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夜曲 第十章
作者︰簡薰
    江日升知道丞萱一定會看著他,所以,他更不能回頭。

    查看機票,過空橋,年輕貌美的空姐對著他巧笑嫣然,伸出右手——「先生,這邊請。」

    商務艙的椅子很舒適,但他心里卻有著萬千重量。

    來紐約見她……到底是對還是錯?

    那時,威爾告訴他,「我發現富江跟男朋友早就分手了。」

    按捺了兩年的心事,突然間找到破口似的,他覺得自己一定要來見她,說不上來是為什麼原因,他真的認為那是他們再次戀愛的好時機。

    找了一個不算理由的理由,他飛到紐約,但在國際機場等他的除了她之外,還有威爾口中那個早該分手的空少男友羅瑞華。

    丞萱與羅瑞華相處自然,而且當他失卻風度的說「那個男的不適合你之後」,她只是笑笑,並沒有多作解釋——事實上,那也不需要,他在她的辦公室里看到兩人出游的照片,雖然照片不新,但反而成了交往時間頗長的證明。

    那種感覺很怪,那個在台北有些「什麼」的心情,一下子被壓了下來。

    只是,他很難不去約她,尤其是他們就在同一個城市裹。

    比起紐約與台北,七條街口是太近太近的距離,在曾經相戀的城市里,他比過去的任何時候都還想見她。

    那日,兩人在大樓頂看盛冬中難得的夕陽時,丞萱轉頭問他,「我是不是變得漂亮了啊?」

    他笑,知道她在模仿東京愛情故事中,莉香與完治重逢的畫面。

    「嗯。」他點點頭,跟完治做出一樣的反應,「變漂亮了。」

    他等著她問下一句,但她只是笑了笑就將臉轉向漸沉的橘紅,「我好喜歡紐約的冬天喔。」

    落尾是句點,不需要他回答。

    前半個月,他們在餐廳以及酒吧等成人場所游玩徹夜,感覺像在戀愛,真的像在戀愛……

    以前,他心中有鬼,見面時不盡自在,分手後,偶爾見到她上下學,卻再也沒有喚她的理由,後來她因公到台北,匆匆而過,兩人什麼也沒說,但這次不同,他們足足當了兩年的朋友,寫信,通電話,傳簡訊——有時間,有感情,不再愧疚,見面的時間總是愉快。

    之後,因為丞萱的大感冒,他更有了接近她的理由。

    當然,他覺得羅瑞華一直不出現,實在有點說不過去,但因為曾有個空姐室友,他大概也知道空服人員排班的不定性,有時閑置三個星期沒事,有時卻一站一站的飛上二十天。

    對于羅瑞華的「忙碌」,江日升唯一的感覺就是︰忙得好。

    丞萱的朋友都有工作,他理所當然的負擔起看護她的責任,對他來說照顧病人本來就不難,何況是自己一直想見的人。

    那個完美獨立的小女子在病毒的侵襲下變成一個小孩子,因為身體不舒服的關系,有時會耍賴,有時會使點小性子,甚至跟他說話說到一半突然神游,那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他喜歡她的依賴。

    差一點,他就要重新追求她了。

    差一點……

    如果不是早在第一天去看她時就踫到涼子的話,他不會保持那樣的紳士風度,他會趁她病弱時火力全開的對她好,讓她感謝,讓她動搖,讓男朋友不在身邊的她猶豫……他會將她搶過來。

    但因為已經先踫到了涼子,所以,他始終謹守著朋友的分寸。

    當涼子告訴他「丞萱早在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賭注」這句話時,他無法形容當時內心所受到的震攝。

    丞萱居然知道?

    「你是夏日試膽大會後才知道她的,可是早在她大一時就看過你了,她來醫學院找我,沒找到我,卻看到了你。」涼子頓了頓,「一見鐘情雖然有點笨,不過你也知道,愛情從來沒有道理可言,丞萱喜歡了你太久太長,所以才會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

    一字一句,都讓他無言。

    原來,丞萱連那半年的時問都沒有。

    他還曾經以為「至少在那半年,他曾經帶給丞萱快樂」,但涼子的一席話卻告訴他,那快樂自始至終都不夠真實。

    丞萱不過是在配合他演戲罷了。

    談著一開始就知道沒有結果的初戀……

    他不難想像她會有多掙扎,難怪她總是愛問︰「現在有沒有愛我多一點?」這不是女朋友跟男朋友的撒嬌,而是由于內心的清楚明了。

    「我不是要你補償她,但是請你想清楚,如果你不能給她真實的愛,請不要再因為一己之私打擾她好不容易得來的寧靜,她……」涼子又告訴了他一件事情,「她的日子再也禁不起波瀾了。」

    真實的愛……

    江日升很確定自己的愛情真實,只是,真實是不是代表最好?

