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奇跡 第7章(1)
作者︰子紋
    「唐媛——」這個女人又有何貴干了?

    「問個問題而已。」唐媛扮了個鬼臉,看著汪芷淇說道︰「小家伙,我們打算在你們舉行婚禮之前,到英國去力個舞會把你介紹給大家,你會跳舞吧?」

    汪芷淇抬頭看著唐立磊,「我應該不會跳舞,對吧?」

    唐立磊沒有回答,她確實不會跳舞,因為她向來不喜歡與別人的身體太過接近。

    「不用這麼大費周章了。」但他只是這麼說。

    「這不是大費周章,而是解決困擾。我們家的親戚多,找個機會集合大伙兒,彼此先認識一下也好。所以小家伙,你不會的話,可得學一下了。」唐媛拍了拍她的臉頗,「既然是為你而力的舞會,第一支舞可得由你們開舞。」

    雖然心頭有疑慮,但她還是柔順的點頭同意了,「好的。」

    唐立磊嘴一撤,不置可否的牽著她的手,繞過唐媛上了樓。

    「別理她。」他體貼的低語,「你不喜歡跳舞就不需要跳。」

    她抬頭看他,眸光溫柔,「若舞伴是你,我不會不喜歡跳舞。只是我覺得自己真沒用,連跳舞都不會……我跟你的家庭,好像有一段很大的差距。」

    他不認同的挑起眉,「誰說你不會跳舞?」

    她困惑的看著他,她本來就不會啊!

    然而,他卻對她一笑,打開房門推她進房,接著將門給關上。

    房里沒開燈,她正要開口請他將燈光打開時,卻從窗外料射而入的路燈先線中看到他對她伸出手。

    「能請你跳支舞嗎?」

    望著他發亮的眼眸,她忘了對黑暗的恐懼,不禁失笑,「我不會跳舞。」

    「誰說你不會?」毫無預警的,他用才一抱,讓她踩在他的腳背上靠著他,兩人大腿貼大腿。

    她錯愕的看著他,僵著身子不敢亂動。

    然後,他對她笑了,緩緩的帶著她移動腳步,「現在你會了。」他雙臂抱著她,厚實的懷抱加上體貼的守護,給她最溫柔的庇護。

    「你該不會想在舞會上這麼抱著我跳吧?」她低問,「你不怕被恥笑嗎?」

    「我愛你。」他回答得坦然,低下頭與她額踫額,「我為什麼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你別給自已太多的壓才,縱使我的家人要求也一樣。若你需要時間考慮才能決定嫁給我,沒關系,我也可以理解。不要理會她們說些什麼,我能等,反正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她動容的伸出手,緊樓住他的頸項,臉上有抹含羞帶怯的微笑,「我要嫁給你,因為我愛你。」

    胸口有股熱氣沸騰,不受控制的淹沒了唐立磊,他抱著汪芷淇的手縮緊,甚至有點弄痛了她。

    但她不介意,也想與他貼得更近。

    「其實,我騙了你一些事。」他熱切吻著她的臉,「我真的很怕失去你。」

    她柔順的任他親吻,打趣的回應他,「騙我?難道你外面有別的女人嗎?」

    他笑不出來,只是搖著頭,「當然沒有,我只愛你一個。我騙你……是因為我太愛你。」

    她的眼底閃過不解,「我不懂,到底是什麼事?」

    看著她晶亮的黑眸,他話到嘴邊就是說不出口。他低下頭,閉著眼,繼續與她的額頭相踫,輕聲低語,「不論發生任何事,我從不想傷害你,只是想要跟你在一起。」

    她沉默了,他說他騙她,理由卻是因為太愛她——

    最後,她輕笑出聲,「我不會在意你是為了跟我在一起而騙我,其實我很高興能跟你在一起。」

    他繃緊的身子因為她的話而放松了些,抬起頭與她對視,眸中有著無法忽視的憐愛與柔情。

    「記住這一刻,牢牢記住今晚我們說的字字句句。我愛你,真的很愛你。」

    他的深情告白令她的眼眶紅了,他溫暖的胸睦就足她想要的安穩幸福,就如同汪洋告訴過她的,在這世上,她再也找不到第二個男人能像唐立磊這樣的愛她。

    黑暗中,她听到自己的喘息聲,她不停的往前跑,身後的腳步聲卻離她越來越近。

    恐懼像只看不見的大手,更用力的把她往黑洞里拉。

    她想逃,但是被人從後頭一把抓住了,陰影壓在她的身上,傳來的劉鼻酒味幾乎令她暈厥。她拚命掙扎可卻逃不開,身上的衣物被拉扯開來,眼見就要被侵犯了,她只想死……真的好想要死——

