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情人 第十章
作者︰子紋
    志國黑著一張臉的坐在他六個兄弟的面前,從一個小時之前開始,他的耳邊就一直充斥自己手足的調侃聲音,他實在感到窩囊至極。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有什麼好可以取笑的,他就不懂他的兄弟們到底想做些什麼?

    「真沒想到,最早結婚的竟然是老四。」戚志華覺得好笑的說道,「以後他就是所謂的妻管嚴了,什麼樂子都不能找了,真是悲哀,不是嗎?」

    「二哥,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戚志萬摘下他鼻梁上的黑眶平光眼鏡,打趣的說道,「我們那個未過門的小嫂子可是柔順得跟只小羊一樣。」

    「對啊!」志民邊舉著啞鈴邊開口道,「不一定志國要出去找樂子,她還會說‘匕亡至’。」說完,他站起身,把手上的啞鈴給放在地上,還故意交叉著雙手放在自己的雙腿間,學日本小女人行了個日本禮。

    一個身高一百九十公分又渾身是肌肉的大男人做出這個動作,說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所以他的動作一出現,隨即引來一陣哄然大笑。

    「你們夠了沒有!」志國受不了的大叫,「一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若是你們再鬧,小心我不顧手足之情。」

    「別生氣嘛!」志萬謝絕了戚志中遞過來的香煙,伸手進西裝外套中拿了包口香糖,丟了片口香糖進口,才繼續說道︰「你結婚可是我們戚家的大事,開開玩笑也無傷大雅,何必動怒呢!」

    志國環顧了四周的六張臉龐,一個念頭忽然閃進他的腦中,他露出了一個冷笑,「既然你們都閑來無事,不如……我們來打個賭,你們看怎麼樣?」

    志國的話語一出,立刻得到其它兄弟們的注意,他們或坐或站的,不過目光都投注在志國的身上。

    「要賭什麼?」最後,由老大代表大家開口問道。

    志國看到他們的那副躍躍欲試的模樣,硬是壓下自己想狂笑的沖動,畢竟中國人的賭性堅強,只要他再好好的加上誘餌,肯定就會釣上六條大魚。

    「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志國的手指了指他的六個兄弟,「你們都不想結婚,也都認為自己不可能會結婚,以前我也跟你們一樣視婚姻為畏途,不過明天我就要結婚了,反而,我覺得很開心……」

    「四哥,請你去頭、去尾,講重點。」先侶懶得听志國的長篇大論,索性開口打斷他的話。

    「OK!」志國無所謂的一個聳肩,「重點就是,我跟你們打個賭,內容就是,五年,」他的手比了個五,「若你們都還沒有結婚,五年之後,我就給沒結婚的人五百萬,反之……」

    「反之,若我們在五年之內結婚,就輸給你五百萬。」志華打斷志國的話語,接口道。

    「沒錯!」志國點點頭,「如何?賭還是不賭?」

    「我賭!」先侶第一個舉手贊成,今年他才二十二歲。過了五年也不過二十七歲,他當然第一個贊成,他已經打定主意,志國的五百萬他是鐵定要拿到手的。

    「不如這樣吧!我們提高賭注,這賭注不包括明天要結婚的四哥,不然對他不公平,」先侶想想,有點惡劣的把賭金加高,「我們其它六個人,若有人在五年內結婚,就得付給其它還沒結婚的兄弟五百萬,不過當然!已經有老婆的都不能算在內,你們看怎麼樣?」

    「我……沒意見!」志萬首先開口應允。

    「我也沒多大問題。」志歲也跟著答腔。

    志民聳聳肩,拿起地上的啞鈴繼續「把玩」著,「隨便,你們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三個同意了,先侶看向坐在單人沙發椅上的志中,「大哥,你的決定呢?」

    志中一副冷淡的表情,抽著煙,最後才說︰「我無所謂,既然要玩大家就一起玩,只不過……」

    「別給老媽知道。」其它兄弟很有默契的開口。

    志中聞言,嘴角微微的露出一個笑容,「知道就好。」

    「那二哥呢?」大家的目標全鎖定在惟一一個還沒有開口的人身上。

    「我這個人啊!很懂得替自己留後路,」志華緩緩的開口說道,「不過各位都在興頭上,我也看得出來,如果我現在SayNo,一定很掃興,That’sOK!我會準備三千萬的。」

