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Yes的新娘 第十章
作者︰安琪
    「恩恩!」

    穆沇進了門,直接走向落地窗門敞開的陽台。

    「穆大哥!」喬恩恩起身迎接他。

    「今天不是要上班嗎?怎麼有空過來。」她比了個手勢,請他在她對面的藤編休閑椅里坐下。

    「剛拿到買給你的結婚首飾,所以立刻蹺班,迫不及待想拿來給你看。」他從西裝外套口袋取出一只精巧的扁平珠寶盒,打開之後,里面是一組由鑽石與珍珠瓖嵌而成的首飾。不管項鏈、耳環或是手鏈,都瓖有璀璨耀眼的純白鑽石和渾圓光潤的金色珍珠。

    「送給你,當作結婚禮物。」穆沇含笑著嘴角噙著寵溺的柔情。雖然明知喬恩恩愛的人不是他,但只要有一絲機會,他都不願放過。因此一听到喬恩恩答應他的求婚,便歡喜的準備婚禮,他有自信能讓喬恩恩愛上他。

    「真漂亮!」喬恩恩嘴里驚嘆著,眼中卻沒有得到禮物的欣喜,彷佛她現在欣賞的,不是屬於她的結婚禮物,而是別人的。

    「謝謝你,太讓你破費了。」

    依價錢估算,這組首飾少說也有好幾百萬,隆重的婚禮已花費他不少錢,她不想再讓他為她花費太多金錢。

    她並不知道,那套鑽飾是他從蘇富比拍賣會上標來的,是以前英國某貴族夫人佩戴過的名貴珠寶,起標價至少千萬。

    「這是結婚禮物,貴一點也是應該的。」穆沇緩緩摟近她的肩,忘情地想索討一個吻。

    喬恩恩看見逐漸朝自己靠來的穆沇,一時慌張,下意識地將他推開,假裝忙碌地轉來走去。「謝謝你的禮物,我得趕快把它收好。對了!你要不要喝紅茶?我們來喝下午茶吧!周太太……周太大做的椰汁軟糕很好吃喔!」

    她胡亂端起桌上的紅茶遞給他,慌亂使她雙手不斷顫抖,高級的英國骨瓷茶杯和小茶盤互相撞擊,發出喀喀喀的聲響。

    穆沇被拒,確實感到有點難過,但見她嚇成這樣,活像他隨時會撲上前侵犯她的樣子,也未免太好笑了!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穆大哥……」喬恩恩不知所措地望著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我不會再偷吻你,你別嚇成這樣。」他忍不住道。

    「對不起!」喬恩恩低下頭,愧疚地道歉。「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等我們結婚之後,我應該就……」

    「不急。」穆沇也不想操之過急,反而把她嚇跑。

    平常對那些玩玩的女人,他向來講求速戰速決,但是對於喜歡的女人,他可會很有耐性地慢慢熬。

    這時候他想要的已不是性,而是更深一層的情感與心靈的交流。

    「那我們現在——」「喝下午茶吧!你看窗外天氣多好。」穆沇望向窗外,眯眼享受迎面的微風。

    「真的耶。」

    外頭的風吹得好舒服,天氣暖暖的,不冷也不熱,難得有這樣的好天氣。她坐了那麼久,怎麼完全沒發現?

    穆沇眺望喬家日式庭園的美景,冷不妨發現一道身影,站立在一株枝干低垂的五葉松樹下。

    那是——老大?!

    因為陰影正好遮住他高大的身影,所以必須很仔細觀察才能看見。

    穆沇心中不由得產生疑竇,他好好的不在公司上班,跑到這里來做什麼?

    依老大仰頭往上望的角度,應該是盯著這里看。難道他是來看他的?

    不!當然不是。他失笑。

    不是他,那麼就是——恩恩?!

    他心中猛然一驚。難道老大他——喜歡恩恩?!

    再仔細回想,打從恩恩回國——不!甚至更早之前,老大對恩恩的態度就很奇怪。

    私下明明極為關心她,兩人會面時,卻又擺出——張生人勿近的撲克臉孔。

    老天!原來如此!

