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美人 第九章
作者︰惜之
    午後,整個謝家大宅靜悄悄,謝、範兩家的長輩都不在家,他們說要去找喬家人談判。

    真傻,他們怎會看不出來,事情的關鍵在于易耘,不在喬家人?

    不!她說錯了,事情的關鍵全在那個沒知覺的喬予亮身上。

    範靜淇從微微敞開的門扇間望進去,洪小姐不在,推門,她慢慢走進房內,面對著雙眼空洞的亮亮坐下。

    「你是小夜嗎?不!你不是,你只是一個喬裝小夜的冒充者。」看著亮亮的臉,她的怒火瞬地竄冒上來。

    「你根本不該出現,你破壞我和易耘的感情,破壞我們之間的和諧,你真該死!」用力拉扯亮亮的頭發,她嘴邊浮上殘忍笑意。

    「你的眼楮不像小夜、你的鼻子不像小夜、你的嘴巴不像小夜,你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像小夜,你憑什麼迷惑易耘?」伸手,她一掌劃過,打得亮亮頭偏向一邊。

    「就算你是小夜,你死了就不該再回來,死人復活是罪惡,罪惡!懂嗎?」突地,她嘴邊浮起一抹詭異笑容。

    「沒關系,讓我來幫你糾正錯誤。」

    她從床上拿來一個枕頭,緩緩走近亮亮。「不管你是章小夜還是喬予亮,我都要跟你說一聲︰再見噦!」下一步,她把枕頭壓在亮亮的臉上,慢慢施力。

    離家出走的亮亮坐在樹梢上,蕩著兩條腿,身旁的勾魂大哥百般無奈地在她身邊晃來晃去。

    「當真不回去?」要命,她還要害他頂著這張丑臉走幾百年啊!「回去有什麼意思,梗在兩個有情男女中間,你要編排我演哪種角色?」

    「我不是告訴過你,那女的在演戲,要是她真的愛他,不會不顧男方想法硬要嫁給人家,真愛一個人是處處為對方著想,以對方的幸福做第一考量。」

    「你的說法是陰間定律,陽世早不流行。」

    「你拐彎罵我落伍?」

    「人心很難測的,現實社會教會人們掠奪。」

    「什麼事都可以用掠奪獲得,惟有感情不行,你也說人心難測不是?你想,誰可以去勉強一顆不愛自己的心。」

    「可是……」突然,她胸口一悶,整個人從樹上筆直落下。

    貝魂大哥飛身接下她。「亮亮丫頭,你怎麼了?」

    「我好不舒服,快喘不過氣……,’「該死!有人在動你的身體。」抱起她,他飛快往謝家大院飛去。

    揉揉發酸的脖子,易耘嘆口氣。

    幾天了,他和靜淇的事情就這樣懸著,他提過讓靜淇將孩子生下,由他扶養,他提過帶靜淇到國外設備最好的醫院將孩子拿掉,他提過很多很多建議,全讓範伯父給駁回。他不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樣,他要怎麼做才能兩全其美?

    不過,不管怎樣,他都要以保護亮亮為優先,絕不離婚。

    閉起眼楮,莫名的一陣心慌襲來,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如擂鼓的心髒在向他抗議,是亮亮嗎?

    他迅速起身,拿起車鑰匙,往門外走。

    迎面而來的陳秘書喚住他。「董事長,要開會了,要去哪里?」

    「把會議和下午的行程全取消,我有要事要辦。」匆匆交代,留下一臉錯愕的陳秘書。

    要事?有那麼重要嗎?下午他要到關島參加度假村開幕儀式,和仲煌的陳董事長跟他的難纏千金……算了,再找那個倒霉的王副總飛一趟關島吧!誰叫他拿人俸祿,理當分憂。

    「不要、不要……」亮亮拼命掙扎,卻掙不開臉上那個大枕頭。範靜淇要殺她,不會手下留情。辛辛苦苦來這一遭,活了二十年,想做的沒辦法做、想圓的夢無法圓。……真不值……

    「亮亮丫頭加油、亮亮丫頭別放棄啊!」勾了幾千年的魂魄,踏遍世界各個角落,這會兒,他真害怕要再度帶走亮亮丫頭的靈魂。

    他真後悔自己性格太懶,要是早年跟著閻王學幾招治人法術,他就不會眼睜睜看人家擺弄亮亮,卻一籌莫展。

    懊死的範靜淇!長得一副好皮相,心竟比蛇蠍還毒,這種女人,誰沾了都要衰上幾代。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他急得想跳腳。

    門被猛力推開,易耘大吼一聲︰「你在做什麼?!」

    沖向前,他控不住自己翻騰怒焰,用力攫住範靜淇的雙臂,手一甩,把她扔向衣櫥,巨大的僮擊聲,引來剛剛進門的兩家長輩。他們跑向二樓,一進門就看見昏倒在旁的靜淇,和理也不理她的易耘。

