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玩物 第十章
作者︰安琪
    「你們的意思是說——你們聯手把我騙來,就是為了讓我和那個,勞啥子御茶水大學畢業的童織繪相親?」

    葉定徹雙眼膛得極大、目露凶光地瞪著眼前,瞬間仿佛縮小的父母。

    他就知道,只要他們介人他的婚姻大事,一定會搞得天下大亂,果然沒錯!

    葉秉天夫婦可憐兮兮地抱在一起,縮成一小團,恨不得立即變成空氣,消失不見。

    哇——兒子好凶啊!

    稍早之前,他們的計劃意外被揭穿了,童家夫婦知道葉定徹根本無心來相親,氣得立刻帶著女兒拂袖而去。

    當然,兩家剛建立的交情,也隨之泡湯了。

    「我想……老爺和夫人也不是故意騙你的,你就別怪他們了吧!」

    陶娟陵忍不住替葉秉天夫婦求情,他們看起來好可憐。

    「對嘛對嘛!」葉秉天夫婦感動得猛點頭。

    還是涓陵孝順貼心,知道父母難為呀!

    「再說,你也有錯呀!」有人幫腔,江秀蓮的氣勢霎時壯盛起來。「誰叫你遲遲不肯將涓陵帶回來,我們以為你沒有對象才會積極替你尋找終身伴侶嘛!」

    「對呀!既然你早就和涓陵交往,為什麼不讓我們知道?」

    「是呀!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呢?」江秀蓮也跟著追問。

    「因為…•••」一提起這個問題,葉定徹的臉就漲得通紅。

    他—臉窘迫地轉開頭,支吾了半天才說︰「因為我拉不下臉!當年是我自己不要娟陵,還把她逼走,如今要我向你們坦承,和她交往的事,我實在有點說不出口

    俗語說︰好馬不吃回頭草。他怕說了之後會被父母取笑,搞不好還會被奚落,說他挑來挑去,最後還是挑到他們替他選的妻子可見還是父母的眼光好。

    他真不想看見,他們得意洋洋的表情!

    「呵呵!媽說得沒錯吧?我早就告訴過你,我們替你挑的老婆,絕對是世上最棒的,當年你不要,真是太可惜了!不過幸好你也不算太笨,最後還是把娟陵找回來了,算你有福氣。」江秀蓮捂著嘴,優雅地咯咯嬌笑。

    「說得對!這就叫做不听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我們比你長了這麼多歲數,看人的事當然比你透徹,這點你還不夠火候哪,再好好向我討教吧!哈哈哈……」

    葉秉天仰頭哈哈大笑,完全沒發現兒子的臉色愈來愈黑。

    「請問你們說完了嗎?」葉定徹的眼楮眯成一條線,語調清冷地問。

    「啊?」葉秉天夫婦,這才總算注意到場面好冷。

    「我們——」

    「說完了!」

    葉秉天夫婦一搭一唱,把話說完後,趕緊回座坐好。

    「爸、媽,看在涓陵的份上,今晚的事我不和你們計較,但是現在請你們先回去,讓我和涓陵私下談談,行嗎?」

    「什麼?!不行呀!」江秀蓮第一個反對。「我們十年沒見到涓陵了,有好多話想和她聊——」

    「以後你們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聊!現在,請你們先回去。」他將母親拉起往包廂外推,同時威脅地轉頭問父親︰「您還想坐?」

    「啊,不廣葉秉天見老婆被驅逐出境,當然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我們先回去,改天一定要帶涓使回來玩喔。」

    「這點我知道,不必你們操心!」

    他們熱情地轉頭高喊︰「涓陵!有空記得來看葉伯伯和葉媽媽呀——」

    「再見!」

    他將父母推出包廂外,啪地關上門。

    總算把這對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父母「請」走了!

    要是讓他們繼續待下去,搞不好他這輩子都娶不到老婆了。

    案母走後,葉定徹走到陶娟陵面前,皺眉檢視她身上的淤青。

    毫無疑問的,這必定就是她遲到的原因。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弄成這樣?」

    「公車發生一點小意外,不過我沒事,只是輕微的擦傷而已。」

    他心疼地輕觸她身上的傷口問︰「痛嗎?」

    「不痛。」陶涓陵笑著搖搖頭。

    看到他關心、疼惜的表情,她就什麼也不覺得痛了。

    「我看還是帶你到醫院,讓醫生檢查一下比較妥當。」

    「不用了!」這時候她不想去醫院,只想和他在一起。「定徹,你……真的不是來這里和那位童小姐相親的?」

    她還是有些不確定,畢竟那麼美、那麼有氣質的女人,他該有些心動吧?

