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功不為過 尾聲
作者︰安琪
    「宛筠!」渾厚的咆哮聲傳來,宛筠脖子一縮,閉上眼,瞬時僵住不敢動。

    問題是她正攀在牆頭上,一只腳在牆內,另一只腳已跨出圍牆外,整個人卡在上不去也下不得的尷尬位置。

    「啊,姑爺!」從犯紋珠縮起脖子,飛快地躲到一旁。

    「嘿嘿……」

    一旁樹上的幾只雀鳥,被他的吼叫聲嚇得迅速拍動翅膀逃走,宛筠很想學鳥兒展翅飛走,只可惜沒有翅膀,所以只能裝出無辜的表情干笑著。

    「你這是在做什麼?」

    罷從朝中回來的狀元郎江書硯——不,前年他已被拔擢為二品通奉大夫。

    他站在圍牆下,眯眼瞧著自己的妻子,都兩個孩子的娘了,還是一點兒也不安分。

    「誰讓你不帶我出門嘛!」宛筠被逮,知道出門無望,只好噘起小嘴,忿忿地抱怨道。

    「今兒個是元宵,外頭好熱鬧啊,你不帶我去看花燈,也不許我出門,我當然要自個兒溜出去啊!」

    宛筠振振有詞地辯駁著,絲毫不知反省。

    「你——」江書硯氣得渾身顫抖,鼻孔用力噴氣,他快被她給氣死了。

    「哼。」宛筠也別開頭不想理他。

    江書硯瞧著她鬧別扭的模樣,嘆了口氣,搖頭笑了起來,表情又愛憐又無奈。

    他就是拿她沒轍!

    「你還愣在牆頭上做什麼?」他故意板著臉道。「還不下來?」

    「我下去干什麼?」反正被逮到,現在裝乖也來不及了,宛筠才不在乎呢!

    「你不下來,是不想出門了嗎?」

    「出門?」宛筠瞪大眼。

    「唉,虧我快馬加鞭從朝中趕回來,結果你卻不想出門賞花燈,真是可惜!」

    書硯自言自語,裝模作樣地搖頭,轉身慢吞吞地走開。

    「啊!等等——」宛筠急急忙忙要從圍牆上躍下,一不小心被絆住了腳,倒栽蔥似的往下跌。

    江書硯並沒有真正走離,注意到她摔下,連忙一個箭步上前接住她。

    「你——你想害孩子沒娘、害我沒娘子是不?以後不許你再爬上牆去!」他大聲咆哮,被她嚇得冒出一身冷汗。

    「對、對不住嘛!」宛筠胡亂道歉後,急忙拉著他問︰「你方才說要帶我出門賞花燈——是真的?」

    「我會騙你嗎?」江書硯無奈的看著她。都兩個孩子的娘了,還這麼貪玩!

    「你不是一直嚷著想去瞧花燈嗎?這些天忙,一直抽不出時間,今兒個特地向皇上告假提早回來,想先帶你上悅翔樓吃飯,等天黑了再去賞花燈,哪知道——」

    一回來就逮到她穿著下人衣裳,不成體統地攀在牆頭上,正準備溜出去玩兒。

    唉!江書硯頭疼地搖搖頭,他怎麼會娶到這樣貪玩的妻子呢?

    「都是你不好嘛!」宛筠窩進他懷里,嘟著嫣紅的小嘴撒嬌。「誰讓你不先告訴我,如果你先告訴我,我就不需要爬牆啦!」

    「我……」他啞口無言。

    原本是想給她一個驚喜,哪知到了最後只讓自己得到一個驚嚇。

    「好嘛,人家知道你想讓我開心,我跟你賠不是嘛!」宛筠踞起腳尖,送上香唇,想用老招數安撫自己的夫君。

    江書硯心口一蕩,頓時,意亂情迷,正準備擁住她好好享受一番時,她卻已像條滑溜的泥鰍溜出他的懷抱。

    「我先去更衣,等會兒馬上就可以出門了!」

    話沒說完,她便一溜煙地跑回房去了。

    江書硯只能搖頭苦嘆。

    娶到這妻子,他加官晉爵沒少過,真可謂娶到旺夫的福星,但偏偏日子也沒一天平靜過,每天總有突如其來的意外,把他嚇得心跳停止。

    娶了她,究竟是娶到福星還是娶到禍水呀?

    唉,是福還是禍他也不知道,但他很肯定一望著妻子跑遠的身影,他眯起眼,唇畔浮現滿足的笑意。

    有她的日子,他很幸福!

    真的。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有功不為過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安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