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諾的男人之大少說他好寂寞 第十章
作者︰子紋
    人家說,思念到了極限就會開始出現幻听或幻覺,徐志敏原本對此嗤之以鼻,但是此刻她才發現——這應該是真的。

    她竟然看到了靳偌亞……就在停車場里的那張長椅上,靜靜的坐著,好似在等待。

    「夠了!你再繼續想他吧!總有一天,你會因為思念他而瘋掉!一定會。」她喃喃自語的越過坐在長椅上的人。

    但就在她神游太虛時,她以為的幻影竟然移動了,還眼明手快的拉住了她。

    她嚇了一跳,猛然抬頭,幻影?!她死命眨了好幾次眼楮,沒消失——是真的?!

    她顫抖的伸出手,感到手掌底下的溫度。

    「真的是你?!」她的眼眶忍不住一紅,但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飛快抽回自己的手,「不好意思!我馬上走。」

    「走去哪?」他再次拉住了她。

    「我……」透過路燈看著這張她熟悉、深愛的臉龐,徐志敏遲疑了,「你不是說一輩子都不想見到我,所以我走……」

    靳偌亞咬了咬牙,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她來提醒自己曾經干過的蠢事!嘆了口氣,他摸了摸她的長發——

    「走吧!」他拉著她的手。

    「走去哪里?」她還是搞不太清楚現在的情況。

    「回家。」他簡短的說。

    回家?!他已經要她離開了,他說他不再寂寞,所以不再需要她,而且一直深信她騙了他,不是嗎?

    她硬生生的停下腳步。

    因為她不肯走,所以靳偌亞也只好轉頭看著她,「怎麼了?」

    「這句話,該我問你,」她輕輕將他的手推開,「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你誤會我了?」

    听到她的問話,他的表情變得有些為難,天知道——這輩子,他還沒那麼忐忑過。

    事情確實如她所言,她沒有把真實的投標金額告訴徐雲開,靳揚順利的接手了亞洲銀行的業務。

    只是,公事是順利,但是她的身影卻一直纏繞在他的心頭——

    「你曾經試圖說服我相信你,」他的黑眸直直望著她,「而我沒有相信,這是我的錯。」

    「所以你來認錯?」

    「我來帶你回去,我們可以跟以前一樣。」

    苞以前一樣?!在他開口要她離開之後,他們如何變得跟以前一樣?就這麼跟他回去,然後再等著下一次他突然發現他不再寂寞時,再次趕她離開嗎?

    她不要!她搖搖頭——

    「誤會解釋清楚就好。」她壓下心頭的難受,堅決的說︰「但我不跟你回去。」

    「你還在生我的氣?」

    她有些悲傷的搖頭,「我沒生你的氣,只是有點難過,或許還帶了一點失望……」

    「為什麼?」

    心,一旦付出,再難收回,萬一對方沒有辦法回報同等的情感,最後也只會落得碎成片片,在風中墜落!她沒辦法跟他在一起,卻無法編織兩人的未來……她要的,不是他能給的!

    「偌亞,」她輕喚道,「如果你平凡一點,或許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靳偌亞拉著她的手一緊,「別再跟我講這些鬼話!我只是個男人,現在要一個女人。」

    「我們結束了。」

    「我不準!」

    「你是我的誰?」她的嘴角忍不住揚起一個弧度,「你準與不準——對我沒有影響。」

    她不想再跟他獨處半刻,不然她的眼淚會忍不住流下來,她會脆弱得不顧一切投入他的懷里。

    「我很抱歉傷害了你!」

    他以為她要的是道歉?徐志敏嘆了長長的一口氣,「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我們結束了。」

    「不!」他堅決的拉住她,不準她就這麼掉頭離開,「我不準你走!」

    「我說了,你準與不準——影響不了我!」

    「你愛我!不然不會選擇去欺騙你伯父!」

    「那又如何?」她難過的說︰「我愛你早就不是新聞了,不過在你要我滾之後,我就告訴自己,這份愛該結束了!你跟我太不一樣!」

    「不行!」他霸道的說︰「你愛我,一輩子只能愛我!不能把放在我身上的感情收回去,你听到沒?」

    他大如洪鐘的失控音調讓她倒抽了一口冷氣,他的大吼何止她听見,她看這附近的住戶也听得一清二楚了。

    「可是——」

    「沒有可是!」他瞪著她,要她識相一點最好閉上嘴。

    「你做人怎麼可以這麼霸道?」他的自大終于惹惱了她,「你不愛我,那我也要學著不愛你,難道不行嗎?」

    「你這個白痴!」靳偌亞啐了一聲。

    又罵她!她瞪了他一眼,憤憤的轉身離開。

    不顧她的掙扎,他把她當成麻布袋扛在肩上。

    「啊!」她忍不住尖叫,慌亂的對他又踢又打,「你干什麼啦?放我下來……」然而嬌小的她不論怎麼掙扎都沒有辦法妨礙他離去的步伐。

    這麼粗魯的行為,為了她,一向好面子的他——認了!

