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女禍 第十章
作者︰江曉嵐
    馬來西亞檳城

    回家已經一個星期,這是她第七個失眠的夜晚。

    蘇爾芬覺得自己好像把整顆心遺留在台灣了!

    這幾天她食不知味、夜不安寢,整個人渾渾噩噩,完全提不起勁。

    在床上翻來覆去了好一陣子,她披上睡袍起身,推開落地窗,走到陽台吹吹冷風。

    倪雋,你與誰共度今夜?望著黑幕中彎彎的下弦月,蘇爾芬輕輕的嘆氣。

    ***www.轉載整理***請支持***

    「累嗎?」

    蘇爾芬搖搖頭,唇邊的梨渦漾著輕愁。

    闕宇揚了解她的憂愁。

    自從她回國後,總是一副悵然若失、多愁善感的模樣,他知道她盡了最大的努力壓抑著思念,但她怎知道他也是盡了最大的努力在壓抑著愛意與嫉妒。

    「我找不到人陪我出席宴會,只好拜托你做我的女伴了。」他咧嘴笑道。

    「你怎麼可能會找不到女伴?」這些日子以來,她總算稍微領略到他的情意,但是她的心除了倪雋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所以她不想耽誤他。

    她又想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了!他心中不悅的挑明說︰「你明知道我把心都放在你身上,根本無心去追求別的女人。」

    「你也明知道我把心都放在他身上,根本無心去接受別的男人。」闕大哥是個好人,他可以匹配更好的女孩子,心里有人的她是配不上他的。

    「你離開他了。」闕宇揚提醒。

    「離開並不等于忘記。」她的語氣輕柔,但眼神篤定。

    「爾芬,這些日子以來,我對你的好難道你一點都不感動嗎?」他的眼神困惑而且痛苦。

    「感動等于愛情嗎?」蘇爾芬輕輕的反問。

    闕宇揚被她問倒了。

    「如果感動等于愛情,那麼愛情算什麼?只因為你一往情深、誠懇真摯,我就要被打動而接受愛情?」她深深的望著他。

    闕宇揚不死心的表示,「我相信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你終有一天會被我打動。」

    「那麼你準備用多久的時間來感動我?一年?兩年?十年?二十年?闕大哥,你怎能為了我而把時間、精力全部投注在一個沒有時程表,甚至未知結果的追求里?你會因此而錯過跟你一樣好的女孩子啊!」她的聲音與室內悠揚的管弦樂相比,再輕柔也顯得刺耳尖銳。

    「爾芬,不要這麼殘忍,我早就為你迷失在愛情的深淵里,我愛你,我的心里、我的夢里、我的生命里都是你。」闕宇揚拉著她的手臂,離開衣香鬢影的會場,走到無人的陽台,他糾結著雙眉低訴。

    「我不要在你心里、不要在你的夢里,也不要在你的生命里,我為什麼要因為你的痴情而回報你?我被你感動,但我不會因為感動而去愛你,這太侮辱你,也太委屈我了。」她有一大堆話要說給他听,但都是殘忍、拒絕的話。「我的接受只是一種施舍、一種同情,你佔據不了我整顆心,你沒辦法進入我的夢,你在我的生命里了無意義!」

    「不要這樣傷害我!」他悲切的吶喊。

    「有一位作者曾說‘愛情只為投緣的人溫柔’,因為愛情不是慈善事業、不是宗教訴求,溫柔的愛情只等兩情相悅的投緣人,我不愛你,所以我拒絕你、傷害你,但是這些拒絕、傷害是必須的,因為欺騙與耽誤才是最殘酷的罪行,我不能自欺欺人,不能耽誤你追尋更美好的愛情,你值得一個全心全意愛你的女孩子,你需要的是能回應你溫柔愛情的投緣人。」蘇爾芬衷心的訴說。

