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總裁 第十章
作者︰江曉嵐
    阿靖這家伙,報紙刊了半個版面,他還沒看見嗎?

    氣死人了!日子一天天過去,她每天都在等他來求她別跟宋子凡訂婚,可是到現在訂婚前兩天了,阿靖人在哪?他怎麼都沒有在她眼前出現?

    啊——早知道就該買下整張報紙版面的!璩碧心把手里每家報紙都捏成球狀,住貼在牆上楊靖的照片丟去。

    「臭阿靖,你狠,你就真的要看我嫁給宋子凡嗎?好!我就嫁給你看!」璩碧心原本打這場仗是信心滿滿,她相信不論阿靖再怎麼氣她騙他,他還是不會眼睜睜的看她去嫁給別人,可是現在他連屁也沒在她眼前放過一個,她的信心已經開始搖搖欲墜了。

    「不!也許阿靖最近都沒看報紙……對!他一定是沒看報紙,不知道我是玩真的,所以才沒來找我。」璩碧心一人喃喃自語。

    忽後門外一陣吵鬧,辦公室的門被砰的一聲打開。

    「喂!你這個流氓,你……你怎麼可以隨便闖進我們總裁的辦公室,你快點出去,我已經通知警衛……他、他們馬上就上來了!」秘書發著抖,擋在她的辦公桌前。

    阿靖!璩碧心喜出望外的離開位子,推開擋在前面的秘書,但是定楮一看她馬上拿起桌上的報紙捏成一團,往阿星的臉上丟過去。

    「噢!靖哥的馬子!」怎麼被報紙丟到會這麼痛?阿星攤開報紙,靖哥的馬子好陰險,她居然把煙灰缸包在報紙里面!「會死人!耶!」

    懊來的人不來,不該來的人卻來了!璩碧心瞪著他。「又沒流血,腫了一個包而已!叫什麼叫!」警衛很快就趕上來。「總裁,樓下來了一大批人,還押住我們其中兩個警衛,我們要不要報警?」「你是來尋仇還是來討債的?」璩碧心又拿起一個報紙團,準備往阿星臉上丟過去。

    「別、別!誰叫警衛不讓我進來,我只好叫那群小弟請他們吃檳榔。」阿星伸出雙手,在臉上左擋右擋。

    「馬上打手機叫你那群小弟給我散開,不然別人看了,還以為我們璩氏在外面結什麼仇家。」璩碧心指著他狠狠的警告。

    「知道啦!」哇拷!靖哥的馬子到底是當總裁還是當黑社會老大?阿星拿起手機。「不準再丟我哦!」

    「還不快打!」璩碧心作勢就要丟過去。

    「好啦!」可是當阿星轉過頭去,後腦勺還是硬生生的被天外飛物K了一下,「啊——啊!」阿星痛呼一聲,可關兮兮的蹲在地上抱頭講手機。

    「沒事了,你們出去吧!」璩碧心看著秘書和兩個警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走了出去,她慢慢無聲息的踱到阿星身後。

    阿星邊含淚講手機,邊打開報紙看這次報紙里面包的是什麼,沒想到這回靖哥的馬子下手更重,她居然把無線電話都包進去!

    「靖哥的馬子,當總裁就不認得人嘍!我是阿星耶!」阿星交代完後,關上手機,回過頭來,赫然發現靖哥的馬子居高臨下站在他身後,他一時嚇破膽跌坐在地毯上。

    「就是知道你是阿星,我才大開殺戒!」璩碧心踢踢他發抖的腳。「沒死就站起來。」

    「酷!靖哥的馬子,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你了!你是大總裁,卻一直深藏不露,難怪我總覺得你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概,你果然是很適合當我們狂虎幫的幫主夫人!」阿星看著她的眼楮里又驚又懼,可是卻充滿更多的欽佩與折服。

    「誰稀罕當你們狂虎幫的幫主夫人啊!」璩碧心坐進沙發里,疊起修長縴細的雙腳。「我要當飛皇集團未來的總裁夫人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啊!龔紙這麼大一幅訂婚啟示,只要有眼楮的人想不知道也很難。」那簡直就是召告天下嘛!

    「那為什麼阿靖不知道?」璩碧心高跟鞋蹬的一聲跳起來。

    「哎唷!靖哥怎麼可能不知道,你也知道他每天至少要看三份報紙,他早就看到那則啟示嘍!而且我看到的時候還嚇了一跳,想你什麼時候變成大公司的總裁,還拿著報紙去問靖哥,所以靖哥怎麼可能不知道嘛!」

    「既然他知道了,為什麼還不來找我?」璩碧心以幾近尖叫的高分貝音量叫道。

    「不曉得咧!」阿星猜想。「不過心愛的女人要跟別人訂婚,他來是觸景傷情,就不來了吧!」

    「這是什麼歪理啊!心愛的女人要跟別人訂婚,他更應該要來阻止我才對啊!」璩碧心生氣的大叫。

    「哦!靖哥的馬子,原來你跟那個公子哥訂婚,是為了氣靖哥啊?」阿星賊笑,被他抓到了吧!

