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 第十章
作者︰安琪
    叮咚!叮咚!

    「誰呀?」桑萍前幾天才剛向蔣子謙拿了十萬塊生活費,有人來按門鈴的時候,她正和一群姐妹淘在打麻將。

    她拿到一副好牌,**像是黏在椅子上,怎麼也舍不得離開。

    叮咚!叮咚!

    「吵死了,八成是老劉那老頭!」桑萍氣嘟嘟的放下手中的麻將去開門。

    「你這死老頭!叫你帶鑰匙你就是不听……咦,你是誰呀?」桑萍停止牢騷,好奇地打量門外那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小姐,你要找誰?」

    桑容沒有說話,只用一種滿含悲傷與怨怪的眼神,默默凝視自己的母親。

    她替她覺得悲哀,身為一個母親,她居然認不出自己的親生女兒。

    「你……啊!你不會是……桑容吧?」她離開那年桑容才十歲,身材和現在大不相同,但面孔還是有幾分相似,桑萍很快就認出她。

    「是的,我是桑容。」

    「哎呀!你長這麼大啦!有十幾年沒見了吧?你變得好漂亮!我就說嘛!我的女兒會丑到哪里去,呵呵……」

    桑萍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隨即斂起笑容,緊張的問︰「來找我有什麼事?如果你想搬來和我一起住的話,可能不太方便,因為我現在和別人住在一起……」

    「你放心,我不是想搬來和你一起住。」

    「啊,那就好。」桑萍明顯松了一口氣。

    「我知道你一直在向子謙拿錢,我來是想告訴你不要再拿蔣家的任何一毛錢了!」

    「你說什麼?」桑萍像火雞似的尖叫起來。「他們把你弄丟了,當然應該賠償我的精神損失!你可是我一手拉拔大的,我生你、養你,難道不用花錢嗎?」

    「你沒有資格要求賠償,因為除了生下我,你從來就沒有盡過身為母親的責任!」桑容沉痛地指控。「從我出生開始,你就沒有為我花過一點心思,所有養育我、供我讀書的費用,都是爸爸支付的,你只是坐享其成而已。」

    「他和我離婚,本來就應該支付這些費用,這有什麼不對?」桑萍從不認為自己有錯。

    「那麼後來呢?你帶著我去向爸爸要錢,要到錢之後,居然把才十歲的我丟下,獨自和男友飛到美國逍遙,你心里還惦記著我這個女兒嗎?」

    「我……我是為你好呀!」桑萍心虛地強辯。「你看,蔣慕衡多有錢,這些年來讓你吃好的、穿好的,還把你養得白白又嫩嫩,你能過得這麼好,全是我的功勞,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後來是因為他們把你弄丟了,我才意思性的向他們要一點補償費,只是一點小錢,每個月十萬塊而已,你別緊張!」

    「十萬塊?」桑容痛心地搖頭。「是你自己放棄我、不要我的,不管我後來發生什麼事,全都與你無關,你根本沒有資格向他們要錢!」

    「你居然敢這樣對我說話?」桑萍沒想到女兒長大了,膽子也跟著變大,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只長怯的小老鼠。

    「今天我會用這種不恭敬的態度對你說話,是因為你早已不值得我尊敬。」桑容望著年華漸老的母親,心霎時軟了下來,語氣也較為緩和。

    「我今天來不是為了和你吵架。媽,蔣家真的不欠我們什麼,我希望你不要再向他們要錢了。」

    「如果我偏不听,你又能怎樣?」桑萍賭氣問。

    「我還當你是我的母親,所以請你不要逼我恨你!」桑容以前所未有的嚴厲面孔,注視自己的母親。

    桑萍從沒見過女兒用這種可怕的眼神瞪視她,心里不禁有些害怕,可是後來一想,她是她的母親耶,她何必怕她?

    「你……反了!反了!你這個不肖女,虧我辛辛苦苦懷胎十月把你生下,早知道你這樣不孝,當初你出生時,我就一把捏死你算了……」

    「我是說真的,如果你再去向蔣家任何一個人要錢,我會恨你一輩子!」桑容轉身離開母親的公寓,充耳不聞她在後頭哭天搶地。

    她已經把她想說的話說完了,從今以後,她和母親再也沒有任何關系。

    從她拿了蔣家的錢然後拋下她那一刻起,她們就毫無瓜葛了。

    ???

