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 第十章
作者︰季葒
    「翼總,你惹協理傷心了喔?」剛從樓下回來的張麗,來到翼鴻平的身側,很斗膽地用譴責的目光望著翼鴻平。

    此時的翼鴻平心亂如麻,沒心情去和這個對他態度不敬的下屬計較。

    「不是我。」他否認。

    「不是翼總喔,那……還會是誰有能耐惹協理心情不佳呢?」她歪著頭,表情佯裝納悶。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擰起眉,眼神銳利地瞥向她。「你為什麼會以為是因為我的緣故,而讓她心情不好了?」

    張麗挑眉聳肩,不曉得為什麼,這回她竟然會無懼於他的氣勢?也許是他眉宇間的落寞沈郁之色,讓他看起來沒那麼令人害怕了吧引

    「我沒別的意思啦!純粹只是猜測而已。因為協理從上個月跟總經理到南部出差回來後,就一直悶悶不樂……」看了翼鴻平一眼,張麗故意將話說到一半就打住。

    翼鴻平沈著臉等她繼續說下去,張麗看他臉色有點變了,才又緩緩接著說道。

    「總經理您說出國就出國,一點消息都沒走漏,害我們協理從南部趕回公司時,把行李擱在我這兒以後就直接上樓去找你了呢!當時她手上還掛著總經理現在拿的這件西裝和領帶,我想……這是我猜的啦,我們協理那麼急著想見你一面,卻換得你一聲不吭請假出國,事前一點預警都沒有,她的心情當然會受影響嘍!」

    翼鴻平陷入沈思當中。他希望自己能相信張麗的這番猜測,這樣他至少可以知道,她對他並非全然的無心,她還是有一些在乎他的,只是……他能信張麗的話嗎?

    如果她為他情緒低落,如果她心里還有他,為何她會在短短一個月內另結新歡,而且又即將結婚?!

    煩躁地扒過發,他瞪著緊閉的門扇,揪著心听里頭傳出的嗚嗚咽咽,像是想忍住卻又壓抑不下的可憐低泣聲,他的心更亂了。

    「總經理,我勸你還是趕快進去安慰、安慰協理吧!要不然協理下曉得還要哭到什麼時候呢!」靜默中,張麗吃了熊心豹子膽地丟給翼鴻平一個任務。

    翼鴻平投給她一記精銳而陰的目光,那眼神告訴張麗,她這閑事似乎管過頭了。

    「呃……我去忙了,總經理請自便。」張麗頭皮發麻,縮了縮脖子,往後退開,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埋首佯裝忙碌地上作起來。

    幾分鐘過去了,斐敏梔的哭聲還是沒有停止的趨勢,而翼鴻平也依然站在門前,似乎不打算離開。

    ,這兩個人不曉得在ㄍ一ㄥ些什麼?!張麗一邊工作,一邊分心地偷覷著眼前的動靜。

    就在門內門外僵持不下的時候,八卦傳聞的男主角初詮野臭著一張臉,筆直地從電梯內飆了過來。

    啊∼∼壞了、壞了!這下情況更混亂了!二男一女的感情糾葛就要在她的面前上演了——張麗手搗住眼,不敢看下去了。

    沒錯!初詮野正是來找斐敏梔算帳的。他明明干交代、萬交代要她一定得出席中午的飯局,沒想到她竟然把他的話當馬耳東風,左耳進右耳出,完全不予理會,害得他被客戶數落了一頓。

    「斐、敏、梔,你皮癢了你,我——」他鐵青著臉踏出電梯,以龍卷風的速度來到協理辦公室外,才剛想吼人,就被杵在門外的翼鴻平給嚇了一跳,耳邊還隱隱听到從門扇內傳出的哭聲。

    初詮野神色怪異地瞪著那扇緊閉的門。「呃……翼總,能否請問一下,她在哭什麼?」他印象中所認識的斐敏梔,是個堅強獨立干練,而且驕傲倔強得不得了的女人,這種女人怎麼可能會哭咧?而且還是在這算是半個公共場所的地方?!

