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婚禮 尾聲
作者︰安琪
    即使有人老大不情願,天晴和藍牧威依然決定要再婚了。

    不管有多少人真心給予他們祝福,都不會改變他們彼此相愛的幸福奇跡。

    這天午後,天晴威脅恫嚇兼利誘、用盡一切辦法,總算把不知饜足的大惡狼從床上拖下來,到住家附近的小餐館享用遲來的午餐。

    填飽肚子之後,兩人叫了杯咖啡,悠閑地享受難得的假日時光。

    天晴用手支著下顎,痴迷地微笑望著窗外灑落的金光。而藍牧威則用同樣痴迷的眼神,望著將在一個星期後再度成為他妻子的美麗女子。

    「請問……妳是紀天晴嗎?」

    忽然一道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在他們身旁響起,藍牧威和天晴同時轉頭去看,發現一個長得有點眼熟的男人站在他們桌前。

    「你是……」天晴對他有印象,卻記不起在哪里見過他。

    「我是詹裕哲,妳在長島大學的同學。」

    「噢!我想起來了,你是裕哲。」天晴立刻點頭驚呼。

    因為那所大學她只念了一年就離婚轉學了,加上研究所其余的五年時光都是在加州大學度過,因此她對詹裕哲的印象,早就隨著時光的流逝逐漸淡忘了。

    罷才他一提醒,她才又想起這個同學。

    「你們又在一起了?」詹裕哲不是沒听說,大一下學期他們離婚,然後天晴就轉學了。

    天晴和藍牧威相視一笑,同時點頭。「是啊!」

    「那就好!那我就能夠稍微減輕良心的譴責,不然我會永遠記著,是我害你們離婚的。」

    「你害我們離婚?裕哲,你在說什麼呀?」天晴不解地問。

    「當年,妳生日當天有人打電話向妳哥哥告密,你們才會被雙方父母逼婚,對不對?」

    「沒錯呀!」天晴輕輕點頭。

    「那個告密的人就是我。」

    「你?!」

    「那年我本來準備了生日禮物,要私下送給天晴,可是卻意外發現藍牧威也去妳家,他進屋後沒多久,房間里的燈熄滅了,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我很嫉妒,于是就向我哥問了天晴哥哥的手機號碼,在他還沒登機之前打給他,向他告密,希望他趕回來拆散你們……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我!」

    他行九十度鞠躬禮,打從心底真誠地道歉。

    他終于說出壓在心頭八年之久的沉重秘密,並且親自向他們道歉,這時他覺得心里好輕松,就算會被罵被打,他也無怨無尤。

    「原來是你?」藍牧威和天晴同時高嚷,難怪他們始終猜不到告密的人是誰。原來真正的「凶手」是他!

    「真的非常非常對不起!後來我知道你們離婚之後,就一直感到非常懊悔,因為我听說你們婚姻失敗的主因,就是被家長逼婚的緣故。我認為那是我的錯,所以一直想找機會親自向你們道歉,但是都沒有機會。今天,我總算得償夙願了!」

    「沒關系的,我已經忘了那件事。」天晴寬宏大量,並不怪他。

    「不!我真的很過分,我現在也交了女朋友──」他指指餐廳的另一頭,一個年輕女孩向天晴和藍牧威點頭問好,他們也趕緊點頭回禮。

    「有了真心相愛的對象之後,我更知道當年自己的所作所為,有多麼自私且不可原諒。」詹裕哲誠心地懺悔。「現在看到你們復合了,而且看起來如此恩愛,我終于可以安心了。」

    「你別再掛在心上,我們都原諒你了,請你安心吧!」天晴再次安慰道。

    縱然過去曾有風雨,但那已經過去,記恨著過去不肯放下,未來又怎會幸福?所以他們早就學會道忘從前,一心只想重新打造未來的幸福。

    「我們下個禮拜六結婚,歡迎你來觀禮。」藍牧威誠心邀請道。

    「一定!」詹裕哲連忙說︰「你們的第一次婚姻,我沒能給予祝福,反而害你們走向失敗之途,這次我一定帶著我滿滿的祝福,去參加婚禮。」

    「那就這麼說定了,你一定要來喔!」天晴燦笑著。

    「嗯,我一定去。」

    詹裕哲感動地離去後,藍牧威挑挑眉,調侃著道︰「妳還挺寬宏大量的嘛,老婆!」

    「因為我即將嫁給一個好丈夫,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老公?」天晴甜甜地反問。

    「是啊!」藍牧威心情愉快地縱聲大笑。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全書完】

    ※敬請期待安琪《舊愛新歡系列》之三──囚婚新娘!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異色婚禮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