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代價的秘戀 開始到結束 子紋
作者︰子紋
    六月二十七號,我的爸爸在離開台灣半年之後,帶著我二姊的兒子從上海返台。回台灣的第一件事——直奔林口長庚。

    我媽說,她無法像我一樣勇敢,看到我二舅在病床上,她每看一次哭一次。當時我什麼都沒說,只是在心中想……勇敢?人要怎麼定義這「勇敢」二字?

    上次二舅因為不明原因高燒不退,被送進林口長庚,我大概兩三天就會去看他一次,最後病情雖然控制住了也出院,但是他的身體狀況早已大不如前。一個月前,他再次因為高燒而被送進新竹馬偕,最後轉送長庚。但這次,我一直到一個月後的今天才到長庚看他。

    我清楚記得上次他住院時,他跟我坐在病房外的長椅上,看著人來人往,突然對我說︰「人生走到這里,也不知道怎麼說,我已經死了一個爸爸又死了一個兒子,現在就只剩下一個老媽媽,再怎麼想也只想到她,若我怎麼了,以後她要怎麼辦?」

    當時淚水在我眼眶中打轉,但我沒有讓它流下來,因為我相信他會好,一定會好。只是這次他再入院,情況不樂觀,下意識的逃避著不去醫院看他,只在心中想著反正他會好,等他好了回家,我再去看他。

    七月一號,他住進了加護病房,現在我不得不對面對實情。

    說我勇敢——實在可笑。其實我一點都不勇敢,我很俗仔,明白人生有許多課題需要面對與看透,但我不想面對也不想看透,以為不去接觸就能逃開些什麼,最後只證明了自己的愚昧無知。

    七月四號與徐姊交談,知道與新月合作多年的畫者畢漣小姐到了另一個世界,當下我的心中五味雜陳,知道她病了一段時間,只是這一陣子都沒听徐姊提,我以為她的情況好轉了……

    這個世界似乎真的沒有太多的奇跡,人走到最後,終究得向死神低頭。

    七月十日的夜里,天空降下滂沱大雨,不論我們接不接受,有沒有遺憾,我的舅舅在今天走完了他的一生。

    七月二十二日,舅舅的棺木進了新竹羽化館,人生若是個大舞台,這是我舅舅的最後一場戲,而此時此刻,圓滿落幕!

    出了羽化館,外頭的天氣依然晴朗,陽光同樣炙人,我的生活少了一親人,但世界繼續運轉著!這是人生,有開始自然有結束。正如我向來堅持的——終究沒有說出永別,因為相信只要有想念,他將永遠活在心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千萬代價的秘戀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