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絕王子 第九章
作者︰子紋
    午後下了一場大雷雨,不到一個小時,炙熱的太陽又再次露臉。

    昨晚,黛絲一夜無眠,最後有了一個瘋狂的念頭。此時,她的神經便如同一根緊繃的弦,稍踫即斷。

    照原訂計劃,羅森在今晚午夜前會回到格羅,她要給他一個「意外」。

    牆上的鐘準確的指著兩點,也該是時候了,她打開羅森的保險箱。

    保險箱里有許多現金和名貴的珠寶,她的唇邊泛起一個諷刺的笑容,或許今天過後,他會後悔他將保險箱的密碼告訴她。

    黛絲拿了不少現金,除了她的紅寶石婚戒,她並沒有帶走任何珠寶。

    她神色自若的走到諾曼的房間,喚醒了正在午睡迷迷糊糊的他,替他穿上衣服,自己只背著簡單的背包。

    她已經知會過羅森的侍衛與下人,今天下午,她要帶著諾曼去東邊的海灘游玩。

    亞力原本不贊成,因為東邊的海岸聚集了許多的觀比客,在安全考量之下,他並不希望兩人前往。

    但因為黛絲的堅持,他也只好照辦,載著他們的往目的地,並在一旁守護著。

    黛絲帶著諾曼,借著海灘上的擁擠人群,輕而易舉就擺脫了侍衛。

    攔了輛計程車,黛絲緊張的帶著諾曼上車。

    「媽媽,我們要去哪里?亞力找不到我們會擔心的。」

    「機場!」她對司機匆促的說道,而後看向人來人往的海灘,她看到了羅森的侍衛,連忙將頭一低,他們已經發現她與諾曼不見了。

    「機場?!」諾曼雀躍不已,「爸爸回來了嗎?」

    「不!」她看了他一眼,壓下心中的愧疚,她是沒有權力剝奪諾曼擁有父愛的權利,但她自私的不願將他留給羅森。

    聞言,諾曼的臉一垮。

    看到他的模樣,黛絲硬是擠出一個笑容,「我們要去找爸爸。」

    他的眼楮一亮,「真的嗎?可是爸爸告訴我,他今天就要回來了。」

    「我們可以早一點看到他。」她揉了揉他的黑發,「難道你不開心嗎?」

    諾曼興奮的點點頭。

    她不該欺騙他,但顯然現在只有這個原因可以讓他安靜下來。

    她的視線看向窗外,這是個美麗的地方,但或許她不會再有機會踏上這塊土地。

    羅森若知道她帶著諾曼離去,肯定會大發雷霆,一想到他可能有的反應,她不由得瑟縮起來,但她壓下心中的不安,強迫自己想起是他先傷害她的,而她並沒有欠他什麼。

    *****

    紐約一如往常般熱鬧又活力四射。

    黛絲一臉憔悴的抱著倦極睡著的諾曼步出機場,手中緊握著杰夫寄給她的信件。

    一切看來都已改變,但卻又似乎沒有變化!當年,杰夫幫助了她,現在,她還是來求助于他!

    然她的運氣並不好,杰夫與凱莉不在家,于是她抱著諾曼站在他們所租賃的公寓門口等待。在飛機上,她根本無法安眠,現在她的思緒更是亂成一團。

    她覺得自己似乎病了!搖了搖昏沉沉的腦袋,暈眩不適的感覺使她決定不再等。

    她想,或許她該先去找個地方住下來,休息一下再打電話知會杰夫一聲。

    「黛絲?!