    穆沇想通這個道理,用力一拍額頭。

    難怪他說要娶恩恩時,老大一副想殺了他填海的樣子。

    如此一來,最近老大所有陰陽怪氣的行為,都獲得合理的解釋了。

    這個悶葫蘆到底以為他在做什麼?既然喜歡就坦白說喜歡,大不了他們來個公平競爭,為何悶不吭聲地偷偷躲著暗戀她?這樣就算他如願娶到恩恩,也會覺得自己勝之不武。

    像為了試探什麼,他故意起身說︰「我臨時想起還有急事,得先走了!」

    「噢,那你去忙吧!」喬恩恩本來想起身送他,但穆沇直說不用了,很快地打開房門離去。

    丙然他走後沒多久,嚴鉦就來到喬恩恩的臥房。

    「喜歡他送你的珠寶嗎?」嚴鉦一開口就是抑制不了的酸氣。「听說他從蘇富比拍賣會買了一套價值五十萬美元的首飾送給你,他如此寵愛你,你一定很高興嫁得這麼一個好丈夫吧?」

    「這一切都得感謝你,不是嗎?」喬恩恩淡淡地諷刺。

    她早已學會將苦澀藏在心底。原來面無表情,並不是如此困難的事!

    「你真想嫁給他?那你愛他嗎?」反倒是嚴鉦隱藏不住自己的情緒,剛硬的臉上清清楚楚寫著痛苦。

    無論他如何說服自己,還是無法坦然接受,她即將成為穆沇妻子的事實!

    原以為,他能冷靜接受她成為他人妻子的事實,但是直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

    無論是允或其他男人,他都無法忍受她成為別人的!

    然而婚禮早已如火如荼地籌辦著,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能說些什麼?還能做些什麼來阻止她嫁給允?

    不!離婚禮之日,只剩下不到一個禮拜了,這時候似乎不管做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

    但他實在舍不下她呀!剛才在庭院里窺見穆沇想吻她,那時他真有個沖動,想沖上樓來打斷他的牙。

    幸好她躲開了,那時他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氣。

    「恩恩……」她的黑發在明亮陽光的映照下,閃耀著絲緞般的光澤,他忍不住伸手撫摸它柔順的質感。

    他的手一踫到她的發,她立即敏感地顫抖了一下,不過隨即推開椅子倉卒地站起,躲到離他最遠的角落。

    她真氣自己,為何還會受他影響!他根本不在乎她不是嗎?她為何無法像他一樣,冷心絕情;她為何學不會,把自己的感情收回來?

    「恩恩——」嚴鉦遲疑片刻,掙扎地朝她伸出手。他決定向她坦白自己真正的心意!「你听我說,其實我並非……其實我對你也——」

    喬恩恩以為他只是想說些漂亮的表面話,因此沒等他把話說完,便尖銳地打斷他的話。

    「請你不要再說了!」她激動地大喊,淚水還是無法克制地流了下來。

    「恩恩……」嚴鉦為她的眼淚感到心疼。

    「我可以拜托你最後一件事嗎?」她迅速擦掉眼淚,吸吸鼻子說。

    「當然可以!什麼事,你說。」他眼楮二兄,以為足以扭轉她最後決定的機會降臨了。

    「請你在婚禮之前,暫時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可以嗎?」她不想每見他一回,就傷心落淚一次。

    嚴鉦臉上錯愕的表情,像被人迎面揍了一拳似的。

    他閉上晦暗的雙眼,痛苦地沉聲道︰「可以。就如你所願,至少在婚禮之前,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說完,他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出她的房間。

    而在他身後,喬恩恩早已忍不住哭了。

    今天是穆沇和喬恩恩的大喜之日,恰巧是農民歷上的好日子,很多婚喪喜慶都擠在這一天舉行。尤其是結婚的人——

    據說大大小小的飯店、餐廳幾乎全被婚宴排滿了,沒有在一個月前提前預約,根本訂不到。

    幸好穆沇早就包下某間知名飯店最大的宴會廳,當結婚禮堂及喜宴的場所,否則上千名賓客可要端著碗筷,蹲在路邊吃大餐了。

    穆沇有群極為能干的部屬,早已替他將一切打點得妥妥貼貼,因此結婚當天,他反而是最閑的人。

    他看看宴會廳沒他的事了,便走向後頭的新娘休息室,想先去看看新娘。

    婚禮的時間快到了,恩恩應該很緊張吧!

    他打開門正欲進入休息室,忽然自眼角的余光瞄到,有道高大卻狼狽的身影,隱藏在轉角處。

    他來了!

