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手到擒來 第10章(2)
作者︰季葒
    盧南浚笑著走進小小的浴室里,對兩人之間氣氛的微妙改變非常滿意。

    他站在只有淋浴設備的小浴室內冼著熱水澡,心里有點後悔自己太慢來找她了,明明想念她想得要命卻遲遲不敢來台南見她,而她顯然也想著他,心里對他的氣應該已消了不少吧!

    這樣很好,他要好好把握機會跟她道歉、跟她坦白。

    經過跟範祖揚的談話之後,他真正想通了,決定將一切都對她坦白,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他願意接受小霞的懲罰和責罵,總好過她躲在娘家,對他這個老公不理不睬。

    他還要她相信,以後他會改變自己霸道強硬的作為,會尊重她的想法和看法,一切以妻為重。

    十分鐘後,盧南浚沖好了澡也冼了頭,他拿吹風機把頭發吹干後,圍著浴巾走出浴室。

    溫小霞還沒回房,他在這小巧溫馨的房間里參觀起來。

    他曾來過溫家兩次,第一次是在婚前匆忙來拜訪,那次沒多作停留,第二次則是蜜月旅行回國後,他又陪著小霞回來送禮物給丈母娘和岳父,當然大舅子也有一份厚禮。

    因為他工作忙碌的關系,那次回來並沒有過夜,所以也沒機會好好看看溫小霞小時候住過的房間。

    她的房間陳設簡單干淨,一張雙人床靠窗擺放,床邊是一個白色衣櫃和書櫃,靠門的右邊則有一組書桌椅。

    書桌上沒有雜物,書櫃上倒是擺了一些參考書和雜志,比較多的是漫畫和小說以及幾本剪貼本。

    他站在書櫃前抽出一本剪貼本看,上頭都是一些男明星的剪貼,他有點吃味,原來她喜歡那種瘦巴巴還留長發,自認穿得時髦但在他看來很吊兒郎當的男歌手。

    難怪她會崇拜林品桀,這剪貼本里的過氣歌手跟林品桀還直有幾分神似。

    心里有點小小妒意,他把剪貼本放回去,走到窗前打開窗戶,透過玻璃倒影看著自己精壯的身材。

    斑大的他比著OK的姿勢,每周上兩次健身房鍛鏈身體的結果就是結實但不過分的完美身軀,說胸肌是胸肌、腹肌是腹肌,他知道有個男明星叫何潤東,他的身材絕對不輸給他,這才叫男人,那種瘦巴巴弱不禁風只有歌聲能听的歌手哪能跟他比。

    突然.房門打開來,溫小霞站在房門口瞪著正做著姿勢的盧南浚,兩人都僵了一下,然後下一秒她忍不住捂唇笑了起來。

    盧南浚尷尬的離開窗前坐到床邊,但尷尬只停留兩秒,他看她笑得開心,忍不住也彎唇笑了。

    「衣服烘好了,你快穿上。」他笑起來很帥、身材很養眼,她看著他,不再回避他的注視,著魔似的走上前把衣褲遞給他。

    他伸手接過衣褲但卻沒打算穿,而是把衣褲擺到一旁,然後伸手拉了她一把,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小霞,對不起,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摟著她依舊縴細的腰肢,大掌輕輕放在她的腹部,感受著這里正孕育著一個屬于他們之間愛的結晶。

    因為相愛才有了這個孩子,他絕對不能輕易讓這份愛變質,他要扞衛這份愛。

    但這回他要學著尊重她,跟她一起守護這份愛和婚姻以及這個孩子。

    「先別急著道歉,你說說看,你知道你錯在哪里了嗎?」微紅的小臉收起了笑意,刻意避開他性感的胸肌不看,與他真誠的目光相凝望,她倒要听听看他怎麼說。

    「我錯在不懂得尊重你、不去了解你的想法,自以為可以替你擋掉一切麻煩,所以私下用強硬霸道的手段達成目的,一次又次,事後都對你造成傷害,逼得趙馨馨找上你攻擊你泄恨。」他承認了,一點也沒猶豫。

    「還有呢?」他切中要點了,看來這段時間他真的有在反省。

    看在他承認錯誤的分上,小霞給了他一點小福利,縴蔥玉指在他結實的胸肌上畫著小圈圈。「為什麼趙馨馨會找上我復仇?這點我一直想不透。」

    其實,經過這段時間的思考,她已經猜測出大概原因了,一切應該就在于他強硬對付林品桀才會惹火趙馨馨。

    但為什麼要對付林品桀?這真的很令她疑惑。

    「因為趙馨馨在被記者發現她未婚生子時,竟然跟記者胡謠我是孩子的父親。你想想,我是已婚身份,這樣被亂爆料不僅毀了我的名譽,更會毀了我最在乎的婚姻,尤其我最怕的是讓你傷心,所以我只好對付林品桀,當時我以為只要逼林品桀出來開記者會,一切就能落幕,誰知……」趙馨馨卻被刺激到,做出了可怕的事來。她終于懂了,原來情況這麼復雜!

