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情黑天鵝 第十章
作者︰鄀藍
    婁于雍得知開芯宸不但離家出走,還連護照都帶定後,直接到機場候補機位回LA。

    途中他打電話請開啟仁夫婦不用擔心,並保證一定會將芯宸找到,到機場後他很快的候補上最近一班直飛LA的班機,在隔天的下午四點多也回到LA。

    從機場直奔他的住處,才發現她並沒有回來這里。

    她沒回來這里,在LA她又會去哪里?

    找了幾天,依然沒半點她的消息,他才想起了一個人。

    於是婁于雍開著車,直奔安集團金融企業大樓,直上總裁辦公室。

    「砰」的一聲巨響,差點讓人以為九二恐怖事件再度發生。

    「你把芯宸藏到哪里去了?」婁于雍雙手抵在辦公桌上,怒不可遏的質問賀爾。

    賀爾並未像以往大發雷霆,反而笑容滿面,和婁于雍的氣急敗壞形成強烈的對比。

    婁于雍更加肯定是他將開芯宸給囚禁起來。「你還不說你到底把芯宸關在哪里?」

    「你有什麼證據說我將那女孩關起來?」她住在別墅里可自由了。

    「你信不信我就算把這里給掀了,也要把她找到。」

    「比起你捐出去的錢,和故意讓股票連續三天跌停板所損失的,就算你放把火將這一棟大樓給燒了,也不算什麼。」

    「你到底想怎樣才肯放了芯宸?」

    「很簡單,你回公司上班,還有不能亂搞。」

    「你……」

    「你也可以不答應,我不會逼你。」

    「好,我答應你。」為了芯宸,他什麼都可以答應。

    「你答應得太快,讓我不太能相信你。」

    「我答應的事絕不會反悔。」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但是,我也有一個條件。」

    「你說看看。」

    「等我參加完明年的錦標賽後,我才回公司,我保證以後永遠不再參加任何的比賽。」他一定要幫助芯宸完成她的夢想,這也是他對芯宸父親的一種承諾。

    「我答應你。」

    「你現在可以告訴我芯宸在哪里了嗎?」

    「她在比佛利的……」

    婁于雍未等他把話說完,馬上沖了出去,開著車以時速一百二的車速趕到比佛利的別墅。

    正坐在庭院里發呆的開芯宸,一見到那部熟悉的車子,再看著從車上走下來的人,不太相信的揉揉眼楮,只想確定不是因為她太過思念而產生的幻覺。

    待她確定不是幻影時,飛快地朝著他飛奔而去,摟著他。「于雍,真的是你嗎?我不是在作夢吧!」

    婁于雍卻將她給推開,上下檢查看看她有沒有受到傷害。

    開芯宸沒想到會被他給推開來,心中有著失望。「于雍,你……」

    「告訴我,他有沒有虐待你?」

    她搖搖頭,「其實你外公對我很好,他和我之前對他的印象完全不一樣,簡直是判若兩人。」

    開芯宸來這里住了幾天,和賀爾有更多相處的時間,這才發現他其實也只不過是個孤獨寂寞的老人,就算他家財萬貫,卻無法買到快樂。

    她覺得他真的很可憐。

    「你怎麼會住在這里?」

    「我一出機場,就踫上你外公,後來才知道他和我搭同一班飛機回來。」

    「你怎麼會和他搭同一班飛機?」

    「他也去了台灣,我去飯店和他見過面。」

    「你為什麼沒告訴我?」他竟然跟著他千里迢迢的到台灣去。

    「我有問過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私奔,可是你不肯,我一傷心難過,就忘了說。」

    「他又用什麼手段來威脅你離開我?」他不懂,外公為什麼總是想盡胳法要阻擋他的幸福,媽媽的事似乎仍無法讓他醒悟。

    「他說只要我肯放棄滑冰,他就不會再反對我們在一起。」

    「你答應他了嗎?」

    「比起你,滑冰算什麼?況且我不得不承認,就算我再努力,我永遠也不可能會和坦亞一樣。與其去追逐不可能的夢想,我寧願好好把握、珍惜我所愛的人。」