    「爾芬,就算是欺騙也好,只要你給我一個機會……」他不甘心放棄。

    她搖搖頭,她不能這麼做。「你要謊言嗎?你要對著一張勉強的臉龐說愛嗎?你要凝視一雙只映著別的男人身影的眼楮嗎?闕大哥,你要嗎?」

    「這樣我會很痛苦……」闕宇揚喃喃地說。

    「闕大哥,你那麼的好,我怎能讓你痛苦?」她希望他真的能想通。

    「給我一點時間想清楚,但願我真的能釋懷。」她拒絕得夠徹底了!闕宇揚失落的微笑。

    蘇爾芬淺笑盈盈,至少他願意嘗試了。

    「闕大哥,我可以一個人慢慢的走回家嗎?」

    「還是讓我送你回家吧!」

    她搖頭,「我們都需要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

    「爾芬,如果你自己都忘不了倪雋,怎能要求我忘了你?」他唇角露出帶著點兒嘲弄的笑。「但你沒看到我正試著遺忘嗎?」她是忘不了倪雋。「我從未勉強過他愛我,因為我不需要謊言,我痛恨施舍,我渴望的是真愛,希望你也一樣。人,要有骨氣,不要自願當個傻瓜任人玩弄、任人欺騙,我的自尊不允許我這麼墮落的。」

    「說得好,爾芬,」闕宇揚茅塞頓開,激賞的看著她。「人,要有骨氣,我的尊嚴不能讓虛偽的愛情踐踏,我要真愛,我不要當傻瓜。」

    「我知道,你一直是我最好最好的闕大哥。」她知道他已抓住了一絲曙光,假以時日,他會撥開迷霧去追尋真正獨屬于他的真愛。

    目送著她離去,闕宇揚大口的呼吸,郁悶的胸膛因為這一番話漸感順暢。

    ***www.轉載整理***請支持***

    蘇爾芬孤獨的踩在朦朧的月色里。

    台灣漸已入秋,但馬來西亞的氣候依舊濕熱。

    悶熱的天氣蒸發不了她的愁思,蘇爾芬在人行道上踽踽獨行。

    大街上,一輛火紅積架以雷霆萬鈞的氣勢急馳而來,突然,在十字路口以九十度直角大轉彎,攔截下正在等紅燈的蘇爾芬。

    她的心猛地漏跳一拍!

    對面的交通警察自路口吹著哨子沖來。

    積架的車窗緩緩降下,那名勇士探出頭來。

    倪雋?!蘇爾芬瞠目結舌,嚇了好大一跳。

    「上車!」他推開車門,以強制性的口吻命令。

    他現在不是應該還在日本,怎麼會出現在馬來西亞?

    「上車!警察快來了!」倪雋朝著她大叫。

    慌亂之際,她听從了他的催促,迅速的坐進車內,緊急關上車門。

    倪雋將油門用力一踩,一陣白煙噴上交警的臉,積架像火箭發射出去。

    ***www.轉載整理***請支持***

    望著他唇線高揚的側臉,蘇爾芬內心混亂至極,但是不可否認,這其中包含著竊喜。

    「你怎麼會在這里?」她心慌迫切的問。

    「你能來馬來西亞度假,我不行嗎?」倪雋直視前方,嘴角依舊高揚不下。

    「行。」蘇爾芬補充。「但我是回家,不是度假。」

    「你的家在台灣。」他熟練的駕駛方向盤,手一偏,車子拐進一條筆直的郊道。

    「你在胡說什麼?」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倪雋笑道︰「我這次來是帶你回台灣。」

    他的心情似乎很好,但她想趕快弄清楚一切,沒心情跟他開玩笑。

    「我不想回台灣,我已經辭職了!」強硬,她必須強硬,不能心軟。

    「我不準。」他霸氣的說。

    「倪雋,許多人爭破頭想進震東做事,我不信你找不到秘書。」他弄得她心煩意亂,不準?他為什麼不準?

    「我習慣你在我身邊。」倪雋把車駛至一棟白色洋房的車庫前面。

    習慣?又是習慣!

