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嬈女巡按 惡搞番外
作者︰董妮

彼明日一直很想親眼看看水無艷的樣子,作夢都想著。

這一晚,他終于如願以償。

她發如烏羽,鵝蛋臉,鼻子精致小巧,雙眼水汪汪,仿佛蒙了層霧,她的唇稍厚,是很漂亮的粉紅色,笑起來溫柔又可親。

她眉間有一顆米粒大的朱砂痣,襯得整個個猶如九天玄女下凡塵。

他好開心,他最心愛的娘子是如此地艷冠群芳。

雞鳴時分,他醒過來,雙手摟緊她不盈一握的柳腰。

「無艷,我愛你。」

水無艷還有點愛困。「我也愛你,但我現在沒力氣,不管你想干什麼,都等我睡飽再說,好嗎?」

「我只是想告訴你,你好漂亮,尤其是眉間那點朱砂痣,簡直是神來之筆。」

她身子一僵,立刻抬腳把他踹下床。「我不知道你想念的是哪個女人?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我臉上一顆痣都沒有!混蛋!」同時,倒翻一百零八只醋桶。

她走了,他呆住。

他六歲失明,生平交往過女子五根手指數得完,會入他夢的女人除了她,還會有誰?那樣的出塵脫、那樣的慈悲良善……

「啊!娘,有朱砂痣的是娘……」他記憶回到那遙遠的過往,全家團聚的日子,嚴格的爹爹、疼寵他的娘,想著想著,他漸漸入迷。

不知過了多久,她端著熱騰騰的白粥進房,見他痴傻樣,更是火冒三丈。「你居然還在想那個女人!」一掌拍飛。

「什麼?啊!娘子,你誤會了……」青天大老人,他冤枉……

原來吃醋真不是件好事。

惡搞番外之二

彼明日一直很想親眼看看水無艷的樣子,作夢都想著。

這一晚,他終于如願以償。

她坐在妝台前,手持一盒胭脂,細理妝容。

他可以看見她的背影,一截白嫩細滑的粉頸在漆黑的發瀑間若隱若現。

他好興奮,雙手顫抖著攬住她的肩膀。

「無艷……」他低喚,她轉過頭來,美麗的大眼楮柔情似水,長長羽睫搧呀搧,灑落萬點風情。「娘子,且讓為夫來為你畫眉。」

她揚唇,對他露齒一笑,兩排牙黑得像炭。

「啊!」他尖叫,猛地坐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又有刺客嗎?」水無艷被吵醒。

他喘著。「原來是夢,太好了,只是一場夢……」美人配黑牙,真的好恐怖啊!

她看看四周,沒事啊!「明日,你作惡夢?」

他點頭,額上的汗還在不停地流。「無艷,我問你一件事。」

「什麼?」

「你的牙齒是黑色還是白色?」

她一掌搧向他後腦勺。「你傻了,會有人長黑牙嗎?」懶得理他,她倒頭繼續睡。

彼明日摸摸腦袋。「也對,世上哪有黑牙人?肯定是最近太累了,才會作怪夢。」他倒回床鋪,拉上棉被睡大覺。

黑牙美人三番四次對他露出致命的微笑,啊浮浮——這一晚,他尖叫聲不絕,每次醒來就問她牙齒黑或白?

水無艷氣得跑去書房睡。天色大亮時,她恍然想起,自己曾大會奉皇命混入壯族人的使館里,探查他們救娶公主是真心或假意,因為壯族女子以黑牙為美,她就把自己的牙齒染黑了。

彼明日明明看不見,為什麼會知道?

他的心眼突然變成鬼迷眼了?她的後背好涼……

PS︰染黑牙來自雲南文山壯族。

惡搞番外之三

彼明日一直很想親眼看看水無艷的樣子,作夢都想著。

這一晚,他終于如願以償。

他坐在她身邊,一只手摸著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一只手牽著她。

她轉頭,對他露出一抹溫暖的笑,那是冬陽掙出烏雲,對著大地傾灑春意的美麗。

他的心像泡在微濕的糖水似的甜蜜。

「明日,你希望我這胎生男孩還是女孩?」

「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他側過身子,細細吻上那柔軟櫻唇。

啪地,他額頭一陣痛。「誰打我?」

「我!」水無艷用力一推,差點把他推下床。「你想悶死我啊?」哪有人睡到半夜,突然撲過來親得人不能呼吸?

「哇!」他耍賴,抱緊她的腰,要摔一起摔。「我做了什麼,你要打我?我——無艷,你的肚子呢?我記得你快生了,肚子應該很大才對,怎麼變小了?是不是生病了?我帶你去看大夫——不,還是請大夫上門,你現在有孕,不方便——唉喲!」又被敲了。

「你傻啦?我上個月已經生了!」

「啊?」所以他剛才是在作夢?顧明日有一點點失落。「我就說嘛,十個月大的肚子突然變成三個月,肯定有問題。」

「顧明日——」水無艷一巴掌拍飛他。混帳家伙,敢拐著彎說她腰變粗了,欠揍!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妖嬈女巡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董妮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