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擒君心 第十章
作者︰安琪
    「小姐!」

    接獲佟烈崴通知的方湄趕到醫院,急得不斷問他︰「你說小姐突然大出血,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先前她明明還好好的,可是才一會,她就突然倒在地上,流了好大一灘血……」

    想到那幅可怕的景象,連一向鎮定的佟烈崴,也忍不住打冷顫。

    「小姐一定是早產了!」方湄哭了起來。

    「早產?她為什麼會早產?」佟烈崴急忙問。

    「你不知道?」方湄比他更驚訝。「你不知道小姐是前置胎盤,生產時會有危險嗎?產檢時醫生應該會提起呀!」

    「我……不知道。」說起這,佟烈崴實在愧疚至極,他根本沒陪她去產檢過,一次也沒有!

    「醫生早就警告過小姐,她有前置胎盤的傾向,要她多臥床休息,否則可能會造成早產或血崩,這是非常危險的。可是為了你,她還是不顧我們的勸阻,經常出門去找你……」想起小姐的痴傻,方湄便泣不成聲。

    「既然有這種事,為什麼沒人告訴我?」佟烈崴又急又氣的指責。

    「因為小姐不準我們把實情告訴你,她不想讓你以為,她是故意找藉口來博取你的同情。」

    方湄的話令佟烈崴更加心虛愧疚,他的確有過這種想法,想到她曾經要求他陪她生產,他卻回以一頓奚落冷諷,他就想一刀刺死自己。

    那時候,她一定很惶恐無助,而他卻殘忍的推開她……

    他的鼻頭開始發酸,喉頭梗塞,他用拳頭抵住自己的下巴,不讓自己發出哽咽聲。

    這時,急診室的大門突然被推開,醫生匆忙走了出來。

    「佟先生?」

    「是,我是!」

    「關于佟太太的情況,我們想先告訴你。」

    「她現在怎麼樣?」佟烈崴焦急地問。

    「她有前置胎盤的情形,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

    「是的。」佟烈崴萬般汗顏,他也是剛才才知道的。

    「目前佟太太情況危急,我們必須緊急為她剖腹接生,現在請你先到護理站簽一份手術同意書,我們馬上為佟太太動手術。」

    「她……有危險?」佟烈崴臉色發白,失去她的驚慌與恐懼,不斷在他心中擴展滋生。

    他根本不敢想像,她若是離開人世……

    「危險當然有,不過我們一定會盡力救治佟太太的。」

    「拜托你們盡力醫治她,必要時,放棄孩子也無所謂!」他只要她活下來!

    「非到必要關頭,我們不會放棄任何一條生命,我們會盡我們所能,同時保住母親與胎兒的性命。」醫生說完,隨即走進手術室。

    想到自己的妻兒,正在那扇門內與死神搏斗,佟烈崴便心痛不忍地閉上眼楮。

    直到這時候,他才肯對自己承認︰他愛她!

    他遠比自己所想的,還要在乎她!

    早在她如影隨形的黏著他,為了愛他,不畏一切艱難、挫折,執意闖入他心中的時候,她的影像就已經深入他的骨血,再也難以剔除了。

    他不能失去她!在他終于體認到自己深愛她的時候,她萬萬不能棄他而去。

    如果真有神佛,那麼他願意跪下來,誠心祈求弛們,讓晶遙度過難關。

    只要她平安無事,那麼他願意對天發誓,將一輩子疼愛她、呵護她,絕不再讓她承受今日所受的苦。

    從今以後,無論發生任何事,他都不會再離開她身旁一步!

    鄔晶遙是幸運的,原本生命垂危的她,經過緊急剖腹手術後,不但脫離險境,她與佟烈崴的兒子也平安降臨人世。

    經過一個多月的休息調養,她終于在今天出院了。

    回到睽違已久的家,她把熟睡的孩子放進嬰兒室的床上,回到客廳,往柔軟的沙發上一躺,露出安心自在的笑顏。

    還是回家的感覺好!

