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妹子 第八章
作者︰蔡小雀
    數來堡幾乎被他們整個翻了一遍,但是無論怎麼找,就是找不到符合「沈多多」條件的姑娘。

    在這同時,有更多的江湖掏金客收到了風聲,追來了數來堡,但是震懾于裘秋雪莫測高深的武功和出神入化的刀法,一時半刻間還沒有人敢動手,只不過也因此,數來堡多了許多陌生的面孔,統統都是伺機下手偷拐搶騙藏寶圖的。

    秋雪注意到了這個現象,不過他依然平靜淡漠,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他在等,等哪個吃太撐的又上門來找罪受……

    只不過他和多多在一起的時候,行蹤就變得隱密了,全然不似乎常獨自行動時,那麼毫無顧忌地任憑他人跟蹤。

    他必須要保護多多的安全,不能讓他們因為想要威脅他而傷害了多多。

    這一天,秋雪又「解決」了兩名捺不住性子沖上前來要搶「藏寶圖」的大盜,等到他們抱著被挑斷的手筋沿途鬼叫離開後,他瀟灑地轉身,大踏步就要往史藥錢走去。

    「公子請等一等!」一個嬌滴滴的女聲氣喘吁吁地響起。

    街上人來人往,數來堡內除了史藥錢賭坊外又鮮少有他認識的人,於是秋雪的腳步連頓都沒有頓一下,繼續往前走。

    「公子,你等等我呀!」女子追得很急、很喘。

    秋雪微蹙眉頭,覺得這個聲音好像有點熟悉……

    「公子……」女子已經是在尖叫了。

    他有一絲恍然,淡淡地回過頭來,「是你。」

    丙然是易朵,她今天穿了一身淡綠色的勁裝,一副英姿俐落、美人如玉的模樣,在、看到他時,雙頰都酡紅了起來。

    「公子,你還認得我?」呵呵,這是當然的,誰教自己長得美若天仙,有幾個男人會忘掉她的?

    「有事嗎?」秋雪只是淡然地看著她。

    他的眼神好酷喔……易朵覺得快喘不過氣來了。

    「我……我……我想請你喝酒。」

    「我不跟姑娘家喝酒。」他話說完,又繼續往前走。

    易朵連忙追上去,「喂,我話還沒說完哪!」

    「我還有事。」他拋給她一個冷冷的眼神。

    易朵居然沒有生氣,乖得像一只小綿羊般,只是一個勁兒地追在後頭。「你等等我嘛,你是要到史藥錢找錢多多嗎?」

    「是。」他簡短地回道。

    「為什麼?」她不知死活地尖叫。

    秋雪丟給了她一個殺氣騰騰的眼神,嚇得易朵登時噤若寒蟬。

    只是過沒多久,她又鼓起勇氣追問道︰「公……公子,我知道我剛剛說錯話了,對不起,只是我也正好要到史藥錢,我們結伴同行好不好?」

    他皺著眉頭,腳步倏然一停,低頭看著她,「姑娘。」

    「在!」她心兒一跳。

    「你這樣對我鍥而不舍,到底想做什麼?」他直截了當地問。

    他問得直接,易朵回答得更干脆——

    「因為我喜歡你。」她坦白地說。

    又來一個!難道他這張臉皮子給他惹來的爛桃花還不夠嗎?虧他整天繃著張臉,為什麼就是嚇不退一干人等?

    秋雪眉頭打起結來,口氣堅定、斷然地拒絕,「很抱歉,我已經有心上人了,就算沒有,也不打算被喜歡。」

    「心上人?是錢多多嗎?」她醋海翻騰。

    「這是我的私事。」他不理會她,掉頭繼續走。

    「我有哪一點比不上錢多多的?我長得比她美、身材比她好、出身比她高,而且——」她在後頭追著、跳腳著,「我們家很有錢很有錢!」

    秋雪倏然回頭,眸光如電,語氣如冰,「姑娘,那麼回去抱著你的錢打滾吧,恕在下一點興趣都沒有!」

    話說完,不想再跟她羅唆下去,他一個閃身就運起輕功,魅然消失在人群中。

    「公子!」

    *

    「恩公。」

    「嗯?」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耶!」

    「喔?」

    「我們出來一定要這樣偷偷摸摸的嗎?」

    「噗……」秋雪滿口的酒噴了出來。

    多多連忙幫他拍背擦臉,「哎呀,好好的怎麼吐酒了?」

    「咳……」他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啼笑皆非地瞅著她,「你以為是誰害的?」

    「我?」多多滿臉無辜。

    「我們幾時出門是偷偷摸摸的?」

    她嘟起了嘴巴,「明明就是。每次都不從正門走,帶著我打閣樓飛出來,雖然這樣也很好玩兒啦,但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大搖大擺打門口走出去呢?還有,我為什麼不可以到客棧去找你?」

