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龍舞獅(上) 第十章
作者︰簡瓔
    舒曉涼說到做到,一整天的行程下來,她都很努力的把伍龍和舒麗晚送作堆,大方到連自己也嘆息。

    在一個騎象的活動里,伍龍和舒麗晚並肩坐在象背上的藤椅中,迎著徐徐清風,他們將繞行田園一周,然後就要回到曼谷市區。

    「我們今天好像一直在一起。」

    伍龍薄唇上揚,勾勒起一抹笑,深黑的眼瞳微往後瞥,掃了後頭象背上無精打采的舒曉涼一眼,又好整以暇地轉回來。

    「就是啊。」舒麗晚柔柔一笑。

    曉涼今天舉止真怪異,昨晚明明說會幫她的,今天卻一再把她推到伍龍身邊,害她也胡涂了。

    她這麼做,是以退為進,故意叫自己跟伍龍親近,好引起伍獅的妒意嗎?

    可是,她覺得這麼做並沒有用,伍獅依舊悠哉地跟別的女孩子調情,對于她一直跟伍龍在一起這件事,像是毫不放在心上。

    喏,就像現在。

    前頭的象背上,伍獅懶洋洋的靠著藤椅背,嘴里極痞的叨著一根煙,旁邊是個來自助旅行的女孩,兩個人聊得頗為起勁。

    那個女孩听說名叫茱麗,是個中英混血,來自香港,一身時髦的白色露背裝加牛仔褲,長長的褐色鬈發看起來十分野性奔放,上象背的時候,伍獅還很紳士的扶了她一把,被眾人給調侃他又趁機吃小姐的豆腐了。

    伍獅艷遇不斷,他也總是來者不拒,所有的女性他都有辦法聊上幾句,像是種本能。

    如果她喜歡的人是伍龍就好了,她就不會有任何煩惱了。

    唉,她幽幽嘆息了聲,這是不可能的。

    喜歡一個人,根本不能控制,當有感覺的時候,就是喜歡上了,已經心動,又怎麼恢復正常的心跳呢?

    「天哪,遠嵐,這大象好恐怖哦!」另一匹象背上,水晶嚇得直拉住舒遠嵐的手,驚疑不定。「我還是比較喜歡小動物,這種大動物,好像會把我給吃了。」

    「放心,我會保護你。」她輕拍著她的手安慰,頗有王者之姿。

    耳邊听到水晶和大姊的對話,舒麗晚笑了。

    大姊就是喜歡保護人,保護她和曉涼不夠,現在連水晶也在她的保護範圍內了。

    「客人,我幫你們拍照。」

    象夫說著不標準的中文,矯捷地跳下象背替他們拍照。

    這是他們賺外快的方法之一,所以伍龍與舒麗晚並沒有拒絕,很配合的露出笑容讓他照。

    「客人,靠近一點比較好看。」

    在象夫的指揮下,她將頭向伍龍微傾過去,同時,伍獅和茱麗騎的那匹象,已經越過了他們,往前頭的林里走去了。

    舒麗晚的視線追隨著伍獅,可是他們的象走得快,很快的不見了蹤影。

    「唉……」舒曉涼的嘆息聲十分綿長。

    現代紅娘真不好當,看到二姊親密的偎近伍龍時,她心里竟然會有嫉妒和難受的感覺,心好像被敲了一下。

    她究竟是怎麼了啊?

    當紅娘是好事啊,會有福報的,她怎麼會一點快樂的感覺都沒有,甚至坐立難安,很想從象背上跳下去,朝天大吼一番。

    「曉涼,你怎麼了?」與她同坐的婉臣,看著她泄氣的小臉,關心地問。

    很少看到她這麼沒精神,每到一個景點,她通常都是跑第一,每一到餐廳,她也都吃最多,跟現在判若兩人。

    「沒什麼。」生伯泄漏了心情,舒曉涼趕緊對她很文藝的笑了笑。「景色美得叫人想嘆息,所以我就嘆息了。」

    「原來是這樣啊。」婉臣揚起溫婉輕笑,望著落日余暉,也很認同。「真的好漂亮,我一直以為這個地方很落後呢。」

    「是啊、是啊!」她虛應的笑了笑,討厭這麼世故的自己。

    她心里有個聲音說,婉臣這麼純真的一個好女孩,人家在關心她耶,她干麼敷衍人家啊?