    「易耘,是你推靜淇嗎?她懷有身孕啊!」範父攔下他。

    他狠狠一瞪,不解釋!抱起亮亮,急急走出門外。

    「誰來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範父對著滿屋子的人大叫。

    「範小姐要謀殺亮亮小姐。」在易耘進屋就跟在他身後,目睹一切的洪小姐站出來說話。

    「你說話小心一點,我可以指控你毀謗。」範父的眼楮就要冒出火花。

    「可以為這件事情作證的,除了洪小姐,還有我們。」一直躲在門外的張嫂和趙叔走入門內。「要不是先生阻止,恐怕太太就……」

    這是謀殺啊!三個證人,罪證確鑿,靜淇怎會……他想幫,都幫不了。範父長嘆。

    「女兒,你怎麼那麼傻?這件事我們會幫助你,不會讓你吃虧的啊!你這麼做,叫我們還有什麼立場說話?」範母哭起來。

    「大家都快別說這些,靜淇有身孕,撞那麼大一下,身體不知道吃不吃得消,我們快送她到醫院。」謝母率先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對、對、對,不知道孩子有沒有怎樣,快送醫院。」範母說。

    孩子是他們手中惟一的籌碼了。老天保佑,孩子千萬不要有事情才好。

    慘白的牆壁照映著兩張蒼白憔悴的臉,亮亮躺在床上,前些日子臉頰上的紅暈不見了,只剩下死灰色的慘淡;易耘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里去,皺巴巴的襯衫、滿是胡渣的下巴、深陷的眼眶,在在都彰示了他的心情。

    易耘握住她的手,說什麼都不肯離開。三天了!整整三天,亮亮的氣息還是那麼虛弱,她真的要走、真要離開他了嗎?

    那夜,她說再不回來,她說祝福他和靜淇,她是當真的。怎麼辦?沒了她,他這輩子再沒福分;沒了她,他的心跟著失落,他怎可以沒有她?

    「告訴我,為什麼不到我的夢里來?你在生氣?因為那場吵架?對不起,我錯了,你是對的,她在演戲、她有心機、她想當謝太太,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對的。錯的人是我,我讓她的表面功夫欺騙,讓你身陷險境,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罵你潑婦,不應該說你無理取鬧,不應該說了她一大堆優點卻看不見你的優點,請你原諒我好嗎?看在我對你說過幾千幾百次對不起的份上,原諒我這回好嗎?」

    「亮亮,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蓋的每個度假村里都有游泳池、騎馬場,那是你一心想要的,在各地的騎馬場里,我都養了一匹小缸馬,小缸馬的名字叫做小夜,那是你專屬的,誰都不準騎。我總想象著,哪一天,我要帶著你騎上馬,在風中馳騁,風把你的頭發吹得老高,你的笑聲像銀鈴在風中傳遞……亮亮,你醒醒,讓我有機會看到騎在馬背上的你,好不好?」

    「你問我,如果沒撞上你,我有沒有想過要娶靜淇,我回答你‘有’!的確,我想過娶靜淇,因為,我想要有個孩子傳承我的事業,我想要為你開設的度假村能夠永續經營,我想哪一天我老到必須死去,那時,說不定我們會再踫面,我就可以帶著你,到我們的每處度假村玩一玩。告訴你一聲——我答應你的事情都做到了,下一輩子你願不願意當我的新娘,我會是個好新郎……」

    三天了,他的嘴巴沒有停止過,不停不停說、不停不停講,他不知道亮亮能不能听得到,但是,他必須釋出他的滿懷情意。再不說……恐怕再沒機會了……

    「我的好女婿,亮亮會知道你的情意,她會努力讓自己醒過來,你先回去休息吧!再不休息,等她好起來,換你倒下,你們要錯過多少次?」鄭玟看不下去,這壞女兒怎不快快清醒,故意磨人嗎?

    「是啊!姐夫,我那個老姐最變態了,她不搞得周遭的人都替她哭瞎眼楮是不會滿意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別理她,她看見沒人甩她,一無聊就會自己清醒過來了。她常玩這種把戲,相信我。」

    謗據這幾天觀察,喑喑是真真切切喜歡上這個姐夫,不再嫌他老、不再怪老爸老媽賤賣女兒,他還沒笨到看不出,他是真的很愛老姐,和他在把小隻的心態不一樣。

    「對啦!亮亮看藍色生死戀哭得死去活來時,你越理她,她就哭得越大聲,你不甩她,哭著哭著她就會覺得沒啥興味,索性不哭。」鄭玟附和兒子。

    「對、對,你別把亮亮寵壞,你越求她,她會越拿喬,你回去睡個飽飽的覺,說不定,她一回頭看到你不在,就逼自己醒來,搭車回去看你。」看女婿這樣子,喬學庸不得不加入勸說行列,雖然,他們用的方法有點怪異,總是為女婿好。

