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為你 第十章
作者︰安琪
    方湄坐在鋪有軟墊的藤椅上,兩手俐落地用人造玫瑰花扎成漂亮的花環,好上網拍賣賺取外快。

    三個多月前,她在入院調養一個月之後,康復出院,順利租到這間還算不錯的小套房,嚴御恆果然沒有再來阻撓,這回她真的安定下來了。

    解決了住的問題之後,她在附近的自助餐店找到一份工作,幫老板娘結帳、包便當和招呼客人,每天的工作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到下午兩點,還有下午五點到晚上八點。一天才做六個小時,她還能利用剩余的時間,做些手工藝品上網拍賣,多賺些寶寶未來的教育費。

    而且自肋餐店還供應兩餐,薪水也不低,最重要的是,老板和老板娘都對她很好,她非常喜歡目前這份工作。

    她扎好花環,滿意地欣賞片刻,然後放在一旁,繼續做下一個。這時候,電鈴突然響了起來,她心想︰可能是自助餐店的老板娘來了。

    今天星期日,自肋餐店公休,她也不用上班,但好心的老板娘怕她營養不夠,經常會拿些營養的食物過來。

    不過她記得老板娘說過,今天要帶著孩子回娘家呀!怎麼突然跑來了?

    她納悶地放下才剛扎的花環,緩緩起身,捧著六個月大的肚子走到門口。

    「哪位?」她將門打開一條縫,探頭一看,立即驚訝地倒退一大步。

    怎麼……會是他?!

    「你很慢耶!」嚴御恆推開門,逕自登堂入室,熟稔得當這是他家廚房.

    「你……有什麼事?」方湄防備地咬唇盯著他。

    不能怪她有這種反應,他有不良的前科紀錄,她怕他這回又想出什麼極端的手段,要來逼她回到他身邊。

    嚴御恆眼也不眨地凝視她,許久後突然咧嘴一笑。「有什麼吃的?我餓了!」

    「啊?」他問話的語氣,仿佛自己是她的丈夫,而且—直住在這里,只是暫時外出而已。

    方湄被他怪異的態度搞得—頭霧水,不過還是照實回答︰「我一個人沒煮太多菜,只有紅燒茄子、青椒肉絲和苦瓜排骨。」

    「太好了,都是我愛吃的!快去端來,我餓壞了明,還是我自己去端!你肚子那麼大,萬一絆倒就慘了。」

    方湄呆愣地看他像陣風刮進廚房,一會兒之後端來兩菜一湯和一大碗白飯,吃得津津有味。

    他到底在想什麼?方漏呆望著他,真的被他摘迷糊了!

    「菜是中午煮的,已經冷了,我去熱吧!」

    她想替他熱萊,他卻說︰「不用了,這樣就很好吃了!」

    對于連續忙了幾天,連泡面都沒法好好吃的人來說,這已經是人間美味了!

    于是方湄又繼續望著他發呆,直到他秋風掃落葉地吃光桌上所有的食物,然後滿足地放下碗筷。

    「真好吃!」多麼令人懷念的味道。

    他望著空蕩蕩的碗盤,歉然道︰「抱歉!我好像吃掉了你的晚餐,等會我請你去吃大餐,算是賠償你。」

    「不用了!我只想請問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她不會計較區區一些菜,她只想知道他來找她的目的。

    「我來是為了唔!等等我拿個東西。」

    嚴御恆從口袋里摸出一個小珠寶盒,打開盒蓋展示里頭的梨型粉紅鑽戒,然後椎到她面前。

    「這是做什麼?」

    方湄瞪著那顆亮晃晃的鑽戒,活像看見一顆炸彈放在她面前那般震驚。

    「你還不懂嗎?」他這才反現,原來懷孕會讓女人變笨「我要向你求婚!」

    「求婚?」方湄的眼楮瞪得更大了。「你要我做你的小老婆?」

    「什麼小老婆?我要光明正大的擺桌宴客,把你娶回家!」

    他父親造的孽已經夠多了,他可不想再加入他的行列。

    「那你會犯重婚罪的!」看到他坐牢,方湄並不會高興。

    「誰說我會犯重婚罪?我已經沒有婚姻關系,又何來重婚之說?」他再度拋下令她震驚的話。

    「你已經沒有婚姻關系?你是說……」

    「沒錯!我和邱家吟離婚了。」嚴御恆輕松地宣布。

    「可是她同意嗎?」

    「為何不同意?她比你更高興能擺脫我!」他順道挖苦她一句。

    方湄紅了紅臉,繼續追問︰「那你父親他……難道不會生氣嗎?」

    「當然生氣,他簡直氣炸了。他不準我跟邱家吟離婚,我不理會,還是跑去辦了離婚手續,他一生氣就把我趕出來,連我的公寓也被沒收了。所以從今天開始,你要收留我,因為我已經無家可歸,另外你還必須養我—陣子,因為我目前正處于失業的狀態。你不介意暫時供我吃住干?」