    穆沇知道,那是嚴鉦。他終究還是來了!

    早就猜到,他一定舍不下恩恩——他也該做出正確的抉擇了……

    穆沇假裝沒看見他,逕自走進新娘休息室,不過卻刻意沒帶上門,讓門外的人能夠清楚地看見,或是听見房間里的動靜。

    已經化妝完畢,獨自坐在沙發上等候吉時的喬恩恩,听到開門聲,她立即驚喜地抬起頭,但在看見穆沇的那一刻,眼中期待的火花消失了。

    「穆大哥。」

    喬恩恩擠出一抹禮貌的淺淡微笑,朝他點點頭。

    「怎麼?你在等誰嗎?」他假意問道,眼中有著心傷與痛苦。

    「沒有的!」喬恩恩垂下腦袋用力搖頭,更顯得欲蓋彌彰。

    「其他人呢?他們怎麼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

    他在她身旁坐下,假裝不經意地貼近她的身體,喬恩恩立刻直覺反應地往旁邊挪開。

    穆沇垂下眼,掩飾心頭受傷的感覺,向來掛著瀟灑笑容的嘴角,如今僅剩苦澀的笑意。

    「他們都去忙了,我要他們別特地留下來陪我沒關系。」

    五行集團經營範圍廣闊,商場上往來的客戶、朋友自然也多,大家忙著招待客人都來不及了,難道還要他們留下來陪她這個無所事事的人不成?

    「是嗎?沒關系,我來陪你,你就不會無聊了。」

    不知為什麼,穆沇此刻的笑容竟讓喬恩恩覺得有點討厭,好像隱含著某些**涵義,讓人瞧了就渾身不舒服。

    「不用了!我自己在這里就好,你去幫忙招呼賓客吧。」她連忙拒絕。

    「沒關系,不急。恩恩,你今天真的好漂亮!」

    他的手不著痕跡地,慢慢往她的腰間溜去。

    喬恩恩再次往旁邊閃,偏偏已到了沙發的最邊緣,她想躲也沒地方躲。

    「別緊張,我覺得你好像很見外,我們都快是夫妻了,怎麼每回我一踫你,你就抖個不停呢?」

    「我——」

    「趁著婚禮之前,讓我們好好熟悉熟悉吧!」穆沇突然翻過身,將她整個人壓進沙發里。

    「不要——」喬恩恩下意識地揚聲尖叫。

    「噓!覆靜一點,我們都快是夫妻了,你不必怕羞,讓我們先找點樂子……」穆沇故意伸出舌頭,欲舔吻她的耳朵。

    「不要!我不要!求你放開我……」

    喬恩恩一邊尖叫,一邊閃躲他的強吻。

    「救命——」她一慌張,竟然喊起救命。「救我!嚴鉦,救我——」

    她下意識喊出的名字,更令穆沇感到心痛,他抿起唇,更加堅定地剝起她的衣服,像在執行某件任務。

    「嗚……求你不要——啊!」

    喬恩恩被嚇哭了,正打算誓死捍衛自己身上的衣物時,忽然身上的重量一輕,接著她看見穆沇飛了出去,又忍不住尖叫起來。

    「恩恩!你不要緊吧?」

    嚴鉦像列火車頭般朝她直沖過來,將她從沙發里拉起,仔細檢查她的衣著。她身上的衣物大致完整,只有頭發有點凌亂。

    「我不要緊!你——別離開我!」看見他來救她,喬恩恩好高興,抓緊他的衣服,再也下肯放手。

    「我不會離開你。」嚴鉦凝視著她,柔聲補充一句︰「再也不會!」

    「呸!」穆沇從地上爬起來,側頭吐去口中的鮮血。

    嚴鉦這家伙的拳頭還是一樣硬,而且打起人來毫不留情,他險些站不起來。

    他眼神黯淡地凝視相擁的兩人,故意用諷刺的語氣問︰「你這是做什麼?搶婚嗎?你要知道,再過半個鐘頭,恩恩就是我的妻子了,屆時我想對她做什麼,都是我的自由,你干涉不著。」

    「恩恩不會成為你的妻子!」嚴鉦瞪著他,肯定地回答。

    原以為穆沇會好好對待她,所以他才忍著心痛,將她交給他,怎知他根本是匹無恥的大**,人都還沒跨進結婚禮堂,就妄想非禮恩恩——他真該死!怎麼會糊涂到把恩恩交給這種人呢?

