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靚女 第十章
作者︰江曉嵐
    曹月如和羅自雄好夢正酣,突然被一陣急劇的敲門聲吵醒。

    「搞什麼鬼?」他咕噥著翻了個身。

    她睡意仍濃,把棉被往上拉了一點蓋住耳朵,對敲門聲置之不理。

    「媽,媽,你快來開門,我把唐沁帶來了!」是齊杰的聲音。

    唐沁!听到兒子口中提到的名字,她頓時睡意全消,迅速從床上坐起。

    「還睡什麼?快躲起來,我兒子來了!」她伸腳踢踢鼾聲正大的羅自雄,拿起睡袍穿上。

    「躲什麼,你兒子不是我兒子嗎?」他困得要死。

    「少說這些屁話,唐家的千金小姐就在門外,要是讓她發現阿杰不是齊嵩的種,那我全盤的計劃不都毀了!」這個死老鬼!曹月如披上睡袍後,生怕讓唐沁發現事實,拼命推著孔武有力的羅自雄。「好啦、好啦,躲到哪里去?」他自床上坐起身。

    「衣櫃。」曹月如手指著原木的大衣櫃。

    「真他媽的,連覺都不能好好睡……」他一邊抓頭一邊咕噥著走近衣櫃。

    「媽,快開門啊!」齊杰在門外催促著。

    「好,我穿個衣服就來。」曹月如把他自打開的衣櫃推進去,然後匆匆把衣櫃的門合上,再急忙地跑去開門。

    「媽,快把遺囑拿出來。」齊杰一見到母親劈頭就說。

    曹月如臉色微微一變,但是轉到唐沁臉上後,又連忙堆上滿臉笑意︰「唐小姐,先進來坐。」

    唐沁看到沒上妝的曹月如,差點吐出來。這女人化起妝來還真有點韻味,但是沒化妝的她根本不能看,還是一向不上妝的高蘭菁漂亮,更有味道。那齊嵩是不是瞎了眼楮,居然會被這麼丑的狐狸精迷得團團轉。

    「唐小姐,怎麼這麼晚來拜訪呢?」曹月如親熱地拉著她的手,一同坐在沙發上。

    嘩!好豪華的房間,她可真會享受。「我是偷跑出來的。」

    「偷跑出來?」

    「媽,沁為了我,跟家里的人鬧翻了。你快把遺囑拿出來,證明我就是繼承人啊!」齊杰坐在唐沁身旁,心疼地摟著她。

    「哪有什麼遺囑?,」她怎麼會生出這麼個蠢蛋!「你在胡說什麼?」

    「媽,你就別再裝了,我什麼都跟沁講了。」他現在只想牢牢抓住唐沁,不再讓她溜走。對他而言,美艷尤物比遠達更吸引人。

    「齊伯母,杰把一切都跟我說了。」唐沁依偎在他懷里,一臉甜蜜無限的模樣。

    「媽,唐家的人不相信我會繼承遠達,你就快拿出來安他們的心,反正還有三份在律師那里,你怕什麼。」

    「可是……」曹月如一雙精明的眼楮在她臉上打轉。這個女人原本跟齊烈交往,現在又突然和兒子在一起,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企圖?說不定齊烈已經知道有遺囑這件事,所以派她使出美人計來騙遺囑。

    「齊伯母不要擔心,我只是想看看是不是有遺囑,女孩子嘛總是要求個心安。」

    說得也是,她唐家富可敵國,還圖齊家什麼,千金小姐無非是圖個穩定的未來長期飯票。

    「遺囑我放在律師那邊,明天再帶你……也可以帶你的家人一起去看啊!」先過了今晚再說,如果唐沁更有心跟兒子在一起,那今晚就是他們提前的洞房花燭夜,她要是拒絕就表示這其中有鬼。「你這里不就有一份了嗎?」齊杰不耐煩地催促道。

