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愛郎君 第十章
作者︰蔡小雀
    路秀荷執意要留下來做事抵債。

    「路姑娘,人與人互相關懷是應該的,更何況山莊並不需要多雇婢女,你還是安心回鄉吧!」觀觀好心好意地勸她。

    可惜路秀荷滿腦子都是榮華富貴與俊俏郎君,根本听不進去觀觀的話。

    然而她的心思觀觀怎知?還非常善意地幫忙她。「這不是什麼大錢,你別放在心上。」

    路秀荷暗想︰二百兩不是大錢?她賺幾輩子才能賺得到?

    她窮怕了,一心一意想著這莊內的金銀財寶都是自己的該有多好。

    「說什麼也請讓我服侍幾日再走。」她誠懇地道︰「否則我不能心安,夫人,你答應我吧!」

    她要利用這幾日來引誘公子,只要他們有了夫妻之實,成功指日可待,夫人寶座亦是唾手可得。路秀荷得意的想著,卻不知道這是自己天真、一廂情願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好吧!」觀觀渾然不覺她的心機。

    ☆☆☆

    夜幕低垂。

    「易水大哥。」觀觀啃著桂花糕,蹦跳入房,含糊不清地嚷道。

    「就要睡了,又吃糕點不會脾胃不舒服嗎?」他放下手中文件,拉她坐在自己膝上。

    「可是我抗拒不了它的香味,每晚睡前若不吃上一塊,肚子會怪怪的!」

    「要不要請大夫來看看?這些日子以來你胃口奇佳,可是怎不見你長肉?依舊瘦巴巴的……」易水深情體貼地凝視著她。

    「不用看大夫吧?」她最怕吃藥了。「反正我健壯如牛的天天蹦蹦跳跳,應該不會有什麼病。」

    「話不能這麼說,大病皆由小病起,還是小心點好。」他很堅持,「明日就請大夫來把脈。」

    「好吧!」陽奉陰違是她最拿手的本事,只要到時候溜得不見人影,他也拿她莫可奈何。

    「這才乖。」他寵愛地笑笑,教觀觀頗有罪惡感。

    「對了,最近怎不見芙蓉公主來找你?」她連忙轉移話題,以降低自己的歉疚。

    「忙吧!最近皇上為芙蓉請了夫子,教她熟讀四書五經。」

    「我還以為她是因為尷尬才不來呢!」

    「不是。她心結已解,依她的性子,不會再鑽牛角尖的,你大可放心。」

    「這樣就好。」觀觀希望大家都和和氣氣的。

    「還有一件事忘了告訴你。」易水喜上眉梢,「下個月二十五是吉日!」

    「干嘛?」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成親呀!」他低聲笑著,抬起她的下巴,卻見觀觀又是喜又是羞的表情。

    「就這幾日,皇叔要過來看看你。」

    「皇上要親自來看我?這怎麼敢當。」觀觀訝異地道。

    「我本來也是告訴皇叔直接召你入宮即可,不敢勞他聖駕親臨,可是皇叔堅持親自來千葉山莊。」易水微笑,「或許皇叔是想順道散散心、透透氣吧!」

    「那我這幾天不就得扮成大家閨秀?」觀觀緊張地道。

    易水忍不住大笑。親親她粉嫩的臉頰,「皇叔人很好,不會介意這些,你毋需扮成任何人,做你自己即可。」

    「真的?」她松了一口氣。

    「真的。」瞧她緊張的樣子,易水哈哈大笑。

    ☆☆☆

    「哎喲!」呻吟聲自前方竹林中傳來,易水聞聲而至,卻見一名縴瘦女子背對著他撫腿呻吟。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路秀荷。她這幾日苦無機會引誘易水,恰巧今日遠遠見他孤身一人自庭園行來,便假裝扭傷了腳呻吟著。

