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婚兒戲 尾聲
作者︰子紋
    「你老婆呢?」

    白岳倫有些吃驚地看著臉色陰沈從外頭走進來的好友,他看了坐在身旁的爺爺一眼,清了清喉嚨介紹,「我爺爺。」

    何平歌深吸一口氣,轉向白老爺子,「白爺爺。」然後又看著白岳倫追問,「你老婆昵?」

    他搔了搔頭,看何平歌的表情,找祖涓應該不會有什麼好事。「我還沒結婚,哪來的老婆?」

    「不要跟我裝傻!」何平歌的口氣更沉了,「你老婆、陸祖涓、你未婚妻、你白家未過門的媳婦,隨便,叫她給我出來!」

    「又怎麼了?」白岳倫真不知道祖涓為什麼就是跟何平歌不對盤。這一陣子為了何平歌和任鈞亭的婚禮加兒子的雙滿月酒,袓涓可以說是盡心盡力,但問題就出在她小姐越盡力,何平歌就越生氣,總之兩個人的理念天差地遠。就他個人的觀察,祖涓是故意跟何平歌唱反調。

    何平歌向後頭打了個手勢,就見他的助理立刻拿了件大紅色西裝過來,西裝上頭還縫了亮片和珠珠,不單俗氣而且看起來還很有分量,重量應該不輕。

    「哇!」白岳倫驚呼,「這是什麼東西?聳又有力!西裝?誰的?」

    何平歌的臉色更陰沉了。

    白岳倫臉上的笑容微僵了下,「別告訴我,這是你的。」

    他點失,「她派人送過來,說是我的結婚禮服,我就知道她存心想要整我,我明天要結婚,她拿了我一大筆錢,然後給我這個東西。」

    「挺……」白岳倫清了下喉嚨,「挺有創意的,不是嗎?」

    「你剛才明明說聳又有力。」何平歌冷冷地提醒。

    他無奈地在心中嘆口氣。

    「我自己跟她談,」何平歌態度堅決地表示︰「我剛才去陸家找過她,但是她家人說她來這里了,人呢?」

    他才說完,穿著一身輕便的陸祖涓踩著輕快的腳步從廚房的方向走了進來,手上還端著一盤水果。

    一看到何平歌和他手中的紅西裝,她的腳步微頓了下,不過臉上的笑意不減。

    「你怎麼來了?」

    「你說呢?」何平歌不悅地瞪著她。

    「我明白,」她不客氣地一笑,「你其實不用太感謝我,雖然我花了不少的時間,但如果你願意再追加點預算給我當獎勵的話,我也不會拒絕。」

    他難以置信地看著她,真不知道這種鬼話她怎麼說得出來。

    「你不說點什麼嗎?」何平歌看著輕松自在吃起水果的好友。

    「我第一次吃到她切的水果,我感動得想哭!」白岳倫憑心而論。「真甜!」

    何平歌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我不是要你說這個!」

    白岳倫也很清楚,但是祖涓和何平歌這件事,他很本不會白痴到去介人,免得最後落得里外不是人。

    「拜托!我這可都是純手工,花了很多時間弄,你現在是在嗦什麼?」陸祖涓皺起了眉頭。

    「你那麼喜歡,叫岳倫跟你結婚的時候穿啊!」

    「到時我會弄更棒的給他。」

    「不用,這件直接給他就好。」何平歌直截了當地將西裝放下,「西裝的事情,我自己處理。明天的婚禮,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給我亂搞,不然我管你是誰,一定要你好看!」

    陸祖涓扮了個鬼臉,根本不在乎他的警告。

    「平歌,你別這麼生氣,」原本不發一語的白老爺子開口了,「不然,爺爺說句公道話吧!」

    老爺子一開口,客廳里立刻安靜下來。

    「小涓,替人家設計婚禮,原來就要以主人家的意見為重。」

    陸祖涓聞言,不由得嘟嘴。

    何平歌的臉色稍緩,至少白家還有個理智的。

    「不過,平歌,」白老爺子抬頭看著他,「其實創意這東西,小涓她們這些藝術家的想法,有時我們普通人是不會明白的。說句實在話,我是覺得這件西裝還挺好看的,很配你,明天你就穿吧!不然小涓會難過的,她都花了那麼多的心血。」