    「不要!不要踫我!」她尖叫出聲。「走開、走開!」

    她拚了命的揮舞雙手掙扎著,但是抓住她的手卻不願意放開夕她歇斯底里的大哭,直到一個溫柔又熟悉的聲音穿過迷霧安撫了她。

    「芷淇?醒醒,沒事、沒事的,只是惡夢……另州自,一切有我……」

    呼吸急促的睜開眼楮,汪芷淇有片刻的失神,最後定神看到一旁的唐立磊,她像是見到救星般的投入他懷抱。

    唐立磊緊接著她,安撫地拍著她的後背。

    她臉上仍有因為恐懼而流下的淚水,「有人……有人要抓我!」

    「沒有,你很安全的在家里。」因為她恐懼的表情而一緊,他輕吻著她頗上的眼淚。「只是惡夢。」

    「不是惡夢,是真的……」這個夢是如此真實,真實到仿佛確實發生在她的生命中。

    「冷靜下來。」他伸臂將抖個不停的她樓連懷里,「真的只是惡夢。」

    「可是……」她身體止不住的顫抖,緊緊捉著他的手臂,終于脆弱的哭了出來,「他打電話來了!」

    一股冰涼無預警的襲上他心頭,他微微拉開她,直視著她帶淚的雙眼,「打電話來?什麼意思?」

    「從我們由紐約回來之後沒多久,他……」她的語氣依然便咽,這個夢好可怕,像個黑洞想要將她吸遷去,「他就一直打電話來……打家里的電話,他知道我們家的電話!」

    她的語像把刀狠狠刺進他胸口,看著她無助哭泣,他以自己都難以想像的自制力壓下即將爆發的怒火,「從我們回來之後就有人打電話騷擾你,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不想要你擔心。一開始,我以為我們的社區保全很周嚴,他進不來,等時間一久,他覺得無趣應該就不會再打來了。但是他一直沒放棄,他說……他知道我住在哪里,知道我何對只有一個人……」

    他的唇嚴肅地抿緊,翻身下來。

    看著他離去,她心一驚,連忙也爬起來,「你生我的氣了?」

    他轉身,見她一臉恐懼的跪坐在床上,一股心疼在心中絞扭著,他搖頭,「我不生你氣,是氣想傷害你的人。」

    他的話令她松口氣,她眨了眨眼,說︰「我好沒用對不對?只是電話而已——」

    「不!」他連忙將她抱進懷里,輕吩著她的額頭,「是那個嚇壞你的敗類太可惡!你該早點告訴我的,我現在馬上去報警!」

    她緊緊依偎著他,心湖慌亂得無法平靜。

    「看著我。」他彎下腰直視著她,給她力量,「我在這里,就在你身旁,不管對方是誰,他都傷害不了你。听到了嗎?」

    她點點頭,困難地吞下喉中的硬塊。

    「我會報警。」他安撫著她,堅持地握著她發抖的手,「我們全都交給警方處理,只要追蹤到發話來源,就可以查到是誰了。」

    听到他的話,她慢慢冷靜了下來。在他堅定的目光底下,她心頭的恐懼漸漸消弱。

    只要交給他,她就真的可以不用怕了,因為,他一定會保護她……

    這一個月,汪芷淇夜夜都在期盼那個變態打電話來,但是沒有——一通電話也沒有。每天都有唐家的人輪流陪著她,可是卻沒有任何事發生。

    雖是如此,她整個人還是瘦了一大圈,依然作著惡夢,睡不安穩,氣色極差。

    一個月過去了,就違警察都認為不會有任何迸展,甚至懷疑是她有妄想癥,結束了偵察工作。

    「你看到他們的眼神了嗎?」汪芷淇苦惱的皺著眉,對著開車的唐立磊抱怨,因為查了一個號沒有下文,所以他們只能到警局銷案。「他們認為是我謊報有人騷擾我。」

    他朝她一笑,「似乎是如此。」

    看著他的笑容,她感到有些刺眼,「難道你也認為那些騷擾電話是我妄想出來的?」他貓了她一眼,沒有回答。

    之前她跌下山崖撞傷了頭部,使她的記憶停留在十八歲之前,這次發生這件事,他便趁著例行檢查跟她的主治醫生談過,就連醫生也說很難保證她的腦部不會因為當初的傷害而產生妄想。