    「晶遙,你渴不渴?還是你餓了?」佟烈崴柔聲問道。

    「嗯,我有點口渴,我去倒果汁。」她朝他笑笑,想起身。

    「不用了,我去。」佟烈崴走向廚房,替她倒了杯果汁出來。

    鄔晶遙啜飲冰涼的果汁,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則不斷偷瞄在屋里走動,把行李物品歸位的佟烈崴。

    她一直覺得很納悶,他——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那天她手術清醒之後,看到滿臉疲憊的佟烈崴坐在她床邊,用一種她從未看過的深情眼神望著她。

    從那天之後,他就變了,對她溫柔得不像真的,令她受寵若驚。她懷疑他是不是吃錯藥了?

    「你為什麼一直這樣看我?」

    不知何時,佟烈崴已站在她面前望著她。

    「啊?」鄔晶遙粉腮轉紅,臉上有被人活逮的尷尬。「我……我只是有件事,一直想不透……」

    「什麼事?」佟烈崴在她身旁坐下。

    「你——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好?」她一時間竟有些不習慣。

    窘迫的紅暈浮現在佟烈崴臉上,他不自在的移開視線,好半晌不說話。

    他這陣子對她的好,讓鄔晶遙大起膽子,緊緊挨著他,將頭靠在他肩上撒嬌。

    「到底為什麼嘛?告訴人家好不好?」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即便是佟烈崴這樣的硬漢,也擋不住老婆柔媚的嗔功。

    「好啦!其實……咳!」佟烈崴神情尷尬地咳了聲,終于窘著臉道︰「其實我也有件事,一直想告訴你。」

    「什麼事?」鄔晶遙眨著水眸,疑惑地望著他愈來愈紅的臉。

    什麼話讓他這麼難以啟齒?

    「我……我一直想告訴你,我——愛你。」佟烈崴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氣,向她坦承自己的愛意。

    鄔晶遙听了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動也不動的望著他,什麼話也沒說。

    她的沉默,讓佟烈崴的心更加忐忑不安。

    她怎麼不說話?難道她不再愛他了?所以對他的表白,才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晶遙,你……你在想什麼?」佟烈崴不安地問。

    「我在想,我大概生病了,而且病得很嚴重。」她用一種茫然的眼神傻傻看著他。「我好像有幻听,我居然听到……你說愛我。」

    她的話,令佟烈崴又想笑,又難過。

    他的表白,居然讓她如此難以置信,可見他以前對她有多壞,讓她不敢輕易相信他的愛。

    「你沒有幻听,我真的這麼說了。晶遙,我愛你!」

    「這是……真的嗎?」鄔晶遙連做夢都沒想過,有朝一日,自己能夠听到他的親口告白。

    她驚喜至極,當場落下感動的淚水。

    「另外有件事,我也不想瞞你,既然我們決定共度一生,那麼我想讓你知道我的過去。在我小的時候,曾經是個受虐兒……」

    佟烈崴用低沉平板的語調,述說自己曾經歷過的人間煉獄。

    「烈崴……」即使已經听他的朋友說過,但親自听他述說,更讓她難過得數度哽咽。

    「別哭!我讓你傷心太久,我不想再讓你流淚了。」佟烈崴笨拙地抹去她粉頰上的淚,嘎啞的呢喃︰「我愛你!直到差點失去你,我才發現,我對你不是毫無感覺。過去我一直生活在封閉防衛的牢籠中,害怕受傷害,直到你出現,強迫我走出陰暗的角落,把陽光帶入我的生命中,我才真正感受到被愛的幸福。我感激你、喜歡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輩子!」

    「我不哭了!」鄔晶遙吸了吸鼻子,竭力忍住熱淚。「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你的愛,從今以後,我要高高興興的,只讓你看見我的笑容,再也不流淚了。」