    此語一出.,整個起居室驀然變得沉靜,最後還是由老大代表發言︰「志華,你的意思該不會是……你已經有意中人了吧?!」

    志華聳聳肩,不給任何的答案。

    「哇塞!」先侶見狀,不由得鬼叫出聲,「沒想到四哥腦筋轉不過來,連二哥的腦袋都快變漿糊了。」

    志華抬起手,往靠在椅背上的先侶的肚子上一捶,「小鬼!不會用形容詞就不要亂用,竟然把我的腦袋形容成漿糊。」

    「二哥你少不識好人心。」先侶一邊揉著肚子,一邊說道,「你明知道自己的中文造詣其差無比,我若用好一點的形容詞,你听不懂,用漿糊多好,既簡單又明了。」

    「我……我懶得……」志華頓了一下臉呈思考狀,然後才繼續說道︰「我懶得跟你看在一起。」

    每個人听完志華的話,都努力的憋住笑。

    最後是志歲先忍不住的開口問道︰「對不起,二哥,不是我故意找你的麻煩,但是我真的听不懂,什麼叫做……‘我懶得跟你看在一起’?」

    「這很容易懂啊!」志華一臉的難以置信,他的兄弟們怎麼中文造詣比他差了呢?「你們怎麼會听不懂?就是那句成語,意思就是我懶得跟你看在一起?」

    大伙兒還是一陣茫然!

    「你的意思是,不跟他們‘一般見識’,對不對?」

    「對!對!對!」志華興奮的點頭,「我剛才想要講的就是一般見識……」他的聲音隱去,他慢半拍的才想到,替他解答的竟是個女人的聲音,他立刻吃驚的轉向聲音的來源。

    而房間內大伙兒的目光,也早已轉向了房門口的方向。

    「韻庭,你怎麼會在這里?」志國連忙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向房門口,停在韻庭的面前,「該不會念慈又在鬧脾氣了吧?」

    自從念慈答應要嫁給他的第二天開始,就搬離了戚家大宅,因為她說想要趁著短暫的機會回台南去陪陪席家兩者,畢竟就要出嫁了,所以他也沒有多大的堅持。

    前幾天念慈回台北,幾乎整天都跟他膩在一起,不過今天一整天他都沒有看到她,因為他偉大的母親大人竟然封建的認為男女結婚的前一天不能見面,不然將來會得不到幸福,他是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不過念慈卻堅持要听他母親大人的話,所以他也沒法子,只好照做,但是現在看到韻庭出現在他的眼前,他可緊張了,深怕他的準新娘在結婚的前一晚耍脾氣。

    「拜托你好不好!」韻庭一副受不了志國的模樣,「念慈的個性你會不了解嗎?只要罵她幾句,她就哭的淅瀝嘩啦的,怎麼……」

    「罵她?!」志國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你為什麼要罵她?」

    「我……」韻庭覺得她快受不了了,她也不過打個比方罷了,反應竟然那麼大,她把念慈要她代送的一張卡片塞進志國的手中,嘴里不忘咕噥的說道︰「你們戚家七兄弟都是怪胎。」

    志國沒有理會韻庭的批評,只顧著把卡片給打開,看到卡片上頭的字句,他不由得露出笑容。

    韻庭見到志國露出近似白痴的幸福笑容,她搖搖頭轉過身,任務一完成就準備打道回府了。

    「喂!」

    還沒踏上階梯,韻庭就听到身後傳來的聲音,她好奇的轉過身,一看到出口叫住她的人,她的臉色立刻丕變。

    「你想干麼?」她警戒的問道。

    志華順了順自己的頭發,淡淡的說道︰「我只是想為上次的事向你道歉。」

    「免了!」韻庭對他搖搖手,「我不需要你來提醒我上次我看到你的……那件事。」

    「這麼說,你是原諒我了!」志華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

    韻庭也回他一笑,甜甜的說道︰「你錯了!」然後她的笑容驀然隱去,「就算極圈的冰都溶化了,我也不會原諒你,你這個超……級……暴……露……狂。」

    「我暴露狂?!有沒搞錯……喂!」看到韻庭已經下了樓梯,志華不由得開口喚道︰「你停下來听我說,我那一天是……」

    當他終于意識到自己是在跟一團空氣講話的時候,他立刻住了嘴,鼻子一摸,就轉身回起居室,看到了其它幾個兄弟「異樣」的眼神。

    「什麼事都不告訴你們。」志華坐回椅上,放松自己的靠在椅背上,喃喃的說道。

    「不告訴我們?!無所謂!」志民露出一個不以為意的表情,「不過剛才那個女孩子長得還不錯,我去追她怎麼樣?」

    「好啊!我沒意見。」志華看出志民在套他的話,所以依然一副不冷不熱的反應。

    志民看著志華,眼底立刻閃過一絲了然。

    志萬把手上的眼鏡給戴回去,雙手擱在自己的後腦勺,往後一靠,「沒想到,咱們二哥也動凡心了。」

    「人是七情六欲的動物。」志華惜言如金,依然是一句話帶過,在美國因為心髒病發在鬼門關繞了一圈,醒來之後,他知道自己的命真的可以說是撿回來的,所以他現在更懂得珍惜,也更懂得去追求以前他所忽略的事物。

