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小逃妻 第10章(2)
作者︰煓梓
    「嗚……」申小府光顧著哭,沒有注意到孫曉艾手上拿著報紙,上頭印著她的名字。

    「我看啊,你比這上面的八卦女主角還夸張——」孫曉艾本來是想藉機消遣申小府一頓,打開報紙才發現好友的名字佔了半版,幾乎快說不出話。

    「咳咳,小府。」太夸張了,竟然用這種方式。

    「什麼事啦!」她正在難過,別煩她。

    「你被通緝了。」孫曉艾說。

    「啊?」通緝?

    「你老公刊登半版廣告警告逃妻,指定要你到一個地方報到,否則就要把你休了。」孫曉艾笑著把報紙交給申小府,對言品夏的創意贊不絕口,打算下次她若轉性開始寫愛情小說,要把這個橋段運用在書上,一定能感動不少人。

    「什麼啊……」申小府接過報紙仔細一看,半版廣告的背景印著一座三角透明教堂,上頭還有兩個大大的鈴鐺。

    警告逃妻申小府,限你于八月一號下午三點鐘以前到這座教堂來,逾時不候!

    下面還有一條附注。

    P.S.不準遲到!

    然後——

    愛你的夏。

    「這是……」申小府看見這廣告,簡直不敢相信言品夏真的為了她策劃一場教堂婚禮,感動到無以復加。

    「你有一個全世界最棒的老公。」好吧,看樣子她非得寫個愛情故事不可了。「他已經幫你實現夢想中的婚禮,就等著新娘到場,你快去吧!」

    「可是……」

    鈴∼∼鈴∼∼

    這個時候申小府的手機適時響起,她以為是言品夏打來的,結果卻是梁萱若。

    「小府,言品夏把婚紗送到我這里來了,你快過來穿婚紗,沒時間了!」梁萱若做事總是高效率又不失優雅,連她都這麼著急,可見時間有多緊迫。

    「我、我馬上過去!」申小府切斷手機,看著好友,無聲問她要不要一起去?

    孫曉艾搖搖頭,笑著說——

    「三年前我已經參加過你們的婚禮,那個時候我就看出言品夏真心愛你,我很高興他的愛從來沒有改變過,所以你們今天的婚禮我不參加了,但我還是祝福你們。」

    「曉艾!」申小府緊緊抱住好友,孫曉艾摸摸她的頭,人長得美就有這個好處,哭起來都特別漂亮。

    「你快去,千萬不要遲到!」孫曉艾叮嚀好友,申小府點點頭以最快速度離開孫曉艾的小公寓,還她清靜。

    ……還是寫被貓叼走的白痴女比較適合她,太過甜蜜的愛情故事只會讓她的雞皮疙瘩掉滿地。

    孫曉艾決定她還是回歸正途,專心當個異色作家,專寫別人不敢寫的題材。

    另一方面,梁萱若卻是心急如焚地在公寓等待申小府。

    「萱若姊!」申小府拚了命的趕到公寓,梁萱若也沒空招呼她,先幫她穿上婚紗再說。

    「萱若姊,你會跟我一起去教堂吧!」申小府好擔心沒人陪,梁萱若一邊為她穿婚紗,一邊點頭。

    「你放心,我會一路陪伴你,直到把你的手交給言品夏為止。」她沒有親人,過去三年與她最為親近,她猜這也是言品夏之所以把婚紗送到她這里的原因,他也希望她能夠幫小府。

    「嗯。」申小府點點頭,好感激梁萱若願意幫忙,若只有她一個人,她一定手忙腳亂。

    梁萱若的手腳相當俐落,很快就幫申小府穿好婚紗和化好妝,兩人接著坐進言品夏安排好的車輛,往目的地奔去。

    一路上申小府都很緊張,深怕會遲到,趕不上自己的婚禮。

    很不幸,今天高速公路大塞車。言品夏安排的結婚地點並不在台北市,而是桃園,光車程就要耗去一個多鐘頭的時間。

    申小府急死了,坐在她身旁的梁萱若一直安撫她,說言品夏只是在開玩笑,就算她真的遲到,他也一定會等她,怎麼說他都為了她籌辦了一場如此浪漫的婚禮,絕對不會因為她遲到而取消。

    申小府點頭歸點頭,還是很害怕言品夏真的取消婚禮。仔細想想,她真的太任性。他工作那麼忙,他們連親熱的時間都沒有了,哪來的時間籌備婚禮?但也由于過去那段時間他忙著公事忽略她,她才會心生不滿,堅持一定要舉辦婚禮吧!她真是一個不體貼的太太,虧言品夏還愛她,連她自己都覺得丟臉。