    她等的就是這個獨處的好機會。

    「怎麼了?」他懦雅地溫聲詢問。

    「公子……」她轉過身來,淚水在眼楮內閃呀閃的。

    「拐傷腳嗎?」他注意到她頻頻撫著左腳。

    「是的。」路秀荷輕聲道,盡量地展現她怯弱可人的韻致。

    「我扶你至亭內,再找大夫來診治。」他壓根不在意她特意流露出的嬌柔姿態。

    易水的一顆心全放在觀觀身上,對其他女子的風情自是視而不見。

    「謝謝公子。」她將他的和藹有禮當成了有所反應,心中大喜,更加賣力表演。

    易水扶起她,但是路秀荷卻又「哎喲」了一聲,似乎痛得不得了。

    「不能走嗎?」他問。

    「嗯!」路秀荷等著他出聲言道要抱她入亭,可是低頭嬌羞地等了一會兒卻不見動靜,她納悶地抬頭——

    「易水大哥!」遠方專來喜悅的叫聲,「我跟你說……」

    原來他正好看到觀觀飛奔而來,眼光便眷戀地凝視著她,絲毫不掩其中的深情。

    路秀荷氣得牙癢癢的,怎麼那麼不巧呢?

    「觀觀,你來得正好,路姑娘腳扭到了,你在這兒陪她,我去命人找大夫來。」他招手道。

    臂觀熱心地低下身子檢查,「很痛吧?」

    「不用找大夫了,我現在覺得沒那麼痛了,沒事的。」機會已被破壞,還裝什麼呀!

    「你確定沒事?」觀觀擔憂地看著她。

    「沒事。夫人、公子,我先告退了。」她故意微跛地逃離現場,心想,得再尋思其他辦法才是。

    「你要跟我說什麼?」易水轉向觀觀問道。

    「說……忘了!」被這麼一要岔,她把自己剛才欣喜欲狂地要告訴他的話忘記了。

    ☆☆☆

    路秀荷思前想後,自己連續幾天制造機會暗示公子,可是他都視而不見,毫不在意。

    怎麼辦?總不能露骨地表示吧?

    她踱著步,既然公子那兒沒有成果,為何不試試向觀觀著手呢?

    制造一個誤會讓觀觀主動離開公子!

    她心喜地一拍手,「這是個好方法,觀觀看起來既單純又天真,一定不經深思就沖動地出走!」

    路秀荷信心大增地盤算著,縴弱的嬌容露出奸險之色……

    ☆☆☆

    「奇怪,我到底要告訴易水大哥什麼事?」觀觀直覺這事很重要,可是腦袋瓜子好像塞住了,沒半點教她想得起來的苗頭,偏偏喜兒一早便不知跑哪兒去了,否則她一定會幫她想起的。觀觀坐在涼亭里,攪盡腦汁地想。

    另一方面,路秀荷故意挑易水出門的時刻,溜進他房中將自己的衣衫弄得不整,並要一名婢女替她傳話,說是公子請夫人到他房中。由于路秀荷向來與觀觀交好,那名婢女不疑有事地來找觀觀。

    「夫人,公子請你到他房中一趟。」

    咦?她早上起身時他就不見人影,這麼快便回莊啦?觀觀邊想邊走向易水的寢室。

    合該路秀荷倒楣,因為有時易水會留宿觀華閣,偶爾觀觀會在他寢室過夜,而路秀荷竟選在觀觀留宿易水寢室的翌日編戲,那就——

    「咦?」觀觀見到路秀荷,奇道︰「易水大哥呢?」

    「公子……公子他……」她抽動肩膀,啜泣得好傷心。

    「怎麼了?」觀觀暫時拋開腦子里的問題,關懷地道。

    「夫人……你要為秀荷做主。」她哭得好不可憐。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昨夜……昨夜公子喝醉了酒,秀荷為他倒茶醒腦,他卻將我按倒在床上……」說著她大哭起來。

    臂觀瞪大眼楮,「你說什麼?」

    「公子昨夜玷污了秀荷!」

    臂觀退後好幾步——忍著欲爆笑出來的聲音——死命地瞪著她。這怎麼可能?昨夜他明明和她……更何況易水大哥根本不會做出這種事。

    在大笑前她得先弄清楚一件事——秀荷為何會說了個荒誕不經的謊言?