    「副總經理?」蔣子謙的秘書推開門,輕聲報告︰「外頭有位小姐堅持要見您一面,否則不肯離開,請問該怎麼辦?」「趙小姐,你當了我三年的秘書,還需要我教你怎麼趕人嗎?如果有人說要見我,你都需要進來請示的話,那我這個副總經理也不用再當下去,干脆掛牌接客好了!」蔣子謙的冷嘲熱諷像一支支銳利的箭,將秘書小姐射得千瘡百孔。

    「是!很抱歉,我……我馬上請那位桑小姐離開。」

    「你說誰?」蔣子謙倏然跳起來,揪住正欲逃開的秘書。「你剛才說外頭的人姓什麼?」

    「她說她姓桑,是個很漂亮的小姐。」

    蔣子謙的臉上閃過數種表情,有驚訝、欣喜、疑惑,但隨即又恢復平靜,他轉身走回辦公桌,坐下後朝秘書命令道︰「請她進來!」

    「是!」剛才不是還說要趕她走嗎?她快被他的喜怒無常給逼瘋了!

    秘書快步走出去,片刻之後,一位穿著淺綠套裝的女孩走進來。

    「子謙?」

    她停在他的辦公桌前,他卻連頭也不抬,徑自審閱桌上的文件,只隨手指了一張椅子。「坐!」

    她輕嘆著坐下,等了幾分鐘,他才放下文件起身。

    「你來找我有事?」他站在她面前,以十分不耐的語氣質問道,但一雙黑眸卻饑渴的審視她清麗的面容。

    「我……我是想問這個——」她剛拿出卓徜風給她的那疊收據,立即被他奪了過去。

    「你怎麼會有這個?」該死!是誰把它交給她的?

    「是你表弟給我的。他說你每個月固定支付生活費給我媽,這是真的嗎?」

    懊死的卓徜風,他真該縫住他的嘴!「那又如何?」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知道你恨她,你根本可以不管她死活的。」

    「因為她是你媽,這個理由行嗎?」他懶得解釋太多。

    「我……我想我應該謝謝你。」

    她感激地凝睇他,他卻懊惱得想大聲詛咒。

    他支付她母親的生活費,並不是為了得到她的感謝!

    「如果你來只是為了道謝,現在你謝過了,可以走了。」他轉頭想走回辦公桌,卻被一雙柔軟的小手從身後抱住。「子謙,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的謝意,我……真的非常謝謝你!其實你可以不必那麼做的。」

    她一踫觸他的身體,就像在他身上點燃火種,迅速燃燒的熾熱欲念,讓他的瞳眸很快變成赤紅色。

    「我倒有個好方法,可以讓你盡情表達你的感謝。」

    「啊?」桑容愣愣地看著蔣子謙走向門口,將門落了鎖,又走回她身旁。

    他脫下西裝外套,扔在椅背上,然後緩緩解開襯衫的鈕扣。「來!用所有你知道的方法,好好的向我‘道謝’!」

    這下她再笨也知道,他想要什麼樣的「答謝」

    她的小臉立刻漲得通紅,但卻也有種異樣的興奮感,在她的血管里流竄。

    「來呀!好好展現你的感激!」他將襯衫丟到外套上,繼續去解皮帶的扣環。

    她走到他面前,按住他的手。「讓我來。」

    她蹲下身,輕柔的解開他的皮帶,然後將他的西裝褲脫下,連僅剩的深藍色內褲也不放過。

    「夠了!」他猛然將她拉起,含住她軟嫩的唇瓣,狂野的將舌頭探入她口中,盡情的吸吮。

    她不若以往那般被動,反而主動仰起頭,迎接他的吻,大膽的伸出丁香舌,與他糾纏嬉戲。

    「你這個小魔女……」他嘎啞的低吼,攔腰將她抱起,放在自己的大辦公桌上。

    他噙著邪佞的低下頭,像拆禮物似的,一寸寸咬開她身上的遮蔽物,直到她完全赤luo為止。

    「子謙……」她的luo背抵著冰涼的辦公桌,身子卻是異常的火熱,這種外冷內熱的感覺,令她渾身浮起一陣又一陣的戰。

    「別說話,吻我!」他再次吻住她的唇,熱情的唇和手同時挑逗她的感官,讓她臣服在他的魔力下,無法自拔。

    他將她的雙腿分得大開,整個人順勢向前。

    「子謙,不要這樣……」她覺得好羞人。

    他繼續吻著她的唇,一邊探索她滑膩的身子。

    「還給我!你必須把欠我的八個熱情夜晚,全部還給我!」

    他的撩撥令她頭暈目眩,她只能張著小嘴,無助地呻吟,根本無法回答。

    「現在——用你所有的熱情,還債吧!」他扶住她的腰,凶猛地沖入她體內……

    ???

    桑容再次醒來,窗外已是一片漆黑,她摸索著打開電燈,發現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她看看房里的擺設,想起這是蔣子謙辦公室里的套房。第一次歡愛之後,不饜足的他將她抱進房里,又要了她一次——

    以各種姿勢……天哪!她的衣服呢?