    「呃,我——我也會盡力讓你開心、快樂,寵愛你一輩子。」佟烈崴神情別扭的許下他生平從未對人說過的承諾。

    「那——你也會好好愛我們的寶寶嗎?」她甜甜的問。

    「這……」恐懼再度襲上佟烈崴的臉龐。「我會供應他一切物質需要,盡到養育的責任,至于其他的……我怕自己一靠近他,就會像我母親那樣,忍不住……毆打他。」

    「不會的!我相信你,你不是那種會動粗的人,我相信你一定會很疼愛我們的孩子。」

    「不,我不相信自己!篙托你,暫時別讓孩子靠近我,我真的……沒辦法!」

    他臉上貨真價實的恐懼與害怕,讓鄔晶遙好難過,她柔聲道︰「你別緊張,我不會強迫你現在一定要接受孩子,我只希望將來你習慣孩子的存在之後,能夠試著打開心防,接納我們的孩子。」

    「我盡量試著去做,但我——不敢保證一定能做到。」

    「沒關系,只要你有心,我相信總有一天,你一定能夠自然的親近孩子。」她對未來充滿希望。

    「嗯。」佟烈崴不安的點點頭。

    「對了!」她將頭枕在丈夫肩上,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烈崴,你說我們的兒子,該叫佟什麼好?」

    「隨便。」佟烈崴倉卒移開目光,嘎聲道︰「銅板、銅像、銅鑼燒,叫什麼都好!」

    目前他還無法和那個小東西太親近,就連名字他也不願多想。

    「你在開玩笑嗎?哪有人替孩子取這種名字!」鄔晶遙輕捶他的胸口,笑疼了肚子。

    「我真的不會取名字……」

    案母為孩子取名,多少蘊含著對子女的祝福與期許,而他根本不知該期望孩子什麼。

    「那——我們替兒子取名佟寬恩好不好?我希望他能有包容一切的胸襟。」

    佟寬恩?佟烈崴的目光轉柔了。

    「好,就叫佟寬恩。」

    他也希望,兒子真能擁有包容一切的胸襟,千萬不要像他的父親一樣,始終惦記多年前的陰霾,險些放棄像他母親這麼完美的好女人,錯過屬于自己的幸福。

    一年後

    佟烈崴坐在客廳里,手里拿著雜志,但視線卻沒停留在上頭,他渾身僵硬地縮在沙發的最邊緣,一雙眸子警戒地盯著在客廳搖晃奔跑的肥嫩小娃兒。

    他一下往東跑,一下往西跑,一下子鑽到椅子底下,一下又企圖爬上茶幾,頑皮得不得了,沒有一秒鐘肯安分。

    他難以想像,自己怎麼會制造出這種柔軟渾圓的小怪物?

    平日,這個小家伙都是由他的妻子一手照料,而他則是有多遠躲多遠,根本不敢接近他,連出門都是妻子用娃娃車推他或是抱他。

    或許,妻子是受夠他一再逃避親近自己的兒子,半個鐘頭前拋下一句。「我去買個東西,你幫我看著兒子!」就逕自出門去,把他和小家伙單獨留在家里。

    精力旺盛的小家伙,玩遍了屋里的大小玩具之後,大概覺得沒意思了,開始把注意力轉到始終坐在沙發上、不敢動彈的佟烈崴身上。

    他睜著清亮渾圓的眼楮,與父親極為相像的面孔上,掛著天真憨厚的笑容,健壯的小胖腿,有力的踩著木質地板,搖搖崗擺走向他。

    「呃,你——你別過來!這里不好玩!」佟烈崴見他走過來,神色相當緊張,他左右尋找,看到自己腳邊有一個他剛丟過來的軟橡膠玩偶,立刻撿起來遞到他面前。「你要這個嗎?這個給你玩,你不要過來這里好不好?」

    小家伙根本不理他的利誘,很有個性的將頭別開,小嘴緊緊抿起,臉上有著與父親相似的堅毅神情。

    「你——乖!不要來這里玩,這里不好玩……」

    他徒勞無功的誘哄,卻依然軟化不了小家伙的意志,只能眼睜睜的看他走到他面前,伸出白嫩的小手,抓住他的褲管,開始手腳並用地往上爬。

    「不……不行!不能這麼爬,很危險……會受傷的!」無論他怎麼說,脾氣很拗的小家伙就是不甩他,仍然執意往他身上爬。

    「不……」佟烈崴兩手舉得高高的,踫都不敢踫他一下,只能眼睜睜看著史上最危險的敵人,一寸寸往他身上進攻。

    小家伙的手腳協調能力還不是很完全,才爬到他的膝蓋,就再也沒力氣支撐,小手一松,圓滾滾的小身體倏然往下跌。

    「危險!」佟烈崴根本來不及阻止,砰地一聲,他的小屁屁已用力親吻地板。

    小家伙摔疼了,眼眉皺成一團,鼻頭抽動,小嘴開始顫抖。

    「不——別哭!」小祖宗,算我求你!