    「看樣子陷得很深。」志中把煙按熄在桌上一個**女人造型的煙灰缸中,淡淡的說道。

    「也無所謂的深或淺,只是想把握自己想抓住的東西。」志華淡淡的回道。

    志中打量志華的眼中,驀然變得若有所思。

    有事情不對勁!志中敏銳的察覺,最後,他從沙發上站起身,「我想,我們可能需要私底下談談,到我書房去。」

    「沒必要的,大哥。」志華絲毫沒有要移動的跡象。

    「有沒有必要,等我跟你談過再說。」志中自顧自的往門外走去,一邊走還不忘說道︰「快過來,我等你。」

    「到底怎麼回事?你們該不會要打架吧?」先侶在一旁看好戲似的問道。

    「他們要不要打架我是不知道,但是若你繼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會先揍你一頓。」志民在先侶的面前把自己的手關節弄得咯咯作響。

    先侶聞言,立刻識趣的閉嘴。

    ※※※

    念慈看著走近新房里的志國,他現在是渾身酒味加上衣冠不整,只能用「狼狽」兩個字形容。

    沒辦法,誰教他上有三個兄長,下又有三個弟弟,鬧洞房的時候,當然就得比較倒霉,一個應付六個。

    「听說,你們七兄弟有一個很有趣的提議。」念慈伸出手擋住志國迫不及待的雙手,喃喃的開口問道。

    志國聞言,嘆了口氣,「你的消息怎麼那麼靈通?」他低頭看著念慈問道︰

    「要不是你到機器一竅不通,我還真懷疑你在家里裝了竊听器。」

    「不要顧左右而言他,我要的是答案。」念慈看著他,一臉堅決的說道。

    志國考慮了一下,又問,「是誰告訴你的?」

    念慈聳聳肩,沒有給他明確的答案,「有句話說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只知道你們七兄弟有個有趣的提議,至于內容……我並不清楚。」她老實的說道。

    志國看著念慈的表情,驚恐的猜測著︰「你的言下之意該不是在告訴我,若我不把話給說清楚,今天的新婚之夜,你準備讓我獨守空閨吧?!」

    「這個提議我會考慮、考慮。」念慈坐在床沿,雙手環抱在胸前,等著志國的回答。

    志國感到好笑的搖搖頭,坐到她的身旁,有感而發似的說道︰「我其它的兄弟都說你溫柔得不像是活在二十世紀的女人,我真該讓他們看看你也有耍脾氣的時候。」

    聞言,念慈露出一個笑容,抬起頭,親了他的臉頰一下,「筱若常把一句話給掛在嘴邊,我一直覺得這句話很有意思,她說︰‘現代女性為了不嚇跑男人,就得學著裝成溫柔小傻瓜’,你不覺得我很徹底奉行這句話嗎?不然我怎麼可以釣上你這只金龜婿呢?」她對他皺了皺鼻子,顯得十分洋洋得意。

    志國聞言,哈哈大笑,對她沒轍的搖搖頭,其實他心知肚明,雖然他的妻子偶爾是會耍耍小脾氣,但其實骨子里的她,卻是個善良得無以復加的女人。

    單憑著這一點,就足以令他為她神魂顛倒。

    「你別笑。」念慈拉了拉他的手臂。不依的說道,「你還沒有跟我說,你們七兄弟之間的約定。」

    志國一看到念慈的表情,就知道今晚他若不說出個所以然來,它是不打算放過他的,他嘆了口氣,「好吧!我說,我全告訴你。」

    念慈隨著志國的話,表情從有趣慢慢的變成難以置信,等到志國結束敘述,閉上嘴巴之後,她久久不發一言。

    「你們太胡鬧了吧!」過了許久,念慈才出聲反應,「怎麼可以拿婚姻大事來開玩笑?太不成熟了,虧你們每個年紀都比我年長,真是沒大腦。」她不認可的搖搖頭,「到時候,若是他們都因為面子而錯失良機,你良心怎麼過的去啊!」

    志國被念慈的話弄得一愣一愣的,基本上,他的良心是肯定過得去,畢竟他們兄弟自尊心強歸強,但卻也深知取舍之道,若有沖突,他們肯定會拾面子而就較好的那一面。

    他拍了拍自己新婚妻子不悅的臉龐,「別生氣,」他安撫道,「我的哥哥、弟弟們自然會有他們的一套做法,不然你以為他們真的那麼笨,會跟我做這種約定?」

    聞言,念慈莫可奈何的對他的笑容露出一個響應,反正她已經看出他們兄弟間奇怪的相處模式。

    她抬起手臂由志國彎身將她抱至床上,她放心的倚著他,開始他們的新婚之夜。

    餅了許久,在快要入睡時,念慈才想到她忘了送給志國一份結婚禮物。

    不過她不急,她偎進她老公的懷里,反正她知道志國不會喜歡這個禮物,因為她接到了助教「怒」的警告,立刻快刀斬亂麻的決定辦休學,意思就是……她注定得再念一年大一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完美情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