    如果她與羅瑞華交往穩定,他的介入也只會帶給她痛苦吧,他又怎麼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讓她難受︰…

    ※※※

    「各位旅客,您好,歡迎您搭乘本公司紐約往舊金山的直飛班機。」客艙廣播系統響起,「本班機將在五分鐘後起飛,請各位旅客回到座位並系上安全帶,謝謝您的合作。」

    靶覺到飛機移動,接著,沖上了青天。

    當機身平穩之後,開始有人在機上走動,空姐、空少、乘客……有點眼熟的乘客。

    那不是丞萱的男友羅瑞華嗎?

    他還拿著隨身行李,應該是要換座位,這很正常,只要空位夠,當然都是換到自己喜歡的位子,但是江日升的疑惑是︰掛在他身上的那位金發女郎是誰?

    長相雖然忠厚老實,但看他跟女郎調笑的樣子,儼然是位獵艷高手,三言兩語就將她逗得花枝亂顫。

    想到丞萱說起男友時的欲言又止……

    就在羅瑞華經過旁邊的走道時,江日升霍然站起。

    羅瑞華怔了怔,一下認出他,「咦?你不是……」還沒驚喜完,一個拳頭已經朝他飛來。

    砰!

    金發女郎呆掉,空姐尖叫,而掩著面的羅瑞華則是發出了一陣哀嚎。

    「你這樣對待她?」抓起他,江日升一陣火大,「她病了一個多星期,你有時問不去看她,居然跟別的女人討論要去舊金山度假的事情?」

    「我,我……」

    「說話啊。」

    金發女郎激動起來,「你有女朋友?」

    江日升微微一笑,「是的,他有,而且他們已經交往很多年了。」

    「你欺騙我?」她大叫,「你有女朋友了,居然還告訴我說,你一直在等我出現?」

    「不,我沒有……騙……你……呃……」雖然被逼視得有點想落跑,但羅瑞華還是盡力解釋,「你相信我,我是真心的。」

    她指著江日升,「他說你有女朋友。」

    「我跟他說的那個女生只是普通……朋友……」天哪,這人生氣的樣子怎麼會這麼可怕變「我們早在八百年前就分手了……」

    听到他這麼說,江日升怒火更上升,「她的辦公室里還放著你們的合照。」

    「她是放給別人看的,說這樣才不會有人一天到晚來約她,打擾她工作……」

    咦,他的表情變了?

    「說清楚。」

    雖然出賣朋友是不應該的行為,但丞萱這位前前男友好像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因此羅瑞華當機立斷,「我們分手四年,咦,不對,五年了,為了要讓她爸媽跟我爸媽放心,我們才假裝一直在交往,我交女朋友,丞萱都知道啊,那也沒什麼,情人做不成也不用做仇人嘛。」

    原來……不是男女朋友……

    那麼,丞萱為什麼要騙她?

    「丞萱放照片是為了告訴那些蒼蠅,『有主名花,請勿靠近。』這樣她才過得輕松一點,我覺得真的像瑤瑤說的,她被律法之神眷顧,但戀愛之神好像就不太理她,沒有戀愛的感覺也勉強不來,」羅瑞華又扭了扭脖子,「我沒怪你,你還打我,要不是丞萱、心里還有你,憑我這等人才,她會不迷上我?」

    萬里高空之上,江日升第一次有了坐立難安的感覺。

    想落地,想回紐約,想……

    ※※※

    「終于回來上班啦?」年逾四十的瑪辛看到請假三個星期的上司恢復工作,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歡迎回來。」