    然而小家伙像沒听見他的誘哄,依然小嘴一咧,哇地放聲大哭起來。

    「拜托你不要哭了!晶遙?」親愛的老婆、或者誰都好,快來救救他呀!

    小家伙發現沒人理會他,哭得更加響亮,小嘴朝天,換了口氣繼續大哭。

    「不要哭啊……」佟烈崴很久沒有這種想哭的無助感,他到底該拿這個小家伙怎麼辦?

    他見小家伙哭得聲嘶力竭,眼楮里滿是淚泡,小小的鼻頭紅咚咚的,不斷抽噎啜泣,看了叫人好心疼。

    這是他的兒子呀!

    佟烈崴心中一軟,還未細想之前,他已伸出手,摟住兒子又小又軟的身軀。

    「寬恩——」他第一次喊兒子的名字,感覺還有些別扭。「寬恩乖,爸爸在這里。不痛,不痛了!」

    他將兒子摟在胸前,輕拍他的背部柔聲安慰。

    直到這時,他才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將拳頭伸向自己的兒子。

    看見兒子哭泣,充塞在他胸中的,不是厭煩與不耐,而是滿滿的心疼。

    他伸出微顫的大手,輕輕撫摸兒子柔細的發絲。

    這麼柔軟、惹人憐愛的小東西,他怎麼可能狠得下心打他呢?他愛自己的兒子呀!

    他終于解開長期束縛他的恐懼,願意相信自己不是一個有暴力傾向的暴力狂。

    「寬恩……乖兒子,別哭了……」

    佟烈崴輕柔地抱著兒子起身,一面誘哄著,一面在屋里兜圈子。

    他將臉埋進兒子的頸窩里,陶醉地閉著眼,溫柔地搖晃兒子的小身軀,就這麼搖著、走著,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有人輕拍他的肩膀。

    他睜開眼,轉頭一看,是他的妻子回來了。

    「把孩子抱回床上去吧,他已經睡著了。」紅著眼眶的鄔晶遙柔聲告訴他。

    「好。」佟烈崴將兒子抱進嬰兒室,讓他睡在自己的小床上。

    兩人回到客廳,鄔晶遙仍然感動不已。

    「所有的一切,我都看見了,我就知道你是個好爸爸……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爸爸。」

    其實她根本沒有出門,從她將兒子扔給他、佯裝出門之後,就一直躲在窗外偷看。

    她看見原本連踫都不敢踫兒子的他,在兒子跌倒哭泣時,豎立在心中的高牆,終于倒塌了。當他抱住兒子的那一刻,她因喜悅而忍不住哭了。

    她發現,她真的好愛自己的丈夫與孩子!

    「你都看見了?」想到先前手足無措的矬樣都被妻子看光,他不覺有些尷尬。

    「偷偷告訴你一件事喔。」她柔媚地咬著丈夫的耳朵。

    「什麼事?」

    「我好愛、好愛你喲!」

    佟烈崴咧開嘴,憨厚的笑了,那笑容——簡直跟兒子一模一樣!

    「我很貪心,我想擁有更多愛,所以我們再多生幾個孩子,好不好?」

    「不好!」佟烈崴的頭搖得像博浪鼓。「我永遠也忘不了,你生孩子時生命垂危躺在床上的模樣。無論如何,我再也不要受一次那樣的驚嚇!」

    他臉上無法掩飾的恐懼,讓鄔晶遙好心疼。

    「好,有你和寬恩就夠了,我不貪心了。」

    她是該滿足了!

    從十四歲那年開始,在她心中所編織的幸福藍圖,今日終于實現了。

    有了心愛的丈夫與兒子,她還有什麼好企求的呢?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計擒君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