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告急 第十章
作者︰安琪
    本台消息︰歐氏企業總裁的妹妹歐潔妮小姐,將訂于今日與林氏企業的二公子林家彥先生完婚。根據本台獨家訪問,歐林兩家是多年世交,財力旗鼓相當,兩人又是社交圈知名的全童玉女,因此兩人的結合堪稱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電視機的新聞頻道,傳出不知播放了幾遍的訊息,顧孟謙醉臥在沙發上,握著半瓶啤酒的手垂落在沙發邊緣,隨著他無意識的呻吟晃呀蕩的。

    自從得知歐潔妮將要結婚的消息之後,好不容易振作起來的他又醉倒了。

    他寧願長醉不醒。醉了,就不必眼睜睜地看她嫁人,投入別的男人懷中。

    「呃!」

    他打了個酒嗝,驀然間,一大桶又冰又冷的水,從他的頭上兜頭淋下。

    他倏然嘶吼著跳起來,原本無神的兩眼也瞪得老大。

    「你總算清醒了!」

    歐聖光拋開手中的水桶,諷刺地冷然一笑。

    「是你!」另一個尊貴的歐家人!「今天是你妹妹的大喜之日,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如果是來請我參加喜宴,那麼免了!我還沒作踐自己到這種地步!」

    「你必須去--因為這是你欠她的!」歐聖光揪住他的衣領,咬牙切齒道。

    想想潔妮為他犧牲多少?而他竟然只會在這里喝悶酒,醉生夢死!

    「我欠了她什麼?如果她要的是夜度資的話,我既沒財又沒勢,可能付不起她要的價碼。」顧孟謙譏諷地回敬。

    「你這渾蛋--」

    歐聖光掄起拳頭,準備朝他那張俊逸的臉龐打去,但及時被一同前來的歐家司機老吳阻止了。

    「少爺--少爺!您別沖動,這張臉不能打,至少今天不能打呀!」

    歐聖光又忿忿地瞪著顧孟謙好一會兒,才從鼻孔里哼了聲,用力甩開他。

    「潔妮不是真心嫁給林家彥的,你快去見她吧!」他勉強壓下自尊請求道。

    「恕難從命!」顧孟謙別開頭,掩飾受傷的眼神。「她根本不需要我,她要的是林家的財勢,這是她親口承認的。」

    「你的腦袋全被酒填滿了嗎?她的表現明顯前後不一,難道你看不出來嗎?」歐聖光怒罵道。

    「她只是恢復本性而已,這一點也不值得奇怪!」顧孟謙滿不在乎地回答。

    「你這個--」歐聖光把一長串髒話忍在心里。「你可知道,在她提出分手那天,我母親來找過她?」

    「你母親?」歐夫人?他始終記得那雙凌厲眼神中透出的輕蔑,那令他感到極度不快,因此與歐潔妮交往六年以來,只短暫地見過她母親幾次。

    「沒錯!你想為何在我母親造訪過後,原本堅決和你在一起的潔妮,會突然改變心意,提出分手的要求?」歐聖光暗示道。

    「是因為你母親說服了她,讓她明白嫁給林家彥,比嫁給我這個窮講師好?」

    「你--」歐聖光捏緊拳頭,再一次忍住揍他的沖動。

    「你為何不認為,可能是我母親說了什麼,潔妮才會突然改變心意?」

    他提醒了這麼多,已經仁至義盡了,如果他那顆腦袋再冥頑不靈--抱歉!潔妮,妳也別怪哥哥替妳教訓他!

    原本一直執意不願認真思考歐聖光所給提示的顧孟謙,被酒精侵蝕的腦子終于開始運轉。

    「你是指--你母親用了某些方法,逼迫潔妮離開我?」

    「沒錯!」他總算還有救。

    「可是--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顧孟謙想了想,然後搖頭道︰「潔妮已經和我同居,我們的生活形同夫妻,除非潔妮自己也願意回去,否則你母親根本威脅不了她。」

    意思就是她是貪戀榮華,自願跟隨母親回家的。

    「你是豬腦嗎?」歐聖光真想拿把刀剖開看看!「能夠威脅得了潔妮的,世界上除了你還有什麼?我媽逼潔妮非嫁給林家彥不可,否則就動用勢力讓你被革職,她還揚言要讓你在教育界混不下去。你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潔妮那個傻丫頭會怎麼做?」

    「你的意思是說--潔妮為了保住我的工作,自願回歐家,而且還答應與林家彥結婚?」顧孟謙不可思議地問。

    「一點都沒錯!」歐聖光再次贊許地點頭,然而事實證明,他還是高興得太早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不可能!」這和他這陣子所認知的事實相去太遠,他無法立即接受。

    「你實在--」歐聖光向老吳投以抱歉的眼神,彷佛在說︰我已經盡力忍耐不揍他了!