    幸好,現在一切還來得及,他還有機會彌補錯誤!

    「我決定了!我不會將恩恩交給你的,現在不會,將來不會,以後也永遠都不會!」

    「是嗎?」穆沇笑得猖狂。「外頭上千名賓客,可都是沖著喬家和五行集團的聯姻而來的,你不把恩恩嫁給我,要如何向外頭那些人交代?」

    「這我自有主張,不勞你費心!」嚴鉦冷冷地瞪著他,指向大門。「現在,你最好馬上給我離開這里,免得我忍不住又想揍人!」

    「出去就出去,誰在乎?哼!我要出去等著,看你等會兒要怎麼收拾這個爛攤子!」

    穆沇撂下狠話,隨即開門離去。

    必上門後,他停住腳步,回頭望著緊閉的門扉,臉上痞子似的嘴臉陡然轉變,取而代之的是痛楚與不舍。

    「恩恩,我所能為你做的,就只有這些了,希望這麼做,真的能幫助你得到你期望的幸福。祝福你了!」

    原來,穆沇算準了嚴鉦一定會听到他們的談話,才故意輕薄喬恩恩,好讓他進來英雄救美,也算是推他一把,讓他有勇氣踏進這扇門。

    雖然代價是失去心愛的女人,不過與其看見她言不由衷的笑容,倒不如讓她真心地快樂一生。

    「唔……」他撫著烏青一大片的下巴,忍著痛楚連聲呻吟。

    只是他的犧牲太大,可憐了這張英俊的面孔。

    看來今天是無法參加嚴鉦和恩恩的婚禮了!不過那正好,他樂得逃開令他心碎的景象。

    他脫下西裝外套勾在指間,步履踉艙地跨下階梯,避開眾人,悄悄從後門離去

    「嚴鉦……」

    喬恩恩埋在嚴鉦胸前,淚水嘩啦啦地猛流。

    她放肆地哭泣,像要把這陣子所受的委屈和剛才的驚嚇全給發泄出來。

    而嚴鉦只是抱著他,任由她哭個痛快。不知過了多久,喬恩恩的號啕大哭轉為斷斷續續的啜泣,嚴鉦才心疼地開口安撫︰「好了!桂哭了……恩恩,瞧你把妝都哭花化了。」

    「穆大哥他……變得好可怕!嗚……把我嚇死了……」

    「沒關系!我替你打了他,別再哭了。嗯?」嚴鉦捧起她的臉,粗礪的拇指擦去她臉龐的淚水。

    他欣賞的黑眸,來回梭巡她,忍不住贊美道︰「你好漂亮!」

    據他所知,她身上的禮服是紀夢棠親手設計的,她實在是服裝設計的高手,這件米色絲緞制成,低領、高腰的款式,完全凸顯出她豐腴的酥胸和縴細的腰肢。

    迤長的精致手工蕾絲下擺,綴有頂級的奧地利水晶鑽,頭上戴著一頂由碎鑽瓖成的小後冠,長長的婚紗和裙擺的蕾絲相同。

    「你是世上最美麗的新娘。」他貪婪的眼,幾乎離不開她的身影。

    「新娘?啊!糟了,穆大哥走了,等會兒該怎麼辦?」

    提起新娘,喬恩恩才想起新郎被嚴鉦打跑了,這下婚禮要開天窗了,怎麼辦?

    「你以為我還會讓你嫁給那色胚?」提起他,嚴鉦還是覺得生氣。

    「可是馬上就要舉行婚禮,賓客都已經來了,要怎麼向大家解釋婚禮取消?」喬恩恩擔心得不得了。

    「婚禮不取消,照常舉行!」嚴鉦斬釘截鐵地宣布。

    「不取消?可是沒有新郎——」

    「誰說沒有新郎?」嚴鉦愛憐地低頭望著她,眼中滿溢著柔情。「最適當的人選就在你眼前!」

    「咦?」

    「你願意嫁給我嗎?喬恩恩小姐?」

    「你……」她不敢置信地睜大眼望著他。

    是她受到太大刺激,神經錯亂了?還是他真的向她求婚了?

