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吃白喝拐到你 第十章
作者︰鄀藍
    下班時間才剛到,溫亞竹立刻被杜璇伊和宋珀兒一左一右押著她來到「朋友小店」。

    她根本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只是看她們兩人的表情,好像快要殺人的模樣。

    「他在哪里?」杜璇伊笑笑的問著餐廳里的服務生。

    「里面辦公室。」服務生指著後面的方向。

    「謝謝。」杜璇伊火大歸火大,但她從不遷怒于無辜的第三者,仍不忘禮貌的向他道謝,畢竟她可是個超級名模,可不能壞了形象。

    只是她那艷麗絕美的燦然笑容,在走進那扇門之後,立刻上演一出變臉戲碼,馬上換成另一張臉。

    「你們該不會要告訴我,三個人湊巧在路上遇到吧?」倪凡倫一點也沒被她們那高漲的氣焰給嚇到,依然穩若泰山、不為所動。

    「我們是專程來找你算帳的!」宋珀兒此刻和杜璇伊是同一陣線聯盟。

    「我又沒欠你們錢,你們要跟我算什麼帳?」他明知故問。

    「你真卑鄙,竟然耍詐,勝之不武。」她沒想到他竟會來這一招,不但害她沒辦法成為「朋友小店」的新老板,還得提早結束單身生活,嫁給聶宸安當老婆。

    「願賭服輸。」

    「我根本不承認我輸,你並不是讓亞竹心甘情願的爬上你的床,而是用綁架的方式。」

    「不管我用什麼方式,重要的是她上了我的床。」

    宋珀兒把一直站在後面的溫亞竹拉到前面來。「亞竹你說,他強迫你,對不對?」

    「我……」溫亞竹看看她,又看看倪凡倫,根本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叫她該怎麼回答?

    「你不用怕,盡管說出來。」

    「他……他並沒有強迫我。」倪凡倫若真要來硬的,別說她的力氣敵不過他,他只要用吻就可以完全征服她,讓她心甘情願將自己交給他,可是他卻依然尊重她的意願。

    「听到了嗎?」倪凡倫將她拉到身邊,讓她坐在他大腿上,雙手摟著她的腰。

    「你——」宋珀兒被他氣到說不出話來。

    「珀兒她們在,你別這樣。」雖然都已經是很熟的朋友了,她仍然會感到害羞。

    「不用理她們。」

    杜璇伊一把將宋珀兒拉到後面,現在輪到她來算帳,她將手撐在辦公桌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我問你,你憑什麼不準她穿我們幫她挑選的衣服?」

    「所謂女為悅己者容,我喜歡的是她原本的樣貌,那些衣服的確很漂亮,但並不代表適合亞竹。」

    「你強詞奪理,根本是你大男人的自私心理,不讓亞竹將她的好身材展露出來。」男人絕對是這世界上最自私的動物。

    「就算是,那又有什麼不對?」

    「你知不知道那些衣服有一半都是你媽媽選的?你不怕我去向莊阿姨告狀?」

    「請便。」

    「你——」這次換成一向辯才無礙的杜璇伊被氣到啞口無言,兩人紛紛敗下陣來。她從皮包里拿出帳單,放在他辦公桌上。「這是那天消費的帳單,你把錢給我。」

    「又沒人叫你雞婆帶她去買衣服,你自己負責。」這一點錢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但他就是故意要氣氣她,看到她氣到抓狂的樣子,真是大快人心。

    「璇伊,這些錢我會還你,但是我現在沒這麼多錢,可不可以讓我分期付款?」衣服和化妝品全花在她身上,就算是最後全被倪凡倫拿去送人,也沒道理不認帳。

    「倪凡倫,算你狽。」

    「彼此、彼此。」

    「這筆帳我一定會加上利息,加倍還給你。」杜璇伊丟下這句話後,怒氣沖沖拉著宋珀兒一塊離開。

    想不到她們兩個伶牙俐齒、聰明絕頂的女人聯手出擊,竟會慘敗在倪凡倫的手下,這口氣,實在叫人難以忍受呀!

    杜璇伊和宋珀兒離去後,溫亞竹不安的轉過去,問他,「她們好像真的很生氣。」

    「我和璇伊吵了十幾年,沒事的。」他們兩個要是不吵,那才會有大問題。

    「那你跟珀兒說的願賭服輸是什麼意思?」

    「我和珀兒打賭一個月之內會讓你主動爬上我的床,我若輸了,就得將這間店送給她,若是她輸了,她就要提早嫁給宸安。」

    「所以你那天才會莫名其妙把我帶到你家,什麼事都不做,就只為了上床睡覺嗎?」她還以為他發什麼神經咧!

