去開門。

    當房門打開的那一瞬間,門里門外的人四目相對後,幾乎在同一時間都愣住了!

    「潔斯!」

    「夏林!你怎麼知道我爹地、媽咪住在這間飯店?」她疑惑的問。

    沈倩妮看看兩人,故意地問︰「夏林,你認識她嗎?」

    在房里的人見潔斯一直就這麼站在門口,便走過來看看。

    卡爾一見到沈倩妮時高興的叫著她,「倩妮、夏林,你們來了,快進來。」

    潔斯听見爹地這麼親切的叫著眼前的女人和夏林時,心中的疑惑更深了。她往後退了一步,讓他們先進了房間。

    「潔斯,我來幫你介紹,她叫沈倩妮,是爹地媽咪的干女兒,而她身邊這個英俊的男人叫夏林,是倩妮的男朋友。倩妮,她就是我的寶貝女兒,潔斯,還有也像是我女兒的柳若水。」卡爾向他們介紹彼此。

    沈倩妮!

    潔斯記起來了,那天夏林對她失約,當時她手機給他的時候就是一個叫沈倩妮的女人接的電話!

    難道說夏林對她所說的事都是在欺騙她?

    卡爾看著這四個年輕人,彼此都帶著疑惑和不解的眼神。「怎麼?你們都認識嗎?」

    ‘卡爾叔叔,他就是潔斯的丈夫夏林。」柳若水也沒想到會演變成這麼尷尬的情況。

    「你就是我女兒潔斯的丈夫!」卡爾扯開喉嚨大聲的質問他。

    「潔斯,事情不是這樣的,你听我解釋。」夏林現在最在乎的只有潔斯,從她眼神中的傷心他知道,她真的誤會他了!

    「你這個混蛋,竟然腳踏兩條船。」卡爾一听,大發雷霆。「你竟然和我女兒結了婚,還來欺騙我干女兒的感情。」

    「卡爾叔叔,我想這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沈總經理是公司的一個客戶,夏林和沈總經理之間只有工作上的接觸,絕對沒有其他的感情因素存在。」柳若水急著想替夏林解釋清楚,可另一個當事人沈倩妮卻始終默不作聲。

    只要她肯開口說一句話,可比她說了千百句還有用。

    除非——

    難道說他們之間真的有些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

    卡爾反而更氣憤的說︰「如果是這樣,那就更可惡,他竟然為了工作,而欺騙她的感情。」

    「潔斯,這種可惡的男人不要也罷,明天你就跟爹地、媽咪一起回法國。」海倫舍不得女兒傷心難過。

    「潔斯,你是不是也不信任我?」其他人不相信他,夏林一點也不在乎,他只在乎潔斯的感覺。

    「那天接你電話的女人也叫沈倩妮。」潔斯心里其實是相信他的,但她還是感到很難過。

    「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那一天我陪沈總經理到機場接人,只是我沒想到接的人竟然剛好是你爸媽。」

    「夏林,我是相信你,可是我听到我爹地介紹你是另一個女人的男朋友,我心里真的感到很難過。」

    「那是他們誤會了!」

    「那是不是你的態度、舉動造成了他們的誤會?」

    「潔斯——」

    「還有,今天是周末,你說有人要找你幫忙,我沒想到你說的人竟然就是她!」潔斯看著沈倩妮,她是那種聰穎漂亮的女人,和她是完全不同的類型,而且不可否認的是,她條件很好。

    「沈總經理,可不可以請你說句話?!」柳若水見沈倩妮始終默不吭聲,難道說她……

    「說什麼?我已經向夏林表白過了,我很喜歡他,也很欣賞他。」沈倩妮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只不過——」