    怎麼現在他追到唐沁,卻換成媽在龜毛了!這件事越早搞定越好,當他知道自己不是齊嵩的種時,他一天到晚擔心榮華富貴隨時可能離他遠去,要是早點把唐沁娶進門,那就什麼都不用怕了。

    這傻瓜真是蠢到極點,難怪齊烈從不把他放在眼里。「現在很晚了,你們先去休息,明天到律師那就看得到了。」

    「我知道,齊伯母是不相信我,那我……還是回家好了。」唐沁掙開齊杰的臂膀準備起身。

    「沁,沁。」齊杰拉住她,又是心疼又是憐惜地猛親她的臉頰。「別這樣,媽,你就先讓沁看,看看又不會怎樣,我總要給她個保證,她也才能放心把自己交給我呀!」

    兒子養大有什麼用,還不都是老婆的。「好、好,我就先讓你看一下,你等等。」曹月如看她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心想一個千金小姐能有什麼本事,就算讓她看也不怕被她搶走。

    而且兒子說得也對,唐家若真要聯姻,當然會挑個門當戶對的對象,所以兒子是否是遠達的繼承人對唐沁而言真的很重要,就讓她看看也無妨。

    曹月如站起身,往梳妝台走去,微微抬開梳妝台,後面有個夾層,遺囑就放在那里。

    原來遺囑就在曹月如的房里,太好了,她還不知道烈早收買了律師的遺囑,這是最後一份,要是到手,那就高枕無憂了!唐沁看著她手里的遺囑。

    「喏,你瞧,遠達的繼承人真的是阿杰。」曹月如攤開遺囑給她看。

    「真的耶!」唐沁一臉歡欣雀躍,自她手中接過那張紙。

    「你看吧!我沒騙你,遠達真的是我的,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吧!」齊杰摟著她的肩,頭湊了過去想吻她的唇。這些天她最多只讓他吻她的臉頰,而今晚他要得到她這副令他垂涎已久的身體。

    唐沁倏地站起來,把遺囑貼在胸口,臉上是完全松了一口氣的安心表情。「這下我真的能放心了。」

    「唐小姐,你現在都看到了,那……」曹月如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

    唐沁轉過身來對著他們母子微笑,雙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們面前將遺囑撕成碎片。「你干什麼你!」曹月如難以置信地朝她撲過去,但是唐沁移動的速度太快,她抓住的只有一片片碎紙。

    「唐沁你……」齊杰先是愣住了,根本沒料到唐沁會有這種舉動,直到听到母親凌厲的尖叫聲,他才整個人往她飛奔過去。

    唐沁一抬腿,橫掃他的肚子,令他整個人往衣櫃撞過去。

    曹月如雙手撿拾碎紙片,見她打開門就要跑,不禁怒火奔騰地尖叫︰「羅自雄!」

    霎時,有個粗壯黝黑的男人自衣櫃里跳出來,手里拿著一把亮晃晃的槍。「別動!」幸好他藏在衣櫃里面,才可以順手拿到西裝口袋里的防身手槍。

    沒想到曹月如房里竟然躲了個男人!

    唐沁看到他手里那把槍後,為了保命不敢輕舉妄動。

    只穿睡褲的羅自雄走過去,手臂架著她的脖子,槍抵在她的太陽穴上。

    「你這個賤女人!」曹月如沖過去,抓住她的長發怒罵道。

    「你要是敢動我,唐家不會放過你!」唐沁見她一個巴掌就要甩過來,凌厲地出聲警告。

    「你以為我沒有辦法教訓你?」曹月如放下手,她想到了一個更惡毒的方法來懲罰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千金小姐。