    不過一切都過去了,至于他用了什麼手段她不想再去探究,事情已經落幕,她想通了,實在不該庸人自擾。

    氣都已經氣過,冷戰也持續一段時日了,結果苦了他也苦了自己,破壞了夫妻和諧的關系和感情。

    溫小霞領悟到自己不可能不愛他,不可能放棄這段婚姻,不可能讓還沒出世的孩子沒有父親,所以她早想通了,就算他沒勇氣承認自己的過錯,她也會很快回到他的身邊去。

    沒想到,他還是比她早一步行動,來到她面前認錯,來挽回他們的婚姻了。

    他來了,她很感動。

    「還有就是我發誓以後我不會再這麼做了,還有還有,我很想念你,每天晚上一個人睡覺很寂寞、很可憐……」他咬牙忍著渴望,繼續說下去。

    「我也是一個人睡覺,一點也不覺得可憐。」她輕笑的反駁他。

    「你是兩個人,我一個人。」他的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腹部。「所以我很可憐,老婆把我丟在台北不回來,我天天都孤枕難眠。」

    「一個人很好啊,沒老婆在身邊管你,多自自啊!」听他鬼扯淡,他看起來是疲倦了點沒錯,但眼下可沒有黑眼圈,顯示他根本沒有難眠到什麼程度。

    「我不要自自,我要老婆回來我身邊。」見她笑了,態度也軟化了,他大著膽子撒起嬌來,單手捧起她的下顎,望著她粉潤的唇瓣,情難自禁地低頭索吻。「寶貝,我想你。」

    他的吻溫柔且克制,不敢太過躁進,以免嚇到她。

    她沒有拒絕地承接了他的吻,呼吸微促,臉蛋浮上嬌羞。

    他看了心猿意馬,膽子更大了,大掌慢慢往上**,罩住她因懷孕而變得豐滿的胸部輕輕揉捏。

    「快把衣服換上乖乖睡覺,懷孕滿三個月前你都得忍著。」她嬌嗔地瞪他一眼,隔著浴巾感覺到**下的堅硬,讓她趕緊起身離開。

    「那陪我一起睡。」他拉住她,像小孩子一樣輕輕搖著她的手,不讓她走開。

    「好不好嘛,一個人睡很可憐啊……

    朝天花板翻了翻白眼,沒想到這男人也有這麼孩子氣耍賴的一面,拗不過他,她杷放在床上的衣褲拿到櫃子上放著,陪他躺在床上,外頭天色已漸漸亮起,雨好像已經停了,跟她的心情一樣好轉起來。

    「老婆,你願意讓我吻你還願意跟我睡,就是原諒我了對不對?」盧南浚壁壘分明的胸膛貼著她的背,大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腰肢和**,聊慰無法愛她的渴望。

    「對啦,我已經原諒你了,開那麼久的車下來你還不夠累嗎?可不可以別吵快點睡覺!」他連夜趕來台南想必都沒睡吧,她心疼得很啦。

    炳,盧南浚可不敢承認其實是範祖揚開車載他南下的,在車上他有小小眯下補個眠,比較累的其實是範祖揚,因為他送他抵達台南後就又連夜趕回台北。

    在這清晨時分,夫妻倆相擁而眠。

    原本總是早起的溫小霞再次跣入夢鄉,睡得很沉很沉,盧南浚也是,相較先前幾個晚上的輾轉難眠,這會兒很快就睡著了。

    兩人睡到早上快八點還沒起床,大哥溫大慶過來敲門沒人應,于是他擔心地打開房門進入里頭看看狀況,結果卻看見兩人親密相擁的畫面。

    溫大慶悄悄退出妹妹的房間,還貼心地替兩人落了鎖。

    回頭,他跟爸媽提到妹夫在妹妹房間里,溫父溫母寬心的笑了,很識相的沒去打擾他們睡覺。

    隨著時間慢慢走向中午,灰蒙蒙的天空轉亮,太陽在雲層後露了臉。

    燦爛的陽光從窗戶闖進臥房里,灑落在相擁而眠的兩人身上,他們依舊沉睡著,不被陽光和外頭的聲音所干擾,沉浸在共同的美夢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老婆手到擒來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季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