    「這不是輸贏的問題,而是攸關面子和里子的問題。」

    「你現在贏了,也保住了面子和里子,那我有什麼獎賞?」

    「免費提供你一張沒有期限的長期飯票,你覺得如何?」

    「你這是在向我求婚嗎?」

    「如果我回答是,你的答案是什麼?」

    「這我可得好好考慮一下!」

    「你可以慢慢考慮,但要先給我一個吻。」

    「給你一個吻之前,可不可先喂飽我的肚子?」她趁著他一個不注意,跳離開他的腿上,跑了出去,拿出他送給她的那張免費卡,再次吃起霸王餐!

    免錢的東西果真特別好吃。

    ***獨家制作***bbs.***

    溫亞竹在北上工作兩個月後,第一次回高雄。原先她打算星期五一下班,就自己搭高鐵回去,但當她告訴倪凡倫後,他堅決要她等星期六一大早,他再開車送她一起回去,因為他想該趁這個機會,正式拜訪她的父母。

    但她擔心他工作一整晚沒睡,一大早又要開長途車,會很疲憊,因此在折衷之後,她會等他到星期六,兩人再一起搭高鐵回去。

    回家之後,他們在家里住了一個晚上,星期天吃午餐後,便由她大哥開車送他們到車站,搭高鐵回台北。

    只是,從她家出來以後,倪凡倫就始終繃著臉,悶聲不響,她問他,他依然一句話也不說。

    「我爸爸到底和你說了什麼?你好像很不高興。」

    溫亞竹從高雄回到台北住處,一路上一直不停的想找出他生悶氣的原因,最後只想到在他們回來之前,她爸爸將他叫到旁邊,跟他說了一些話,她想問題一定出在爸爸跟他說的那些話。

    「你到底說不說?」他想把她急死嗎?

    「沒事。」

    「你真的不告訴我?」

    「我說了沒事。」

    「既然你不說,那我自己打電話回去問我爸爸。」她拿起手機就要打。

    倪凡倫搶過她的手機,不讓她打。「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他看見她一臉好奇的表情,才十分哀怨的告訴她,「你爸爸要我答應一年之內不準踫你。」

    「你答應他了?」其實她並不意外爸爸會對他提出這樣的要求,那全都出于想保護自己女兒的心情,擔心她會被欺騙,更擔心她在被玩過後就被拋棄。

    「我能不答應嗎?難不成要我告訴你爸爸,我辦不到嗎?」

    「既然你都已經答應我爸爸了,你就要做到喔!」哈哈,有了這個承諾當護身符,她以後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戲弄他了。」溫亞竹,我是個正常男人,你要我過一年的和尚生活嗎?」這對他來說太殘忍了吧!

    「才一年,很快就過了。」

    說完她還故意貼近他,細密如絲的吻著他的唇,待他體內欲火被她成功的挑逗起來之後,她又迅速逃開。

    等他將魔爪伸過來時,她馬上把她爸爸搬出來。「你別忘了你答應我爸爸的事。」說完後,一溜煙逃出房間,留下一個滿腔欲火,卻無處發泄的可憐男人。

    「可惡的女人!」

    ***獨家制作***bbs.***

    宋珀兒果然是個賭徒的女兒,有著願賭服輸的擔當,履行當初所下的賭注。因此她和聶宸安的婚禮就定在十月十號,雙十國慶這一天。

    大家為了慶祝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因此又全聚集在「朋友小店」,人數也從原先六個人增加為七個人。

    「凡倫你怎麼了?宸安和珀兒要結婚,你算是大功臣,怎麼反而一臉如喪考妣的樣子?」官丞恭不解的問。

    「失去自由的人是我,該哀怨的人也是我,你干麼一臉好像誰對不起你的表情?」宋珀兒十分氣惱自己。從小到大看爸媽賭博輸到跑路,這種慘痛教訓她還是學不乖,十賭九輸,她怎麼還會笨到去和他打賭?

    「唉!」倪凡倫忍不住重重地嘆了口氣。

    杜璇伊瞧著他那張比死人還難看的臉,再也忍不住強烈的笑意,爆笑出來。

    「璇伊——」溫亞竹見她笑出來,根本來不及阻止,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禱她別說出來,否則她回去肯定會死得很慘!

    「亞竹,對、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杜璇伊仍是不停地笑著,像被人點了笑穴,狂笑個不停。

    「璇伊,我現在心情很不好,你有什麼好笑的,說出來讓我也笑一笑。」宋珀兒問。

    「是……」

    「杜璇伊你要敢說出來,我跟你沒完沒了。」

    溫亞竹對上倪凡倫那雙快要噴火的眼楮,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讓她將頭埋進去,當個縮頭烏龜算了!