    「要不就一槍轟了我,不然大家走著瞧。」唐沁驕傲地揚高下顎。

    「哼!涪杰,沒死就站起來,把我床頭櫃上的藥罐拿過來。」曹月如大聲命令道。

    齊杰吃痛地抱著肚子站起來,心想照著老媽的話去做準沒錯,她總能幫他得到他想要的東西,盡管手段都不怎麼光明磊落。

    「你是幫齊烈來毀掉遺囑的?」曹月如接過兒子手中的藥罐,「我會讓你後悔莫及。」

    「你要干什麼?」唐沁的背脊升起一股寒意。

    「這是齊嵩那家伙最愛給女人吃的春藥,他說吃了春藥的女人那**騷勁玩起來才夠盡興。」曹月如打開藥罐,倒出幾顆藥丸。「兒子,打開她的嘴巴。」

    「媽……」齊杰也嚇了一跳。

    「讓她吞了這些藥,你再好好地跟她玩一玩,我會用攝像機把過程全部拍下來,到時候她不嫁給你都不行。」曹月如陰毒的冷笑。

    「曹月如你好狠!」唐沁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兒子,快照你媽的話去做!」羅自雄興奮地說,「這樣不只是遠達,連寰宇也有你一份。」

    「兒子?」唐沁跟齊杰都吃了好大一驚。

    「沒錯,齊杰根本不是齊嵩的種,他是我和這個男人生的。怎麼樣,听了很嘔吧?」曹月如笑得花枝亂顫。

    「那齊杰根本沒有資格跟齊烈爭遠達,你居然還好意思要這個雜種去繼承總裁的位子!」唐沁咬牙切齒地說。

    「你說我是雜種……」齊杰被她狠狠地傷了自尊心,他一手扳住她的臉頰,用力一捏,強迫她張嘴,把幾顆藥丸硬塞進她口中,「這個雜種將會變成你的丈夫!」

    「太好了!解決了這個女人後,不如我們如法炮制,像當初撞死齊天豪一樣送齊烈歸西。」羅自雄惡毒的建議。

    「齊烈的爺爺居然也是你們……」好熱!她的身體怎麼這麼熱?唐沁膝蓋一軟,整個人蜷縮在地。

    「我也不怕你知道。沒錯,三年前,是我派人故意制造車禍把齊天豪撞死的,你要是敢說,咱們大家就同歸于盡,我會把你和我兒子火辣香艷的畫面拍下來,讓人家制成錄影帶流遍全世界,到時我看你們唐家怎麼抬得起頭做人,所以你最好乖乖跟我們合作,不然就等著讓全世界的人看你演的**!哈哈哈……」雖然事情有些變相演出,但是一切還在她的掌握之中,沒了這份遺囑還有律師那三份,沒什麼好怕的。