    秋雪微微一笑,還以為這個小丫頭遲鈍到不會發覺異狀。

    「你不覺得這樣比較刺激嗎?」他四兩撥千斤。

    「是很刺激沒錯,但是……」多多撓撓耳朵,還是覺得怪怪的。

    他連忙將一顆剝好的熱栗子塞進她嘴巴里,顧左右而言他,「這兒景致真好,你說是嗎?」

    「晤,這里是數來堡有名的風景名勝喔!」她嘴里含著栗子,講話都口齒不清了。

    他們倆相偎坐在涌泉小園前的欄桿上,看著腳下一池不斷打地心冒出的泉水,清澈剔透水波盈然,在秋意的籠罩下,激起了淡淡煙波,煞是美麗。

    雖是近冬了,但是地處南方的數來堡還是秋色深深,沒有寒風的侵襲,四處依舊可見到游人如織。

    「今年的冬天,史藥錢的團圓飯就沒那麼熱鬧了呢!」蜷曲在他身畔,多多突然有感而發。

    秋雪低下頭來,眼神漾著淡淡溫柔,「你很想她們?」

    她點點頭,鼻頭有些發酸,「這些年來我們姊妹相依為命,幾乎做什麼都是同進同出,她們倆現在都各自有家了,不知道會不會忘了史藥錢的一切,還有這個娘家呢?」

    「不會的,我相信她們還是時時懸念著這兒的,」他微笑撫慰,「就像你,以後若是嫁人了,一定也還會想著數來堡和史藥錢的,不是嗎?」

    嫁人……

    多多突然有點羞赧,「你是在跟我求親啊?」

    他一怔,「呃?」

    「其實如果你真的很想的話,那我也不是很反對啦。」她愈說臉愈紅,頭愈低。

    秋雪瞅著她羞澀嬌人的模樣兒,心底不禁一動,只是成親之想……他從來沒有認真考慮過。

    「我現在並不很想,你放心。」他老實地說。

    多多呆了一呆,猛然抬頭,「啊?你說什麼?」

    他輕撫著她嫩嫩的臉蛋兒,誠摯地道出心里話︰「事實上我從沒有想過婚嫁之事,江湖飄泊多年,早已習慣了獨來獨往的生活,遇上了你……是我第一次的忘情,至于成親一事……」

    他眼底的遲疑和猶豫再清楚不過了,多多胸口一震,急忙咽下喉頭倏然涌起的苦澀

    「也就是你還不想成親。」她扳著小手,強忍著眼眶別紅。

    「像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秋雪沉聲傾訴,「無拘無束、逍遙自在,行不行合婚之禮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兩個人彼此有情,這就夠了。」

    他的說法一點兒也沒錯,而且江湖游俠不慣受到拘束也是應該的,只是對多多來說,女孩兒家最憧憬的就是找到心愛郎君,然後鳳冠霞帔、八人大轎,風風光光地嫁入夫家……

    就算婚禮小點兒,吹鼓手少點兒也沒關系,但是她好想好想穿著大紅嫁衣,嬌嬌羞羞地嫁給他,然後等待洞房花燭夜的那一晚,他用喜秤替自己撩起紅蓋頭……

    「唉!」是她太貪心了嗎?

    恩公與她兩情相悅就已經是天上掉下來的大好事了,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人的欲望果然是無窮無盡的嗎?