    ***獨家制作***bbs.***

    女人放聲的尖叫,仿彿有人意圖強暴她似的!

    靳偌雲和靳偌文在自己的房里听到聲音,都睡眼惺忪的跑了出來,不過一發現聲音是出自被哥哥扛進來的女人口中,兩個人又各打了個哈欠,轉身回房。

    「替我報警!」徐志敏看著靳偌文乞求。

    「如果早上起來,你沒有完好如初的話,我就幫你報警。」靳偌文對她咧嘴一笑,關上房門。

    她轉看向靳偌雲,只見他輕輕一個聳肩,他的處世最高原則——落井下石的事不做,但雪中送炭的事,他也懶得動手!他仿彿什麼都沒有看到似的關上房門。

    「你們靳家三個混蛋!」

    靳偌亞拍了拍她的**,「我媽媽听到你的話會很難過的。」

    徐志敏忍不住又揚聲尖叫了一聲。

    把她扛進了房間,直到房門上了鎖,他才把她放下來。

    看著熟悉的房間擺設,徐志敏心中警鈴大作,她已經告訴自己要認清事實,不要再繼續把心留在他身上,但偏偏被他帶回這里,她似乎沒有勝算。

    她想要躲進浴室,但是卻被他一把給拖了回來。

    「放開我!」

    「不放!一輩子都不放!」

    她試圖忽略他眼底的認真,但是眼眶卻不自覺的泛紅。

    「你這個壞蛋!」她用力的打著他,「你到底要怎樣才會放過我?」

    她的眼淚使他胸口一熱,「對不起。」

    激動的淚水不停的落在他的胸前,「我要的從來就不是對不起!你到底懂不懂?」

    他的唇微微揚起一個弧度,「我愛你!」

    一瞬間,徐志敏楞住了。

    他愛她?!這句話听來真是震撼人心。

    「你……騙人……」

    「我愛你!」他堅定的看著她,「只要你點頭,我們立刻結婚!」

    她一瞬也不瞬的緊盯著他的黑眸,他認真的眸光中沒有欺騙,只有真誠……

    「我在作夢吧?」

    她竟然可以買到眾人都想要的績優股?!

    他咬了下她的耳垂。

    「哇!好痛!」她蹙眉捂著自己的耳朵,「你干麼咬我?」

    「你不是認為自己在作夢嗎?會痛——就代表不是。」

    她沒好氣的看他,「你只會欺負人!」

    「這是我的專利!」他牢牢的將她擁入懷中。

    她感到心頭一陣溫暖,「你說過的話,不能反悔!」

    「今生今世,絕不後悔。」

    她終于投降了,抬起頭熱情的吻著他,害怕自己無法承受如此強烈的快樂,然而就在被他壓在床上時,才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臉色大變——

    「等等!」她忙不迭的止住他想要拉下她裙子的手。

    「怎麼了?」他有些不快的瞄了她一眼。

    「我可不可以三天後再回來?」

    他瞬時睜大眼楮瞪著她。

    看著他眼底的殺氣,她的心一驚,「不然兩天就好?」立刻很卒仔的自動減一天。

    他不發一言,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她的心不停的往下沉,「哎喲,怎麼辦,我沒有錢……」她苦惱的喃喃自語。

    「什麼意思?」

    「我……」她遲疑的看著他。

    「說!」

    「我跟丁哥打了個賭。」

    「丁悠?!」他微微離開她,半坐起身。

    「嗯!」她帶了些許歉意的點點頭,將已經被扯開的襯衫拉好,跟著坐了起來,「對不起,我真的以為你不會回來找我,所以我就……」在他的瞪視之下要說完接下來的話實在很困難,「丁哥說你一天之內會回頭來找我!但是我不相信,所以我們就賭了一間套房,如果我贏了,丁哥會送我一間,如果我輸了,我就得——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靳偌亞深吸了一口氣,「沒想到,你還有心情拿我尋開心!」

    「不是啦!」她慌亂的說︰「我只是想——哎喲,你干麼這麼生氣呢?」一切還不都是你害的!」

    「我?!」他有些莫名其妙,拿他打賭,賭金還只是一間套房,把他的身價看得那麼低,現在還說他害的?