    羞窘的她轉頭四處尋找衣物,她看見她的衣服全好好的披在椅背上,趕緊將衣服穿上。

    希望外頭的秘書和職員沒發現她一個下午都沒出去,否則這等于直接告訴人家,她和子謙躲在里頭做了什麼。

    穿好衣服之後,她先開門窺探一番,確定外頭的辦公室沒有外人,只有蔣子謙坐在辦公桌前,才走出套房。

    「子謙。」

    「你醒了?」蔣子謙抬頭淡淡瞥了她一眼,又低頭專注于手中的文件。

    「大家都走了?」

    「嗯。我正打算叫醒你,既然你自己醒了,那你可以回去了!」他的語氣僵硬,渾身透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肅氣息。

    她知道他還在生氣,膽怯的她幾乎想轉身逃跑,可是她必須把話說清楚。

    「子謙!我想你誤會了,我向你道謝,並不是因為你支付我母親的生活費,而是因為我……我明白你的心意了!」「你明白我什麼心意?」他冷眼看她。

    「我明白你對我的——愛。」她紅著臉,轉身想逃,卻被一雙有力的臂膀自後攫住,拉進他的懷里。

    「我的愛,你真的懂了?」他的眉眼全帶著意外的驚喜。

    「嗯。當我知道你為了我,願意支付生活費給我媽的時候,就完全明白了。」她了解他,她知道要他這般寬容的對待他所痛恨的人,需要多大的原動力在背後支撐,而那個原動力——就是對她的愛!

    「你明白就好!」他滿足地松了口氣,輕吻她的眼皮。

    她閉上眼,沉浸在被他呵護的幸福中,然而想起那個寡情的母親,她仍然感到深深的悲哀。

    「子謙,為什麼她是我媽呢?別人都有一個溫柔慈善的好母親,只有我的母親是這種見錢眼開、毫不顧念親情的人,為什麼?」她到底做錯了什麼,上天要給她這樣的母親?

    「傻容兒!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朋友,卻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你媽縱然有千萬個不是,卻有一點是我深深感謝的。」

    「是什麼?」

    「那就是她生下了這麼善良、美麗的你呀!如果不是她,我哪能在這一世與你相遇?雖然她的某些行為的確很可恨,但光是她生下你這一點,就值得感謝了。」

    「你真是……」胸口的酸苦,霎時被滿滿的甜蜜填滿了。

    「子謙,不要再給她錢了!真的,你們為她做的,已經夠多了。」她不想再看他任由貪婪的母親予取予求。

    「好,全听你的。你不讓我給,我就不給。」

    「謝謝你!」她依偎在他溫暖的懷抱里,仰望他凝視著自己的憐惜表情,心情豁然開朗。

    是啊!她不能選擇自己的母親,但是她可以選擇自己的未來。

    「子謙,我愛你,我決定和你在一起!」她甜笑著注視他,認真地宣布。

    「你的意思是——你要嫁給我了?」蔣子謙高興地問。

    「不。」她輕搖螓首。「我還是不能嫁給你,但是我願意和你在一起,直到你結婚那一天為止。」

    他臉上的喜悅立即退去。「我惟一想娶的女人只有你!」

    「那只是目前!你現在正迷戀著我,所以對于我的缺陷不介意,但將來一定會有感情退去的一天,或許你會愛上別的女人,或是擁有自己的孩子……如果和我結了婚,一切就成了定數,很難再挽回。所以我願意和你在一起,但我們不結婚,如果有一天,你另外有了心儀的女人,我會默默退出,絕不會妨礙你……

    「你愈說愈不像話!」蔣子謙不高興的抿著唇,他一生想要的女人只有她,她卻希望他去娶別人?

    「我不能生育、不能給你孩子呀!」

    「那又如何?害你不能生育的渾蛋踫巧是我!你認為我會讓你獨自承擔苦果,然後自己開開心心的另外娶妻生子嗎?」

    「爸、媽一定很想抱孫子,他們不會答應讓你娶我——」

    「誰說不會?當年你走了之後,我已經親口向他們坦承,你肚子里的孩子其實是我的,他們早就知道你不能生育全是我害的,根本不會怪你。事實上,他們已經催了好幾次,要我盡快將你娶進門,不信你可以去問他們。」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能嫁給你。」她仍然固執的搖頭。

    「為什麼?」他快瘋了,她到底要怎樣才肯嫁給他?