    「你真的這麼想?為了我放棄滑冰真的不緩 晦?」

    她搖搖頭,「當初我會想學習滑冰,是為了有一天能和你一起以雙人組表演奪得冠軍。而現在就當作我放棄了滑冰,換得你在我的身邊。」

    「但我答應過你爸爸,你最大的夢想是能贏得世界滑冰錦標賽的冠軍,你的夢想,將由我們兩人一起共同去完成。」

    「不要,我也已經答應你外公了。」

    「芯宸,我已經報名參加明年初在加拿大所舉辦的世界滑冰雙人組的比賽,我會親自帶著你登上世界滑冰的舞台。」

    「你要和我一起參加雙人組的比賽?!」她不是在作夢吧!

    「從現在開始,我們要更加的努力,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我們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你放心,我一定會加倍的努力,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至於答應賀爾的事,就等這次比賽結束再說。

    婁于雍擁抱住她,吻上她的唇,原來他對她的愛是這麼地深,這輩子他只想嬌寵她一個人,為她建立一個無憂無慮的幸福世界。

    這是他往後所要努力的目標。

    開芯宸甜蜜的閉上雙眼,迎接他深情溫柔的吻,她就像是個灰姑娘一樣,終於等到她的王子的愛了!

    二○○五年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在加拿大的多倫多舉行,來自全球的男女滑冰好手共數十人參賽。

    被封為滑冰女神的坦亞因故未參加今年的比賽,在女子組方面最具有冠軍相的是來自冰島的莉莎,而男子組則是來自俄羅斯的十八歲年輕好手迪洛斯可。

    然而最令大家所期待的是三年前在比賽中,嘗試想以五轉眺得到高分的喬斯,如今他卷土重來,卻是報名參加男女雙人組的比賽。

    他的搭檔是一名來自台灣的滑冰選手開芯宸,英文名字蕾貝嘉,今年二十一歲,卻從未在國際賽中得過任何獎項。大家都在猜測,喬靳重新復出的比賽,為什麼不是和他的老搭檔坦亞,而是搭配一個在技術上完全無法與他相比的選手。

    據可靠消息來源指出,喬斯和蕾貝嘉是一對戀人,因此喬斯才會放棄坦亞,而與她搭檔。

    他們是否會繼俄羅斯的雙人黃金拍檔歌蒂耶華和葛林柯夫之後,成為第二對的冰上戀人,共譜冰上戀曲,創造另一段佳話,另人期待。

    「今天晚上好好的睡一覺,別緊張,我相信你一定能有最完美的演出。」比賽的前一天晚上,在多倫多下榻的飯店房間里,婁于雍安撫著開芯宸緊張的心情。

    開芯宸非常緊張,這是她第一次參加世界性的比賽,倘若是她一個人參加女子單人組,丟臉也就算了,現在參加雙人組,若是她跌倒了,連喬斯的臉都丟了,那該怎麼辦?

    「我們練習了這麼久的一段時間,也培養出良好的默契,你就算不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我。」

    「嗯。」

    這時門外響起敲門聲,婁于雍走過去開門,服務生手上拿著一個大盒子,交給了他。

    「這是什麼?」

    「不知道。」婁于雍將盒子放在床上,把漂亮的蝴蝶結打開,只見里面裝著兩件滑冰服。

    「這是誰送的?大會嗎?」開芯宸疑惑的問他。

    「不是,是他送的。」婁于雍心里充滿著激動,沒想到一直都最反對他滑冰的外公,竟然會在比賽的前一天送來滑冰服。

    開芯宸將滑冰服拿起來一看,是一件純白的衣服,在裙擺的蕾絲邊上有著羽毛,就好像是一只天鵝般,漂亮、高雅。

    她看向他時,赫然發現他眼中泛著盈盈淚光。「于雍……」

    「為了所有愛我們的人,明天我們一定要有最完美的演出。」

    「嗯。」她滿含愛意的點點頭。

    比賽正式開始,婁于雍和開芯宸這一組隨機抽到的出場順序為六號。兩人在短曲的部份不但有良好的默契,在肢體語言上,開芯宸甚至將這首歌曲中女主角心中渴望愛情的感覺表現得淋灕盡致。