    她才步出電梯門,便與打算進門的凱莉撞成一團。

    「凱莉?!」黛絲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容,「好久不見。」

    凱莉興奮不已的看著她,之後表情變得嚴肅,「你的模樣不像是活在幸福婚姻中的女人。」

    黛絲拍了拍蠕動的諾曼幾下,還是笑了笑。

    「你的丈夫呢?」凱莉的目光在她的身後梭巡著。

    「應該回到格羅了吧!」

    「應該?」她拉著黛絲進入電梯里,「我們應該慶幸你現在這副模樣沒有讓杰夫看到,不然他肯定會念上好幾天。」

    凱莉看著黛絲搖了搖頭,她白里泛綠的臉,看來極不健康,眼神又黯然無光,似乎在格羅虐待得很慘似的。

    黛絲在凱莉的帶領下,進入他們所租賃的房子,將諾曼安放在床上,她心疼的吻了他的額頭一下,然後轉身離開房間。

    當她走出房間時,凱莉已經泡好咖啡等著她。

    「或許你願意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坐在充氣沙發上,他們客廳的布置就像水彩房般五顏六色。

    黛絲喝了口咖啡,沉默了一會兒,才將事情簡短的說了一次,包括五年前的那場惡作劇以及羅森的轉變。

    「我真想拔光那個叫維妮的賤人的頭發。」凱莉的口氣有著強烈的厭惡。「還有羅森,你該叫他帶著他的自尊與自大下地獄去。」

    「或許我真的應該這麼做。」黛絲的嘴角揚起一絲苦笑。

    門口響起吵雜聲,接著是急促的鈴聲。

    凱莉不悅的站起身,朝門外喊道︰「知道了!來了!真不知道是哪個冒失鬼趕著投胎。」她咕噥的朝房門的方向去。

    但門卻早她一步被推了開來,她嚇了一跳,然後她看到了杰夫,「該死的你,你有鑰匙不會自己開門啊?」

    「我也想啊!但是他沒有給我機會啊!」杰夫無辜的指了指自己的身後,「你自己看吧!我已經說了黛絲沒有來……」此時他突然瞄到坐在客廳里的黛絲。

    「你若敢動一下,我就把你美麗的頭給扭下來。」羅森看到黛絲已經站起身,顯然想溜進離她最近的一間房間。

    黛絲的身軀因為他的話而一僵,她動也不動的留在原地。

    「我們需要獨處。」他冷淡的下達命令。

    聞言,他身後的侍衛便半拖半拉的將杰夫和凱莉帶走。

    「這是我家,」凱莉不悅的嘟囔,「你們憑什麼把我趕出來?」

    羅森不理會凱莉的抗議,用力的將門甩上,他的目光審視著這個房子,似乎並不欣賞杰夫與凱莉的品味。

    「諾曼呢?」他冷冰冰的聲音劃破沉默。

    她指了指一扇緊閉的房門,「在房里睡覺。」

    「你是哪根筋不對!」他深邃的黑眸嚴厲的盯著她慘白的五官。

    他的口氣使她想甩他一巴掌,「哪根筋不對?!」她激動的看著他,「我告訴你有什麼不對,這一切的一切都不對!」

    他高傲的身軀頓時僵硬了起來,他攫住她揮舞不停的手,「請你解釋一下你話中的意思。」

    「我見到了維妮!」她脫口而出。

    羅森的五官因為她的話而罩上一層晦暗,「你見到了她,然後呢?。」他直率的問。

    他的反應令她傻眼,「你怎麼敢問我然後呢?」她泫然欲哭,「這麼多年來,我被愧疚的心折磨,我一直相信是我對不起你,雖然當我過了五年後我才發現那竟是一場惡作劇!而你知道了一切,卻不願意告訴我?」她拉著他的西裝外套,激動得質問著抱著他。