    丞萱撐起笑容,輕輕的擁了她一下,「幫我一個忙,這兩天不管誰找我,都說我不在。」

    「沒問題。」瑪辛很了解這位中國上司的個性,請假太久,她會不眠不休的將該補的補回來,「資料都在桌子上,你先看吧,晚一點幫你送咖啡過來。」

    丞萱進到自己所屬的獨立辦公室,將月歷翻過,順便調了一下時鐘上的日期,一異面很乾淨,看得出來瑪辛維護的心意。

    坐在闊別三周的皮椅上,她拿起案頭那張自己與羅瑞華的照片,想了一下,終于將相架收起,放在抽屜底層,接著打開已經分門別類堆好的文件夾,依時間先後逐個看過。

    晚上六點,瑪辛下班前替她送來一張紙條,全是今天找過她的人。

    有公有私,七、八通電話一裊還包括江日升。

    他的留言是——他已經在舊金山了,要她開手機。

    丞萱從皮包一裊拿出關機許久的通訊機器,微一猶豫,終于還是沒開——其實她真的好想听到他的聲音,但也知道,這只會讓自己更矛盾而已,她不想一輩子都想著他的溫柔與模樣,這樣會很糟…』

    晚上七點,她開車回到公寓,梳洗過後,打開電視看新聞,有點累,坐著坐著就躺了下來,趁廣告時閉一下眼楮,沒想到才眯一下,她就睡著了。

    醒來,是半夜三點,丞萱望向窗戶看到了從天而降的雪。

    她還是在沙發上,毯子落在腳邊……

    那天也是下著雪吧。

    她因為體溫再度升高,鼻塞、咳嗽、忽冷忽熱的,整個人不舒服到了極點,在自身的不適之下,她突然間發起脾氣,不吃東西也不上床,就裹著毯子躺在沙發上,捧著面紙盒摟鼻涕。

    那時,江日升什麼也沒說,走過來替她把毯子蓋好,放入影碟,就跟她聊起影片內容。

    她喜歡看電影,注意力一下被分散,電影演完,小小的脾氣也消了,乖乖的吃了東西,也吃了藥,還喝了一大杯的溫開水。

    如果那一個多星期是她自己一個人撐過來的話,現在的失落感不會那樣大,但偏偏她再怎麼不去想都有他的影子浮現腦海,回憶俯拾皆是,她在感情上隱藏已久的天真,在此時又快奪門而出。

    要怎麼樣才能不愛一個自己愛過的人?

    又要怎麼樣才能拔除一個深植心中的影子?

    被涼子知道,又要笑她呆了……是呆吧,可是,感情的事情並不是听過就會學聰明的啊。

    是她變軟弱了,還是在經過歲月洗練後發覺感情更深刻了?

    早已習慣的空間此刻感覺空曠,早已習慣的生活方式此刻覺得悵然若失,丞萱的眼淚不斷不斷的落下,她真的好想知道,究竟用什麼方法才能把愛約束好,讓它們別亂闖?

    當他們以戀人的身分分手時,她一滴眼淚都沒掉,當他們以朋友的身分分離時,她卻淚流不止,這是怎麼一回事?

    是因為知道了他喜歡Loveapple的原因嗎?

    或者只是因為病後的害怕孤單?

    誰,能給她答案?

    ※※※

    瑪辛中午又遞了紙條給她,是上午找過她的名單,依然是有公有私,羅瑞華找她,還有江日升。

    瑪辛在江日升的名字後面還特別注明︰從機場打來的。

    丞萱微覺奇怪,她記得他明明說要在舊金山待一個月,怎麼會這麼快就要回台灣?這麼算來,他只不過在那里落地一夜後,就又起飛了——若這是既定行程,他其實可以直接飛台北,何必在美國繞一大圈呢?

    不接電話,但因為在乎,光是一張紙條就成了分量。

    心不在焉的緣故,她比昨天晚了一個多小時才完成預定工作進度,捧著溫熱到有點澀的咖啡,靠在窗邊俯瞰大隻果的生命力……Bigapple……Loveapple……啊,怎麼又想起來了?

    丞萱打了打自己的腦袋,決定快快離開,一個人容易胡思亂想,涼子今天有晚上的診次,干脆去等她下班好了,有伴比較不會思緒暴走,就算真的還是不由自主,有人在身邊的話,感覺也不會太過可憐,像昨夜那樣獨自痛哭的情況絕對不可以再發生第二次。

    丞萱拿起手提袋,步出辦公室,電梯往下,她看著數字從三十五一路下降,然後三,二,一,咚!

    中庭的大門敞開,一月的冷空氣迎面襲來,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吸了吸鼻子,下意識的整理了一下圍巾,又拉緊外套。

    「杜丞萱。」

    咦?這聲音?

    「不認得我啦。」

    丞萱的心髒險險要停住,指著來人,難掩情緒,「你怎麼會在這里?」

    江日升!

