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借老公 第十章
作者︰鄀藍
    翌日

    童妘默一早醒來,隨即感到宿醉之苦,感覺腦袋瓜里好似有幾萬只蜜蜂飛馳而過,嗡嗡作響搞得她頭痛欲裂、口干舌燥,她嚶嚀一聲,馬上驚醒剛入睡不久的尹斯衍。

    他一听到她醒來的聲音,馬上想站起來,卻因為雙腳疼痛不堪,整個人就這麼跌倒在地上。

    她見狀一驚,再也顧不得快被撕裂開的頭痛,沖下床奔至他身邊,著急的問︰「斯衍,你有沒有摔傷?」

    「我沒事。」尹靳衍攙扶著她的肩膀,重新坐在椅子上。「你昨晚喝醉了,現在會不會感到不舒服?」

    「你昨晚是不是照顧了我一整個晚上都沒睡?」昨晚她感到既生氣又難過的跑出去,看到他為了照顧她而一夜無眠,她充滿著自責。「對不起,我不該耍脾氣、不該任性的。」

    「只要你沒事就好。」他將她抱住。

    「斯衍——」童妘默也緊緊靠在他寬闊的臂彎里。「以後的每一天,都讓我陪你一起去做復健好嗎?」

    「好。」

    「嗯,謝謝你。」

    就在這時,尹斯衍的腳突然傳來一陣劇痛,讓他的五官不禁糾結在一起,他放開她,趕緊壓住痛處。

    「斯衍,腳是不是很痛?」

    「我想可能是昨天走太多路的關系,不要緊的。」

    「是因為我嗎?」昨天她就這麼沖出來,他一定不停的在找她,如果是因為找她而讓他的腳再度受傷,她一定無法原諒自己。

    「不是因為你。」

    「走,我們馬上去看醫生。」童妘默扶著他站起來。「你還可以走嗎?」

    「可以。」

    他們由家里的司機直接送到醫院,經過醫生仔細檢查,還好只是肌肉發炎,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不過醫生有特別交代,這幾天不可以走太多路,復健也得暫停,等發炎好了之後再開始。

    回家後,童妘默說什麼也不讓他去公司上班,反正一天不去上班,公司也不會因此倒閉。在她的強烈堅持下,尹斯衍也只好乖乖待在家,偷得一天的休息。

    「你就好好睡一覺,我出去看一下儂儂。」

    尹斯衍拉住她的手。「妘默,陪陪我好嗎?」

    童妘默凝視著他期盼的眼神無法拒絕,她在他身邊躺了下來,依偎在他懷里,摟著他的腰,將臉頰貼靠在他胸前。

    「妘默。」

    「嗯?」

    「我們再去維也納一趟好嗎?」

    她仰起小臉望著他。「去維也納?」

    「我們再去那里住一陣子,就我們兩個人,奸嗎?」

    「儂儂怎麼辦?」

    「儂儂請媽媽幫我們帶,沒有問題的。」

    她點點頭。「好。」

    「太好了。」

    尹斯衍俯下頭來吻著她的唇,綿密而深長,就像他對她的愛,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生生世世。

    ***獨家制作***bbs.***

    維也納

    「離開這里之後,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再回到這里。」童妘默走進這間尹斯衍為他們結婚而準備的房子,伸手觸摸房子里的家具擺設,從客廳到廚房,再走到琴室打開琴室的門。

    這台貝森朵夫的水晶鋼琴依然擺放在里面,經過兩年的歲月,鋼琴上卻沒有布滿厚厚的灰塵。

    走出琴室,步上階梯,來到二樓的房間,在這個房間,在這張床上,他們有無數的夜晚在這里**,翻雲覆雨,度過多少甜蜜的夜晚。

    這一切都是最美的回憶,也是她最快樂、幸福的一段日子。

    尹斯衍走到她的背後,從後面抱住她,下巴靠在她肩膀上,附在她耳邊輕語。

    「妘默,再嫁給我一次好嗎?」

    「好。」童妘默沒有任何考慮,馬上點頭答應他的「第一次求婚」。

    沒有鮮花、沒有燭光,擁有的只是兩人相愛的心。

    「你知道我為什麼可以忍受復健的辛苦嗎?那是因為我告訴自己,我不能就這樣被打倒,我不想一輩子失去你,所以一定要重新站起來,然後能不必拄著拐杖牽著你的手,再走一次紅地毯,就是這個意念支持著我,讓我永不放棄。」

    「斯衍——」她的眼眶泛著淚水哽咽著。

    尹斯衍將她轉過身來,吻著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唇,他熾熱的眼神瞬間化為火焰,滾燙的唇覆蓋住她,燒灼的情摩擦著她的愛,他靈巧的舌勾引著她,像是在品嘗最甜蜜的櫻桃,一遍一遍吸吮著她口中的甘霖。