    「沈總經理!」夏林听她解釋得那麼曖昧,急得不得了。

    「只不過他一再拒絕我,說他已經有妻子了,而他只愛他的妻子。」她在見到潔斯之後,終于了解夏林為何會拒絕自己的原因了。

    潔斯就像個可愛漂亮的芭比娃娃,讓人真心的想要好好保護她、愛她。

    「我就說嘛,夏林根本不是會腳踏兩條船的男人。」柳若水听見沈倩妮這麼說,終于稍稍地放下心。

    「卡爾,現在你可以放心了,他應該算是經過你的考驗了吧!」海倫走到丈夫的身邊欣慰的說。

    「考驗?!」除了沈倩妮之外,其余的人皆異口同聲的說。

    「爹地,這是什麼意思?」潔斯將眼光調向她爹地。

    「哈……」卡爾終于大笑出聲,「我怎能將我的寶貝女兒隨便交給一個男人,而且還是在完全沒有事先通知我們的情況下,就將我的女兒從巴黎拐騙到台灣。」

    「爸、媽,真的很對不起。」夏林趕緊道歉,想平息他的火氣。

    「爹地、媽咪,你們怎麼可以這樣騙人?」

    「雖然克雷斯再三的向我們保證過夏林的人品和才能,還說潔斯能嫁給他是她的福氣,但是再怎麼說潔斯也是我的掌上明珠,說什麼我也得先了解他的真正品行才行。」

    「所以你才請沈總經理幫忙來試探夏林嗎?」柳若水終于明白了。

    「沒錯,我和倩妮的父親,也就是佳煜企業的董事長已經有十幾年的交情,所以我才麻煩倩妮幫這個忙。」

    「不過我很喜歡和欣賞夏林卻是真的,一點都不虛假,還有如果你願意跳槽到佳煜企業,我也隨時打開大門熱情歡迎你。」

    「爹地!」潔斯嬌羞的叫了一聲,然後走到他的身邊。「現在夏林是不是已經通過你的試探了?」

    「嗯,我對他很滿意,不過——」卡爾瞅著夏林看。

    「爹地,你還想做什麼?」

    「再怎麼說你都是我的寶貝女兒,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怎能不辦個盛大隆重的婚禮呢?」

    「爸,真的很抱歉。」當時夏林只想到既然自己已認定了她,就可以直接省去交往的過程,所以才會臨時起意拉著她隨便找了間教堂進去結婚,當時他的確是沒想大多。

    卡爾企業可是一家跨國的大企業,卡爾?亞里斯的人脈一定是遍及世界各國,他怎麼能讓自己獨生女的婚禮如此地草率。

    「爹地,我們已經結過婚了,不需要再辦什麼盛大的婚禮。」潔斯擔心夏林會反對,便先拒絕他的提議。

    「潔斯,你可是我唯一的女兒,我怎麼可以連自己女兒的婚禮都役參加過。」

    「可是爹地——」

    「潔斯,爸爸說的對。」夏林阻止她,他的確是太自私了,完全沒有站在他們做父母的立場想一想。「爸、媽,我們一定會遵照你們的意思,再辦一場婚禮。」

    「很好、很好。」

    潔斯用中文小聲地跟他說︰「夏林,你根本不需要這麼做。」

    「我本來就該這麼做。」其實他的父母也跟他提過這件事,要他們找個時間再補辦一次婚禮,宴請親朋好友,只是他當時覺得太過勞師動眾而拒絕。

    其實本來就是這樣,有哪個為人父母的會希望自己兒女的終身大事如此草率了事呢?是他疏忽了。

    「過幾天潔斯跟我們一起先回法國,至于婚禮的事你就不用擔心,我會讓人準備,到時你再和你的家人一起到巴黎來就行了。」

    「是的,謝謝你們。」夏林看著岳父誠心的說。

    「只要你以後好好的疼愛潔斯就好了。」

    「請你們放心,潔斯就像是我的生命一樣,我會好好的珍惜她。」

    *******

    一個月後,夏林和潔斯的婚禮在巴黎的瑪德蓮教堂舉行。

    瑪德蓮教堂的建築設計有希臘神殿的風格,充滿著莊嚴、肅穆的氣氛,而教堂中唯一的光源皆來自屋頂三個小圓頂的自然采光,讓內部精致、鍍金的細膩裝飾在昏暗之中更增添幾分美感。

    卡爾為了女兒的這一場盛大婚禮,一回到巴黎之後,馬上就交代人開始準備,同時派出一架七四七的大型空中巴士客機,讓夏林的親朋好友共三百多人,專程從台灣前往巴黎參加婚禮。

    並且在婚禮過後,又安排了幾天的游覽觀光,讓他們能暢游整個法國。

    潔斯身穿一襲珍珠白的新娘禮服,這一套白紗禮服是由世界知名的婚紗設計師專程為她量身訂做的。簡單不浮華的設計,只在裙擺的地方綴上九百九十九顆高雅的珍珠,所希望的是她的婚姻能夠長長久久,而這也是潔斯本人的意思。

    潔斯頭蓋著頭紗,挽著卡爾的手臂,走過長長的紅地毯,在所有的親朋好友祝福下,慢慢地、一步一步的走向早已等候在最前端的新郎夏林。

    偌大的教堂里,除了夏林專程從台灣遠道而來參加婚禮的家人和親戚朋友之外,還有夏林及潔斯的同學、朋友,其余則多是卡爾政商界的朋友,來參加的人幾乎將整個教堂擠得水泄不通。