    藝術家?明明就最亂搞一通,白老爺子竟然會稱陸祖涓為藝術家?這一家人真是瘋了。

    何平歌感到太陽穴隱隱作痛。

    「爺爺真是我的知音!」陸祖涓一把抱住了白老爺子。

    這個世界其實說穿了很公平,老天帶走了陸祖涓的親人,卻帶來了更多關心她的人。

    她學著放下執著,接受了這些人,也不再是白家和陸家印象中的那個甜美娃娃,她做回了真實的自己,因為她很清楚地知道,他們愛她不是因為她的听話,而是她值得這樣的對待。

    白老爺子開心地拍拍她的手,「爺爺只是說實話。」

    「你們早晚把她寵上天!」何平歌難以置信。

    「她早就上天了,」白岳倫忍不住一笑,「人都到外層空間去了。」

    何平歌氣得轉過身,不想再多說。

    「喂,等一下!」

    听到身後的叫喚,何平歌的腳步沒有停。

    「你又搞什麼?」白岳倫連忙拉住追上去的陸祖涓。

    「我有事跟他說。」

    「但他沒事要跟你說!」白岳倫還真擔心好脾氣的何平歌會火山爆發。

    「那最好,」陸祖涓撥開他的手,「他剛好閉嘴听我說。」說完,徑自追上去。

    白岳倫翻個白眼,只得跟上,離去前還看到爺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情況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原本甜美的娃娃變成了母夜叉,但是大家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還一副很愉快的樣子……

    「你又想怎麼樣?」何平歌在上車前被陸祖涓拉住。「不管你再說什麼,那件西裝我絕對不會穿。」

    「我知道。」陸祖涓的聲音懶懶的,「如果本小姐真的要耍你的話,也不會提前一天把西裝送到你面前,而是在婚禮開始前一小時再給你就好了。」

    听到她的話,何平歌皺起眉頭。

    苞著出來的白岳倫聞言也放慢了腳步,停在她身後。

    「只是想小小耍你一下,看你氣得跳腳的樣子而已。」她聳了下肩,「誰叫你之前對鈞亭那麼過分。」

    「我對鈞亭過分?」何平歌一臉荒謬,「明明就是你們兩個女人在亂……」他因為看到白岳倫舉起食指壓在唇上,而選擇閉上嘴。

    陸袓涓轉頭看了下白岳倫,就見他很快地放下手,她不禁揚起嘴角,「還是你這個死家伙比較聰明,」她又轉頭看向何平歌,「總之,你的西裝我已經派人送到你家去了,現在應該在鈞亭的手上。」

    「我不穿!」現在的何平歌壓根不相信她。

    「確定?」陸祖涓一臉懷疑。

    「再確定不過。」

    「很好。」她點點頭,跟白岳倫勾了勾手,「手機借我一下。」

    「你要做什麼?」

    她笑了笑,「打電話給鈞亭,說她設計的西裝,她老公不想穿。」

    何平歌一听,立刻將手機給搶下來,「你——」

    她忍不住哈哈大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會好好對待鈞亭!回去吧,我以我的人格保證,明天絕對不會搞鬼。」

    何平歌壓根不相信她,但他還是轉身離開,因為再對著她,他怕自己的好修養會飛到九霄雲外。

    「看他生氣的樣子很好玩嗎?」白岳倫的手搭著她的肩膀,看著急駛而去的車子問道。

    「只是想要教訓他一下。」陸祖涓聳肩,語氣中沒有一點歉意。

    女人哪……白岳倫的嘴不由得一撇。

    「不認同?」看到他的表情,她對他挑眉。

    「有一點。」他老實回答,「不過我慶幸你不是對付我。」

    她微微一笑,抬頭吻了他一下。

    「你到底什麼時候要嫁給我?」

    這個問題,他們談過了無數次,但是她就是不點頭,反正她是時代新女性,不認為婚姻是幸福的保證,兩個人在一起快樂自在比較重要。

    「等豬在天上飛的時候。」

    他捺著性子說︰「早八百輩子我們就看到粉紅豬在天上飛了。」

    「我知道,」她不以為然地瞄他一眼,「你沒那麼笨吧?」

    「什麼意思?」

    她牽著他的手,走回屋子,「你不會再去弄只粉紅豬到天空去嗎?」

    白岳倫的眼楮一亮,「你的意思是——」

    她微笑點頭。

    「這還不容易,我立刻去辦!」

    「不用。」她拉住他。

    他不解地低頭看著她發亮的雙眸。

    「我是個人才,」她提醒他,勾住他的脖子,「我上次訂做的時候已經有跟廠商簽了合約,所以你可以委托我,我幫你處理。而且看在你是我未婚夫的分上,可以給你一點折扣。」

    「陸祖涓!」他幾乎要啞口無言了,在這個時候,她竟然還想著從他身上賺錢。「我真想掐死你!」

    「我知道。」她得意地封住他的嘴,用舌尖逗弄了他幾下,「不然你願意穿那件聳又有力的亮片紅西裝跟我結婚嗎?」

    抹淡淡的笑意爬上白岳倫的黑眸,「遇上你這個瘋女人,我認了!」

    陸祖涓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

    一個人本來就能有很多種不同的面貌——甜美娃娃、瘋女人、母夜叉……什麼都好,重要的是,她可以自在地做自己、喜歡自己。

    而真心愛她的人,不論是情人、家人,她相信,不管她是什麼樣子,他們都會守護著她,不離不棄。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訂婚兒戲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