    「爸媽、小弟,我知道你們是為我擔心,很感謝你們,但是我一定要留下來,直到她醒過來。」

    「好吧!那……我們不吵你,不過,你不吃不睡少讓護士小姐進來幫你打個點滴。,’鄭玟說。

    「如果我撐不下去,我會的。」他承諾。

    「這才對!若亮亮醒來,看你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她會第一個找我們麻煩。」喑喑說。「听起來,她好象很丫霸。」謝母走近來,加入話題,她知道只要听到有關亮亮的事情,兒子的心情就會稍稍紓解。

    「何止丫霸,你看我們家兩個孔武有力的男人,和我這個地位高高在上的老媽媽,都要讓她三分,就知道這個女兒有多壞,我很好奇,易耘好好的一個男人,怎麼會看上我們家亮亮,百思不解咧!’’鄭玟抓抓發際,實在想不透。

    「那叫做海上有逐臭之夫,番茄豆腐,各有喜好。」喑喑插上一句。

    「你是亮亮的小弟?」謝母問。

    「對,我叫喑喑,亮亮是驅逐黑暗的克星,從姓名學上你就知道我平常讓老姐欺侮的多修。」

    「有多慘?」

    「從我嬰兒時期開始,她就想把我從搖籃里面摔出來,說我佔了她洋娃娃的床,幸好我命大,不然世上少了我喬予合這號人物,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要傷心。」

    「親家母,你別听那個死小子亂說話,亮亮只是在學海倫凱勒,海倫凱勒小時候不也做過這種蠢事,所以想當偉人,小時候都要做一些傻事,她本性很好、很善良的,你看她,連蟑螂都舍不得傷害。」

    鄭玟突然想起眼前這個女人是女兒的婆婆,將來亮亮要端人家的飯碗,不幫襯著說好話已經夠慘,怎還扯女兒後腿。

    「她是害怕蟑螂有翅膀會飛,你看她殺螞蟻,幾時手下留情心軟過?」

    「親家母,我們家亮亮很好相處的啦!不然你問問易耘就知道了。」試問世上哪一個植物人會很難相處?鄭玟吐吐舌頭,這算不算是越描越黑。

    「呃,不好意思,我們還有事情,先走一步。」轉過臉,她再叮嚀易耘一聲︰「別忘了,有空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別把身體弄壞。」

    易耘點頭,又轉頭注視床上的亮亮,一顆心反反復復居無定位。

    謝母送走喬家一行人,走回病房。「你有一對好岳父岳母,和一個有趣的小舅子。」

    「我也有個好妻子。」

    「我想是的!」她拍拍兒子的肩膀。

    「媽,不管亮亮救不救的回來,我都不會娶靜淇。」她的所作所為,終其一生他都無法釋懷。

    「我知道,別說你,連我們都無法原諒她的行為。」

    「至于孩子……」

    「沒有孩子,所有的事情都是靜淇一個人自編自導,我和你範伯父伯母都讓她蒙在鼓里。」講到這里謝母就心里有氣,好端端一個女孩子,怎會變得奸詭陰險?

    「怎麼會……」亮亮說對了,她是在演戲,一直都是。

    「那天你把她摔暈,我們送她到醫院時才真相大白,你範伯伯連夜把她帶回美國,臨行,他求你看在兩家多年交情上,不要對靜淇提起告訴。」

    點點頭,除了亮亮,對其他事情,他不感興趣。

    「易耘,你要保重自己,好好照顧亮亮,公司里有爸爸坐鎮,不用太擔心。」

    「謝謝你們。」

    「說什麼謝謝,要不是有這個機會讓你老爸坐鎮,我們哪里知道自己的兒子事業做那麼大,以前以為那些都是雜志過度渲染。兒子,我們以你為榮,亮亮也會以你這個丈夫為傲。」點點頭,他握住亮亮的手,放到嘴邊親吻。

    醒來,請你醒來……他在心底無聲哀求。

    「說!你還要折磨人家多久?難不成你真寧願和他當陰間夫妻,也不想和他成陽世眷屬?」勾魂阿哥快發飄,固執、固執,頭腦裝石頭的臭丫頭!「我……又沒有……」

    「你再不回去,照他這情形繼續下去,不到三日,就要換我去把他的魂勾回地府。」他從手中拿出吃飯家伙,擦拭的光可鑒人。

    「不準你去動他的魂魄,不然我會鬧到閻王那里,要他再罰你當幾萬年的丑八怪。」他會死嗎?她的心嗆了好大一下。

    「恐嚇我?沒用啦!我不勾,他那種一心求死的鬼樣子,別的勾魂叔叔、勾魂伯伯也會來取他的命。我看他是打定主意,要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

