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奇跡 第5章(2)
作者︰子紋
    忙了快三小時,汪洋不得不承認女人的心思果然跟男人不同。

    他先是跟著老姐到花市買了大抽的玫塊花,接著到了海邊,在沙灘上將愛心圖案設計好。愛心的樣子就跟當年的兩顆心一樣交疊在一起,不過今日多了一把愛神的箭穿過它們,緊緊將它們串起。

    雖然想制遺浪漫,但實際的汪芷淇想到一個好方法,可以省卻麻煩。

    這次她不用火,而是改用一堆紅色的花辮,撒在挖好的土溝里,兩顆心就等于相擁在紅色花海里。

    「他會喜歡吧?」快完成時,她柔聲的問。

    「他應該會感動到哭出來。」汪洋看著姐姐專心布置的側臉,忍不住輕笑,「尤其看到你的手還被玫瑰睫刺了一堆大大小小的傷口。」

    她不以為意的一笑,對她而言,能看到唐立磊開心的笑臉,比任何一切都來得重要。

    「只是,我怎麼想都不對,你看——」他將自己的手攤在姐姐面前,「我也被刺了一堆傷口,我有什麼好處?」

    「等你要用這個梗追女人的對候,大不了我跟立磊還你一次。」

    「拜托!我又不是唐立磊那個家伙,我才不想當個浪漫得無可救藥的傻瓜。」

    「話別說太早。」汪芷淇沒好氣的貓他一眼,「小心被自己的話給噎到。」

    「我不會。」汪洋對這點很有把握,「時間差不多,你該去把立磊帶過來了,不然等到天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她點頭,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那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包在我身上。」第一次失敗可說是失誤,但第二次失敗,那就是愚蠢了,所以這一次,汪洋絕對不會讓事情再出差錯。

    「你跟他約在市區的一家便和商店是嗎?你不要迷路才是真的。」

    「我才沒那麼笨!」她捧了一聲,急忙趕去見唐立磊。「你快點做完你的事吧,不要我人帶來了,你還沒完工。」

    「只剩收尾了……」汪洋一邊將四周散著的東西給收拾好,一邊咭濃,「我不會第二次壞事的。」

    才靠近便利商店,透過明亮的櫥窗,汪芷淇一眼就看到里頭精神奕奕的唐立磊。

    他穿著白色村衫、筆挺的黑西裝褲,皮鞋也黑得發亮。雖然有微風吹來,氣候舒爽,但看到他,她還是感到不能呼吸。

    唐立磊幾乎在同時看到她,他對她露出一個笑容,快步出了便利商店,帥氣地向她走來。

    「今天跟汪洋玩得愉快嗎?」他微笑地看著她紅嫩可愛的臉龐,「怎麼沒看到他?」

    「我想要給你驚喜。」她雙眼閃閃發亮的看著他。

    「我不需要你給我任何驚喜,因為對我來說——」他給她一個屬于情人才有的柔情笑意,「你的存在已經是上天給我的最大驚喜了。」

    她感動不已,踞起腳尖吻了下他的唇。

    「走吧。」她牽著他,走向自己的車。

    「你開車?!」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是啊。」她點頭,「你那台紅色的性感小妞就暫對放在這里吧。」