    初詮野一頭霧水,但是身旁的翼鴻平顯然並下想替他解開迷津。

    「她哭得這麼傷心,你來了正好可以進去安慰它——」翼鴻平這話說得咬牙切齒,臉色陰沈。

    初詮野覷了眼翼鴻平怪異的神色,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唇。「我干麼得安慰她?」他的表情,好像翼鴻平講的話是天方夜譚。

    「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不安慰她,那該由誰來安慰?」深幽且充滿怨護的眼瞳中冒著明顯的火光。

    哇喔,兩個情敵要卯上了耶!張麗抓起一張表格塞進嘴里,緊張地咬著。

    〔這是誤會,純屬誤會一場。」就在張麗以為會有火爆場面出現時,初詮野卻出人意表地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開口澄清謠言。「翼總,我和斐敏梔不是未婚夫妻,雖然我們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但是我們在名義上卻是兄妹︰因為我媽嫁給她爸,她爸娶了我媽,所以我們就被湊成兄妹了。我這樣講你懂嗎?」

    現場一片鴉雀無聲,翼鴻平陰郁緊繃的俊容緩緩放松,逐漸恢復原本的氣色︰張麗驚訝地張大嘴巴,嘴里那張表格隨之飄落地面……

    所有的八卦傳言在這一刻豁然明朗——原來他們兩個純粹是兄妹關系,所、有、人、都、誤、會、了!

    「呃……我話說完了,先走一步。至於她嘛!翼總如果有時問的話,麻煩進去安慰一下吧!」初詮野感覺氣氛挺怪的,索性搔搔頭,納悶地先走人了,把翼鴻平留下來收拾殘局。

    初詮野走了,但是翼鴻平卻還沒有從震驚中回神。

    張麗看不下去,跑過來幫翼鴻平把辦公室的門給往內推開。「翼總,快進去啦!你沒听見協理的聲音都快哭啞了嗎?」

    這個助理很雞婆,不過翼鴻平卻一點也不感到厭煩。

    他挺拔的身形迅速向內移動,並且在進入里頭後,反身關上門扇,然後外加了個落鎖的動作。

    「張麗,你不要進來,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听見開門聲,斐敏梔頭也沒抬地哽咽道,剛剛一直沈浸在哀傷情緒中的她,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還以為進門的人是助理張麗。

    翼鴻平無聲快步地往她身旁移動,在她抬起頭來想發出斥責聲時,傾身扯住她掩面的素手,將她扯了起來,擁在寬闊的身懷中。

    「你……」他不是早該走了嗎?!

    斐敏梔驚愕地止住哭聲,閃動著水光的眸子直瞪著他。

    她哭糊涂了嗎?

    「對不起,我反悔了,我不打算祝福你了。我決定我一定要把你娶到手,不會讓別的男人把你給搶走。」看著她哭腫得像核桃的水眸,他心疼地再將縴細的她擁緊一點。

    此時的她,不再有平日的強悍和倔強;她是這樣的嬌弱,這樣的需要依靠……

    翼鴻平緊緊地擁著她,讓兩人的身軀萬分契合地緊貼在一起。

    愛意在心口蔓延開來,他知道自己這輩子將會愛她愛到不可自拔——

    「等……等等,你剛剛說什麼?」震驚又錯愕的斐敏梔微微掙開他。「你反悔?」她剛剛是不是听錯了什麼?

    「我說以後我們會在一起,一輩子在一起。」

    他笑著勾起她尖美的下顎,寬額抵著她白皙的額心,拇指撫過她的頰,輕柔地替她拭掉未乾的眼淚。

    「剛剛你大哥跟我解釋清楚你們之間的關系,所以我的心頭也松了一大口氣……」他的語氣明顯的放松,一手箍緊她的腰,他喜歡這樣彼此相偎的親密感覺。

    「鴻平……」他說的是一輩子的承諾引他下氣她了嗎?他不是已經表態以後他

    會跟她劃清界線?「你真要我一輩子?」

    「瓜。」他俊朗輕笑。

    她看見他眼底真摯的眼神,剛止住的淚又滑下了粉腮。

    沒想到她也有這樣愛哭的一面,他不由得又心疼地嘆氣。

    「我一直都愛著你,雖然我們的感情出現了意想不到的阻礙,但我還是……很愛你。」

    「謝、謝謝……你還愛著我……」她哭得更凶了。

    他的傾訴讓她激動又狂喜,但是……「你說你愛我,那阮瑩呢?她該怎麼辦才好?」她突然問得緊張又不安。

    「我和阮瑩早就分手了。」他坦然地看著她。他知道,他若想要挽回兩人之間的感情,這件事就必須先說個清楚才行。

    「在你打電話找我的那一晚,阮瑩因為不肯分手而鬧自殺,要求我得立刻過去見她一面……在我接你的電話之後,我本來應該馬上去找你,向你解釋一切,但是在當時的危急情況下,我必須先顧及阮瑩……」