    然後,她心里的另一個聲音又說了,可是,她現在真的沒有心情聊天嘛。

    伍龍跟二姊好像聊得很高興,二姊不時對他嫣然一笑,而他呢,則頷首微笑傾听,他們看對方的表情都像含情脈脈,她怎麼可能不介意?

    天哪!她介意?!

    她在介意個什麼大頭?是她一心一意撮合他們兩個,現在又覺得自己可憐委屈了,她這個人怎麼那麼討厭啊,到底有完沒完?

    她就這麼想來想去、想去想來,想個不停,越想越煩……

    他們兩個會擦出火花嗎?伍龍也會像吻她一樣的吻二姊嗎?他也會摸她嗎?就跟摸她時一樣,會嗎?

    天哪!她越想越介意!

    不知道過了多久,舒曉涼還在想……

    「曉涼--喂--曉涼--」

    她一回神,發現婉臣在輕扯她的衣擺,單純如兔的雙眼,正很不放心的瞧著她。

    「你沒事吧?」她很擔心。

    「沒有啊。」她只是發發呆而已。

    婉臣松了口氣。「我們該下去了,叫了你好久,你都沒回應,害我好擔心。」

    舒曉涼這才知道,原來終點站到了,大家都已經下去看照片,只有她和婉臣還待在象背上,好糗!

    下去之後,她馬上鑽到人群的最前頭,搶著看照片。

    這里的生意人擁有最先進的儀器,可以把他們的照片放大、縮小,當然也可以不買,全憑觀光客高興。

    「忍,我們這張照得很好耶!」紗紗拿著和老公甜蜜依偎在象背上的照片,面容發光,好像回到了學生時代。

    「那我們就買這張。」江忍一切以嬌妻為重。

    琥珀、琉璃、水晶兄妹三人相視一笑,老爸老媽常把肉麻當有趣,他們早已習慣了。

    「拜托,我們這張照得才好,你們那張怎麼跟我們比?」謙雅拿著她跟章狂的合照,對江忍跟紗紗的合照嗤之以鼻。

    「咦,這是什麼?」伍惡拿起其中一張,把照片揚得高高的,嘴角的笑容很邪惡。「這不是我那杰出的寶貝二兒子嗎?哇塞!連剛認識的妞兒都可以嘴對嘴,真是有乃父我之風哪!」

    瞬間,那張照片變成稀世珍寶,大家搶著看,傳來傳去,一個看過傳一個,大家都嘖嘖稱奇。

    最後,看過的章量把照片隨手往旁邊的人兒手里一塞,沒事人般的走開,而那個人卻整個人呆住了。

    舒麗晚黑明分明的眸子定格在照片上,盈盈淚水在眼眶里滾來滾去,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然後,旁邊的章力把照片抽走了,大伙起哄看著,又繼續傳閱。

    她吸了吸鼻子,將眼眶的淚水硬是留在眼里。

    她不該難受的,原本就知道他的異性緣很好,只是沒想到他會那麼隨便,連萍水相逢的女孩也可以親吻。

    她不必再為他牽動心弦了,他是不會對感情認真的情場浪子,如果愛上他,她會受傷的……

    伍獅不經意看到她失神模樣,原本對那張親熱照片無所謂的他,忽然想稍加解釋一下。

    對于那張親熱照,其實他也很無辜。

    當象夫說要拍照的時候,那個熱情過頭的茱麗忽然把紅唇湊向他,強吻了他,他壓根錯愕得來不及反應,那模樣就這樣被活生生的拍了下來。

    麗晚該不會誤會他了吧?如果她誤會他對感情玩世不恭,那可不行,他一定要好好解釋才行,挽回自己的清譽。

    正想開口,好死不死,他看到茱麗從洗手間走出來了。

    他撇了撇唇,算了,畢竟是女孩子,不要讓人家下不了台,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有什麼好解釋呢,簡直多此一舉。

    再說,一張照片能代表什麼,反正主動的又不是他,他跟這個叫茱麗的,以後也不會再見面,這樣不就結了嗎?