    「你必須改了這個習慣。」老實說,她恨透了他的理所當然。

    「改不了!」倪雋聳聳肩,手按了一下車鑰匙上掛的遙控器,車庫的門隨即打開。

    「這是什麼地方?」她總算正視到四周環境。

    「我今天在馬來西亞買下的度假別墅。」

    「我要下車!」蘇爾芬偏身想打開車門,但是,她發現車門被中央控鎖鎖上了。「倪雋,把車門打開。」她轉頭望向他。

    「不要!」他轉過頭來,對她使壞一笑,把車駛進車庫。

    眼看車庫的白色鐵卷門緩緩降下,蘇爾芬的美眸也開始噴火。

    「倪雋,你不能綁架我回台灣。」她懊惱的咬著下唇。

    「不要連名帶姓的叫我,那令我感覺我們的關系非常生疏。」倪雋徑自打開車門下車。

    蘇爾芬也火速跳離積架,追在他身後。

    「我們的關系本來……」奇怪了,她怎麼好像有點心虛。「本來就很生疏。」

    他打開一道連通室內的門,唇邊帶著奇異的笑意。「是嗎?」

    她跟著他穿過廚房來到寬敞的客廳。

    「而且……我已經辭職了,我們之間更談不上還有任何關系。」他的笑令她有些赧然,她雙頰帶抹紅霞反駁。

    「那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倪雋解開領帶,脫下西裝外套,一貫的微笑道。

    「這才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蘇爾芬微慍的瞪著他。

    倪雋朝她擺擺手,無所謂的扯弄嘴角,拿起桌上的遙控器,按下CDPlay。

    然後,一段哀傷的情歌緩緩流泄在整個室內。

    听見星星嘆息用寂寞的語氣

    版訴不眠的雲是否放棄日夜

    追尋風的動靜

    心事不停累積變成臉頰的淚滴

    你始終沒留意我特別在乎你

    你卻像風一樣左顧右盼而行

    全世界只有你不懂我愛你

    我給的不只是好朋友而已

    每個欲言又止淺淺笑容里

    難道你沒發現我渴望訊息

    我應該如何讓你知道我愛你

    連星星都知道我心中秘密

    今夜在你窗前下的一場雨

    是我暗示你我有多麼委屈

    你還不懂雨永遠不會停

    她的身子陡地顫抖,淚水滑落面頰。

    「你知道我沒听流行音樂的習慣,那天听你說過其中幾句歌詞,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這首歌。」倪雋的聲音好溫柔。

    蘇爾芬緊緊咬住下唇,不讓嗚咽的哭聲竄出。

    他走近她,捧起她墜淚的臉龐。

    「我清清楚楚听見星星在嘆息。」他湛亮的黑眸溫柔似水。

    止不住淚水的她,徑自垂下眼不看他。

    「現在風停了,雨也該停了。」倪雋揩去她臉上斑斑的淚痕,輕聲呢喃。

    她一把推開他,完全不適應他的柔情萬千。

    「因為習慣,所以你千里迢迢到馬來西亞,帶來一首情歌,要我死心塌地的跟著你,因為我是你勉強可以忍受的女人,所以你願意委屈、願意虛情假意是嗎?」他的轉變令人覺得太不真實,導致她一時無法相信。

    「不是不是!」倪雋發自至誠的吶喊。「不是因為習慣,是我終于正視到自己的情感,我愛你,我不想再當鴕鳥,我不想再當縮頭烏龜!」

    「漫長的七年你始終沒有正視,短短八天你倒是豁然開朗、茅塞頓開了!」蘇爾芬又哭又笑,水眸漾滿濃濃的嘲諷。

    「那七年我被你寵壞了,你是那麼的溫柔、善良,那麼無怨無悔的付出,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容,被慣壞的我迷失了本性,一再探觸底限,終于在你忍無可忍的抽身後,才驚覺到你存在我生命中的意義。」倪雋伸手攫住她的雙肩,直逼近她的內心世界。

    蘇爾芬搖頭,淚如雨下。

    「而這八天,我看不見你,我听不見你,我感覺不到你,我就像活在一個黑暗無聲的世界里,伸手不見五指,四周一片死寂,你不再待在我伸手可及的範圍,我好寂寞、好害怕,那時候才知道……我有多麼的依賴你。」歷經這短短幾天,倪雋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有這麼脆弱的一面。「我期盼著你的出現,我渴望著你的體溫,我想和你一次又一次的纏綿,直到老死。」

    語畢,他迫切的吻上她的唇,重溫她柔軟唇瓣的甜美滋味。

    蘇爾芬不由自主的閉上眼,他濕熱的唇舌在她的唇齒間纏綿,藉由縱情的親吻一解多日相思。

    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離開她的唇,他將她緊緊的擁入懷中,她好像瘦了!