    「誰叫你要誤會我,誰叫你要趕我走——」

    他實在厭惡她把這些話掛在嘴邊,于是用力的一把拉過她,吻住了她的嘴,吻得她幾乎無法喘氣。

    「你……」她被他吻得暈頭轉向。

    「想都別想!」他一口回絕,才不會再多浪費兩天。

    「可是我沒錢……」她忍不住呻吟。

    「那就把你自己賣給我!」他沒好氣的說,「我替你付!」

    「我這麼不值錢喔?」她不太高興的咕噥。

    回答她的是一夜對她無盡的索求、徹夜狂歡。

    ***獨家制作***bbs.***

    「為什麼我得陪你Shopping?」靳偌文跟在徐志敏的身後問。

    「因為你大哥說的。」她頭也不回的說。

    「真是個好回答!」看來這個未來大嫂已經越來越有那個樣子了,靳偌文微笑的加快步伐走到她的身旁。

    「要買什麼?」

    「情人節要到了,我想買東西送他。」徐志敏對他甜甜一笑,「三少,給點建議好不好?」

    他撫著下巴,「你答應跟他結婚就好了!」

    徐志敏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我是很想跟他結婚,可是他的脾氣真的很不好,如果真嫁給他,我怕我這輩子如果想出門的話,一定得要有人陪,不然就只能被鎖在靳家大宅里!」

    「拜托!你這女人少身在福中不知福,想被鎖在靳家大宅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事,你知道嗎?」

    徐志敏嘟了嘟嘴,沒有回答。

    懊說是風水輪流轉還是怎麼樣——原本是她想要結婚,靳偌亞不給承諾,現在人家要娶了,變成她不想嫁,令靳偌亞氣得牙癢癢的,又拿她莫可奈何。

    靳偌文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彈了彈指,「我知道要買什麼了!」

    「真的嗎?」她的眼楮二兄。「什麼?」

    「跟我來!」他直接把她帶到三樓。

    「這里是女裝,」徐志敏有點困惑,「我是要送偌亞,不是要買給自己。」

    「我知道!」靳偌文伸長手臂將她給拉回來,「這里!」

    一字排開的內睡衣專櫃讓她有點傻眼。「你要我買這個?」

    「對啊,」靳偌文神色自若的拿起一件丁字褲,真是性感——「拿去!」

    「我要送偌亞的,你要他……穿這個?」靳三少有什麼怪癖嗎?

    「喂!未來大嫂,你不要害我作惡夢!」想像自己大哥穿這件丁字褲的樣子,令他打了個寒顫。「誰說是要給大哥穿?」

    「不然你要我買這個干麼?」

    「當然是你穿!」他還拿下件性感薄紗,「你只要穿上這些,往我大哥的懷里一坐,就是全天下最好的禮物了!」

    般清楚靳偌文的意思,徐志敏忍不住臉紅了起來。

    「干麼臉紅?」他好笑的揚起嘴角,「男歡女愛很正常啊!其實我大哥什麼都不缺,只要你開心,好好的,這就是對他最好的禮物了。」

    他的話,使徐志敏心頭冒出好幾個喜悅的泡泡。

    「不好意思,讓你陪我挑內衣。」

    「這有什麼,」靳偌文撥了下頭發,「我常做這種事!」靳三少的多情可不是浪得虛名。

    徐志敏失笑的搖搖頭。

    「還要買什麼嗎?」他問。

    她搖了搖頭,「我跟偌亞說只要你陪我半天,現在也差不多了,回公司正好可以請偌亞吃午飯。」

    「你這個女人也未免太過分了。」靳偌文打趣的說,「我陪你買東西,但你腦子里卻還是想著跟我大哥吃飯,就不會想請我一下嗎?」

    徐志敏一楞,「不好意思,不然我請你吃飯,吃完飯再回公司。」

    「不用了啦!」他哼了一聲,「我對當後補一點興趣都沒有!」

    「三少,你不會那麼小氣吧?」

    電梯在地下停車場打開,他紳士的讓徐志敏先走出去。

    「當然不會那麼小氣,」靳偌文輕笑出聲,「反正喜歡我的女人太多,我不缺人陪。」

    這時他們的身後傳來高跟鞋鞋跟敲打地面發出節奏的聲響,兩人都沒有費心轉頭去看,直到那個節奏在靠近他們之後變得急促。

    靳偌文覺得不對勁,猛然一個回頭,只來得及看到刀子的亮光,他的心一驚,下意識的將徐志敏推到一旁,手背在同一時間傳來溫熱的刺痛。

    徐志敏驚叫了一聲,整個人被推倒在地上。

    「你這個瘋婆子!」顧不得手背的傷,他反手一折,就將徐雪兒給壓在地上。

    徐志敏被眼前的情況給嚇傻了!