    當短曲的部份比賽完畢後,他們兩人雖然暫時居於第三名,但卻贏得了全場觀眾最熱烈的掌聲。

    開芯宸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這樣的表現,令她大呼意外。

    「你表現得很好,如果你不那麼緊張,一定可以表現得更好。」婁于雍對她的表現,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最後自由長曲開始時,當貝多芬的「月光曲」音樂一起,兩人仿佛活了起來,婁于雍雙手握住她縴細的水蛇腰,將她高高的撐舉,兩人不論是在撐舉、拋眺、旋轉方面,都配合得天衣無縫、完美無瑕,兩人的眼光不時地交流,流露出濃濃的愛意。

    一首四分多鐘的自由長曲將近尾聲時,婁于雍和開芯宸一起連續快速旋轉,在音樂停下的一瞬間,擺出最完美的Ending姿勢。

    原本鴉雀無聲的會場,頓時掌聲如雷,所有的觀眾全都站起來,以最熱烈的掌聲來為他們的演出打上分數。

    所有的比賽全部結束,大會發表成績名次。

    婁于雍握著開芯宸的手,現在大會已經頒發完第二名的獎杯了。

    「二○○五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雙人滑冰冠軍為——來自美國的婁于雍和來自台灣的開芯宸。」

    大會大聲宣布他們的名字時,開芯宸完全無法相信地愣在原地,驚喜的眼淚就這麼潸潸的流了下來。

    她作夢也想不到自己真的站上世界的舞台了,不再只是一只不起眼的小麻雀,而是一只鎂光燈爭相追逐的美麗鳳凰。

    婁于雍手圈在她的腰上,一起滑了出去,接過冠軍獎杯之後,他當著數萬的觀眾面前,緊緊地抱著她,激情地吻著。

    掌聲再度響起,給子他們最深的祝福。

    錦標賽已經落幕,開芯宸的情緒依然高昂、激動,她已經成為另一顆冰上的璀璨新星,她的一夕成名,已經有「冰上鳳凰」的封號。

    「于雍,謝謝你、謝謝你。」回到飯店後,她激動的擁抱著他,感激的淚水不曾停歇。

    「這是你自己努力的成績。」

    「不,如果不是你,我知道我永遠不可能成功。」

    「我答應過你爸爸,你的夢想一定會由我們一起攜手完成。」

    「好可惜,如果我爸媽也能看到我們的精彩表演,不知道會有多高興。」雖然最後贏得了冠軍,但她心中仍有深深的遺憾,難過的淚水也落了下來。

    自從半年前,她留了封信離家出走,後來于雍找到她之後,打過電話向她的家人報過平安。

    這半年來,每次她打電話回家,父親就是不肯跟她說一句話。她知道是她太令父親傷心,讓父親覺得白疼她了。

    開芯宸的話才說完,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當她看見從門外走進來的人時,比當她听到她贏得冠軍的情緒還要激動,眼淚流得還要凶。

    「爸——」在一下秒,她奔進父親溫暖寬厚的懷中,緊緊地抱住他,臉頰靠在他的肩膀上,淚如雨下。「對不起、對不起。」

    「爸的乖女兒,爸以你為榮。」開啟仁疼愛的拍拍女兒的背。

    「爸,您不生我的氣了嗎?您肯原諒我了嗎?」

    「你是爸爸最心疼、最寶貝的女兒,爸爸怎麼會不原諒你。」其實他早就原諒她了,只不過他拉不下這張老臉。每次她打電話回家和妻子講電話時,他總是拿著另一支分機偷听著。

    「你就是死要面子,明明心里想女兒想得要命,卻不肯先低頭。」何芳瑜取笑著丈夫。

    「媽。」開芯宸從父親的懷里換到母親的懷里,就像是一個三歲的小女孩,撒著嬌。

    「宸宸,你的比賽我們都看到了,沒想到我的女兒這麼棒。」

    「媽,這一切都是于雍的功勞,如果沒有他,我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績。」

    「我們知道、我們都知道。」

    開芯宸走到婁于雍的旁邊,兩人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不論是外表、長相,尤其以他們在這次的比賽中超完美的演出,任誰也不會否認。