    「你肩負著延續整個財團的重大使命,你不能沒有子嗣。」

    「我沒有子嗣,可是其他的堂兄弟、表兄弟會有!蔣氏家族支系龐大,不缺我一個人,你不用在意那些,嫁給我吧!」

    「子謙,對不起!我……還是不能。」他的心、他的情,她全明白,就是因為太明白,所以不想害他終生沒有子嗣。他這麼優秀,理應有繼承的血脈,她不能自私的斬斷這一切……

    「你當真不肯嫁給我?」他擰著眉頭,渾身散發著怒火。

    她雖然害怕他的怒氣,但還是勇敢的搖頭。

    蔣子謙瞪大憤怒的眼,與她對視半晌,最後重嘆一口氣,無奈的笑了。

    「真拿你沒辦法!算了,你不想結婚就別結了,反正我們現在這樣也和結婚沒什麼兩樣。不過,搬到別墅和我一起住,空著裝潢好的房子不住,實在可惜。」

    「不管天涯海角,我都願意和你在一起。」她踮起腳尖,給他深情的一吻。

    他呻吟一聲,將需索的唇更壓向她……

    尾聲

    「怎麼會這樣?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蔣子謙一大早醒來,還沒睜開眼楮,就听到一陣喃喃的低語從身邊傳來,他習慣性的伸手去摟身旁的軟玉溫香,卻只摟到一團空氣。

    「容兒?」他睜開眼坐起來,床上已空無一人。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他循著聲音找去,發現桑容坐在床邊的地上,兩眼瞪著一支細長的棒子,怪異的自言自語。

    「容兒,你躲在這里做什麼?」他大手一撈,將她摟進懷里。

    「壞掉了……這個東西壞掉了!」她輕搖手中的棒子,一臉不可思議。

    「這是什麼?」蔣子謙低頭一看,覺得那根棒子有點眼熟。

    「這是驗孕棒,我以前用過的,可是這一支壞了!你看——」她指著棒子上的十字標記,以控訴的語氣說︰「我明明不可能懷孕,可是這上頭居然顯示我懷孕了!」

    「好端端的,你買驗孕棒做什麼?」他接過棒子,好奇的瞧著。

    「因為我的生理期已經好久沒來了,最近看到油膩的東西又覺得想吐,所以才……我是想,如果不能生育的我上婦產科檢查,可能會被人家笑,才買這個回來自行檢查,沒想到……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東西壞了?」她的心中憂喜摻半,她多希望自己懷孕是真的,但萬一真的是驗孕棒壞掉,那她不就空歡喜一場了?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到醫院走一趟,做個詳細的檢查,有沒有懷孕,馬上就會知曉。」他起身穿衣,將她帶到附近的醫院做檢查。

    不久,檢驗結果出來了。

    「我真的懷孕了?」桑容听到醫生的宣布,整顆心宛如踩在雲端,一點都不踏實。

    「當然是真的!剛才醫生說的話,你沒听清楚嗎?」她傻愣愣的表情好可愛,蔣子謙好笑地偷吻她的俏鼻。

    「可是……以前醫生不是說,我不能生育了?」

    「當初醫生是說你很難再懷孕,可沒說你永遠不能懷孕。況且剛才那位醫生也說了,你的子宮夠強韌,不只這一胎,將來甚至可以生育更多胎。」

    她撫摸依然平坦的腹部,還是很難相信,自己的肚子里真的有了寶寶。

    上天原諒她了!它再一次讓她成為一個母親!

    這次,她一定要好好珍惜腹中的孩子,直到他平安墜地、長大……

    她露出母性的笑容,心中想著該為孩子布置一個什麼樣的嬰兒房。

    「容兒,你懷孕了,這下可以嫁給我了吧?」他乘機求婚

    「為了孩子,我們當然應該盡快結婚。」她笑得好甜、好溫柔。

    為了孩子?

    蔣子謙心里有些不舒服,她答應嫁給他,竟然只是為了孩子?

    「那我們去慶祝一下,我請你吃法國料理。」

    「不行!我要趕回家設計嬰兒房。」

    嬰兒房?

    他的臉更臭了,他比不上一間嬰兒房重要嗎?

    「孩子還要七個月才出生,現在還不急——」

    「什麼還不急?只剩七個月了!還有好多事等著我去忙,該買的、該準備的,一樣都不能少……」她又欣喜又焦急,恨不得孩子立即出生。

    「你該不會想,為了孩子,我們必須分房睡吧?」他的臉比榴還臭。

    「如果能這樣當然是最好的。畢竟孩子還很脆弱,我怕他——」

    「休想!」蔣子謙氣吼吼的大嚷︰「有了孩子你就想把我趕出房間?到底是我重要,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重要?」

    桑容委屈的扁起小嘴,囁嚅道︰「目前來說……當然是孩子重要呀!這是我盼了好久才有的孩子,而你天天都在我身邊……這根本不能相比……」

    他真的受夠了!

    沒有他,哪來的孩子?

    看來他得使出未來老公的「權威」,重新給她上一課「愛」的教育,讓她學會重視他的存在!

    —全書完—

    編注︰

    1 欲知卓越與遠藤陽子的愛情故事,請看《魔鬼情夫》。

    2 欲知遠藤崇史與衣如泠的愛情故事,請看《撒旦情人》。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魔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