    「你還不相信我?如果我要相親,會傻得找你來嗎?」他沒好氣的吼道。

    她根本是搞不清楚狀況嘛!

    「可是……她那麼美……」害她都自卑起來了。

    「她美不美,關我什麼事?」他早就忘了,童織繪的長相了!「除了你,任何女人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她們是美是丑,根本與我無關,我的眼中,只看得見你。」

    這是他對她說過最動听的一句情話,她從末這麼感動過。

    「現在——你還有任何疑問嗎?」

    「沒有了。」

    「那你什麼時候才要回葉家?」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整整兩年了。

    "回去做什麼?葉家缺女佣呀?」她故意裝傻。

    「葉家不缺女佣,但是缺另外一個人。」他順著她的話走。

    「缺什麼人?打掃煮飯的嗎?」

    「打掃倒不用,至于煮飯——如果你想煮給我吃,我也不會反對。」

    「只要煮飯就好了嗎?那就是當廚師羅!」

    「不是廚師!除了偶爾下廚,你還必須負責伺候我的一切需要,讓我高興、讓我滿意,那就是你的工作內容。」

    「原來你想請的是保姆嘛!」

    「也不是褓母!除了以上那些,最重要的一點是你必須為我生孩子,並且留在葉家,和我陪著孩子一起長大。」

    「那麼你要的是代理孕母羅?」

    「當然不是!雖然你必須盡這些義務,但是你同樣可以享有權利。」

    「譬如呢?」

    「譬如一一你可以和我一起共用我的姓氏,在葉家享有與我相同的地位,當然葉家的資產,少不了你一份,還有葉家每個人都會疼愛你、尊敬你,讓你比在自己家過得還要快樂、幸福。你覺得如何?」

    「听起來……好像很不錯。」陶娟陵甜蜜地笑著,沒有再裝做听不懂。

    「你答應了?」葉定徹眼中閃過欣喜。

    「既然在葉家,會比我現在過得幸福、快樂,那我有什麼理由不回去呢?」

    「好,那我就決定雇佣你!雇佣的期限是一輩子,不得半途解約,更不得同時侍奉兩位雇主,只要你願意承諾一輩子愛我,那我就挑個好日子,辦一個盛大的典禮,迎接你回葉家。」

    「我承諾。」這種承諾,要她說幾次都行。

    「那麼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葉家的人了!現在——我要以吻為證。」

    葉定徹低下頭,含住她的小嘴,溫柔無比地吮吻著。

    陶涓陵伸手摟住他的脖子,踮起腳尖,回應他的吻。

    此刻她心中充斥著滿滿的幸福感,多年前她差點溺死在游泳池里的那一刻,怎會想到那個推她下水的人,將來會是帶給她一輩子幸福的人呢?

    命運啊,真是一種奇妙的東西!

    「小…••小姐,我要買煎包。」

    華燈初上,熱鬧的夜市正要開始,馬上就有人上門來買煎包。

    那是一個戴著眼鏡、身材微胖的年輕人,他一來到攤子前,目光就緊緊鎖著漂亮的煎包西施,一臉痴迷地瞧著。

    煎包西施果然像傳說中那麼漂亮,這趟真是沒有白來!

    「好!不過煎包才剛下鍋去煎,要等一下喔。」

    正在包第二鍋煎包的陶娟陵抬起頭,親切地對他一笑。

    「沒關系!」等愈久愈好!年輕人樂陶陶地想著。

    他愛慕的目光,隨著陶涓陵的動作左右移動,直到他的視線,被一道陰影遮住為止。

    咦?他的面前,怎麼會突然出現一座大山?

    他詫異地抬頭一看——

    一個顯然不怎麼高興的男人站在他面前,臉很臭,語氣很冷地問︰

    煎包煎好了,你要幾個?」

    「啊?」年輕人仿佛听見外星語言,完全無法反應。

    這個人是誰?怎麼會有個看起來這麼酷的男人?介紹的網站上沒提起這號人物呀!

    葉定徹不耐地重復︰「我問你要幾個煎包!你是來買煎包的沒錯吧?」

    「當然!」年輕人輕咳一聲,飛快說︰「你們有什麼口味?」

    「我們有菜色和肉包兩種煎包,你要哪一種?要幾個?」陶娟陵笑著問道。

    「喔!可是,我——我不知道哪一種比較好吃……」他很快忘了擋在面前的大山,視線又不自覺轉向陶娟陵,痴痴地追隨著。

    「那就讓我來替你決定吧!」大山從鼻孔里哼了一聲,上下打量他。「照我看你的樣子,應該很能吃,就來二十個好了!十個菜的,十個肉的。」

    說著,他已迅速俐落地將煎包全部包好,拾到他面前。

    「兩百塊,請付現!」

    「啊?」兩百塊?那是他兩天的伙食費呀!而且他根本吃不了這麼多。「我沒…••沒有要……」這麼多!