    「小府,他一定會等你,你別著急。」梁萱若反倒很羨慕申小府和言品夏,雖然他們的舉動外人看起來有些傻,卻傻得很甜蜜,傻得令人感動。

    有了梁萱若的鼓勵,申小府也開始有信心起來,等他們到達指定地點,已經是下午四點鐘,她又遲到。

    她幾乎是用跑的跑進設在飯店中的透明教堂,里頭無論是證婚台或是座椅皆覆上純潔的白紗,並裝飾著玫瑰,典雅又莊重,還有一股溫馨感。

    申小府以為教堂里頭一定坐滿前來觀禮的賓客,然而里頭不要說賓客,就連新郎倌都不見了,透明的教堂里面,根本沒有半個人。

    ……

    「小府。」身為伴娘的梁萱若,也因這情景慌了手腳,不曉得該怎麼安慰申小府。

    ……婚禮取消了,只因為她遲到,言品夏就決定不辦婚禮了!他怎麼那麼壞,她又不是故意要遲到,是因為路上塞車。

    「……言品夏,你這個大壞蛋,我只不過遲到一個鐘頭,你就把婚禮取消了!」她忍不住情緒,蹲下來大哭特哭,就和小時候玩捉迷藏,她找不到言品夏時的反應一模一樣,逼得他只好現身罵人。

    「小府……咦?」梁萱若本來想進一步安慰申小府,這時門口出現一道陰影,讓她停頓了一下。

    「噓。」言品夏悄悄從門口走進來,跟梁萱若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梁萱若愣了一下,微笑。

    「壞蛋!臭雞蛋!你就不能多等我一會兒嗎?」她越想越委屈。「路上塞車,我又不是故意遲到!嗚……」

    「申小府小姐,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你怎麼哭了呢?」言品夏蹲下來,順手遞了一條手帕,申小府連眨了好幾次眼,才確定自己沒有幻听。

    「夏?」

    「不然還有誰?」他幫她把眼淚擦乾,申小府又眨了好幾次眼,才確定是言品夏,他沒有取消婚禮。

    「夏!」她整個人投入他的懷抱,把他撞倒在地。他抱著她笑岔氣,心想他果然娶到了一個大麻煩,往後他的人生也會一直這麼麻煩下去。

    「我以為你真的不理我了!」可惡。

    「不理你的話,還會登報找人嗎?」他捏她的鼻子逗她。「我如果真的不理你,會直接登報作廢。」

    「你敢!」她拍掉他的手,假裝凶悍。「不要忘了,你答應爺爺會照顧我一輩子。」

    「我是答應了爺爺,但是現在我很後悔。」他玩笑越開越過分,申小府氣得拎起小拳頭捶他,被他笑著抓住。

    「我知道你希望能在教堂中結婚,但很抱歉,我們都不是教友,技術上有困難,只能為你安排一個相似度高的婚禮。」他舉起她的柔荑親吻,風度翩翩,愛情濃度更是百分百,申小府的心都被融化了。

    「是我太任性。」她搖搖頭,承認自己不對。「你那麼忙,我還提出這麼過分的要求,我保證下次一定改進。」

    「你會改進才怪。」他完全不相信。「但是,算了!我已經習慣了,也樂于在你背後為你收拾殘局。」

    是啊,一向如此。她習慣迷糊度日,大小事不斷,害得他必須像老媽子成天跟在她後面收拾,久而久之成為習慣。

    「夏!」她再次投入他的懷抱,窩在他懷里不肯起來,從今以後他的胸膛就是她專屬的地方,誰也別想侵佔。

    言品夏僅以充滿濃情的吻,向她保證他的胸膛只為她敞開,別的女人只會吃閉門羹。

    由于整個過程實在太甜蜜,旁人看不過去,紛紛站出來要求佔個位子。

    「喂,該我們出場了沒有?我們已經當很久的藏鏡人,可以現身了吧!」David負責拿戒指拿到手酸,眼楮則是看他們親熱看到流眼油,可見他們惡心了多久。

    「你們都出來吧!婚禮可以開始了。」言品夏笑著點頭。

    原來,言品夏早就安排好觀禮嘉賓,只是統統躲起來,要給申小府一個意外驚喜。

    只是她太膽小又太愛哭,驚喜變驚嚇,險些哭過頭。

    不過,當言品夏為她套上結婚戒指時,她還是笑了,笑得很燦爛。

    她將手中的捧花丟給梁萱若,希望她能早日找到另一半。

    梁萱若明顯嚇了一跳,不知所措地望著手中的純白捧花,擠出一抹幾乎看不見的苦笑。

    言品夏最後抱起申小府,在眾人的祝福聲中走出透明教堂,身上都是彩色碎紙片和玫瑰花瓣。

    「你想去哪個國家度蜜月?」言品夏給她的驚喜一個接一個,先是教堂婚禮,現在又要帶她去度蜜月。

    「義大利。」她想也不想的回道。

    「一定要去義大利嗎?」他挑眉。「那個國家的治安不太好,扒手很多。」

    帥哥也很多。

    「一定要去義大利。」她點頭,打定主意看帥哥。

    「好吧,就去義大利。」從以前開始,他就無法拒絕她的要求,未來恐怕也是如此。

    申小府高興得摟住他的脖子,偷偷在他耳邊甜言蜜語。

    她說了什麼?

    你是全世界最帥的男人,誰也無法和你相比。

    好動听的話,難怪言品夏會笑得那麼開心。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警告小逃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煓梓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