    「少爺,請讓我試試!」老吳連忙擋起手,苦笑著安撫歐聖光的怒氣。歐聖光勉強同意地頷首之後,老吳才開口向顧孟謙道︰

    「顧先生,我雖是歐家的司機,人微言輕,不過還是請你听我說完。小姐離開這里那天,是我載她回歐家的。那是我有生以來開過最痛苦的車程,因為我整路都在哭。您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我不知道。」顧孟謙緩緩搖了搖頭。

    「我哭是因為我家小姐也是整路都在哭,我看了心里難過,忍不住也跟著掉眼淚。」年紀已經五、六十的老吳提起這件事,眼眶還忍不住發紅。「小姐真的好可憐喔!她和少爺都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從沒看她那麼傷心過,一路哭著回到家,她的眼楮腫得這麼大。」他比了個大約小籠包的大小。

    「她真的……如此傷心?」听到她哭腫了眼,顧孟謙的心不由自主地擰疼,但他還是得把事情先弄清楚。

    「你們的意思是--潔妮她真的愛我、在乎我,會跟我分手回歐家,並且嫁給林家彥,全都是因為我的緣故,被歐夫人要脅逼迫?」

    「沒錯!」歐聖光和老吳異口同聲地回答。

    「但是……分手那天,她的表情是如此冰冷決絕,出口的話更是刻薄惡毒,我不相信一個愛我的女人,能夠做得出這麼絕情的事!」

    終歸一句話,顧孟謙就是害怕再次受傷,不敢再相信。

    「別人或許不可能,但潔妮可以!你別忘了,她從小就以表演的天分著長,和你的相識,不也是因為戲劇?」

    歐聖光這句話宛如當頭棒喝,點醒了一直執著于自己傷痛的顧孟謙。

    她演了人生中最好的一場戲,卻差點毀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他先驚後喜,然後是滿滿的心疼涌上胸口。

    這個小傻瓜!她當真寧願犧牲自己,也要成全他的幸福?

    她錯了!她實在錯得離譜!