    「誰敢!」

    「你很搞不清楚狀況,不要管誰敢不敢,你要真珍惜他那條命,就回魂啊!和他幸幸福福過一輩子。」

    「我回魂就能和他幸幸福福過一輩子嗎?他那麼好,以前有個範靜淇、以後不知道還會出現幾百個範靜淇,我真的不確定……」

    「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早說嘛,安啦!我去找月老,把他身上的桃花七砍八砍,砍得一棵不剩,往後他走在馬路上,保證不會有半個女人多看他一眼。」

    「這麼好用?」她懷疑。

    「試試不就知道。」

    「你不能拐我。」

    「拐你,就讓天罰我繼續丑上五百年。」他舉五指為書。「快啦,快啦,人家已經說了幾千次對不起,連我們這種沒心肝的鬼都要哭了,你還不動心?」

    「好!我回去,你答應幫我的事別忘記。」

    「放心!一切有你的勾魂哥哥在,萬事OK。」一咬牙,她飄回身體里面。

    天蒙蒙亮,曙光自窗外透人。

    亮亮被幾聲叫喚擾醒,睜開眼,一個身材高大、風度翩翩、瀟灑惆儻的白衣男子站在床邊。

    「你是誰?」好怪,一身古裝,又不是在演武俠片。亮亮輕聲說話,沒注意到她牽起唇瓣,拉動聲帶,氣流從「實體」吐出。

    「我是你的勾魂大哥。」那個帥得不像人的男子用一種得意表情望著她。

    「你……」她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那個惡心的綠色怪物,原形會這麼帥?連她的老公都要被比下去。

    「怎樣?認不出來是吧!早告訴你,我是天上人間第一美男子。對了,我已經把你老公的桃花全砍光,往後人家對他的帥視而不見時,可別怨嘆我。」

    「以後再不會有女人垂涎我老公美色?」真的假的,砍桃花那麼好用?那她要建議木工廠用桃樹取代檜木制家具,未來幾百年再不會有人因妨害家庭上法院。

    「沒錯,往後你可以好好睡覺,再不怕被情敵謀殺。」

    「好啦!我要去泡個漂亮妞兒,不跟你多廢話,拜拜,亮亮丫頭……」話停,他的身影也跟著消失。

    「跑那麼快,欲求不滿啊?鬼也要有點鬼格,別讓人看輕啊。」她不屑地一揮手,居然看到……她那只插著軟針、吊著藥瓶的手在面前揮過……

    回來了?她真的回來了!抬起手、動動十指、拉高兩腳、放個屁……真的,她回「家」了!她又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歡迎回家、歡迎加入人類行列,歡迎你……啊!她可以光明正大「強三女」老公了!側頭,她看到趴在床邊的易耘,伸出食指輕輕劃過他濃濃的眉,悄悄一笑。他是她的!這個男人今後歸她擁有!摸摸他的頰,哈!往後誰敢「越雷池一步」,就要有踩地雷尸骨無存的準備,有了勾魂哥哥的保證,再大聲的話她都敢說。

    輕輕的搔癢,吵醒他的夢,易耘握住始作俑者,抬眼,他的眼楮對上她滿含笑意的眼楮。

    不敢相信,幸福就這樣咚一聲從天而降,他揉揉眼楮,再揉一揉,不是做夢,這一切一切全是真實。

    他的亮亮醒了?她正對著他笑,她的手正很不安分地在他唇邊劃來劃去,極盡挑逗之能事……

    「是你嗎?」

    她的唇那麼紅潤、她的手心那麼柔軟、她的眼楮那麼明亮……噢!那是他的亮亮,她看起來那麼漂亮……

    「我在做夢嗎?你又到我夢中來了,這是不是代表你願意原諒我了?」她沒說話,暖暖的掌心在他臉上摩蹭,來來回回,一次一次勾引著他的心悸。’不管了,他俯下身柔柔地吻住她的唇。

    她的氣息噴在他的鼻翼間,她勾住他頸項的手是滿滿的依戀,她真實的不像在夢中……

    放開她,他理不清現實和夢境了,如果這是夢,就永遠別讓他清醒吧!亮亮笑了,她知道他的懷疑,伸出左手,她秀秀上面的針頭軟管。

    「你在告訴我,這是真的,不是做夢?」

    她笑了,一點頭,捧住他的臉說︰「初次見面,耘哥哥,你好!」

    窗外,愛情在樹梢蕩漾,它們正在尋找有情人,為他們灑下緣定一生的魔咒。下一對有情人是誰?你嗎、他嗎?還是你們?

    一本書完一編注︰別忘了,《閑妻涼母》系列還有「呆美人’、「澀美人」、「懶美人」!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閑美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惜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