    「你怎麼了?」伍龍把舒麗晚的反應看在眼底,扶住忽然感到暈眩的她,厚掌緊扣住她的縴腰。

    她勉強笑了笑。「沒有關系,可能是太熱了,有點中暑。」

    這樣親密的畫面,卻讓舒曉涼受傷了,她受傷的表情中含著一抹倔強,不想讓別人看出來,可是她無法掩飾自己內心深處的感覺。

    才一天而已,他們的感情就突飛猛進了,這正是她要的,也是她努力的結果,叫是她卻覺得……心碎了。

    晚上,是大家期待已久的SPA療程,男女分開,女孩子這邊,舒曉涼跟水晶同一室。

    迸味盎然又豪華十足的排樓里,兩個人都光luo著身子躺在特殊的按摩床上,鼻間是淡淡的花香,讓人很放松。

    「曉涼,你覺不覺得你大姊她很……」水晶想著該怎麼說才好,最後用了兩個很含蓄的字眼。「特別。」

    「我大姊本來就很特別啊。」她閉著眼楮,一任按摩師的手在她背上來回地滑過。

    自小,大姊對她來說就是個傳奇人物,她讀的是女校,卻非常性格,從來不穿裙子去學校,連校長都拿她沒辦法。

    後來長大了,大姊第一個進入天蠍門,成為爺爺得力的左右手,左手拿刀、右手拿槍,那天不怕地不伯的氣勢,常讓她好羨慕,立誓以後也要像大姊一樣那麼強。

    「原來她本來就那樣啊。」水晶釋懷了,看來她不該想太多的,應該沒什麼才對。

    「那你覺得我二姊怎麼樣?跟你們的曉冽阿姨像不像?她適合當黑虎幫的幫主夫人嗎?」舒曉涼忍著心痛問。

    必須有再多一點人認同,她才有勇氣繼續撮合伍龍和二姊。

    「你的意思是麗晚和伍大哥……」水晶很驚喜。「他們很適合,麗晚如果能和伍大哥在一起,那就再好不過了。」

    耶!真好!這樣她就不會常被伍惡叔叔逼著要嫁到伍家了。

    嗚嗚……廚藝太好也是一種錯,伍惡叔叔動不動就要把伍大哥和伍二哥許配給她,她都快花轟了啦,萬一真被她傾心的那個人誤會就不好了。

    「你也認為他們很相配?」舒曉涼在心中無力的嘆了口氣。

    丙然,只要有眼楮的,都會認為他們相配,沒有人會認為她跟伍龍相配的,因為他們怎麼看都很像大人帶小孩。

    「對啊,郎才女貌,伍大哥很瀟灑,而麗晚很溫柔,他們的個性都很溫和,一定可以白頭偕老。」水晶笑咪咪的說。

    听到這里,舒曉涼更沒力了。

    水晶說得沒錯,要像二姊這樣秀外慧中的女孩才有資格當幫主夫人,像她這麼不才,既不會吟詩也不會弄武,要怎麼當幫主夫人嘛?!

    所以,她還是趕快對伍龍死心了吧,就算他們曾接過吻又怎麼樣?又不會懷孕,難道能叫他負責嗎?