    她才正在想他,他居然就出現了——這是她的城市,她的公司大樓,她到建築左翼搭乘的電梯,總之,這不是他該出現的地方。

    相對于她的驚愕,江日升則是從容萬分的將她還指著他的手扳下,「女孩子嘴巴不要張那麼大,很難看。」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來等你。」

    「你來︰…」慢著,他剛剛說了什麼?

    等她?

    「你不是回台灣了嗎?」

    江日升一臉悠閑,「誰告訴你我回台灣了?」

    丞萱張大眼楮,突然想起瑪辛的紙條上寫的是「在機場」,而不是「在機場等著搭乘前往台北的飛機」,可是……等等,她的腦筋快要錯亂了,她想著他是一回事,可是,怎麼……

    「你為什麼會在這?」

    他笑了出來,不是愉快,而是想起了什麼的那種笑法,「你剛才所說的話,跟大學時代看到我出現在法學院門口時的反應一模一樣。」

    可惡,還是不回答她的話。

    他怎麼可以走了之後又突然出現,大剌剌的在她的辦公大樓前等她,然後無視她的問題跟驚訝,還笑她跟以前一樣……他出現的方式沒變,她的反應自然相同,這有什麼好奇怪?!

    丞萱張開嘴巴,正想說些什麼,不意又打了一個噴嚏。

    江日升皺起眉,「又感冒了。」

    「不是。」她吸了吸鼻子,「辦公室的暖氣很強,冷熱相差太大的關系。我今天穿很厚。」

    他笑,「看得出來。」整個人圓滾滾的。

    街上的人很多,來來往往的,他們就站在人行道中央,有些人會特意繞過他們,也有些人走得太快而有了一些小踫撞,丞萱知道自己該往側邊移動,但不知道為什麼身體就是有點不听使喚。

    這近一個月來,精神上的相依,實際歷經的分離,每一個改變都足以左右她的意志。

    他伸出手,輕撫著她的臉龐,「因為你不接電話,所以我過來問你一個問題。」

    丞萱被催眠似的,「嗯。」

    「當我女朋友好不好?」

    瞬間,她恍似跌入時光之河,回到了大三那年。

    是個校園里有著積雪的日子,他在學院的白色階梯旁等她,當時,他問的也是這麼一句︰當我女朋友好不好?

    她能說好嗎?

    她愛他,但他是認真的嗎?

    前天,他在機場告訴她「我最好的一場戀愛就在紐約」,當時她告訴自己,不管動機為何,只要他也有真心,那就夠了……

    「告訴我,你在開玩笑。」她能回答的,還是只有這麼一句。

    「看著我的眼楮……你覺得我在開玩笑嗎?」

    很溫柔,很認真,不像在開玩笑。

    丞萱微一猶豫,「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戀愛的話,應該不會只是單純的高興就好吧。」

    「兩個平均年齡三十三歲的人,怎麼還可以談高興就好的戀愛?」他笑了笑,「要高興,也要有將來,要結婚,要有家。」

    「可是……」她說不出口。

    半晌,江日升將她拉入懷里。

    丞萱靠在他的胸口,感覺非常懷念,他慣抽的香煙與慣用的古龍水混合成一種只存在于她記憶中的味道。

    她喜歡這樣,眼楮看得到他,手中抱得到他,腦海中的氣味也都是他。

    「你是想要告訴我,」他的聲音從耳邊傳來,「你沒辦法生孩子?」

    她一怔,旋即涌上的是一種想哭的幸福。

    他知道,他是真的不介意……

    「老實說,我也不想要那種披著天使外皮的魔鬼。」他輕拍她的背,「如果以後真的想要,就去領養好了,人跟人之間的感情比血緣重要多了,你是二代移民,應該很清楚這點。」

    她沒說話,只是更緊的抱住他當作回答。

    他們還是在第七大道上,還是有人不斷的踫撞,但丞萱不想移動,只怕移動的瞬間會從夢中清醒,然後發現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她躲躲藏藏的愛戀……