    他一言不發地拔腿往外沖,想立刻趕到婚禮現場,劫回他的新娘。

    「等等--」

    歐聖光突然伸手攔住他,並從懷中取出一張薄紙,放到他手上。

    「這個你帶著,必要時將會有很大的用處!」

    「這是什……?」顧孟謙狐疑地攤開一看,雙眸立即震驚地瞪大,許久許久沒有聲音。

    等了好一會兒,歐聖光才不耐地推推他。

    「你不會睡著了吧?」

    幾乎咧到兩耳的夸張笑容,出現在顧孟謙臉上。

    「夠了!桂再傻笑了,快去吧!」免得我真的忍不住揍你!未來佷子或佷女的蠢老爸。

    「我知道!我馬上去--」顧孟謙跌跌撞撞地沖到門口穿鞋,準備立即沖到結婚會場攔截新娘。

    怎知他因為太緊張,鞋子怎麼也穿不好,歐聖光和司機老吳對看一眼,雙雙搖頭,然後同時走上前,一人架住一邊手臂,將他往外扛去。

    「喂!你們做什麼?我還沒穿鞋呢--」

    對于顧孟謙的窘迫大吼,歐聖光只回給他一個懶洋洋的眼神。

    「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等你出場就好了--男主角!」

    原本該是莊嚴肅穆的婚禮現場,卻因為新郎不斷與伴娘眉來眼去,新娘又一徑低著頭,臉上毫無喜氣,而顯得荒誕可笑。

    牧師不贊同地瞪著正與伴娘調笑的新郎,清清喉嚨道︰「咳!今天我們齊聚一堂,為這對天作之合的佳偶舉行婚禮--」

    「等一等!」

    一名高挺俊逸的男子,突然大吼著闖入結婚禮堂,引來現場所有人的震驚。

    那名男子穿著極為正式的黑色燕尾服,但神情激動狂亂,他穿過長長的紅毯,筆直走向聖壇的前方。

    或許觀禮的眾人都被他勢在必得的氣勢所震懾,竟然沒有一個人有勇氣跳出來阻止他前進。

    而同時,歐聖光與老吳也悄悄回到禮堂,靜觀接下來的劇情發展。

    他們已經盡了力,顧孟謙可別讓他們失望!

    「是你?!」鄧佩看見他出現,震驚地張大嘴。

    「親家母,這位是--」林太太先是懷疑地打量來人中晌,然後緊張地詢問鄧佩。

    「噢!他是……」

    「孟謙?!」歐潔妮听到騷動聲,毫無生氣地抬起頭,當她看清楚闖入者的面孔時,委屈傷心的淚水隨即流下。

    他來了……

    怎麼會?他明明氣她、恨她的……

    她本來已經死心絕望,打算將自己一生的幸福埋葬,而他竟然出現了!

    彼孟謙大步走到牧師面前,揚聲道︰「牧師!我堅決反對這對新人結婚。」

    「你說什麼--」

    鄧佩真不敢相信,這個窮講師居然敢這麼堂而皇之地走進來,說他反對新人結婚引他憑什麼!

    反倒是老牧師看出他眼中的熱情與真誠,頗感興趣地推推老花眼鏡問︰「喔?為什麼呢?」

    「因為這名新娘的幸福,不在這個男人身上,而是在我身上!」

    他自信與大膽的言詞,惹來眾人的議論紛紛,而雙方家長則是氣得漲紅臉。

    「孟謙……」歐潔妮雖然不知道他為何會突然闖進她的婚禮,還說出這些話,但她真的很感動。

    彼孟謙轉身面對歐潔妮,眼中滿是驚艷的光芒。

    今天她雖是新娘,卻沒做什麼華麗的打扮,只將頭發全部挽起,束上綴有蕾絲的米色頭紗,就連身上的禮服,造型也非常簡單,但是穿在修長高瘦的她身上,卻有一種簡約典雅之美。

    「妳好美!」他的呢喃低語,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情意與欣賞。

    打從婚禮一開始,就一直面無表情、沒有一絲喜悅之色的歐潔妮,總算露出新娘該有的羞澀笑容。

    這時,察覺不對勁的鄧佩驀然沖上前,將女兒拉到身後,然後對顧孟謙高聲問道︰「你來做什麼?」

    「我來接潔妮回家,她不屬于那個世界,就算勉強把她變成妳所希望的樣子,她也不會快樂。」顧孟謙態度平和,語調客氣,試署說服潔妮的母親,希望她及時省悟,讓女兒得到幸福。

    「她快不快樂,那是我家的事,和你這個外人無關!」鄧佩才不會答應女兒和這個平民小子在一起,簡直丟盡他們歐家的面子!

    「如果她愛的人是我,那就和我有關。」

    彼孟謙拉著歐潔妮的手,將她從她母親身後拉出來。「潔妮,和我一起面對妳的母親!告訴她,妳愛我,而我也愛妳,我們是彼此相屬的。」

    「孟謙……」歐潔妮淚眼蒙,多想拋卻一切煩惱與憂愁,撲進他的懷里。可是……

    她接觸到母親凌厲的視線,想起母親的威脅警告,痛苦再次沖擊她的心。

    「不!」歐潔妮閉上眼,沉痛地別開頭。「我們不屬于彼此,我愛的人……也不是你。」

    「這個謊言第一次用或許有效,第二次就無效了。我不會再被騙了!」他愛憐又心疼地望著歐潔妮蒼白的面容,嚴肅認真地道︰「我決定向學校提出辭呈。」

    「為什麼?!」歐潔妮震驚地睜開眼,脫口道︰「那是你最在意的工作--」

    「不會比對妳更在意!」顧孟謙柔聲道︰「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不是工作!當然,文學是我的專長,教書則使我產生興趣與自信,但那並不是最重要的。工作不只局限一種,只要我肯吃苦,什麼工作都能做,但終生的伴侶卻只有一個。妳怎麼會認為,自己比不上一份工作重要呢?」