    「你不願嫁給我?」她的怔忡讓嚴鉦誤以為她正在遲疑,立即著急地說︰「恩恩!我知道我做錯很多事,最離譜的錯誤,就是將你推入別的男人懷中。

    其實我早就愛上你了,但我頑固地欺騙自己,絕不會對你動情,結果好不容易能得到的幸福,就這麼硬生生地被我推開。

    當你宣布嫁給允的那一刻,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嗎?雖然那全是我咎由自取,但我沒有一夜不是懷著悔恨的心入眠。我還私下期盼,你會在婚禮之前改變心意,不嫁給允了。」

    「我沒辦法……」因為感動而淚流滿面的喬恩恩,哽咽地搖頭。「我確實很想反悔,但是穆大哥對我很好,我不忍心傷害他……」

    「我也是!當初你說愛我時,是我自己將你推開,如今要我把你追回,我……掙扎了好久。」

    幸虧他一直躲在暗處注意她,才會發現穆沇企圖對她不軌,他才有勇氣來到她面前。

    「我們浪費了好多時間,將來我們一定不要再分開了。」

    她無法想像,永遠失去他的日子該怎麼過。

    「是的!這段日子,我就好像身在地獄,沒有一天不痛苦。都怪我太高傲、太愚蠢,是我不懂——」

    「過去的事,就別再提起了!我們該好好把握當下,珍惜眼前的幸福。」喬恩恩掩住他的嘴,不讓他再提起那些不愉快的過去。

    「嗯。」嚴鉦順勢親吻她的手心,還忘情地輕舔。

    喬恩恩紅著臉,嬌瞠地嚷道︰「鉦!」

    「你好美!我真想吻你……」嚴鉦捧著她的下巴,緩緩低下頭。

    就在他們四唇即將相接時,休息室的門突然被人由外踹——呃,力道梢大地推開,接著袁祖燁邁著長腿大步走進來。

    「婚禮已經開始了,你們還窩在這里做什麼?讓滿廳的賓客枯等,不嫌太大牌了點?」

    袁祖燁的話說得莫名其妙的,他們一時沒听懂他的意思。

    「呃……袁大哥,你知道嗎?我……我不嫁給穆大哥了!我們——」

    「我知道!否則你以為我在叫誰上禮堂?」袁祖燁不耐地擺手。

    「你知道?」怎麼會?嚴鉦感到非常詫異。

    「允已經打電話通知我們了,幸好老大和允都是五行集團的成員,只是新郎陣前換將而已,對賓客還不至於造成太大影響。」

    「允他——」

    嚴鉦這會兒靜下心來一想,穆沇雖然風流,但絕不是下流的人,他的轉變太過突然,根本是故意激他出來解救恩恩。

    這麼說來,方才被他狠狠揍了一拳的允,才是他們的大媒人?

    嚴鉦頓時潸然汗下,對他深感愧疚不已。

    兄弟二十余載,他竟察覺不出他是為了成全他們,才故意演出這場戲。

    「我們誤會穆大哥了,怎麼辦?」想到他為了成全他們,竟如此用心良苦,喬恩恩更感內疚。

    「沒關系!我會為了打他這件事,鄭重向他道歉。至於姻緣——這是強求不來的,我想將來總會有真正屬於他的新娘出現。」

    「嗯!」他這麼一安慰,喬恩恩才覺得舒坦多了。

    「你們到底還要聊多久?」袁祖燁差點沒打呵欠表明他的無聊。「賓客們都餓得肚子呱呱亂叫了,你們不能等到晚上再好好地互訴情衷嗎?」

    嚴鉦親吻喬恩恩的臉頰,柔聲道︰「我先出去向大家說明所有的情況,並讓化妝師進來幫你補點妝,然後婚禮馬上就可以開始了。」

    「我知道。」

    「我愛你!」嚴鉦又忍不住低頭吻了下她的唇。

    「我也愛你。」喬恩恩紅著臉,小聲回答。

    「夠了!桂再卿卿我我了,快呀——」

    袁祖燁終於發飄,不管三七二十一,推著嚴鉦就往外走。

    再不去,賓客就要走光光啦!

    唉!希望等會兒那些賓客知道新郎臨時換人,還吃得下才好。

    【全書完】

    編注︰欲知穆沇的愛情故事,敬請期待安琪最新力作。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不說Yes的新娘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