    臂觀皺著眉,一時之間倒忘了要狂笑。

    她深思的模樣讓路秀荷誤以為觀觀心生誤會……她幾乎快欣喜而笑了;只要觀觀想不開,怒而拂袖離去,那她就有希望了。

    臂觀在腦中翻來覆去地想著,終于歸納出一個結論——秀荷喜歡上了她的易水大哥,正設法要挑撥離間。

    她終于忍不住笑出聲。她應付這方面可說是老手了,秀荷竟然想欺騙她?

    「夫人,你笑什麼?」路秀荷被她笑得心里發毛,奇怪,她不是應該很生氣嗎?

    「好,我給你一個交代,跟我來。」

    ☆☆☆

    「這里是二百兩,你拿著回洛陽去吧!」

    「你……」路秀荷勃然變色,「沒想到你們竟然是這種人,仗富欺人。」

    臂觀見她猶不知死活地演著戲,好笑地說︰「你說易水大哥昨夜污辱了你?」

    「是。」她鼓起勇氣。

    「那就奇了,昨晚我留宿易水大哥的寢室,可不記得你有來過哦!」

    「啊!」路秀荷失聲驚叫,滿臉惶恐。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麼剛好?這下子觀觀肯定會重重地責罰她……她不敢想像那種情!

    臂觀望著跪在地上發抖的路秀荷道︰「你喜歡易水大哥才會這麼做,是吧?」

    「夫人,請……饒命,我是一時糊涂……」她顫抖地說。

    「我才懶得殺你哪!不過你回到洛陽後若是又想回來多生風波,嗯哼!那我就不敢保證了。」她忍住笑,板起臉孔怒斥。

    「是。我馬上回洛陽……絕不會再來的……」路秀荷驚惶得連滾帶爬地跑掉。

    「記得從後門走!」免得被看守大門的兩頭「石獅子」給攔住。

    目送她離去的身影,觀觀哈哈大笑起來,邊走向緣緣堂。

    「易水大哥——」她開心地喊,想告訴他這個笑話,卻見易水偕一英武老者談笑而來,身後跟著態度恭敬的齊英、魏百渝和關天雄。

    她興沖沖地邀功,沒多想要問那老者是誰。

    「易水大哥,我剛剛又替你趕跑了一個意圖染指你的女子!」

    「觀觀……」易水欲言又止。

    「你不用謝我,請我再吃幾塊桂花糕就好了。」桂花糕……香氣馥郁、口味濃重的桂花糕——她腦中突然靈光一閃。

    「觀觀,這位是皇……」易水正欲介紹。

    「啊——」觀觀突然發出驚天動地的喜悅叫聲。

    五個大男人被她嚇了一跳,全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我想到了,我終于想起昨天要告訴你什麼了!」

    「觀觀,先讓我替你引見……」

    「我有喜了。」她大笑,石破天驚地叫道。

    「你有喜了?」易水露出驚嚇的表情,見她笑吟吟地點頭後,隨即沖上前抱起觀觀,欣喜欲狂地喊︰「我要做爹了。」

    兩人陶醉在快樂幸福中,全然忘記一旁還有人。

    「皇上,請莫見怪,公子一遇上夫人就是這樣……」千葉山莊這三位首要也驚喜地咧大嘴,可是仍不忘向皇上解釋。

    皇上笑呵呵地撫著龍須,欣慰地道︰「不怪他,這才是真情流露的性情中人!更何況這真是一件喜事。」

    他看著俏皮可愛的觀觀,果然是位率真的女娃兒,難怪自己這個人中龍鳳的佷子會對她又愛又憐,甚至不惜抗旨。

    「你們說她叫什麼來著?楊觀觀是吧?好!易水好眼光!」他想起適才她逗趣的言行舉止和迸發活力的臉龐,心想待會回宮後要和皇後好好商量,看要封這個丫頭片子什麼名頭,並時時召她入宮談心解悶。

    他相信宮中多了她,一定會增添無數歡樂和笑聲,也許屆時還可以說服易水接受爵位封號。

    唔,這是個絕佳主意!皇上笑眯眯地想。

    —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妙愛郎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蔡小雀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