    他的沉默使她感到氣憤不已,「我還不至于無聊到撒這個謊!」

    「我知道。」不忍見她生氣,這些日子真的也夠她受了,因此他耐心安撫道︰「我只是往好一點的方向去想,對方一個月沒有打來,或許是他覺得已經玩夠了,所以決定放棄。而且不論這件事是真是假,我都打算叫人把電話號碼給換了,從今以後你就不用再擔心受怕了。」

    他的盤算很合理,但他的不信任還是傷害了她。看著他伸出來的手,她賭氣把頭一撇,存心視而不見。

    他輕笑,「這麼小氣?生氣了?」

    「你不相信我,我當然生氣。」除了生氣的情緒外,她心情更像沉入谷底。「換什麼電話號碼,不用換了!因為如果真是出自我的幻想,就算換了一百次號碼也沒用。」

    「芷淇,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

    「不用說了!或許這一切真的只是我的幻想,你什麼都不用再做了。」她打斷了他的話,全身防衛地繃緊,「我看得出你們全都不相信我,不過我也不能怪你們,畢競連醫生都說我確實有可能因為傷了腦子而產生幻想,所以,你不信我我也無話可說。」

    看著她受傷的神情,唐立磊感到很抱歉,將車停到一旁,不顧她抗拒的將她樓進懷里。

    汪芷摸想要掙脫,但是他不放手,她也只能留在他的懷中。

    如果這樣就能擺脫那個騷擾她的變態,她也情願相信是自已在幻想,偏偏這件事就是真實的存在,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惜,沒有人相信她……

    唐立磊在高雄一連兩天都有講座,今晚他得要在南部過夜。

    本來汪芷淇也打算跟著他一同前往,但是因為唐媛請來的禮服設計師約好明天前來拜訪,最後她只能留在家里等待。

    夜晚,她在來上翻來履去,雖然已經將全屋子的燈都打開,卻還是睡不著。

    少了唐立磊在身旁,她就是沒有安全感。

    她呼了口氣,躺在床上,強迫自己閉上眼楮,在心中安慰自己,睡一覺起來之後,明夭他就會回來了。

    突然,床頭的電話響起,她雙眼驀然大睜。

    唐家一票娘子軍在輪流陪伴她度過風手浪靜的一個月之後,這些天已陸除續續的離開了,飛往世界各地去準備自己被交代的工作,務必要使即將到來的婚禮一切盡善盡美。

    唯一留在台灣的只剩下唐媛,可今天唐媛進了市中心去跟設計師好友聚會,已說了若太晚就不會回來,所以現在全家只剩汪芷淇一個人。

    她心跳如擂鼓地瞪著電話,手心開始冒汗,除了刺耳的電話鈴聲外,四周一片寧靜。

    她顫抖著手伸向電話,拿起話筒貼在自己的耳邊,熟悉的喘息聲傳來,恐懼立刻攫住了她。

    「小芷淇,這麼久沒听到我的聲音,想我嗎?」

    听到對方竟然叫得出她的名字,她呼吸一室。

    「你是誰?」

    「我天天都看著你,你是那麼可愛,就像個清純的孩子一樣……」對方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逕自續道︰「我真是不懂,你怎麼會想要嫁給那樣粗魯的男人?」

    她手指將話筒握得死緊,腦中極才思素,搜尋著任何一個可能的人名,但就是認不出這個聲音。

    「我知道你找警察查我,所以我忍了好久不打給你,原來你想見我了。其實你只要說一聲,我就會馬上過去……現在只有你一個人對不對?他去了南部,你一定很寂寞吧?你等我,我馬上就過去……」

    「不要!」听到對方要來,她驚慌的大吼,可電話已經斷了線。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18歲的奇跡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