    原來那一晚他趕過去找阮瑩,是因為這個原因……她嚴重的誤會他了。

    斐敏梔靜靜聆听,臉色微微泛白並浮起自責的神色。「後、後來呢?她……」

    「我遲了一步,她割腕自殺了。」他說。

    她腳一軟,險些跌倒在地。

    「事情沒你想像的糟,你听我說完。」他將她摟緊,給她支撐的力量,柔聲安撫她。「她劃下的傷口很淺,只是皮肉傷而已,沒有大礙的。」

    稍稍安了心,她咬著粉唇听他繼續說下去。

    「那一晚,我陪她在醫院度過,我跟她說了很多話,也解釋了許多,我告訴她,我終究無法愛她,我祈求她的原諒……」那一晚,他熬得很艱辛。「後來我終於獲得了她的諒解,那時候我很開心,因為我終於可以在毫無牽絆的情況下,重新挽回你的感情……但是那時候你卻不肯給我機會,硬是消失了好些天,讓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過……」

    黑眸瞅著她,他的眼神流露出受傷的痛楚。

    她愧疚輕嘆,吻了吻他的下顎,腦海想起自己決定重新返回公司,而接下了和他一起下南部出差的事——出差當晚她不但不肯听他解釋,反而還再次誤解他,害得他在深受傷害的情況下獨自返回台北,並向公司請假飛往美國。

    「我總是在傷害你……這樣的我,你怎會願意愛呢?」眼淚又掉了下來,她現在哭得比方才更凶了,淚流滿頰。

    「別哭,事情都過去了。」他俯唇,輕柔地吻去她的淚。「我愛你,我一直都願意愛你。」

    「謝謝你愛我,謝謝——」好久、好久之後,在他極力的溫柔撫慰下,她抽抽噎噎,哭聲緩和了些。

    「小梔,我想再向你求婚一次,雖然這次我沒準備婚戒,但是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補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當她哭聲終於緩和下來時,他乘機提出求婚︰這事遲不得,他得抓準時機才行。

    「噓∼∼」當他的話說到一半時,她突然用縴細的手指按住他性感薄削的唇片。

    「嗯?」他困惑又緊張地看著她。

    她該不會是不想接受他的求婚?!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現在就去選個婚戒。」美麗的眸子仍充滿水光,她眨了眨,對他漾起一抹足以迷死他的炫美笑容。

    他的心眩了眩,屏息半秒,然後情不自禁地將唇栘至她微翹的甜唇上。「好,我們去選婚戒。」話落,他用力而炙烈地吻住。

    她緊緊勾上他的頸,將縴軟的身子偎上他,毫不抗拒地讓他吻著︰這久違的親密讓兩人渾身都戰栗,血脈竄動起嚇人的熱度來。

    辦公室內,溫度逐漸升一局。

    「小梔,你介不介意我們晚一點再去選……」趁喘息的空檔,他說。

    〔一點都不介意……」她已經為他神魂顛倒了,主動送上香唇,再度與他的唇片熱烈交纏。

    選婚戒的事就暫且先擱著吧!眼前最緊迫的是,要先把這突然蹦出來的渴切欲望解決了才行。

    辦公室內的粗喘聲與淺促的呻吟聲交疊回蕩……許久、許久之後,所有的聲息終於歸於平靜,幸福的氣氛在空氣中漫開。

    這段發展得令人意想不到的戀情,終於有了美好的結果,祝福他們永遠幸福喔!

    ——全書完

    編注︰關於大哥初銓野和溫萵德的愛情故事,請看采花238【意外的戀情】之一——《出乎意料》。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意想不到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季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