    他把自己說得像條必須仰賴她鼻息的可憐蟲。

    「為什麼要離開?」這是她最想知道的答案。

    「嗯其實有很多原因,不過最主要的—點,是我恨透了那個環境,我不想再過那種爭權奪勢、手足相殘的生活,那個家里根本沒有溫曖!」他厭惡地撇嘴。

    「原業是這樣。」方湄喃喃自語。

    原來他是因為討厭那個家,才不惜與父親決裂。

    「另外我看見你了。」他有些不自在的補充。

    「看見我?」方湄眨眨眼,滿臉迷惑。

    「嗯,沒錯!上回我偶然在自助餐店外頭看見你,見你那麼努力工作,認真面對自己的未來,我突然覺得很慚愧,就轉身離開了。回到家里,我自己思考了一整晚,後來又跟我母親談了一些話,我突燃覺醒了!我不想過著和他們一樣可悲的生活,所以我毅然決然斬斷一切,離開那個家,來到你身邊。」

    「你想回到我身邊,我就一定得原諒你嗎?想到孩子……」想到他差點害她失去孩子,方湄仍忍不住想哽咽。

    「我知道,為了達成自己的企圖及野心,我做了很多錯事,還害你差點失去孩子,我錯了!」

    嚴御恆向來心高氣傲,要他低頭向人道歉,並不容易。

    但方湄不是別人,為了重新贏回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他不惜拉下尊嚴,低頭向她賠罪。

    方湄低著頭,心情萬分復雜,想原諒他,又覺得對不起腹中差點死去的孩子,因此一直沉默不語。

    「我也明白,你還生我的氣,但我真的很需要你,方湄!我……其實以前我並不明了愛情是什麼,直到遇見你,我才真正明白,愛情是一種分享、一種包容,甚至是一種心靈相契的感覺。以前我從來不曾替人著想,但是遇見你之後,我學會尊重他人的感受、我學會真心去關懷一個人、我學會了很多很多事,我……真的很感謝你!」

    他直盯著她,光燦明亮的眼眸,熱切得令方湄羞澀起來。

    「方湄,我想問你!你願不願意嫁給我,為我生兒育女、陪我共度一生?」他凝視著她,眼中充滿感情。「嫁給我之後,我不敢保證一定能讓你享受華服美食,不過我可以發誓,你會擁有一個完整的丈大,以及穩定的生活。無論經過多少年,都不會有人來和你分享丈夫,他身上貼了你專屬的標志,將永遠屬于你—人。」

    「你是認真的?」方湄的眼R眶開始發紅,語調哽咽地問︰「你真的想回到我身邊,陪我共度一生?’

    「再認真不過!不該懷疑自己未來的丈夫,我要罰你!」他緩緩低下頭,逐漸貼向她柔軟的櫻唇。

    「唔……」距離上次親吻,實在太久了,她忍不住發出陶醉的低吟。

    他激切地撬丌她的唇瓣,吸吮許久未曾踫觸的香甜芳津,她的婉轉輕吟更有如點燃炸藥的引信,迅速點燃他體內潛藏已久的欲火。

    他在她的臉上、脖子上,灑下無數細碎的親吻,而且有愈來愈往下的趨勢。

    方湄仰起脖子,任由他親吻她細嫩的頸子,當他吻到她的敏感處時,她忍不住輕輕顫抖,像微風中搖曳的花朵。

    她敏感的反應,更加激起他猛烈的**。

    「我想要你可以嗎?」他急喘著問。

    方湄嬌羞地紅了臉,輕輕點頭。「嗯……」

    她看過孕婦相關的書籍,上頭說四個月之後就是穩定期,現在她懷孕已邁入第六個月,應該很安全才對。

    嚴御恆一等到她點頭同意,立即興奮地將她攔腰抱起,大步走入臥室。

    不久,臥室里傳來令人臉紅的粗喘與嬌吟,仿佛正為即將到來的婚禮,做個祝福的禮贊。

    嚴御恆激切而不失溫柔地愛著她,數度帶領她攀上激情的頂峰,給予她前所未有的快樂與滿足。

    當激情完全平息後,累壞了的方湄躺在他的臂彎里,正欲沉沉入睡。

    這時,快要入睡的嚴御恆,忽然語調困倦地開口。「方湄,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件事?」

    「嗯?」方湄努力想撐開眼皮听他說話,卻力不從心。

    「我愛你!」

    嚴御恆這句話一說完,原本眼皮像被黏膠黏住的方湄,立即驚喜地睜大雙眼,不敢置信地望著他。

    「你沒騙我?」滾動的淚珠再度出現在她眼中。

    「我句句實言。」唉!她怎麼老愛懷疑他呢?