    她眨了眨眼,忽然覺得眼皮重重的。

    奇怪,頭好像有點暈、有點困,應該是白天的行程太滿了……

    「曉涼,不聊了啦,我好想睡,我要睡一下……」

    水晶的聲音越來越小,而舒曉涼也已閉上了眼眸,進入沉睡之中。

    SPA療程結束之後,所有人在燈光美、氣氛佳的柔美休息廳里喝著溫熱的姜茶,品嘗水果王國的各式鮮美水果,大呼過癮。

    然後,伍惡的手機響起。

    彼方傳來一個陰森森、惡狠狠的聲音。「听著!舒家二小姐和三小姐在我手中,如果要她們活命的話,就拿舒展鴻的下落來交換,並且不得再干涉天蠍門之事!」

    喀一聲,電話掛了。

    「什麼跟什麼?真不專業,連下次要怎麼聯絡也沒說明……」伍惡啐瞪著手機,然後把對方傳達的訊息重復一遍。

    「二小姐……」所有人看著舒麗晚,她好端端的坐在那里吃水果,哪里有事?

    然後--

    「天哪!水晶不見了!」紗紗生平第一次這麼機警,卻是發現小女兒被人綁架了。

    「綁錯人了。」嚴怒很嚴肅,結論也很簡單。

    「啊……」舒麗晚這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手中的瓷碟驚慌的掉到了地上,水眸里滿是震驚。

    「你有沒有怎麼樣?」伍獅馬上沖過去看她的手指,盤子都破了,她可千萬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受傷。

    「沒有……」她揪著胸口搖頭,眼里寫滿了憂心。

    曉涼被綁架了,另一個該被綁的人應該是她才對,可是她卻逃過了一劫,都是她不好,她連累無辜的水晶了。

    「不是你的錯,你不要胡思亂想。」他看出她的自責,心疼她的傻氣。

    「可是……」她的眸中滾下了淚珠。

    萬一她們有什麼不測,她不能原諒自己……還有曉涼,她現在一定很害怕,他們不知道會用什麼可怕的手段對待她,逼迫她說出爺爺的下落,想到這里,她就無法安心。

    「你放心,我們會把她們平安救出來,你不要想太多。」廳里人多嘴雜,他半蹲在她身前,柔聲安慰著她。

    「真的……你們真的會平安把曉涼和水晶救出來?」她吸吸鼻子,淚珠在眼眶中打轉。

    他深深的凝視著她,從未這麼認真過。「我保證。」

    他的保證像是鎮定劑,使她緊繃的神經稍微獲得了放松。

    她閃動睫毛,目光下意識的專注于他俊挺的臉孔之上,他臉上的表情好認真,認真得讓她動容了。

    「好……我……我相信你。」

    她相信他,相信他說得出做得到,會把曉涼和水晶平安救回來。

    「既然相信我,那麼,就不要再哭了。」他伸出手,輕輕拭去她垂掛在頰畔的淚珠。

    如果不是在這里,如果不是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之下,他會吻她,吻去她的淚,吻去她的恐懼和自責,將她緊緊的擁進懷中安慰。

    「怎麼辦才好?那怎麼辦才好?」一旁,愛女心切的紗紗和心腸柔軟的芷丞已經抱成一團在哭了。

    「先別哭了,事情不會那麼糟的。」砂衣子輕聲安慰著那兩個淚漣漣的女人。

    伍龍蹙著眉心。

    他有注意到曉涼和水晶還沒到休息廳,原本以為是她們兩個女孩動作慢,還在更衣室里換衣服,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爸,我看,現在必須馬上聯絡我們曼谷分堂的上官堂主,商討救人計畫。」伍龍冷靜的說出了他的想法。

    表面冷靜,其實他比任何人都心焦。

    曉涼是他所喜歡的女孩,水晶則像他的親妹妹一樣,兩個人都不能有半分差錯,否則他不能原諒自己的大意,讓她們落入了歹徒之手。

    「我也要參與。」舒遠嵐站了出來,她的神態很堅決,因為不管曉涼或水晶,都是對她很重要的人,她無法袖手旁觀。

    看到她堅定的眼神,伍龍深幽的黑眸直視了她好一會,點了點頭。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舞龍舞獅(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瓔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