    「報警!」靳偌文眼神銳利的對她說。

    她顫抖的拿起電話,耳里卻充斥著徐雪兒不甘心的驚聲尖叫……

    ***獨家制作***bbs.***

    「你沒事吧?」一看到徐志敏,靳偌亞一把將她擁進懷里。

    徐志敏坐在警局里,一看到來人之後,終于忍不住放聲大哭。

    「噓!」他輕柔的安撫著她,「沒事了!」他的目光梭巡著,然後看到坐到律師身旁的弟弟,「怎麼回事?」

    靳偌文簡短的將在百貨公司地下停車場的事重復了一次。

    靳偌亞可以感受到懷中的女人不住的發抖。

    「我可以帶她離開嗎?」他看著律師問。

    律師問了一旁的員警,然後點了下頭,「徐小姐可以走,但是三少要留一會兒。」

    聞言,他立刻護著徐志敏離開。

    「喂!」靳偌文有點傻眼自己的大哥就這麼頭也不回的走掉,「我受傷了耶!」他舉著右手,上頭纏著繃帶。

    可靳偌亞根本不理會他!

    「這個家伙……」靳偌文哼了一聲,然後看向自家二哥,「他竟然問都沒問一聲!」

    「會死嗎?」靳偌雲面無表情的問。

    「拜托!這點小傷怎麼可能影響我三少!」

    「既然死不了,有什麼好叫的?」他看了下手表,「我要趕回公司開會,你做完筆錄也快回公司。」

    「我受傷了……」

    「我知道,」靳偌雲不耐的打斷他的話,「不要一直重復,很煩。」

    靳偌文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看著二哥也像大哥一般,頭也不回的走了。

    真不知道這兩個到底是不是他的哥哥——他不由得在心中質疑。

    ***獨家制作***bbs.***

    靳偌亞小心翼翼的將徐志敏放在床上。

    「我堂姊會怎麼樣?」她緊拉著他的手問。

    「你別管!」坐在她的身旁,他撥開她臉頰上的發絲。

    「怎麼能不管?」徐志敏黯下了臉,想起了徐雪兒瘋狂的咒罵著她,不由得心頭一痛,「再怎麼樣,她是我堂姊。」

    「她想傷害你,你還認這個堂姊?」

    「她不是故意的,」她的手無意識的玩著他襯衫的扣子,「她一直是天之驕女,突然失去她想要的東西,所以發了狂。」

    「這不是理由!」他輕吻下她的額頭。

    「放過她,」她抬起晶亮的眸子,直視著他,「別追究!」

    靳偌亞靜靜的看著她,「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她肯定的點頭。

    「你放過她,她未必會感激你!」

    「我知道,」她嘆了口氣,「我也不是要她感激,只是放過她,我會比較好過。」

    他不該同意!瓜竟徐雪兒試圖傷害她,他無法冒險讓她再受任何一丁點的傷空口,但是——

    「我答應你,會在盡可能的範圍內幫助徐雪兒。」

    徐志敏的眼楮一亮!

    「甚至還會入主富聯。」

    她更是愕然。

    靳偌亞對天一翻白眼,難怪人家說,愛情會使人變成呆子,不過他又在愛情里得到想像不到的幸福!

    「你已經破壞我很多原則了,」他捏了捏她的鼻子,「你以後最好乖乖听話。」

    她立刻點頭如搗蒜。

    「以後你說東,我一定不敢往西!」她激動的抱住他。

    這樣的保證听起來,實在不太保險!他溫柔的吻住她。

    在她回過神之後,發現一枚美麗的鑽石戒指不知何時被戴在她的右手無名指上,閃著優雅的光芒……

    「我還不想結婚!」她嚷著。

    「我想!」

    「可是——」

    「你說過以後只要我說東,你不會往西!」

    沉默好一會兒,細小的女聲說︰「就這件事例外。」

    「想都別想!」

    一聲大吼從天而降,女人立刻噤口,終于體會承諾這種事還是少做為妙,不然到時被自己說出去的話噎到,也只能苦往肚子里吞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不承諾的男人之大少說他好寂寞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