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跋扈前夫 第10章(2)
作者︰溫芯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兩人決定暫時同居,先謂整彼此的生活步調,慢慢適應後,再來談淪婚嫁。

    對此,崔剛信感到相當懊惱,但喜悅既然如此堅持,他也沒轍。

    已經夠悶了,偏偏老爸老媽還不時催他快結婚,崔媽媽老嘮叨他動作慢,崔爸爸更絕,直接譏笑他這個兒子很沒用,追個老婆追了大半年都追不回來。

    這天,在電話里,崔爸爸逮著機會又開始譏諷。「嘖嘖!我說兒子啊,你以前不是很自豪自己是萬人迷嗎?還說女人都是自己黏過來,根本不必你費力追,現在咧?」

    「老爸,喜悅能跟別的女人相提並論嗎?」

    「所以你是承認你追不動她嘍?」

    崔剛信聞言,眼角抽搐。這老頭一定要這樣讓他下不了台嗎?

    「不是追不動,只是……她比較膽小,需要多一點時間。」

    「膽小?你以前不是說她最愛多管別人閑事,哪里膽小了?」

    「唉,你不懂,她是遇到我就變得膽小了。」

    「為什麼遇到你會變膽小?你欺負她?」

    「什麼?」崔媽媽發指的尖叫聲傳來,震耳欲聾,他連忙將手機拿遠一點。

    「剛信,你說清楚,你打了喜悅嗎?」崔媽媽從丈夫手中搶來電話,劈頭就逼問。「原來以前你們離婚是因為你對她家暴嗎?」

    居然懷疑他家暴?崔剛信氣惱地翻白眼。「媽!你是听到哪里去了?你兒子看起來像是會打女人的男人嗎?」

    「是不像啦,我跟你爸可沒那樣教過你。」她頓了頓,還是有疑問。「那你老爸怎麼說你欺負喜悅?」

    「那是爸自己胡亂解釋的啦!我說的膽小不是那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他頓住,吞吐難言。這種男女情愛的事拿來跟自己父母討論,也太尷尬了。「總之你們別管我跟喜悅的事啦,我自己會搞定。」

    「你最好搞得定!你爸跟我可是急著抱孫子,你可別給我們拖太久!」崔媽媽撂話警告。

    「知道啦。」

    好不容易按捺好焦急的父母,崔剛信掛斷電話,忍不住嘆氣。「方喜悅啊方喜悅,你知道你老公我正在一天一天變老嗎?你還要拖到什麼時候才旨嫁給我?」

    他懊惱地喃喃,郭承安在一旁听了,忍住想笑的沖動,煞有介事地替他倒酒。

    「就是啊,可別等到你梢子不管用她才點頭,這樣你該怎麼讓老人家抱孫呢?」

    「郭承安!」崔剛信眯眼,怒視好友。「你一定要這樣損我嗎?」

    「我是良心提醒。」郭承安閑閑地喝酒。

    崔剛信不悅地冷哼,也拿起酒杯干了,接著挾起一塊燒肉送進嘴里。

    為了令喜悅安心,他下定決心,絕不去夜店,跟朋友聚會都約在普通餐廳,就連最佳酒伴郭承安也不例外。

    起先,郭承安很不習慣,他泡慣夜店,很享受在店里跟辣妹眉來眼去的快感,但崔剛信一副沒得商量的態度,他也只好義氣配合。

    多約幾次後,郭承安覺得到燒肉店喝酒也不錯,沒有女人干擾,更方便兄弟說心里話。

    「說真的,剛信。」他端出正經的表情,「你總不能跟喜悅同居一輩子吧?總是得想個辦法讓她點頭重新做回你老婆啊。」

    「你以為我沒在想嗎?」

    「那怎麼會到現在還是一籌莫展?崔剛信,你腦子動到哪里去了?」

    「……」

    看來是不點不亮了。郭承安搖搖頭。「吶,我問你,你們現在是不是在同居?」

    「是啊。」

    「喜悅不答應跟你結婚,但她可沒說不跟你上床吧?」

    崔剛信一怔,狐疑地瞥他一一眼。「你想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不如來個先有後婚。」他笑笑地比個手勢。「先讓她懷個寶寶,婚禮不就順理成章了?」