    「誰叫他要先氣我啊!」臭阿靖,阿星都知道要來找她問個清楚,他那麼聰明還拿了個博士學位,居然還輸給阿星!

    「怎麼可能!靖哥疼你疼得要命,他怎麼可能氣你。」阿星滿臉不信。

    「你的意思是我說謊嘍?」璩碧心摩拳擦掌,她現在心情很不好,阿星來了剛好當沙包,做她的出氣筒。

    「沒……沒啦!」奇怪,為什麼他會那麼怕她?他很少這樣怕人耶!該不會是怕靖哥,連帶也把靖哥的馬子怕進去。「你跟靖哥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璩碧心放下拳頭,又重重的坐回沙發里。「我隱瞞總裁的身份是我不對,可是他怎麼可以不相信我的愛,還背著我跟袁美娜亂搞。」

    「他什麼時候跟魔蠍女煞星亂搞?靖哥的馬子,我敢跟你發誓,靖哥對你絕對是忠貞不貳,他要是三心二意,我就被天打雷劈、五雷轟頂、亂槍打死、車子從我身上輾過去……」

    「夠了,夠了!涪星,你發這麼毒的誓干什麼?」璩碧心听了心里也發毛,生怕這些毒誓會應驗。「因為我從小跟著靖哥,我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阿星信心滿滿的說。「靖哥的馬子,靖哥愛就愛了,除非分手,他是不會再跟別的女人糾纏不清。」

    「那他怎麼不來找我說清楚?」璩碧心噘著嘴說。

    「你都要跟別人訂婚,他還來找你做什麼?而且你還一直騙他,今天換作你是靖哥,你不會懷疑自己只是總裁無聊時玩耍的對象嗎?」阿星理所當然的說。「要是我馬子敢這樣騙我,我一定甩掉她去找新馬子。」而且江湖浪子怎麼可以只有一個紅粉知己,他應該要像楚留香一樣處處留情,有時候情婦的多寡,代表這個男人的本事,更何況他早就已經立志要在黑道上發揚光大。

    「什麼?!那你是說阿靖很有可能去找袁美娜當新馬子嘍?」璩碧心睜大美麗的眼楮。

    「不是啦!我是我,靖哥是靖哥,我怎麼可能跟靖哥相比。」阿星連忙說。「靖哥對你是……衣帶漸寬終不悔,蠟炬成灰淚始干。」

    「這兩句是兜在一起的嗎?」璩碧心懷疑的看著他。

    「應該是吧……哎唷!計較那麼多干嗎?反正就是靖哥只要你這個馬子的意思啦!」阿星播搔頭發。

    璩碧心低頭甜蜜的笑著。「那是你在說的。」

    「不信就直接去問靖哥啊!可是……靖哥的馬子,我覺得你這樣利用另外一個男人來綁住自己喜歡的男人,你這女人有點……」他不敢說。

    「有點怎麼樣?你說啊!沒關系。」

    「你會生氣。」阿星走到大門口,以免她發標,他這次真的會頭破血流。

    「我不會,我現在心情很好。」璩碧心笑得人比花嬌。

    「真的?」阿星的手放在門把上,以便他隨時都可以奪門而出。「你保證不傷害我。」

    「我保證!」璩碧心舉起手。「可是……你再不說我就真的會傷害你。」

    「好!就是有點……毒辣。」阿星吞了一口口水,迅速把門打開。

    璩碧心溫柔的像個天使地笑道︰「因為我是辣妹總裁啊!不毒辣一點怎麼行呢!」這回她說到做到,她真的沒傷害他。

    是夜,阿星帶著璩碧心偷渡到狂虎幫位于陽明山上的豪宅。

    「靖哥的馬子,拜托你這次一定要成功,不然我會死得很慘。」阿星看著坐在駕駛座旁邊女扮男裝的璩碧心說道。

    「說不定我會故意失敗哦!」她就是喜歡鬧他。

    阿星低聲哀嚎。「不要啦!」

    「結果是操縱在阿靖手上,如果他還有心跟我在一起那就一切OK。」她狀似無謂的聳聳肩,但是心里還是有點緊張。

    「只要你不要又耍大小姐脾氣,無理取鬧,靖哥那邊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你說什麼?」璩碧心舉起手,就想往他頭上敲下去。