    「那些並並不重要。」久久,他語氣沉重的開口。

    「不重要?!」他的話如同一個結實的拳頭打在黛絲的臉上,可是這對我很重要。難不成你打算讓我抱著愧疚留在你身邊一輩子?」

    他听到她的話,激動的握著她的肩膀,「你的意思是,你願意留在我身邊只是因為愧疚?!」

    她想否認,但她找不到自己的聲音。

    「果然,」羅森露出一個冷冽的笑容,「你畢竟已經不是當年不經世事的小女孩,你也說過我的容貌、財富對你而言並無任何意義,而現在你知道了一切,所以你決定離開我。」

    「不是這樣的,」他的話令她心痛,「我只是生氣,你為什麼是那麼的……唯我獨尊,你想到的永遠是自己要什麼,卻從不在乎過我?」

    「我沒在乎過你?!」他忍不住在她耳際嘶吼,「你竟然說我沒有在乎過你。」

    「你本來就沒有!」想到過去他帶給她的傷害,她現在只想出一點氣,「你一向自私自利,想到的只有你自己,你娶我只是為了你,你帶我上床只是為了滿足你的私欲,你不只-次指責我是一個私生活不檢點的女人,那你呢?你的所做所為難道就對得起我嗎?」

    「我不想跟你翻舊帳,」他激動的搖晃著她,「不管你信不信,這幾年來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你,難道這一切不能代表麼嗎?」

    「你以為可以代表什麼?」她反問,「這幾年來,縱使我不想知道,但我還是從各種管道知道你有許多的女伴,你用你的舉動在懲罰我,我卻得為了生活而努力工作,我做錯了什麼?在多年後的今天,我才知道我根本沒有做錯任何事,而你還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模樣,宣告你已經原諒了我……現在到底誰才是需要被原諒的那一方?」

    羅森一時語結,當他知道事實真相時,震怒得幾乎想殺掉惡作劇的維妮,但是他想到了黛絲--

    下意識的,他知道自己不值得原諒,而且也不認為她會原諒他,所以他決定隱瞞一切,與黛絲重新開始。

    說穿了,他只是害怕失去她,但現在……他望向黛絲,她看著他的目光就如同他是個仇人般。

    他嗤笑了一聲,「知道了一切之後,你很開心。」

    「我當然開心,」她理所當然的回答,「在這麼多年之後,我終于知道了事實,我能不開心嗎?」

    「情況沒有改變,不是嗎?」他的雙手緊握,「只不過我們的立場換了,現在是我得祈求你的原諒。」

    黛絲顫抖的吸了口氣,「沒錯!現在我們的立場換了,你……打算怎麼?」

    他的雙眸如同兩股幽怨的深潭,「你希望我怎麼做?」

    她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這次離開的人是你,應該由你來決定,我不會再跟你爭諾曼,」他拿出在結婚當天要她簽下的文件,當著她的面撕毀,「你自由了!如果你憎惡我的話,你毋需為了諾曼而留在我的身邊。」

    自由!

    黛絲被他的話徹底打擊,一直到這個時候,他依然驕傲的不原意向她低頭。她不過是要他告訴她,他還愛著她,而他希望也能原諒他,讓彼此能夠重新開始罷了!

    「我不會打擾你和諾曼的生活,」羅森硬逼著自己許下承諾,縱使痛苦萬分,他依然將自己的情緒完美的隱藏著,「如果不想再見到我的話,我會如你所願,另外我會叫李律師寄給一張空白支票,隨便你想要多少錢。」

    「你對我真是太好了,」她諷刺的硬咽著。「一個大方的前夫,我想這是我所需要的--我會變成一個十分富有的女人,「這我可以隨時去發展我的羅曼史。如果可以的話,請你立即離開。」

    他的身軀一僵,「好的!我會立刻離開,如果你還有什麼須要我幫助,你知道怎麼找我。」

    就這樣,黛絲眼睜睜的看著羅森走出去。

    自尊逼得她不能開口叫喚他回來,她要自己相信這樣的結果最好,因為他還是那麼的不可一世,從他們相識至今,他不曾愛過她。

    他走了,但卻沒有令她好過一些,她氣憤的擦去臉上的淚痕,怨恨他又再次狠狠的傷害了她。

    *******

    黛絲如同行尸走肉的住在杰夫的公寓里。

    諾曼吵著要回格羅,他想念格羅的一切,她也是,但她卻提不起勇氣回去,畢竟她最後一次與羅森的會面並不愉快。

    「我在想,你還能撐到什麼時候?」凱莉的聲音將黛絲的思緒拉回現實。

    黛絲失神的眨了眨眼楮,「你說什麼?」

    「我說,我在想,你還能撐到什麼時候?」凱莉拿起電話在她面前晃來晃去,「你很想打電話給那個該死的男人,但是卻遲至今日還不打,我想那個男人可能整天愚味的守在電話旁等你打過去。」