    「爾芬,回到我身邊。」他喘氣輕喃。

    現在,他弄清楚一切,她倒混亂了。

    「你……你變得太突然,為什麼……突然……」蘇爾芬倚在他的胸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被我那三個幼稚、偏激、不成熟的兄弟們所啟發的吧!」倪雋輕笑。蘇爾芬仰起頭看他,難以置信他會這麼形容和他手足情深的兄弟。

    「你離開後的幾天,他們看不慣我的反常,老是在我耳旁冷嘲熱諷,批判女人的不是,那時我腦海里突然憶起你曾說過的一番話,我猛然驚覺他們有多可笑,而自己錯得多離譜,我怎能為倪瀲灩這樣的女人否決掉所有的女人,她不值得讓我失去這麼美好的你。」倪雋愛憐甚深的撫摸她的發絲。

    蘇爾芬沉吟半晌後道︰「你現在不是應該要在日本嗎?」

    「那十幾億美金比不上你。」他搖頭輕笑。

    「這是夢嗎?」她不安的掙脫他的臂膀。「你變得太不真實了!我愛了你七年,你渾然無所覺;我離開你八天,你卻領悟了我的愛,甚至愛我,這讓我懷疑,懷疑你的真心,讓我害怕,害怕這是否只是你一時的激情……」

    倪雋聞言急急的說︰「我麻木了七年,但是我現在不再麻木了!」

    「不,讓我想一想……」她搖搖頭,身子微微向後退。「讓我想一想……」

    「爾芬……」他走向她,想再擁她入懷。

    「不要!」她是真的遲疑害怕,曾經,她萬分渴望他的愛,但是為何現在她如願以償,她的感覺會那麼不真實?

    蘇爾芬一步步向後退,直到背倚著門板。

    「讓我補償你幾年來所受的煎熬。」倪雋急急的說。

    「我不要你的同情。」她顫抖的抓住門把。

    「我給的是愛情!」他掏心挖肺般摯誠的道。

    「你怎麼會突然愛我?你一定是一時不能適應我的消失,所以才會假裝愛我,當我無法把持再陷溺在愛情漩渦里,你又故態復萌,在我面前和一個接著一個美人纏綿,然後那漠視的神態再度令我失眠,我又開始心碎,夠了、夠了,我會發瘋的!」蘇爾芬的淚水狂奔,淒厲嘶吼。

    「你理智一點好不好?我不會假裝,我是真的愛你!」倪雋驚愕的看著歇斯底里的她。

    她的頭好痛!蘇爾芬抱著頭,現在的她沒有辦法再面對他,她扭開門把,沖出屋外,迅速攔下一輛計程車,落荒而逃。

    「爾芬!」站在馬路的倪雋大叫。「爾芬!」

    ***www.轉載整理***請支持***

    當倪雋要沖進屋,準備拿車鑰匙追人時,突然有個女人的聲音制止了他。

    「別追了,讓她好好靜一靜。」倪瀲灩唇角帶笑,款款生姿的自樓梯走下來。

    「你?!」倪雋瞪大了眼。

    「我怎麼會在這里對不對?」倪瀲灩笑盈盈的走到他面前。

    「我現在沒空跟你廢話。」他拿起車鑰匙,轉身走向門口,頭也不回的說︰「你給我快點滾,我回來不想再見到你。」

    「追也是白追,爾芬現在什麼都听不進去。」倪瀲灩坐在質地柔軟的沙發上,笑看他的背影。

    倪雋拉開門,不悅的低吼,「滾!」

    「讓人家等了七年,當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下定決心、毅然決然的慧劍斬情絲,你認為你隨便一兩句話,幾個擁抱和親吻就能療她心上的傷嗎?」她偏頭笑道。

    媽的!為什麼在心情極度不爽時偏偏踫到最深惡痛絕的女人,而最該死的是這女人說的話又亂有道理的。

    砰——倪雋震耳欲聾的關上門,面色不善的走到她面前,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

    「你給我說清楚,你為什麼在這里?」

    「我找偵探跟蹤你,偷偷跟你到馬來西亞,你今天早上買下這棟白色洋房,我就趁你剛才去找爾芬的時候,叫鎖匠來開鎖……雋,你真有眼光,媽咪好喜歡這棟白色的大洋房耶!」倪瀲灩全盤托出,愈看愈喜歡這間房子,她兒子真是有品味啊!

    「你找偵探跟蹤我?」倪雋打鼻子重聲一哼,他的保鏢肯定又屈服在這女人的yin威之下,否則誰膽敢跟蹤他,不被一群孔武有力的男人剝皮才怪。

    「你還不是叫你的保鏢跟蹤爾芬。」她噘起紅唇反駁。

    「你……」

    「我說兒子啊,」她搖頭晃腦的說。「你真是有夠蠢,你跟爾芬說那麼多話干麼?你應該進到屋子後,二話不說的把她帶到房間,將她壓在床上,熱情如火的與她繾綣纏綿才對。」

    這是一個為人母親該說的話嗎?