    「好好兒的怎麼嘆氣了?」秋雪蹙眉,關懷地問。

    「沒有,我是說……你說得很對,」她不能當個太貪心的人,否則老天爺會把她現在所擁有的幸福和福分給拿回去的。像是害怕失去他,多多緊緊環抱著他的腰,臉頰兒緊貼在他胸前,吐氣如蘭、聲若蚊蚋,「成不成親不要緊,只要你心底有我,這就夠了。」

    他擁緊了她,不禁微笑了起來,「我很高興你也是這麼認為。」

    多多怔怔地偎在他懷里,心底滋味分不清是酸、是甜、是澀……

    想著想著,她不禁又想起了愛愛和盈盈出嫁時那喜氣洋洋的大紅嫁衣,還有胭脂點綴下的如花笑靨。

    幸福地坐上花轎,在眾人的祝福聲中被騎著白馬的良人迎娶回家……

    剎那間,那幕幕景象在她眼前饃糊了起來,多多這才發現自己眼底不知道什麼時候已成一片淚霧婆娑……

    *

    月夜燈下,多多掏出了懷里那個繡工精致的圍兜。

    總是想著要還給他,卻總是忘了還給他。

    她沒理由跟這個素未謀面的沈姑娘吃醋的,可是每當她一想起恩公臉上那抹深深的承諾和責任,她就止不住心底陣陣的酸楚。

    假如找到了沈姑娘,沈姑娘卻藉此表明要跟著他呢?

    恩公說他答應過沈姑娘的哥哥,要將圍兜交給她做心證,除此之外,他還答應了她的哥哥什麼嗎?是不是答應過要照顧她一輩子?或者是……

    多多煩躁地捂著雙耳,痛苦地閉上眼楮。

    「好煩……我該怎麼辦?」

    她不該胡思亂想的,可是不確定的事太多太多了……打從認識他之後,她的一顆心就這麼時時懸著、上上下下忐忑難安。

    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吃飽飽等賭錢,天塌下來也不管的傻多多了。

    在這時候,她好希望好希望愛愛或盈盈在這兒,听听她說自己的害怕、擔心,還有千頭萬緒的心事……

    「愛愛,盈盈,我好想你們。」

    不要只是時時飛鴿傳書來問候她好不好,不要只是時時托人帶精致名貴的禮物給她,這些對她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她只想要找個人好好傾訴一番……

    至少告訴她,她該怎麼做?

    *

    易家銀莊

    氣派非凡的大戶莊業在數來堡可以說是比比皆是,但是像易家銀莊這麼氣派輝煌到近乎俗氣的倒是很少。

    易家經商多年,但總是難掩暴發戶氣息,無論門上、簾上、區額上到處請名家墨客寫滿了題字或詩畫,還是怎麼也掩飾不住那股用金子、銀子砌成的銅臭味來。

    好比說,賞花的亭子紅柱上,明明清清雅雅地寫著「花間尋幽忘煩憂,葉底題詩香滿樓」,可是下面偏偏又用金子貼黏成了一個大大的「福」字,金光燦燦好不刺眼。

    而易家不光是家中的擺設這麼氣派華麗,就連門風也是這麼囂張又跋扈。

    罷剛打外地巡視產業回來的易家老爺易開冠穿著大金色的錦袍,腰間用十幾片黃金瓖成的圍帶東著,底下還叮叮咚咚掛了好幾串的玉佩和翡翠,更別提那粗短的十根手指頭根根都戴著金子打造的扳指了。

    通常易家老爺遠在十里外,人們就可以知道是他來了,因為光認那「金光閃閃、瑞氣干條」的光芒,像是頂了個大太陽在頭上,簡直就是他的正字標記,全數來堡上下人等統統見識過了,相信只要見過一次這種「日出」奇景的人,一輩子都很難忘掉的。

    而此刻,坐在金瓖玉的大大太師椅上,肥肥胖胖的易開冠老爺用金牙簽剔著牙,一邊皺起眉毛來。

    「寶貝女兒,你說什麼?」

    易朵嬌滴滴地望著他,嘟起小嘴,「我說,我要你幫我把史藥錢賭坊給整垮!」

    「為什麼?史藥錢是哪兒得罪我的小朵朵了?」易開冠老爺對這個心肝寶貝可以說是疼到心坎里去了,他和夫人多年膝下空虛,易朵雖是他在十二年前經商途中領養回來的,可是他一見這嬌嫩的小娃兒就喜歡,好不容易捧在手心上疼到了這麼大,自然是舍不得她受一絲絲委屈的。

    也因此,易朵被寵成了嬌生慣養的性子,和他的脾氣如出一轍。

    「還不是那個錢多多,竟然跟我搶男人。」

    易開冠被女兒的話嚇得拚命眨眼楮,「搶……搶男人?朵兒你……你……」

    她不耐煩地看著父親,「哎呀,就是我喜歡上一個公子了,可是錢多多百般的阻撓,簡直煩得不得了,爹,你都不知道,那個公子真的長得很俊又氣派——」

    氣派?