    「他才不會。」黛絲逃避著凱莉的目光。

    「你年紀已經不小了,怎麼還在玩那種小孩子冷戰的把戲碼啊!」凱莉嘲弄的看著她,「諾曼需要他的父親,而我看,你也很需要他。」

    「我還以為你很討厭他!」黛絲咕噥著。

    凱莉聳聳肩,「我是不喜歡他,但不可否認他是個迷人的男人,看到他,我便可以理解為什麼你會死心塌地的愛他那麼久。」

    「諾曼,親愛的,你該睡覺了。」黛絲逃避似的抱起在客廳玩積木的諾曼,走進房間里。

    凱莉不放過她的跟在她的身後,在一旁看著她幫諾曼換好衣服,送他上床,直到諾曼睡著。

    「凱莉啊!」黛絲無奈的看了她一眼。

    「你該明白的告訴他,你在想什麼?」凱莉說道。

    「沒有用的。」黛絲轉身離開諾曼的房間,「如果他真的在乎的話,他不會這麼容易就離開我與諾曼。」

    「你別去高估一個男人的智商,」凱莉嘆道︰「尤其是驕傲的男人,他們不會輕言低頭的。」

    她不以為然的搖搖頭,「若他真的愛我,他會願意低頭的。」

    「反正,他現在欠你的不是對不起,而是我愛你就是了。」凱莉不認同的對她搖搖頭,「其實他會趕到紐約來找你,其實已經證明了他很在乎你,你實在不應該再鑽牛角尖。如果今天你不愛這個男人的話,那還無所謂,他的死活根本就與你無關,你也可以不在乎,但事實並非如此,他雖然離開了,但他還是影響著你,你並不快樂。」

    黛絲打斷她的話,「你不要再說了,總之,我找份工作再次安定下來,我將過著跟以前一樣的平靜生活,就是這樣。」

    「若真能這樣最好。」嘆了口氣,凱莉放棄了說服她的念頭,因為她一旦發起牛脾氣來,根本沒人可以說得動她。

    ******

    幾天之後,黛絲找到了一份工作,也在杰夫的樓下租了房子,在她滿心以為生活終于上了軌道之時,收到了羅森寄來的空白支票。

    她考慮著要不要退回去,但在這個時候,一個令她意外的人來拜訪她。

    「艾爾?!」看到與羅森神似的五官,令她微微失神。

    「你要出門?」艾爾閃著不自在的笑意,「我知道我該打通電話來知會一聲,但是我等不及要跟你談談。」

    「沒關系!」她退了一步請他進門,因為客廳十分窄小,高大的他一進入就顯得擁擠,她注意到他拿著手杖,「你的腳?!」

    艾爾瞄了自己不良于行的右腳一眼,「我從樓梯上摔了下來,不礙事的,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是嗎?」黛絲又看了他的腳一眼,「沒什麼事就好,我本來要去接諾曼,他在樓上,我請了一個朋友幫我看著他。」

    她倒了茶放在他的面前。

    艾爾僵直的坐在沙發上,喝了口茶,「你應該知道我是來與你談有關羅森的事。」

    她勉強的露出一個笑容,「有什麼好談的?」

    「我的父親很生氣,」艾爾語帶保留的說道。事實上,父親用力打了羅森一巴掌,而他從來沒有打過任何一個孩子,可見這次羅森激怒了他。「他不容許羅森與你離嬌,更不允許諾曼的撫養權屬于你。」