    「我們還沒你那麼熱情奔放。」他極嘲諷的瞥她一眼。

    「胡說,你們年輕人精力旺盛,媽咪可不行嘍!」她依舊眉開眼笑,完全听不懂兒子話里的嘲諷似的。「雋,要不要媽咪親自出馬幫你?」

    「你?」倪雋很看不起她的干笑幾聲。「哈哈,免了吧!」

    「不要小看媽咪,別忘了,我跟爾芬一向很談得來哦!」倪瀲灩微微傾身欺近他。「爾芬這麼乖巧,我都有辦法說服她拍luo照……」

    「果然是你誘拐她的。」他打斷她的話,狠狠瞪著她。

    她討好的笑。「由此可知,我和爾芬交情不錯,也許我說的話她會听哦!」

    倪雋坐在對面的沙發上,點起一根煙。

    「兒子,給媽咪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嘛!」她蹲在他身邊,兩手擱在沙發扶椅上。

    「你當初不是要把爾芬介紹給鏡嗎?」他這個做兒子的好像比娘大,抬高下顎,連看也不看她一眼。

    「媽咪當初是故意要氣你的嘛!誰教你總是忽視爾芬的痴心,我只好叫你大哥故意激你,好讓你心生警惕,把握住爾芬啊!」她狀似無辜的扁著嘴說。

    「你很愛管我的事,嗯?」他眯起眼看她。

    「因為媽咪很關心你、愛你呀!」倪瀲灩寵溺的伸手摸摸他英俊的側臉。

    倪雋嫌惡的甩開她的手。「我恨透你老愛裝出慈母的模樣。」

    他不需要她的關心、她的愛,他需要的是爾芬的關心和愛。

    她的眼眸黯然了一下,但很快地又強打起精神。「明天一大早媽咪就去找爾芬,為你說好話。」

    他不理她,徑自盯著手上的煙,腦中正苦思如何挽回蘇爾芬的方法。

    她跪起身子,出奇不意地在他頰邊用力印下一吻,喜滋滋的自地毯上站起來。

    「Shit!你發什麼花痴?」他迅速把香煙捻進煙灰缸,手掌猛力擦拭頰上的紅痕。

    「雋,晚安。」倪瀲灩一溜煙的跨上階梯,聲音連同身影消失在樓梯轉角處。

    倪雋恨恨的朝樓梯大吼。「別想在我的地盤過夜!」

    「我一個人住旅館好危險,而且你這里房間那麼多,分一間給我睡又不會死。」她自樓梯間探出頭來。

    「誰管你危不危險,總之你給我滾!」

    「不滾!」她縮回頭,清亮又不失嬌婉的聲音揚來。「我睡嘍!」

    「倪、瀲、灩!」倪雋準備沖上樓,但是走沒幾步他又停下,也許……

    也許她真能打動爾芬也說不定,一思及此,心里再怎麼百般不願意,也還是讓她住下來了。

    ***www.轉載整理***請支持***

    用過早飯,蘇爾芬送走欲上班的父親,母親到佛堂里念經,她一個人在花園里閑晃。

    避家王媽匆匆走來。「小姐,有位倪女士找你。」

    倪女士……「倪瀲灩嗎?」她驚喜的問。

    「爾芬!」倪瀲灩自身後叫住她。

    「倪阿姨!」蘇爾芬開心的奔向她。

    「這位女士,你怎麼可以擅自進……」

    「王媽,沒關系,我與這位阿姨很投緣,你先下去吧!」蘇爾芬回過頭朝著管家笑道。

    看到管家離開,倪瀲灩扶起她的雙手轉圈,東瞧西瞧。

    「爾芬,你瘦了!」倪瀲灩一臉心疼。

    「有嗎?」

    「當然有,本來還可以說是骨感美人,但是現在瘦得前胸貼後背,顯得好憔悴。」她看了真舍不得。

    蘇爾芬低低一笑。「對了,倪阿姨,你怎麼會來看我?」

    「我知道你病了。」

    「病了?」她搖頭。「沒有啊!或許是瘦了點,但是我沒生病呀!」

    「是相思病和心病。」倪瀲灩眨眨澄亮的美眸。

    蘇爾芬低下頭,未語。

    「因為雋而消瘦,相思把你折磨得不成人形啊!」

    「沒有……」她咬著唇,盡量不讓淚水再滴下來。

    「還說沒有,你滿臉都寫著我好想好想回到雋身邊。」倪瀲灩輕柔的撥著她額前被風吹亂的劉海。

    「我是想回到雋身邊,想得我都快發狂了。」蘇爾芬紅著眼眶,她在倪瀲灩面前隱藏不住任何秘密。「但是……我好害怕再回到從前的日子。」