    「啊……」好難受,她好難受。唐沁渾身冒汗,理智開始一絲一絲飛離她的腦袋瓜,她不時扭動著身體,嘴里發出呻吟聲。

    听見她微弱的聲音,齊杰也跟著流出汗來,他一把抱起她,往床上丟去︰「媽,就在這里拍好了。」

    「隨便你。」曹月如轉身從櫃子里拿出一台精巧的V8。

    「烈……」她頭好昏,感覺到自己需要一個男人,否則她會被欲火給燒死。

    突地,一聲劃破天際的槍聲響起。

    原來齊烈三人早已闖進齊宅,只是為了搜集證據先不打草驚蛇,但西園寺听到一手提拔他的恩公居然是死在曹月如的詭計之下後,他終于忍無可忍地開槍。

    「啊——」羅自雄應聲倒地,他右胸中彈,鮮血慢慢地從胸口漾開。

    三個男人自門外沖了進來,齊烈看到齊杰正動手脫唐沁的衣服,便發狠地將他打下床。

    「對于你這個雜種,我不需要再手下留情!」齊烈暴怒地一拳又一拳地揮向齊杰。

    「不!桂……別打了,啊呀!齊烈……別打我了,我不敢了!」齊杰被他揮得鼻青臉腫,鮮血橫飛,跪在地上毫無尊嚴地討饒。

    「唐沁是我的,你居然敢動我的女人!」他只要想到齊杰趴在她身上脫她衣服的畫面,他就恨不得將這個不自量力的男人碎尸萬段。他抬起腿,狠狠地往齊杰胸口一掃。

    「啊——」齊杰一聲哀嚎,幾聲肋骨斷裂聲之後,他便昏死了過去。

    曹月如在慌忙中蹲下來,要拾起掉在地毯上的槍,就在她抓起手槍,抬起頭來要瞄準敵人時,忽然一個冰冷的槍口抵在她的額頭上。

    「你居然殺了恩公。」西園寺全身像籠罩在火海中,他微微扣動扳機。

    「西園寺,冷靜一點!」齊烈迅如閃電地沖過去,握住他拿槍的手臂。

    唐傲搖搖頭,這是他們的家務事,他沒興趣管。拿走曹月如手中的槍,他走向在床上打滾的妹妹。

    「殺了她,爺爺也不會活過來,讓法律制裁她,她不值得讓你背上殺人的罪名。」齊烈想拿下他手中的槍,卻發現他握得死緊,「西園寺!」

    「我不在乎!」西園寺一貫的冷靜優雅全不復見,他俊容上滿是陰狂,雙瞳如野獸發狠般地充紅血。

    「但是我在乎!你不只是我事業上的得力助手,還是我最重視的朋友,我不能讓你為了這個蛇蠍女人去坐牢。」齊烈當然了解他此刻內心的沖擊,他極力的平撫,因慕他真的不想失去這個視為知己的男人。

    「對!齊烈說得對,不要殺我!我不值得你賠上自己的前途,不要殺我!」曹月如望著他,拼命地求饒,因為她不想死,她不要死!

    「閉嘴!」齊烈狠狠斥喝,「西園寺,你忘了爺爺曾跟你說過的話嗎?他要你好好輔佐我的事業,他要你當遠達的守護神,他要你和我一起延續遠達輝煌的生命,這些你全忘了嗎?」

    他閉上眼,齊天豪生前耳提面命的話語此刻一句句在他的耳邊響起。是的,他要完成恩公所賦予他的使命,曹月如還不配死在他的槍下。

    西園寺垂下手,讓齊烈拿走他的手槍︰「曹月如,我不讓你死,我要告到你坐牢一輩子,再讓里面的人好好修理你,讓你生不如死!」讓她死太便宜她了,他要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曹月如坐倒在地上,絕望淒厲地哭叫。

    唐傲一把拉起衣衫不整的妹妹︰「哎!你就是愛逞強。」

    男人,這是個男人的胸膛。唐沁看不清來人,雙手直往兄長的胸口摸去。

    唐傲微微地皺眉,最後搖頭嘆氣道︰「齊烈,還是你來吧!」

    齊烈走了過去,把她從他懷里抱過來。「玫瑰!」他擔心地往懷中的她望去,又憐又愛的呼喊著她。

    他原本想快點沖進來解救她的,但為了能完全錄下曹月如的罪證,才如此委屈她,他心里其實是千千萬萬的不舍啊!

    「我看今晚你就把她帶回家吧,只有你才能給她她想要的。」唐傲了然地勾了勾嘴角,先行離開,確定妹妹已經安全就沒他的事了。

    西園寺打電話報警後,整個人冷冰冰地坐在沙發上︰「你就先帶她去隔壁房間吧。」

    「西園寺……」齊烈看著他,知道他此時心里的悲痛。

    「不過別像上次一樣叫得太大聲就是。」西園寺朝他扯扯嘴角。對恩公的死,他心里雖然很痛,但至少一切都真相大白,而且也除去了曹月如母子。

    齊烈勾動唇角,摟著活像被幾千萬只蟲子啃咬的唐沁,在經過他身邊時,拍拍他的肩頭︰「謝了,我的朋友。」

    唐沁在听到一個貴婦的尖叫聲後,立刻沖出人群,快步走出百貨公司,跳上親密愛人的車。

    「到手了?」齊烈儼然成了幫凶,在她上車後立刻發動引擎,飛車離去。

    和齊烈在一起後,唐沁三只手的毛病依舊沒改。

    「當然。」她拿起上衣口袋里的一只鑽戒。

    「這麼喜歡的話我送你一只。」齊烈己正式從父親那里繼承總裁的位子。當父親知道齊杰不是他的孩子時,對于自己戴了幾十年的綠帽子不禁又羞又氣,馬上把手里的股份全轉移到他手上。