    童妘默仰起臉,承受著他一波波強烈熾熱的愛戀,當他的吻愈來愈火熱時,她的心也跟著一起沸騰、燃燒。

    「妘默,讓我愛你。」他將她抱起,慢慢的走向床邊,將她輕放在床上,側躺在她的身邊,用手背撫摸著她羞紅灼燙的臉頰。「妘默,你好美、好美。」

    她羞怯的望著他,一顆心正如鋼琴上的琴鍵在跳躍、在飛揚,一首首浪漫優美的旋律透過他的指尖演奏出來。

    尹斯衍的呼吸變得愈發急促,溫柔的吻轉為狂野,他的雙手滑進她的衣內,撫觸著她柔細的肌膚,在她曼妙的曲線上狂舞。

    很快的,他褪去兩人身上的衣物,luo裎相見。

    童妘默因羞澀而撇開臉,他卻霸道的將她的臉扳回來。「妘默,看著我,這是世上最美的事,你不需要感到羞澀。」

    她看著他,清楚的看見他眼里的兩團火焰,也看見他眼中的欲望。

    尹斯衍再次俯身吻著她最敏感的小耳垂,他對她的身體依然熟悉,世上的女人也只有她能激起他埋藏深處的那股欲火。

    再也忍不住狂濤波瀾的折磨,他用力將自己挺進她身體里,一次又一次瘋狂的愛她。

    她不禁逸出充滿**的嬌吟喘息聲,卻讓他更加奮力的愛她。

    在這一刻,他在她的身體里,再次撒下了愛的種子。

    ***獨家制作***bbs.***

    尹斯衍給她的意外還不只這些,當他們來到維也納的第三天,他帶回來了幾個客人,讓童妘默感到又驚又喜。

    「茗妶、宣歆,采緹、婧倪、亞佟、芯庭。」她一一叫著好友的名聲,大伙兒又是抱又是跳的,好不興奮。「你們怎麼會一起來這里?」

    「你要結婚了,我們當然不能缺席。」宣歆笑了笑說。「不過他也真有本事,連我在哪里他也找得到。」

    「他?你們是說斯衍嗎?」

    「不然還會有誰。」石芯庭回答著。「看在他這麼有心的份上,他以前對你所做的事,就原諒他嘍,以後他要是再敢欺負你,大家鐵定不會饒了他。」

    「你應該還不知道吧,他還請我設計了一對你們的結婚戒指,可花了他不少錢呢!」奕茗妶告訴她。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還有你們婚禮的攝影可是由我全包了,包準把你拍得美美的。」宣歆也說。

    「妘默,狄修斯說了,不管你們要到哪里度蜜月,都可以住在奧菲斯飯店,所有的費用全由他負責。」凌婧倪也送上好禮。

    「我沒有什麼可以送給你們,不過也謝謝他信任我。你們在台北的那間房子,我一定會盡最大的能力,為你們築起一個最幸福的家。」石芯庭誠摯的說。

    林采緹將她準備的一幅畫拿了出來,「妘默,這是我為你準備的結婚禮物,我希望你們可以像這幅畫一樣,一輩子攜手相伴。」

    「妘默,我沒有準備什麼送給你。」駱亞佟走過去,給了她一個祝福的擁抱。「但我祝福你一輩子都能這麼幸福。」

    「亞佟,謝謝你,你這份禮物對我來說很珍貴。」童妘默感動得想哭。

    「喂,你都要當新娘子了,要高高興興的,不準哭。」宣歆警告她。其實她是怕她一哭,大家也會跟著哭,如果全哭成一團,這里很快就會淹大水了。

    「我們幾個好久沒有這樣聚在一起了,難得來一趟維也納,我們不好好出去瘋一瘋怎麼行。」林采緹提議著。

    「沒錯沒錯,反正你們老公都不在身邊,那就好好解放自己吧。」宣歆跟著大叫,標準的人來瘋。

    「那我們要去哪里呢?」

    「反正婚禮還有好幾天,我們去遠一點的地方,干脆去瑞士好不好?」宣歆又提議。

    「只怕尹斯衍舍不得讓妘默離開他這麼多天。」

    「沒關系,他不準,我就不嫁給他了。」

    「哈……我看尹斯衍準會被你吃得死死的。」大伙全都笑話著她。

    童妘默去跟尹斯衍說這件事,最後只拗到三天的時間,但能和這群好朋友一起去旅行,她已經感到心滿意足了。

    因為只有三天的時間,因此她們決定到位于維也納一百三十公里處,開車只要兩個小時左右的布魯茂溫泉,度過了一個非常輕松愉快的假期。

    當她們從布魯茂溫泉回到維也納時,隨即又有另一個驚喜等著她。

    「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尹斯衍帶著她離開家。

    「你先說要帶我去哪里?」童妘默邊被他拉著走,邊問。

    「去了就知道。」

    「這麼神秘啊。」

    尹斯衍只是抿著嘴的淡淡一笑。他開著車,載著她來到兩年前他剛到維也納時下榻的飯店。

    「你帶我到飯店做什麼?」

    「別急,等一下你就知道。」

    他帶著她,搭著電梯直接上到十二樓,走到長廊最底端的房間,伸手按了下門鈴。當門一打開時,童壇默忍不住驚喜的叫出來。

    「媽,你怎麼會來?」她高興的抱著母親,又叫又笑。

    「姊,不只媽來了,我們大家都來了。」童雲飛不甘寂寞的探出頭來湊熱鬧。

    「雲飛、爸、阿公、阿媽、大伯、二伯……」童妘默一一叫著大家,一間上百坪的總統套房里擠滿了人。

    「姊夫包了一架飛機,把我們所有的親戚朋友全都載來維也納,還說婚禮結束後,會再提供十天九夜食宿全包的歐洲游,讓大家可以好好玩一趟,所以三百個名額,不到一天就被搶購一空。」