    方湄緊咬著唇,努力克制不讓自己流淚,卻怎麼也辦不到。

    「怎麼辦?」她哽咽地問。

    「嗯?」這回換嚴御恆望著她。

    「我發現,我也好愛你!」

    嚴御恆聞言得意地大笑,神情間滿是自傲。「那是當然!我相信只要是女人,沒有不愛我的。不過你放心,我只愛你一個人。」

    「你好會臭蓋尸她朝他皺鼻。

    「我還有更厲害的本事!剛才只是中場休息,現在我打算再接再厲,把我們空白的四個月補齊。」

    「不行啦」方湄慌張地尖叫。

    「放心,我會很溫柔。」他翻身捧著她小巧的臉龐,對她展開一個燦爛眩惑的微笑。「我會非常、非常溫柔!」

    嚴御恆脫離父親的羽翼,並與方湄結婚,轉眼已經過了一年。

    一年前他忤逆父親,堅決與邱家吟離婚迎娶方湄,果真大大激怒了嚴旒,他不但失去嚴氏總裁的寶座,盛怒的嚴旒甚至將他自遺產的受益人名單中除名,但嚴御恆完全不在意。

    如果父親認為擁抱那些家產,會比擁抱兒子來得幸福的話,那麼就隨他去吧!

    他以自己名下的積蓄,創立一間網際網路服務公司,專門接些替人架設網站、上線運作等CASE,有時也玩票性地寫寫程式。

    「其實電腦才是我最喜歡的工作。」他笑著告訴方湄。

    沒了嚴氏的龐大壓力與束縛,他變得更輕松,更快樂。

    這天,公司的一位大客戶過六十大壽,嚴御恆特地帶著方湄一同去為他祝賀。

    「方湄,再喝點飲料。」

    宴會進行到一半時,嚴御恆體貼地替妻子端來粉紅色的雞尾酒。

    「謝謝你!」方湄接過雞尾酒,心中有此一感到不安。「小隻果獨自和褓母在家里,不知道有沒有哭鬧?」

    小隻果是她和嚴御恆八個月大的女兒。因為她紅潤渾圓的小臉蛋,很像一顆隻果,因此他們都匿稱她為小隻果。

    「不會的!小隻果一向乖巧,再加上周太太很盡心,絕對不會有問題的。你別擔心!」嚴御恆安撫地拍拍妻子的肩。

    「希望如此。」

    「如果你還是不放心,我們這就回去吧。」他也不忍見她整晚憂心仲忡。

    「可是主人還沒開始送客……」方湄為難地看著喝得滿面紅光的宴會主人。

    「那我們就偷溜!」嚴御恆吮吻她的耳垂道︰「反正我們禮已送到、也向客戶打過招呼了,捉早離席也不會有人在意。」

    「那我們就走吧!」

    于是嚴御恆拉著妻子的手,像十六、七歲蹺家的少年般,偷偷摸摸趁著眾人不注意的時候,拔腿開溜。

    他們回到自己的車上,兩人想到剛才頑皮的行徑,忍不住哈哈大笑。

    「謝謝你!」嚴御恆沒放開妻子的手,反而握得更緊。「你教會我很多事,你教我要努力、要上進還要快樂,我才能不斷成長,而且活得很有價值,我一直想向你道謝。」

    「別這麼說嘛!」丈夫突然正經八百的道起謝來,讓方湄有點不好意思。

    「不,我早該說的!謝謝你堅持留下小隻果,她是我最大的驕傲,謝謝你替我保住她。」

    「御恆……」方湄感動地望著他。

    「方湄,我不但要謝謝你,還要說我愛你!」真的!他發現自己一天比一天更愛妻子,她和女兒,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寶貝。

    「我也好愛好愛你喔!」

    方湄害羞地摟住他的脖子,送上她的香吻,嚴御恆自然樂得接受。

    兩人溫馨地柑擁而吻,直到方湄發現,他不但嘴上佔便宜,連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這才嬌嗔地推開他。

    「我們該回去看女兒了啦!」

    「好吧!」嚴御恆發動引擎,急速往回家的方向駛去。

    他不只想念女兒,更想念女兒入睡後,他與妻子的溫存時光。

    他想,他對方湄的眷戀,一輩子都不會改變!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痴心為你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