    「可以想見。」她苦澀的回答。

    他們格羅皇室的人清一色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不過艾爾是個例外。

    「我不知道你與羅森出了什麼問題,」艾爾小心翼翼的開口表示,「我只知道他現在十分的糟糕。」

    會嗎?她懷疑他的話。

    「相信我,」他嘆了一口氣,「你們之前不是好好的嗎?還以為你們終于盡釋前嫌了。」

    在離開格羅前的那一段日子確實如同身在天堂,羅森是個完美的丈夫,但之後所發生的一切……

    「他不愛我,」黛絲露出一個苦笑,「他再一次選擇離開我的生命。」

    「是你要他離開的吧!」艾爾一針見血的指出。

    黛絲一楞,找不到話語來反駁。

    「而且你怎麼可以說他不愛你?」他感到不解,「他以前只和金發的女人交往,我從不知道原因,但當我見到你之後,我便明白了,他在別的女人身上找你的影子,而你竟然說--他不愛你?我真不知道你們女人在想些什麼。」

    黛絲無言的坐著,思索著他的話。

    「你現在看來很不錯,而羅森在格羅卻像個鬼似的,沒人敢理他,他的下人就連走路都怕驚擾了他,他的脾氣糟透了,因為你帶著諾曼離開了他的生活,使他傷心欲絕。」

    他的話使她的心弦一震,她想起他離開時,要她有困難叫找他,難道他希望她能再回去?

    艾爾祈盼的看著她,「算我求你吧!羅森是個驕傲的人,你該明白這點。你們兩個若不想讓彼此有遺憾,就該有一個人把自尊擺在一旁。」

    「該有一個人?」她露出一個淺笑,「我就得是那個人?」

    「當然。」艾爾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畢竟勸服你,比勸服羅森這只蠻牛容易多了。」他站起身,「我言盡于此,希望你好好想想。」

    黛絲送走了艾爾,但並沒有對他許下任何承諾,而心底里她已經下定了決心--她會帶著諾曼再回格羅一趟。

    她會暫時將自己的自尊給擺在一旁,但這是最後一次。

    若羅森繼續冥頑不靈下去,那他們這一輩子就注定無緣了。

    *****

    榜羅

    黛絲牽著諾曼走進羅森的別館,他的侍衛與下人見了她慌亂了手腳,有想趕去通報,卻被她制止了。

    「我現在就要見他。」她將諾曼交給一名侍衛後,堅決的說。

    「王子在房里。」派克的聲音響起。

    她對他微微點了下頭,腳步堅定的走上樓,深吸了口氣,停立在他的房門。

    她不知道自己預期看到什麼,但絕不是這個模樣。

    房間亂成一團,好像幾百年沒人打掃般,空氣間飄浮著濃濁的煙、酒味,窗簾被拉了下來,里頭暗得如同黑夜。

    她走了幾步,突然踢到了東西,發出清脆的聲響,她猜想是酒瓶之類的東西。

    在黑暗之中,她的眸子對上了一雙發亮的黑眸。

    「你來做什麼?」羅森的口氣惡劣,有著明顯的武裝。

    「來看你死了沒。」黛絲氣憤的瞪著他,對他這麼不愛惜自已而感到痛心。

    她幾個大步走到窗前,用力的將窗簾拉開,午後的強烈陽光直射人內。

    羅森用手擋住雙眼,他喝了很多酒,但還算清醒。

    「讓你失望了,我活得很好。」他從地板上起身,站直身軀,試圖在她面前表現得如同往常一般的光鮮亮麗,「若有一天我死了,我會叫派克通知你,如果你想知道的話。」

    她幾乎想甩他一巴掌。

    「我來這里,只想問你一句話。」

    他的手爬過自己亂糟糟的黑發,「什麼?」他的手摸索著,想找尋酒瓶。

    她幾個大步來到他的面前,搶走他手中的酒,氣憤的瞪著他,」你愛我嗎?」

    羅森一楞,「愛?!我從不跟女人說愛。」

    「就連我也不例外?」黛絲的眼楮盈滿淚水,她不想無功而返。

    他唇角揚起一個隱約的笑容,「你例外。」他輕點了她的鼻子一下,又重復的說︰「你例外。」

    「例外什麼啊?」看到他的模樣,她真想踢他一腳。

    「我愛你,」他終于開口,「但你卻選擇離開我,沒有女人敢甩掉我,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