    「這次,」她抬起頭,清秀的臉上有著亮亮的笑容,「跟我談一次真正的戀愛吧。」

    丞萱看著江日升,他的臉上有微笑、有承諾,更有著穿越時光的溫柔。

    他在她臉上輕啄了一下,瞬間,她的臉頰上突然有了點點冰涼,兩人抬頭一看,難以計數的白色晶花從黑幕落下,四處飄散。

    丞萱伸出掌心,「下雪了。」

    「別管它。」

    江日升伸手輕抬她的下巴,覆住她的唇瓣。

    雪越來越大了,人潮越來越多,他們就在這樣的街道上將吻起來,唇齒之間交換的是幸福,也是約束,還有多年後再接續的愛情。

    這次,他們要為了戀愛而戀愛。

    談一場單純的戀愛。

    *想知道官仲儀和童正熙微酸的銘心愛戀,請看簡薰花園系列216浪漫水果屋之一《檸檬小夜曲》

    *想知道林輝煌和夏爛微澀的多舛情史,請看簡薰花園系列231浪漫水果屋之二《西爪小夜曲》

    *想知道韓凱聖和孔郡書甜蜜的「純友誼」,請看簡薰花園系F.J254浪漫水果屋之三《青芒小夜曲》

    *敬請期待簡薰花園浪漫力作*浪漫水果屋之五《櫻桃小夜曲》

    難道只有我在乎的某件事情簡薰

    某個深夜。(真的是深夜),我跟瓔瓔與金萱去逛一家二十四小時的大賣場,我每次到賣場,一定會試圖找一個東西︰貼磁片的貼紙。

    對我來說,那是很重要的一張紙。

    如果那張紙沒有貼好,或者上面的字歪歪斜斜,我一定會撕掉重來,務求紙正字正,才有辦法開稿。

    因為這樣,所以貼紙的耗損率很高,但最近讓我煩惱的是,那種磁片貼紙越來越不好買,越來越不好買…

    話說回來,當我在賣場中說︰「如果有看到磁片上的那種貼紙,記得叫我。」

    萱美女還很奇怪的問我,「為什麼要那種貼紙?」

    「這樣我才知道哪片磁片是寫什麼啊?」

    「直接寫在磁片上就好了啊。」

    薰大驚,「直接寫在磁片上,萬一寫不好看怎麼辦?」

    萱美女當時笑得很高興的回答,「那又沒關系。」

    磁片上的那張紙是多麼重要啊,但是我無法理解的︰…真的只有我覺得它很重要嗎?

    ※※※

    之前為了搶救瓔瓔的電腦,萱美女來我家,看到我排在書架上的書,有點意外的問︰「咦?你寫過這種書啊?」

    「這種」的意思是新月出版,但是在網站「作品集」上沒有的書。

    我說︰「對啊,我是寫那個起家的喔。一黝我都不知道你寫過這個哎。」

    萱美女口中的「這個」,跟簡小薰口中的「那個」指的是新月早期的書系,鬼故事的「大魔域系列」,跟科幻長篇的「奇幻系列」|是的,你沒看錯,簡小薰是寫鬼故事起家的。

    細數手指,簡小薰待過大魔域、奇幻空間、典藏心情、掬夢、戀花、花園等六個書系,如果光以跨系列來說,我應該在新月可以排上前幾名吧……雖然可以排上前幾名,但好像也沒什麼好高興的,唉。

    《番茄小夜曲》對我來說,是未曾寫過的形式。

    原本不是要寫這個樣子的,但故事後來自己卷到這種方向,沒用的簡小薰無力扭轉,只好跟著一起下海卷卷卷。

    會取名番茄,書里已經說明啦,我就不再贅述了。

    從未出場的馮名珊,怎麼想都有點對不起她,因為原本的女主角是她!

    會有這樣破壞伏筆的大轉彎,完全是因為我在《青芒小夜曲》卡太久了,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想跟既有人物作太多牽扯——一旦有了這樣的打算,我立刻設法把人物拉出來,我拉遠一點,我再拉遠一點,沒想到一不小心真的給他拉太遠了,就……就變成這樣了。

    丞萱的個性是浪漫與堅強一半混一半。

    江日升若以傳統說法,是很不像男主角的男主角,(因為出場動機不純良),但這種事情是會發生的,只是結果不一定會這麼好就是了。

    ※※※

    這次新月替簡小薰辦了水果屋的問答贈書活動,承蒙讀者們的熱烈響應,活動歷經了一個月之後,已經圓滿結束了。

    謝謝徐姊、宜純、辛苦的編編們,以及參加活動的讀者們,謝謝(鞠躬)

    得獎名單將在六月二十七日公布于新月家族網站上。

    簡小薰會繼續努力的,也希望大家多多給予鼓勵。

    我們《櫻桃小夜曲》再見啦。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番茄小夜曲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薰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