    他笑著搖搖頭,繼而寵愛地說道︰「從現在開始,我不準妳如此看輕自己!因為我可是把所有的愛寄托在妳身上,妳得小心地替我保管好,不許再輕易地拋棄。我好不容易愈合的心,禁不起第二次折磨了。」

    「孟謙……」

    歐潔妮臉上又是笑容,又是淚水,雙腳已忍不住朝他走去。

    「慢著!」鄧佩忿恨地瞪著顧孟謙和女兒,不甘心已經進行至此的事情,居然被這個突然闖出的程咬金給破壞了。

    「你們眼中還有我這個長輩嗎?我絕不會答應你們結婚的!」

    彼孟謙平靜地望著鄧佩,眼中沒有埋怨,只有遺憾。「那麼您將會損失一個很好的女婿和--外孫!」

    他揚起幸福的微笑,從口袋取出歐聖光在他出門前塞給他的醫生證明,上頭注明歐潔妮已經懷孕八周。

    「這是--」鄧佩沖上前搶過來一看,不敢置信地放聲尖叫︰「潔妮懷孕?!已經八周了!」

    林太太一听,立刻露出鄙夷不齒的神情。「不會吧?歐太太,這樣我恐怕不能讓潔妮進門喔!我們林家向來注重家教道德,潔妮在結婚前就大了肚子,我可不容許這樣隨便的女孩做我的媳婦!」

    反正婚事注定談不成,她也不必太客氣。

    「其實,今天的喜事不只舍妹懷孕。林太太,您家也有喜事呢!」

    歐潔妮的大哥--歐聖光突然如此說道。

    「什麼意思?」他到底在說什麼?

    林太太听得莫名奇妙,而他臉上莫測高深的笑容,則令她頭皮發麻。

    歐聖光噙著笑,朝教堂外拍拍手,他事先安排好的人立即領進一個身材微胖卻衣著風騷的女人。

    他帶領女人走向前方,揚聲朝眾人道︰「大家好!她叫筱芸,是林二少爺半年多前在酒店結識的紅粉知己。大家可以看得出她的肚子有點大,不過她不是發福,而是懷了林二少爺的孩子,現在已經五個月了。」

    「什麼?!」沒有人比林太太更震驚,她瞪著那個酒家女,不願接受她懷了自己孫子的事實。

    「事實上,還不只如此呢!」歐聖光嘴角的笑容更大了。「我調查到另外還有兩位女士同樣也懷了林二少爺的孩子,一個才剛懷孕兩個月,另一個目前已經懷孕八個月,快臨盆了。林太太好福氣,一口氣要添三名金孫。」

    「這是真的嗎?」林太太尖叫著轉頭質問自己的兒子,他心虛地嘿嘿一笑,說明一切都是事實。

    「你這個--」林太太顫抖地指著風流的兒子,雙眼翻白,砰地暈了過去。

    「來人!送林太太和林家的親屬到後頭休息。」歐聖光很自然地接掌主導權,朝眾人宣布道︰

    「現在婚禮將重新舉行,不過新郎變成顧孟謙。請大家拍手為他們祝福!」

    現場霎時響起如雷的掌聲。

    「慢著--我可沒同意這件婚事!」鄧佩不甘心地跳出來阻撓婚禮的進行。

    歐聖光望著執迷不悟的母親,忍不住動了肝火,他語氣嚴厲地道︰「林家彥是什麼樣的人,剛才妳也見識到了,為什麼要逼潔妮嫁給那樣的人?只為了證明妳有左右他人的能力?」

    鄧佩像被人當場打了一巴掌,臉色瞬間變白。

    她搖著頭,喃喃自語︰「反了!反了!兒子不听我的話,女兒也不理會我,我一無所有了……」

    母親震驚哀傷的模樣,令歐潔妮感到難過,她立即將母親帶給她的痛苦拋諸腦後,盡釋前嫌地上前挽住母親的手,柔聲安撫道︰

    「不會的!媽,您永遠是我的母親,我和大哥都愛您。」

    「是的!」顧孟謙也上前一步,真心真意道︰「媽!從今以後,您也是我的母親,我會和潔妮一起孝順您。」

    「哇……」鄧佩听了,既感動又羞愧,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媽,別哭了!婚禮快開始了。」