    「我傷了你偉大的自尊!」一股希望重回她的眼眸,「你是做錯了一些事,但我決定原諒你。我們浪費了五年,而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個五年,如果你還要我的話,我會回來。」

    羅森先是一楞,然後變得遲疑,最後才小心翼翼的開口,「你說真的?」

    她對他點點頭,「我要的很簡單,只要你愛我就夠了。」

    他直挺挺的站在她面前動也不動,似乎在思索著她的話。

    黛絲再也克制不住的沖進他的懷里,雙臂緊摟著他的腰際,「我想留下來,跟你在一起,但我不會求你,決定權在你的手上。」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試探的摸著她的頭發,「你真的再回到我身邊,原諒我以前對你的誤解?」

    「過去的事我不想再提,」她的指尖輕觸著他的雙唇,「就讓它過去吧!」

    他緊緊的抱著她,「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隨便你想怎麼處理。」

    「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說過這句話,」她笑道︰「艾爾告訴我,你在別的女人身上找我的影子?」

    羅森的臉露出少有的尷尬,「我就知道他會雞婆的去找你。」

    「你該感謝他。」黛絲指正他的話。「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他露齒一笑,「很明顯不是嗎?我懷疑你怎麼看不出來?」

    「我被嫉妒沖昏了頭。」她也不怕向他承認這點,「因為你的舉動就好像我根本不重要似的。」

    「這不是事實!」他咕噥著。

    「我現在知道了。」她低下頭玩著他的鈕扣。

    他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吻住她,但門口響起的騷動,卻使兩人硬生生的停下火熱的動作。

    諾曼高分貝的聲音叫喊著,他不耐煩的想要找尋他的父親,而侍衛們正在安撫他。

    「他很會挑時候來壞我的事。」羅森呼了口氣,對天一翻白眼之後,將黛絲放開,「為了不嚇壞他,我該去洗個澡,換件衣服。」

    她點點頭,「我去安撫他。」

    他將她拉回來,又吻了她一下,「或許我們該給他個玩伴。」

    她一楞,最後微微一笑,「如果你指的是另一個孩子的話,再等七個月,他便會有新玩了。」

    「你說什麼?」

    「你以為我為什麼會那麼快回來找你?」她取笑的看著他呆楞的表情,「我已經未婚生了一個孩子,若我在離婚之後,又生了第二個孩子,我就是個呆子。」

    「這次我一定會陪著你。」他向她保證,「我不會再讓你孤苦無依。」

    她被他的話所感動,「我相信你。」她輕柔般的聲音就如同**一般攪動他的心。

    「艾爾的孩子也差不多在七個月後會出生……」

    「艾爾?!」黛絲驚訝的睜大雙眸,「你是說艾爾?!」

    羅森點點頭,「他的脾氣就算再好,但畢竟也是個男人。現在,你大可不必把他當聖人一樣看待了。」

    「你在嫉妒你的弟弟!」她取笑的看著他。

    「有時候他脾氣好得令人生氣。」他對天一翻白眼,之後便熱烈的吻著她,他的鼻息令她顫抖。

    此時,諾曼的尖叫聲再次響起。

    黛絲帶笑的看著羅森失望的神情,吻了他的臉頰一下,這次她的心終于有了踏實的感覺,她不再害怕幸福會如同泡沫般瞬間破滅。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冷絕王子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