    這樣盛大豪華的婚禮,想必一定不輸當年查理王子和戴安娜王妃的豪華世紀婚禮。

    卡爾將潔斯的手交到縣林的手中,「我把我的寶貝女兒交給你,你一定要替我們好好的照顧她一輩子。」

    「爸爸,請你放心,我一定會用我的生命來愛潔斯、照顧潔斯。」

    卡爾眼眶微微泛著淚光,走到一旁在妻子的身邊坐下來。

    冗長的婚禮開始進行,先是牧師對新人念了一段聖經上的祝福詞,再來優美、莊嚴的聖歌響起。

    最後當新人為彼此套上戒指之後,漫長神聖的婚禮終于到了高潮。

    夏林輕俯下頭,深情地吻住潔斯的唇,與她的唇舌緊緊纏繞,就好像他的心、他的生命這輩子已經與她緊密纏繞在一起。

    代表著感動和祝福的掌聲在他們渾然忘我的熱吻時熱烈地響起。

    結束了柔情的一吻,夏林帶著幸福的笑容,牽著潔斯的手,走過紅地毯,走向他們兩人的未來。

    卡爾帶著妻子一起來到夏林的父母身邊,「真是對不起,還讓你們這麼辛苦,千里迢迢的來法國參加他們的婚禮。」

    一旁的夏梵趕緊當起了兩邊的翻譯。

    「你千萬別這麼說,原本這場婚禮理應由我們男方來辦,卻勞煩你策劃,還花了這麼多的錢,包了整架飛機,讓我們的親戚朋友有這個機會可以順便出外旅游。」

    「你別客氣,這花不了多少錢。」不同國籍、生長環境也完全不同的兩方親家,就算語言不通,卻也能聊得十分愉快盡興。「我已經讓人都安排好了,這幾天大家就好好的在這里玩幾天。」

    「謝謝,以後還要請親家公、親家母有機會到台灣,讓我們好好的招待你們。」

    「有機會我們一定會去台灣拜訪你們。」

    看到這一幕,果真讓人有世界一家親的感覺。

    *******

    夏林和潔斯用克雷斯所送的結婚禮物——兩張飛往希臘的來回機票和五星級的飯店五天四夜的住宿,來到浪漫的愛琴海度蜜月。

    兩人躺在白色柔細的沙灘上,看著蔚藍的天空,听著悅耳動听的浪濤聲,就好像是一首最優美浪漫的愛情音樂。

    湛藍的大海、蔚藍的天空,形成海天一色,無邊無際的美景。

    而漫長的沙灘上處處可見脫光衣服直接做著日光浴的男男女女,更讓人感到一股無拘無束的暢快。

    「林,我問你,你一定要老實告訴我。」

    「你想問我什麼?」

    「你真的沒有對沈倩妮心動過嗎?」潔斯側起身,手肘抵在柔細的沙灘上,俯著身質問他。

    「你要听真話,還是听謊話。」

    「當然是听真話。」

    夏林點點頭,「我承認我很欣賞她的個性,她是個勇于表白自己感情的女人,對于自己喜歡、想要的她會毫不隱藏的說出來,讓對方知道她的感覺。」

    「這麼說你真的為她動過心嘍!」她有些生氣的想坐起來,嘟起了嘴。再怎麼說她都是個女人,怎能忍受她所愛的男人為另一個女人動心!

    他在她起身之前,將她拉回了自己的懷里,讓她直接躺在他的身上。「我只說我欣賞她的個性,而這世界上唯一能讓我動心的女人就只有一個,那個女人就叫作夏、潔、斯。」

    「夏潔斯?!」

    「你已經嫁給我了,你的名字當然得改成潔斯?夏,所以你的中文名就叫作夏潔斯。」

    「夏潔斯、夏潔斯。」潔斯連續重復了叫了幾次,愈叫愈好听。「嗯,我喜歡這個名字。」

    夏林吻上她的唇,一個翻身,讓她躺在自個身下。「潔斯,我們在這里**好嗎?」

    「你說這里?」她不敢相信的再問一遍。

    「沒錯,好多外國人都直接在沙灘上**,我們當然也可以。」他眯起眼,笑咪咪的問她。

    「你是說真的嗎?」她發現他眼里閃過一抹促狹的光芒。「好呀,我們就在這里**。」

    潔斯說著說著,就動手要脫掉自己的連身泳裝。想到他連比基尼泳裝都不準她穿了,怎麼可能要她在這里脫光光的讓別人免費觀賞。

    「你在做什麼?」夏林沒想到自己只是開個玩笑,她竟然當真起來了。

    「你不是說要在這里**嗎?」她用純潔的眼神看著他,然後又故意用身體摩擦著他的重要部位,搔弄得他欲火焚身。「不脫掉泳裝怎麼**呀?」

    「你——」

    他終于明白他想捉弄她,卻反倒被她給捉弄了。他一把拉起她,快步的飛奔在潔白的沙灘上,直往海邊的飯店狂奔而去!

    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要擁有她,將自己深深地埋藏在她身體里、心里,一輩子、生生世世。

    他的生命中只有一個叫作潔斯的女人。

    她是他最愛的外國老婆,雖然這個外國老婆有點野蠻、無理、驕縱、霸道,但她在他心里絕對是獨一無二,沒有別的女人可以代替她。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狂野法國妞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