    歐聖光和妻子上前拉住鄧佩的手,將她帶到家長觀禮的位置。

    「這里才是屬于我們的位置,就讓我們為潔妮獻上最誠摯的祝福吧!」

    鄧佩哽咽地點點頭,婚禮再度舉行。

    這一回,新人從頭到尾都緊緊握著彼此的手,始終注視著彼此。不但留下來觀禮的來賓動容,連牧師也贊許地頻頻點頭。

    對嘛,這才是真正的婚禮呀!

    婚禮過後,正式成為夫妻的新人被接到飯店的總統套房休息,等著參加晚上的喜筵。

    彼孟謙先讓妻子換上較舒適的衣服,然後扶著她,讓她半躺臥在柔軟的枕頭上稍事休憩。

    「妳熱不熱,冷氣要不要開強一點?還是妳餓了、渴了?我去請人送點東西上來。」

    他細心呵護失而復得的戀人--同時也是剛娶進門的妻子。

    「不用了!孟謙,上來陪我躺一會兒。」歐潔妮笑著拍拍身旁的位置,想仔細看看有一陣子沒見的他。

    彼孟謙樂得遵命,脫了鞋,小心翼翼地上床躺在妻子身側,他情難自己地伸出手,充滿期待地踫觸她依然平坦的腹部。

    「這里頭--真的有寶寶嗎?」他不可思議地盯著她的腹部,傻傻地問。

    「當然是真的!我還有超音波的照片呢,不過我怕媽發現,可能會傷害寶寶,所以偷藏起來了。」歐潔妮輕拍自己的腹部,充滿母愛地一笑。

    提起這件事,顧孟謙的臉色又凝重起來。

    「既然妳知道懷孕的事,為什麼不告訴我,要自己默默承受?還上演那出令我心碎的戲!若非妳大哥來找我,現在妳恐怕已經嫁給林家彥那個風流胚子了!」

    「對不起嘛!我也不是故意如此的,當時我真的慌了……我心里只想著一個念頭--教書是你最喜歡、同時也是最適合你的工作,我不容許任何人剝奪它!」

    「傻丫頭!我剛才說過,任何東西再重要,都比不上妳重要,妳才是我心底真正的珍寶。」

    「孟謙……」歐潔妮含著感動的淚水,嘴角已忍不住浮現滿足甜蜜的笑容。

    只不過,輕撫他略顯瘦削的臉龐,一抹心疼跟著出現在她臉上。

    「你瘦了,沒有按時吃飯嗎?」

    「按時吃飯?」提起過去那陣子的生活,顧孟謙就忍不住搖頭。「別說是吃飯了,那陣子我根本什麼也吃不下,連覺也睡不好,經常藉酒澆愁,那時沈老師還到家里來找過我……」

    他把沉姿盈登門造訪的經過全告訴她,听到沉姿盈落荒而逃時,歐潔妮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這個白馬王子的光環掉了下來,我想,以後她不會再打你的主意了!」

    「我衷心希望如此!」顧孟謙點頭嘆息。

    「孟謙,我覺得自己好象在做夢。」

    歐潔妮想到自己能夠重新回到顧孟謙懷中,還與他結為連理,而且得到母親與家人的認同,情敵又早已遠離--噢!她怎麼會如此幸福呢?

    她瞇起眼,笑得萬般甜蜜。

    「累了嗎?離喜筵還有一段時間,妳先閉上眼楮,好好睡一下。」

    彼孟謙放平枕頭讓她側躺,然後輕撫她縴瘦的背脊,低吟著哄她入睡。

    「唔……」歐潔妮嘴角噙著滿足的笑容,緊抱著他的手臂,默默感受那份她原以為不可能再獲得的安全感。

    他已回到她身邊,她也正式成為他的妻子,他們終于能夠長廂廝守。

    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拆散他們了!

    【全書完】

    編注︰

    1欲知歐聖光與葉芷妍的愛情故事,請看《花裙子》216--「不婚貴族萬萬歲」。

    2敬請期待安琪最新力作!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戀愛告急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