    說到「氣派」兩字,這可是易開冠老爺最喜歡的了,他臉上的擔心一掃而空,興致勃勃地湊近前去,「當真長得很氣派嗎?」

    「女兒的眼光怎麼會錯?」易朵一揚柳眉,自信滿滿。「而且他的武功很高強喔,咻一下就不見影兒了,爹,比你養的那一票撈什子保鏢厲害上千百萬倍呢!」

    「這麼猛?」易開冠老爺撫著短短的胡須,眯著眼楮笑了起來。

    「爹,改天我帶你去見他,你一定滿意得不得了,」她捧起了金杯啜了一口茶,眉開眼笑,「所以爹,你一定要幫女兒。」

    「他們家有錢嗎?」這是第二重點。

    「錢?」易朵皺起了眉頭,「爹,咱們家的錢還不夠多啊?他有錢沒錢又有什麼關系?沒錢更好,沒錢就不會仗著銀子跟我大小聲,到時候呀,保準對我們易家是服服帖帖的,什麼事兒都听我們的,那豈不更好?」

    「嗯,女兒你說得有理。」易開冠老爺一挺胖肚子,得意地笑道︰「想我易家累積下來的錢財八輩子也花不完,我家女兒又長得如花似玉,這小子若能娶到你,還真是他上輩子燒好香燒來的福氣呢!」

    「爹,你總是愛這樣夸獎人家,人家會不好意思的。」易朵的臉上卻看不出一絲謙虛。

    他們父女倆你一言來我一句,興奮得不得了,好像秋雪已是他們家跑不掉的金龜婿兼甕中鱉了。

    「女兒呀,可是你真要對付史藥錢嗎?再怎麼說那可是個好玩的地方,若是整垮了,對咱們數來堡是一大損失,還有……」他沉吟著,終于考慮到現實面,「它的背景和靠山很硬哩,當家娘子里頭的史愛愛和藥盈盈嫁的非富即貴,要是她們知道我把史藥錢整垮——」

    易開冠老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是生意人,這點腦筋還有。

    易朵卻是不管不顧,氣惱地跺腳,「爹,難道你怕了她們啦?不過就是一個小小賭場,有什麼好怕的?」

    「女兒呀,你不知道,史愛愛嫁的是八府巡按大人,藥盈盈嫁的是富可敵國的郝家莊少爺,都是狠角色呢!」易開冠雖說囂張跋扈,可是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商場上做人做事本來就得靠眼色精、手腳快,不能明明知道是砍頭賠本生意還去干,那就真的太笨了。

    「爹,那您是不管女兒的事羅?」她氣得不得了,不敢相信對自己百依百順的爹竟然會怕史藥錢那夥人。

    「不是不管,是咱們不能正面為敵,得換個法子來。」他陪著笑臉。

    「什麼法子?難不成還干脆雇幾個殺手把她做了?」

    「耶,女兒你果然聰明伶俐。」易開冠嘿嘿賊笑。

    明的不成就來暗的,只要處理得好,別走漏了風聲,誰會知道是他們易家指使的呢?正所謂無奸不成商嘛,哈哈哈……

    易朵一呆,「爹,你該不會是說真的吧?」

    殺人……她是討厭錢多多沒錯,可是也沒有到那種除之而後快的地步,頂多就是把她整垮,讓她淒淒慘慘的,沒有那個臉再來跟她搶人就好了。

    「女兒,這是最快的法子,也是最有效的,要不然你以為商場上是這麼好混的?該狠就得狠,爹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也是這個道理啊!」

    「可是……」她皺起了眉頭。

    「你考慮一下,如果有需要的話就跟爹說一聲,爹好去安排。」易開冠寵愛地摸了摸她的頭。

    易朵勉強點頭,「好,讓女兒再想想好了。」

    殺人啊……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俏妹子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蔡小雀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