    「我們孔老夫子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而我剛好是孔老夫子所說的女子,還是個非常小心眼又愛記仇的女子!」她等這個報仇的機會等了好久,好不容易讓她逮到機會,若不趁機報一箭之仇,那可真枉費了她小魔女的稱號。

    「你快說,到底什麼事?」宋珀兒所有好奇心全被引出來了,她迫不及待想知道。

    「哈哈……」杜璇伊又故意笑了幾聲。「亞竹的爸爸說要倪痞子在一年之內都不準踫亞竹,你們說這是不是報應?」

    「璇伊,早知道你會出賣我,我就不告訴你了。」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上帝,快來救救她吧!

    「這一定是你玩弄太多女人的感情,老天爺給你的懲罰,果然是老天有眼。」

    「凡倫,你該不會真的答應她爸了吧?」聶宸安問。

    「如果珀兒的爸爸要你答應他不踫珀兒,你能不答應嗎?」

    「當然不答應。」聶宸安回答得很快。

    倪凡倫又看看杜子辛和官丞恭,只見他們同時搖頭晃腦。

    「瞧你們的表情好像我是個笨蛋,才會去答應這種無理的要求。」

    大伙又心有靈犀,一致地點著頭。

    「對一個三天沒女人就不行的男人,要他一年不踫女人,簡直比滿清十大酷刑還殘酷!真是報應呀!」杜璇伊終于一掃心中那股悶氣。

    「哈哈,沒想到你也有吃不到的女人!」宋珀兒很殘忍的又補上一句。

    溫亞竹看見他的臉色已經一陣青一陣白,悄悄地往外移,想趁機落跑,但她的意圖很快就被倪凡倫給識破,宛若老鷹抓小雞,直接被他拎起後領。

    「去他的承諾,我今天就讓你變成我的女人。」他拎著她出去,背後還傳來聶宸安的提醒聲。

    「凡倫,你雖然是個壞男人,可別忘了你也是個溫柔的男人,對你愛的女人可要溫柔點,別嚇壞了這只誤入叢林的小缸兔。」

    「哈哈哈……」包廂里不時傳出那兩個女人如魔音般的笑容,讓人覺得真是有夠刺耳。

    ***獨家制作***bbs.***

    「凡倫,別忘了你答應我爸爸的事。」被抓回家的溫亞竹,看著他一步步逼近自己,只能一步步往後退,直到退無可退,只好趕緊把她爸爸給搬出來。

    「去他的承諾,要我當一年和尚,干脆叫你爸爸把我殺了比較快。」他一把將她推向床上,整個人壓在她身上,炙熱的唇沿著她滑嫩的頸項移到她胸前,雙手很快地褪去她的衣服。

    就在他的手滑移到她牛仔褲的鈕扣時,她更快一步拉住他的手。

    「今天不管你怎麼說,我都要你。」

    「我知道你很生氣,可是我今天真的不方便。」

    「什麼意思?」他在心里暗叫不妙,該不會……

    她羞澀的點點頭。「對不起。」

    「Shit!」倪凡倫忍不住咒罵了一聲,翻身離開她身上,懊惱的用手用力爬著頭發。

    溫亞竹也坐了起來,在他的唇上溫柔的一吻。「凡倫,改天我一定好好彌補你,今天就……」她強忍著笑意,表現出一臉歉疚。

    炳,看來她的演技有進步,改天一定要再和莊阿姨多學一些招術,才能把他吃得死死的。

    「你不要再挑逗我!」他那早已被她點燃的欲火若不得到宣泄,很有可能因為欲求不滿而暴斃,她卻如此殘忍的繼續撩撥他,根本是小魔女第二。

    以後他一定要限制她不準再和杜璇伊在一起,否則純真善良的她,一定會被杜璇伊給帶壞。

    「對不起。」她低著頭,偷偷笑著。

    「可惡!」倪凡倫起身沖進浴室,打開水龍頭沖冷水澡,來冷卻他無法宣泄的欲望。

    杜璇伊說得沒錯,這也許真是他的報應吧!

    溫亞竹心里雖然很同情他,對欺騙他也滿懷愧疚,但為了遵守對爸爸的承諾,也只好對不起他了。

    她趁著他還沒從浴室出來之前,趕緊將衣服穿好,草草留了張字條。

    親愛的倫︰

    如果你是真的愛我,就請你忍耐一年吧!

    愛你的竹

    倪凡倫從浴室出來之後,房間早已人去樓空,只有床上留下的那張字條,他才猛然明白,他被她給騙了。

    她的MC半個月前才來過,當時還是他去幫她買止痛藥,他怎麼會忘了?

    他實在有夠笨!

    難道說這真是老天在懲罰他那一段年少無知的荒唐歲月嗎?

    看來他想要擁有她,還需要一段漫長的等待,等待他們的愛情開花結果……

    【全書完】

    *想知道聶宸安與宋珀兒的甜蜜情事嗎?請看花園系列778《錢鬼送上門》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白吃白喝拐到你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鄀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