    「那有什麼意思,偷來的才刺激嘛!」她任性地撇撇紅唇。

    「那女人真可憐。」齊烈搖頭失笑。

    「誰叫她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買內衣就買內衣,干嘛吱吱喳喳批評個沒完,那頤指氣使的模樣,我看了就有氣。」唐沁把鑽戒戴在手上,偏著頭打量。

    「對了,你要我去見什麼人?」他轉動著方向盤問。

    「到了你就知道了!」她美眸一轉,神秘兮兮的笑了起來。

    「故弄玄虛。」他笑著伸手摸摸她的臉。

    突然有道身影自路口沖了出來,齊烈一驚趕緊踩煞車。

    唐沁也被這突發狀況嚇得花容失色,平撫心悸後,她隨即跟著齊烈下車。

    「老太太,你沒事吧?」齊烈看到一個灰白頭發的老婦人蜷縮在車前不到半個手臂的距離。

    真的是千鈞一發,實在太驚險了!唐沁連忙扶起她,「老太太,你有沒有怎麼樣?」

    「年輕人,開車要小心,別光顧著打情罵俏就不注意路況了!」老太太蒼老的聲音頗有幾分驚嚇和責怪。

    「對不起!」齊烈走近她,伸手想攙扶她。

    老太太一把拍開他的手︰「年輕人做事不要這麼莽莽撞撞,欲速則不達。」

    「是、是。」唐沁點頭受教。

    「小姐的鑽戒好漂亮啊!」老太太眯眼看著那只扶著自己手臂的手。

    「謝謝。」

    「你要跟這年輕小伙子結婚嗎?」老太太用手指了指齊烈。

    齊烈倏地皺起眉,他看到老太太的手指太過縴細白皙,分明就是年輕女人的手,難道她是假扮的?

    唐沁紅著臉,沒有回答。

    「這年輕人還不行哦!開車這麼急,表示他的心還不定,你再多考慮一下吧。」老太太緩緩地搖著頭。

    「該不會是老太太有兒子,所以才故意出來被車撞,想替兒子作媒吧!」齊烈兩手環胸,看到老太太有張滿皺紋的臉,頸子卻一點也沒有松弛的皺摺,他心里更加確定先前的想法。

    「烈,你太無禮了!」唐沁沒想到那麼多,她只擔心把人家撞出事情來。

    「你還是快露出真面目吧,千面天使。」齊烈毫不客氣地揭露真相。

    「二師姐!」唐沁登時傻眼。

    「呵……總算還有兩把刷子,難怪小沁會挑上你,不過我這次易容得不是很仔細。」司徒青青一把將頭套跟臉皮拔開,亮麗髻發下是一張明媚的美顏。

    「你不是在基隆碼頭等我嗎?」唐沁拉著久未見面的二師姐又叫又跳。

    「我突然改變主意啦!」善變一向是她司徒青青惟一不變的原則。

    「你好,我是齊烈。」齊烈朝她伸出手。

    天使神偷個個美麗動人,他想另一個幻影天使肯定也是個風情萬種的大美人。

    「你好,我是司徒青青。」她大方地伸出手。

    她一向不是很相信人,但這人是師妹的情人,她絕對相信師妹的眼光,所以便大膽地在他面前暴露身份。

    「大師姐呢?」

    「她去法國偷一幅畫。」

    「你怎麼會想來台灣看我?」

    「有任務嘍!」

    「什麼任務?要不要我幫忙?」

    「算了吧!依你的程度只能偷偷貴婦人的珠寶首飾,這種高難度的工作還是讓我自己來。」

    「二師姐,讓我試試嘛!」

    「不行!我不能讓你砸了我的招牌。」

    齊烈在一旁搖頭。看來千面天使的到來,台灣將因此掀起一陣驚天動地的風暴了!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臣服靚女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江曉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