    崔剛信挑眉。「意思是讓我在保險套上動手腳?」

    「賓果!」他吹口哨,「算你腦袋還管用。」

    「郭承安,你真是……」崔剛信驀地傾身靠向他。

    懊不會想扁他吧?郭承安警戒地往後退。

    崔剛信卻是滿臉帶笑,拿酒杯與他的酒杯清脆一踫……

    「這主意不錯,兄弟,謝啦!」

    當崔剛信跟好友喝酒時,喜悅也跟好姐妹約了吃飯。飯後,她跟開馨道別,順路到前任房東家一趟。

    因為房東說有樣東西一定要還給她,要她有空過去拿。

    房東太太一見到她,熱情相迎,要她進屋里坐,倒了杯果汁給她,「方小姐怎麼樣?你搬去跟男朋友住,一切都好嗎?」

    「嗯,我很好。「喜悅送上路上買的水果籃。「這點薄禮不成敬意,謝謝房東太太以前對我的照顧。」

    「唉呀,別這麼客氣,我哪有多照顧你呢?很不好意思耶。」房東太太喜孜孜地接過水果籃,一面從房里取出一幅畫,「這個畫,我想一想,還是應該還給你。」

    是那幅夏卡爾的「生日」復制畫。

    喜悅驚異地揚眉。「為什麼要給我呢?這不是房東太太朋友送你的嗎?」

    「唉,其實不是啦。」房東太太有點尷尬,「這個喔,是你男朋友買來的啦!」

    「我男朋友?「喜悅愣了愣。「你說剛信?」

    「對啊,就是他。」房東太太點點頭,「這畫是崔先生買的,是他要我把畫掛在你租的套房里,還有那些新電器,也都是他出的錢,只是他要我別告訴你。」

    喜悅听聞,震驚莫名,「為什麼剛信……要那麼做?」

    「這還用問?當然是因為他愛你啊!」房東太太笑道,「老實說,你們小倆口那時候是不是在吵架?所以他才會用這種方式關心你,不讓你知道。」

    喜悅無言,想起那夜她發現自己住處煥然,一新時,那份驚喜與感動,以及之後每一天,坐在沙發上欣賞夏卡爾畫作所領略到的小小幸福。

    原來,都是他給的……

    「那些電器我本來要還給你男朋友,他都不肯收,說直接送給我們就好,可我想想實在不好意思,至少這幅畫一定要還給你,你很喜歡這畫,對吧?」

    她怔怔地點頭。

    房東太太笑了。「所以說啊。你們小倆口以後可要好好相處,別再吵架了,你男朋友真的很愛你的。」

    心湖,溫柔地蕩漾,胸臆微酸,卻更甜。

    喜悅听著房東太太相勸的話語,忽然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確個男人那麼寵愛自己、憐惜自己。

    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還有什麼要猶豫的?

    她帶著崔剛信精心挑選的畫,離開房東家,剛坐上計程車,手柳鈴聲便響起。

    她接電話。

    「喜悅,你要回家了嗎?我什麼時候去接你?」是崔剛信打來的。

    「不用了,我已經在計程車上了。」

    「我不是說了,你跟開馨吃完飯就通知我去接嗎?」

    「這樣你會很累的。」而她會不舍。

    「怎麼會累?我開車很快的。」

    「以後可不準你開那麼快了,以後我在你車上的時候,你可得慢慢開。」

    「為什麼?」他不解,「你會怕嗎?我車速應該還好吧,有那麼快嗎?」

    「不是我怕。」是怕傷了某個脆弱的小生命。她微笑尋思,伸出手,輕輕撫摸目己的下腹。

    今天下午,她獨自去醫院悄悄做過檢查,得知了一個大大的好消息。

    本來是想在周末的時候,為他做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再將這好消息與他分享,看來,還是提前好了。

    回家後就告訴他,接下來,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能陪他喝紅酒了。

    因為她肚子里,已經孕育了愛情的結晶。

    「……喜悅,你怎麼不說話?」崔剛信緊張地關切。

    她淺淺一笑,溫柔似水,「回家再說吧。」

    回家,她會告訴他,是他們可以重新建立一個家庭的時候了。

    而這次,他們一定會有個甜蜜而溫暖的家庭。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我的跋扈前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溫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