    「你說你沒有要什麼?請再說大聲一點,否則我听不清楚。」他警告地眯起了眼。

    「我……我……沒有要說什麼!’

    「好了!桂這樣,你嚇到客人了。」陶娟陵無奈的搖搖頭,知道他的壞脾氣又發作了。

    只要遇到這種緊盯著她看的客人,他就會很不高興,當然服務態度也就好不到哪里去了。

    「定徹,我看你先到車上,幫我把剩下的材料拿出來好了!」

    陶娟陵打發了葉定徹之後,歉然對年輕人一笑。「不好意思!你大概吃不了二十個吧?你想要多少個,我替你重新裝一份。」

    「啊!不用不用,二十個剛剛好。」

    她不過對他嫣然一笑,他馬上忘了剛才還嘀咕吃不完的事,直拍胸脯說︰「我吃得完,吃得完的!」

    好像吃得愈多,愈有男子氣概。

    「那麼一共是兩百元。」

    年輕人掏出五百元鈔票付帳,順便找話題跟她攀談︰「小姐,剛才那個人是你哥哥嗎?」好凶啊!

    「不是,他是我先生。」陶娟陵將錢找給他,同時笑著解釋。

    「先生?!」年輕人驚訝地一喊,手中的錢差點掉下去。

    騙人的吧?她看起來這麼年輕,怎麼可能結婚了?

    「我把剩下的材料全搬來了!」

    听到葉定徹低沉的嗓音出現在身後,年輕人立刻拎著二十個煎包,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現場,逃之夭夭。

    原來煎包西施不但嫁了人,而且還是嫁給黑社會頭目!

    嗚……他失戀了!

    葉定徹「砰」地一聲,將材料放在一旁的小桌上,斜睨著年輕人消失的方向,冷哼道︰「他根本不是真的想買煎包,只是想看你而已!」

    都怪那個什麼美食網站,把他老婆的玉照貼在版面上,結果一天到晚有這種不是真心想買煎包、只想看煎包西施的蒼蠅出現,煩死人了!

    要是被他知道那個網站的版主是誰,非要把他打成肉泥做前包不可!

    「不管怎樣,都是顧客嘛,你對客人不應該這麼凶,還要人家一次買二十個煎包,這樣實在太過分了點……」她柔聲勸道.

    「要我眼睜睜看著別的男人對我老婆流口水,卻不能表示半點意見,那我干脆當啞巴好了!」

    陶娟陵無奈的輕嘆,他現在什麼都好,就是這點不好,脾氣太硬太沖,把男性顧客都嚇跑了。

    「其實我一個人真的忙得過來,不能以後你只要送我過來就好,不必幫我賣煎包了,這樣你還可以利用這兩個晚上的時間,做些自己的事。」她再次建議道。

    其實從他來夜市幫他賣煎包後不久,她就曾經委婉的勸他不用來。因為他好愛吃醋,每次只要看到男性顧客對她多看兩眼,他的態度就會很差,害她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是要他待在家里別來,他又不肯。

    「不要!」

    只要想到有一大堆蚊子蒼蠅,繞著他的老婆嗡嗡叫,他就坐立難安,哪還顧得了其他的事?

    陶涓陵嗔了他一眼,佯裝生氣。

    「好嘛!我盡量對客人親切和藹一點,這樣總行了吧?」他勉強保證。

    「會親切微笑?」

    「會親切微笑。」

    「也包括男性顧客?」

    他咬咬牙說︰「對!也包括男性顧客!」

    「好!這可是你自己承諾的不要忘記喔!」

    協調和平的結束,陶娟陵開心地轉過身,繼續賣現包。

    葉定徹瞪著長長一大排隊伍中,那些對她滴口水的男性顧客,就恨不得立刻用煎鏟將他們趕跑,而她還要他對他們親切的微笑?

    吧脆宰了他算了!

    不過……

    她有對策,他也不是沒有計策!她答應過他,一旦有了孩子,就不會再繼續賣煎包,所以想要解決問題,只要讓她盡快懷孕就好了!

    這個好辦,無論如何,都比趕走這些蒼蠅愉快多了!

    他露出愉悅的笑容,走到她身旁,以前所未有的和善態度幫她實效包。

    鎊位顧客,趁現在多吃一點吧!

    因為——煎包西施很快就不再賣煎包了。

    一完一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暴君的玩物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