    「爸,您還是不答應讓我們在一起嗎?」

    「笨蛋,爸如果不答應,今天就不會專程來加拿大看你們的比賽了。」開昕陽雞婆的說。

    這半年來,不只芯宸常打電話回家,連婁于雍也常和他聯絡,讓他們知道她的一切生活情形。

    而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安集團的賀爾總裁,竟然和爸爸成了好朋友。

    多了這層關系,也讓爸爸更加的了解婁子雍,他就再也沒有反對的理由了。

    最重要的是,他若是繼續反對下去,他恐怕真的要失去這個心肝寶貝了。

    「真的嗎?」

    「真的假的你可以問婁子雍,他很清楚。」

    「于雍,這是真的嗎?」

    婁于雍點點頭,「伯父已經答應我們了。」

    「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早點告訴你就沒戲唱了。」開昕陽又補了一句。

    開芯宸又奔回父親的懷里,「爸,我好愛您。」

    「宸宸,你愛錯人了吧,小心媽會吃醋喔!」開听陽頑皮的說。

    「臭小子,你連你媽都消遣呀!」何芳瑜下禁臉紅害臊起來。

    婁于雍走到開啟仁夫婦面前,語氣真誠的說︰「伯父,我請求您答應將芯宸嫁給我,我這輩子一定會用我的生命來愛她、保護她,絕不會讓她吃一點苦、受一點委屈。」

    「我答應你。」開啟仁點點頭。「現在我才終於明白,宸宸的生命因為有你,才會更完美。」

    「謝謝您。」

    「哈……哈……」一個爽朗的笑聲在所有人的後面傳了出來。

    「你……」開芯宸看著賀爾。

    「你什麼你,都要當我的孫媳婦了,還不趕快叫我一聲外公。」賀爾雖然已經七十幾歲,身體仍硬朗,說起話來更是聲如洪鐘。「怎麼?還是你和這個臭小子一樣,連一聲外公都不肯叫?」

    「外公。」開芯宸听到他不再反對,生怕他反悔,趕緊叫著。

    「還有臭小子,你答應我的事,可別反悔。」賀爾不忘提醒他。

    「你放心,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于雍,你答應外公什麼事情?」

    「當錢的奴隸。」

    「你說當安集團的總裁是奴隸?你真是個不知好歹的混小子!」賀爾真的會被他給氣死。

    「難道不是嗎?人一生短短幾十年,何苦汲汲於名利,錢夠用就好了,賺那麼多只會成為錢奴。」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像上次一樣亂揮霍,故意給我要手段,我一定不饒你。」

    「你放心,我會先將你的棺材本留起來,不會讓你以後沒有個安身之所。」

    「好,那我就再活個一百年,看你怎麼敗光我的財產。」

    「哈……」

    兩個仇恨了二十幾年的祖孫,在這一刻早已化解恩怨。

    婁于雍轉而問開啟仁道︰「伯父,您曾經問過我這世上什麼東西最重要,也最值得我去珍惜,我現在可以回答你的問題了。」

    所有人皆屏氣凝神的等著听他的回答。

    「那就是親情與愛情,親情是永遠舍不斷的,而愛情是無法用金錢去買賣的,這兩樣將是最值得我去珍惜、呵護。」

    「好,好,我現在終於能放心的將我的寶貝交給你了。」

    開芯宸感動得熱淚盈眶,夢想實現對她來說已不再是最高興的事。

    她願意用她所有的一切,換得此時此刻的幸福。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惹情黑天鵝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