    「這就是你的心病。」倪瀲灩點點她的胸膛。「但是爾芬啊,你受的罪也夠多了,為什麼還要再承受相思的煎熬呢?沒有什麼比離開雋更壞了不是嗎?再壞也就是這樣了,你何不試試給他一個機會,或許你真能得到他的愛啊!反正最壞的你都經歷過了,以後要是得不到他的心,大不了就是過現在這種日子呀!」

    「倪阿姨……」的確,離開雋已是最壞的處境,還有什麼比失去心愛的人讓她更難以承受。「爾芬,其實倪阿姨好羨慕你,你知道嗎?因為你還有嘗試的機會,但我是真真正正失去過一個人呀!」倪瀲灩凝望她,眸里已飄起霧氣。「就算想試也試不了。」

    蘇爾芬驚訝的看著她沁出眼角的淚水,無法言語。

    「快!停止你的自虐,你的機會正在門外等你哦!」倪瀲灩吸吸鼻子,飛快的以指尖揩去眼角的淚滴,推了她一把。

    「可是我……」她還在猶豫要不要嘗試。

    「別可是了,像爾芬這麼美好的女孩子,老天爺一定會讓你得到幸福的。」倪瀲灩彎著眉眼笑道。

    「謝謝你,倪阿姨。」

    「快去,雋在門外等你呢!」

    蘇爾芬深深吸了一口氣,跑了幾步,又突然停住回眸笑道︰「倪阿姨,你有世界上最美麗的笑容哦!」

    「那當然!」

    ***www.轉載整理***請支持***

    那女人到底搞不搞得定啊?

    倪雋端正挺拔的站在門前,手里捧著一束火紅玫瑰,伸長脖子不時向里望。

    媽的,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送女人玫瑰花,也不知道有沒有辦法讓爾芬開心,要不是老娘在耳邊嘰喳個沒完沒了,他才不會為了想讓她住嘴去買這一大束玫瑰花咧!

    就在他低頭暗惱的同時,一雙白色涼鞋映入眼簾。

    「爾芬!」倪雋抬起頭,心跳得好快。

    「好漂亮的玫瑰花。」她故意不去看他。

    「送你的。」沒想到倪瀲灩還真有點建設性。

    接過花束,她依舊低頭撥弄著花瓣。「這是你第一次送女人玫瑰花吧?」

    「你喜歡的話,我會天天送。」他柔聲道。「爾芬,嫁給我好嗎?」她總算抬起頭看他了!

    「不好。」不能老是這麼乖巧,有時也該使壞,蘇爾芬決定好好刁難他。

    「我真的愛你。」他舉起手來想發誓。

    「說大家都會說,你必須用行動來證明。」

    「我會是個好丈夫。」

    她毫不心軟的搖頭,「我要你重新好好追求我。」

    「你願意回台灣,繼續當我的秘書?」別太心急,一步一步來。

    「你不是把我的辭呈撕了嗎?」看到他誠徨誠恐的模樣,蘇爾芬忍不住勾起唇角。他露齒一笑,一顆心總算不再七上八下,他想摟著她旋轉,想親吻她,但是……該死的,這一大束的火紅玫瑰就卡在兩人之間。

    倪瀲灩不知何時已走近他們,她伸手捧走了那妨礙戀人親熱的大花束。

    倪雋看著她,心里有些訝然。

    「我今天會給你這個機會,完全是因為倪阿姨,你要好好謝謝她。」蘇爾芬已暗自決定,日後她一定要盡最大的力量,消弭倪雋對倪瀲灩的偏見。

    「不用了啦!我只要我的兒子能幸福。」倪瀲灩帶著慈愛的眼光望向他。

    雋,你再這麼冥頑不靈,你會失去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耳邊乍然響起倪瀲灩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媽,謝謝!」他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

    倪瀲灩的眼眶迅速充塞淚水,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蘇爾芬也忍不住熱淚盈眶,內心一陣激動。

    這對他們而言都是個好的開始。

    —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愛上女禍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江曉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