    「我就知影小默的眼光好,挑了好尪。」童阿媽看孫女婿,是愈看愈有趣。

    「阿媽。」童妘默跑過去開心的抱著她。

    「嫁人以後可要當個好媳婦,要孝順公婆,不管什麼事都要忍讓一點,夫妻在一起才會長久。」童阿媽開始諄諄告誡起為人媳婦的道理。

    「阿媽,我會的。」

    ***獨家制作***bbs.***

    童妘默從飯店回到家之後,眼淚怎麼也擦不完。

    「別再哭了,把眼楮哭腫了,怎麼當個美美的新娘。」尹斯衍心疼的看著她。

    「人家感動嘛!」她沒想到他為了她如此費盡心思,安排了所有的一切。

    「我想在我們第一次結婚的教堂,和你再結一次婚。第一次你所有的家人都沒來參加,而我,不想再偷偷將你娶回家了,我希望能由你爸爸牽著你的手,親手將你交給我。」

    「我值得你對我這麼好嗎?」

    「我只怕為你做得不夠。」

    「討厭,你又把我弄哭了。」

    尹斯衍低下頭,直接用吻拭干她的淚。「妘默,我雖然不可能為了你丟下我的工作和家人,我只能為你在台北和維也納各準備一個家,偶爾陪你回台北,或是來這里住一小段時間,或者你願意為我留在美國?」

    「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和儂儂的家。」

    「妘默,謝謝你。」

    她心里溢著感動,不禁脫口,「我愛你,斯衍。」

    「我也愛你,一輩子。」

    「一輩子有多長?」

    「直到我——」

    童妘默即時搗住他的嘴,「別說那個字,我不喜歡听。」

    尹斯衍順勢吻著她的手心。「直到天荒地老。」

    ***獨家制作***bbs.***

    兩天後——

    童妘默穿著白紗禮服,挽著父親的手臂,緩緩的走上紅色地毯,兩旁布置著各種顏色的嬌艷玫瑰花,當父親將她的手交到尹斯衍的溫暖手里,她開心的笑了。

    她現在是最幸福的人。

    「斯衍,我把我最寶貝的女兒交給你,希望你能代替我好好照顧她一輩子。」

    「爸爸,請您放心,我一會好好愛她、照顧她,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委屈。」

    「謝謝你。」童柏維退回位子上坐好,卻頻頻拭淚。

    侯俞如只是牽著他的手,給他安慰。人家都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要把自己的情人交給另一個男人,也難怪他會舍不得。

    童柏維對妻子笑了笑,十指與她緊緊交握。他手上牽的女人,才是真正陪著他一輩子的女人。

    台語說的「牽手」,說得真是貼切。

    婚禮結束之後,所有人移步走至教堂外,童妘默將新娘捧花高高一拋,就這麼不偏不倚的落在宣歆的懷里。

    想接捧花沒接到的人,不禁感到扼腕,然而獲得捧花的宣歆卻像是接到燙手山芋般,趕緊將捧花丟掉,很快的引起一群未婚女性的一陣搶奪,搶來搶去,捧花最後竟然又回到宣歆的手里。

    「宣歆,該是你的跑也跑不掉。」奕茗妶和好友們期待她的愛情也能早日開花結果。

    「不,我是不婚主義者,這捧花我一點都不需要。」宣歆再度將捧花遠遠的拋開,卻落在一個穿著襯衫、牛仔褲的外國帥哥手中。

    他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燦爛的笑容,抱著捧花走到她面前,直接向她求婚。「小歆,嫁給我吧!」

    「伊桑!」凌婧倪看清楚向宣歆求婚的男人,驚訝得叫了出來。

    「伊桑是誰?」其他人異口同聲的問。

    「伊桑是狄修斯的弟弟,我的小叔。」她向大家介紹。「伊桑和宣歆,他們兩個人——」

    「很速配!」又是一次的異口同聲。

    宣歆可不這麼想,轉身就往人群里鑽,伊桑很快的追了上去,上演了一出愛情追趕跑跳踫。

    尹斯衍和童妘默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相視而笑。她希望他們的幸福和快樂,可以跟所有人分享。

    包希望全天下有情人都能終成眷屬。

    【全書完】

    *想知道善良可人的凌婿倪如何在異國擄獲金發紳士,請看花園系列647《冰霜富家子》

    *想知道溫柔清雅的奕茗妶怎樣突破重重難關,獲得一輩子的愛情歸屬,請看花園系列676《混混總裁》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預借老公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