    唐立磊不放心,貓了自己停在便利商店前的跑車一眼。

    「唐立磊!」見狀,她嗔道︰「方才還一劃我是全天下最重要的樣子,怎麼?現在為了一輛車,你就動搖了嗎?」

    「開什麼玩笑!」他立刻收回視線,彎腰吻了下她的臉頰,「那輛車怎麼跟你比?走吧。」

    他隨著她上了她的小車,就看她從置物箱里拿出一個眼罩,在發動引擎前準備替他戴上。

    「你要做什麼?」他微微退開身子,不解的看著她。

    她對他神秘一笑,「不相信我嗎?」

    他眉一挑,很識趣的回答︰「當然相信。」

    「那就听話。」她拉過他,用眼罩遮住他的雙眼。「不要拿下來,不然我會生氣。」

    「好,全听你的。」他放松讓自己靠在椅背上,任她擺布,毫不擔心她會帶他去什麼地方。

    不久,車子停了下來,他耳里听到海浪的聲音,鼻子聞到海的氣味,感覺夕陽暖暖的照在他身上。

    「小心點!」汪芷淇牽著他下車,兩人緩緩的向前走,最後,地停下了腳步,松開自己的手。

    唐立磊好奇的側著頭,困惑四周除了海浪聲以外,其余一片寧靜。他輕喚了一聲,「芷淇?」

    「據說你曾經為我做了好多事,給我很多快樂,我也想要看到你快樂的笑容。」他戚覺她朝他靠近,說話對的氣息輕拂過他的耳畔,令他心頭蕩漾。

    她伸出手,將他的眼罩拿開。

    突如其來的夕陽光亮令他不適應的眨了眨眼,但當眼前的景象清晰可見時,他說不出話了——

    站在這個高處,他看到了海灘上頭那個被紅色花辮擁住的兩穎心。

    許久,他一動也不動,想起了當年自己滿懷期待的跪在同一片沙地上,努力挖著代表自己赤luo真摯的心,那時他心里想的,是她的笑臉與對她滿滿的愛戀,而今……換她為他做同樣的事。

    「喜歡嗎?」她小心翼翼打量著他的神倍,「這或許比不上當年你做的萬分之一,但是——」

    他沒有讓她把話說完,倏地用才拉近她,嘴覆在她的唇上,纏緯而徹底的吻著她。

    他的感動已明確地表達在行動之中。

    她抬起雙手,圈住他的脖子,他過度急切的激吻令她兩頗通紅。

    他的心中曾對她有無數的渴望,現在全都一一成真了。他一手環住她的腰,此刻只想織熱、甜蜜的親吻她。

    遠遠看著相擁的兩人,汪洋臉上浮現得意的神色。

    靶動是一個人疼著另一個人而來,而幸福,則是兩個人互相喜愛。他輕哼著曲子離開,不打擾這對愛侶,自動消失。

    人生不管失敗多少次,只要不放棄,成功一次就夠了。

    唐立磊感覺冰冷的水柱灑向自已的身體,他已經連續好一陣子都得靠著洗冷水澡才能入眠了。

    他畢競只是個凡人,雖然想要等到汪芷淇恢復記憶後再跟她更進一步,但是每當她親密地靠近他,他都幾乎忍得快要崩潰。

    他可以自在的與她談天、牽手、散步,可夜晚到來後,她像只小貓似的窩在他懷里,就是他考驗的開始。

    想起今晚看到的那兩穎被愛神射中、重疊在一起的愛心,他的嘴角就泛起一個甜蜜的笑容,這份驚喜,真的已經超手他的心所能承載的限度。

    他將水關上,拿起浴巾擦干身子,套了件褲子走出浴室。

    才踏出浴室,他就看到坐在床活、低頭正專泣看著自已雙手的她。他輕聲走過去,見她正拿著雙氧水處理手上的傷口。

    他的心一擰,立刻伸出手,將她的小手抓在掌中,「這是怎麼回事?」

    汪芷淇沒有听到他踏出浴室的聲音,心一驚,違忙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沒什麼。」

    「這怎麼會沒什麼?」他緊抓著不讓她逃開,手指輕撫過她手上的傷口。

    「她,只是……」她一臉不自在,不太情願的承認,「被花扎的。別看了,很丑,你放開——」

    他不放,反而低下頭,將唇輕吻上她的掌心。

    他的動作使她的掙扎停住,一股溫暖而熟悉的熱流滑過心頭。

    「謝謝你。」他抬起頭,看著她的目光中有感動與愛憐,「這是我這輩子收到最好的禮物。」

    她含情脈脈的注視他,眼中毫不隱藏對他的情感。

    她拉著他躺在自己身旁,抬起手輕輕得過他的臉頰,然後沿著他的脖子繼續往下……

    他全身立刻敏感的起了反應。

    接著,她仰起頭想要吻他,但他卻突然坐直身子。

    「我書房還有點資料要看。」唐立磊臉上的表情因為極力克制而繃緊,「明天有個演講要準備,你先睡吧。」

    汪芷淇有些失落的看著他起身離開,這一刻,她對他超手常人的自制幾乎想要尖叫,她伸出手拉住他。

    他站在床邊,低頭對她勉強扯了下嘴角,「你乖,先睡吧。」

    「你曾說過,你會一直陪著我……」她輕聲的說。

    他嘆了口氣,「但我真的還有——」

    「說謊!」她也起身,慢慢站在床上,雖然個子嬌小,可這樣還是比他高了一點,她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輕柔吻上他的唇,一點一點瓦解他微弱的抗拒。

    他呼吸加速了,她的唇履在他的唇上,等著他回應,但他卻只是僵硬的站著。

    她霎對淚眼汪汪,權直了身子,「難道我真那麼沒有魅力?還是你並沒你說的那麼喜歡我?」

    看她落寞的模樣,他心頭一陣慚愧,隨著時光的經過,她想不起過去,他也越來越設有勇氣坦白,該拒絕或接受她的主動求愛,令他陷入兩難。

    然而不舍她傷心,他終究決定甩開擾人的雜念,唇緊緊履在她的唇上,將她壓在下方。

    現實依然存在,可這個時候,除了他們兩人之外,任何事物都不再重要。

    他是盼望等到她回復記憶再名正言順的愛她,但她或許一輩子都想不起來,那麼,他又何必花時間在等待上?反正那些年的空白記憶影響不了他們,今夜他就要擁有她。

    不只今夜,還有之後的無數夜晚,他愛她,不再有遲疑或內疚。

    「我該回去上玻了。」歡愛後,汪芷淇往唐立磊的懷中窩得更深,昏昏欲睡的說道。

    唐立磊低下頭,親吻著她的預項,貪婪的汲取她身上的味道。這世上沒有比擁著她更美好的事了。

    「你還沒復原。」他總用同一句話打消她的念頭。

    「我身體已經復原了,至于記憶……」她一笑,「也不知道什麼對候才想得起來,我不想繼續無所事事待在家里。」

    她沒有告訴他自己今天接到騷擾電話的事,畢竟他已經夠忙了,沒必要再令他擔心。更何況只是一通電話,她就當是別人無聊開玩笑,只是她也不想再在白天的時候獨自待在屋子里。

    「再過一陣子吧。」唐立磊仍是堅持,不想冒任何可能失去她的風險。

    她的公司里有太多過去的「證據」,若是哪個不知情的提及她一直只把他當成一個「好弟弟」的話,難保她不會回來質問。

    「可是我想上班。」她打了個哈欠,閉上眼,「待在家里真的很無聊。」

    聞言他突然一個翻身,將她壓在下方。

    她嚇了一跳,睜開眼看著他。

    「我們結婚。」他輕吻她柔嫩的唇道︰「然後生一屋的孩子,你就不會無聊了。」

    她沒好氣的看著他,「我說正經的!」

    「我也很正經。我們唐家可是十六代單傳,若你能打破這個魔咒的話,你在唐家會被當成神只膜拜。」他輕輕拂開她頰畔散亂的頭發,「所以答應我,暫時乖乖待在家里,工作的事過一陣子再說吧。」

    汪芷淇嘆了口氣,她不想讓步,但是他眼底的深情打動了她。她拾起手,輕觸他的臉頰,點了點頭。

    這麼全然地信任一個人,有對也會令她感到害怕,但見他頭一攤,又在她手心印上一個溫柔的吻,她看著他的目光不禁一柔,選擇相信他的決定都是為了她好。

    唐立磊坐在沙發上,听見鑰匙擂入鎖孔轉動的聲音,情緒不由得緊繃。這世上擁有他家鑰匙的沒幾人,而他叫得出名字的那幾個,全都是麻煩人物。

    丙然,門被推開後,風情萬種的唐媛出現了,她優難地將頭上的帽子給摘掉,露出一頭烏黑秀發。

    這世上有大半的男人可能會因為能跟這樣的大美人面對面而欣喜萬分,但那從來不包括他。

    他瞪著眼前不請自來的女人,久久說不出半句話。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18歲的奇跡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