    「別、別打!檢查的人來了!」阿星趕緊伸手指指車前,果然門口有好幾個人走了過來。

    「星哥!」

    阿星在狂虎幫還算是有一定的地位,而且他又有未來幫主楊靖罩著,所以狂虎幫里的人對他都挺尊重的。

    阿星把車窗和後車廂打開,讓他們檢查。

    「星哥,這位是?」他們看向戴鴨舌帽和墨鏡,嘴上還黏有胡須的璩碧心。

    「他是我最新收的小的,叫廢猴,靖哥也知道。」阿星拿了兩張邀請卡。「你看,這是靖哥親筆簽名的邀請卡。」

    他們接過來看,果然是兩張分別署名阿星跟瘦猴的邀請卡,看完後又還給他。「星哥,不好意思,你也知道,例行檢查嘛!」

    「當然知道啦!那……我們現在可以進去了嗎?」阿星指指豪宅里頭。

    「請!請!」

    車子開進去以後,璩碧心忍不住笑出來。「沒想到還有人怕你啊!」

    「拜托,怕我的人多的是,不想活命的人才敢得罪我星哥。」阿星的尾椎馬上就翹高起來。

    「是哦!那……星哥,我就是一直在找死嘍!」璩碧心笑的聲音令他听了毛骨悚然。

    「デ……當然,這世界上我怕的人還有很多,比如說龍太爺、靖哥、靖哥的馬子你啦!」

    「這還差不多。」

    阿星好不容易從服務生那里得到楊靖的去處,便帶著璩碧心偷偷摸摸到花園。

    「怎麼今天狂虎幫這麼熱鬧?」璩碧心望著燈火輝煌、人聲鼎沸的豪宅。

    「老太爺突然召集全幫,說要宣布一件大事,所以幫里有分量的大哥都來了。」阿星帶著她躲進樹叢。

    「什麼大事?」

    「我怎麼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話,現在就不會躲在這里。」

    「那你要躲在哪里啊?」璩碧心拉著地的耳朵。

    「嘿……嘿,你看,靖哥在前面。」阿星伸長手,指向不遠處的前方。

    「阿靖!」璩碧心站起來本想沖過去,但是看到男朋友身邊出現了另一個女人,她又瞬間蹲下身,躲在樹叢中。「他單獨跟袁美娜來這里干嗎?」

    「我怎麼曉得?」

    「還說跟袁美娜沒什麼,沒什麼會花前月下的散步。」璩碧心眼底燃起兩簇妒火。

    「我拜托你疑心病不要那麼重好不好?那你跟我也沒什麼,我們還不是鬼鬼祟祟的躲在這里。」「你敢這樣跟我說話。」璩碧心瞪大眼楮。

    阿星縮著脖子。「實話實說嘛!」

    「不過,你說得也挺有道理。」

    「我信靖哥,咱們就繼續看下去。」

    不看也不行了!璩碧心睜大眼楮,豎起耳朵,仔仔細細的傾听他們的對話。

    「不知道爺爺今天要宣布什麼事?」袁美娜志下心的問,卻懷抱著幻想。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楊靖淺淺的笑道。

    「阿靖,其實我一直都還……」看著楊靖的背影,袁美娜鼓起勇氣想再說出這份愛戀。

    「美娜,不要說!」楊靖轉過身笑道,眸心坦澈。「有些話,你不能說給我听,因為我只是你的朋友,情話,是要跟你情投意合的人講的不是嗎?」

    「你就不能再一次接受我嗎?」袁美娜看著光明磊落的他,楊靖光亮的讓人不敢逼視,她想出的任何投懷送抱的方法,都無法用在他身上,他讓她覺得她這麼做是錯的。

    「我們曾經有過一次機會,但是我們都放棄了!我用三年的時間來蒸發我對你的感情,現在這里對你的愛意已經蒸發的一滴不剩。」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還是在懲罰我當初不懂得珍惜嗎?」袁美娜雙眼泛紅。「可是……我那時候還這麼年輕,我怎麼知道要如何去珍惜?」

    「那就是我們的緣分,很短。很多事情過了就無法挽回,尤其是感情,就算我們勉強在一起,也找不回以前的感覺。」楊靖感慨萬千的說。「美娜,我必須坦白告訴你,我沒有辦法再愛你一次。」

    「阿靖,你還是愛璩碧心對不對?」

    「如果忘記一個人必須要用三年的時間,我和她才分開一個月,那麼我想……是的,我還是愛她的。」

    「阿靖!」璩碧心听了感動萬分的捧著心口。

    「你看,我說得沒錯吧!靖哥對你果然是天若有情天亦老,道是無情卻有情。」阿星結了她一個得意的笑容。

    「知道啦!謝謝!」璩碧心笑睨了他一眼。

    「可是那個女人是總裁,而且她又要跟別人訂婚,這樣你還愛她?」袁美娜不甘心的說。

    楊靖堅定的點點頭,他眼里的真誠不容人懷疑。

    「阿靖,我也是!」璩碧心突然從樹叢里蹦出來,飛奔向他。「我也是,我愛你!我愛你!」

    看著一個扮相奇怪的人一把抱住楊靖,袁美娜嫉恨的沖向前想扯開他們。

    「阿靖,我跟宋子凡訂婚是為了氣你的,你知道的對不對?」雖然帽子墨鏡被硬摘下來,但璩碧心仍死命的拉著楊靖不放。

    「是你!」看到塞在帽子里的馬尾被扯下來,還有那雙美麗清澈的眼楮,袁美娜憤恨的尖叫。「你都要和別人訂婚了,憑什麼來跟我搶阿靖?」

    「阿靖,原諒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向你隱瞞我的身份,可是我真的愛你,具的!」璩碧心拼命向他解釋,現在的她無法再管其他人,她眼里只有他。

    楊靖卻只是低下頭,面無表情的盯著她,無任何回應。

    「你跟他根本就不適合,你是總裁,他是狂虎幫的老大,我跟阿靖才合適,我們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袁美娜又哭又叫。

    「好了啦!」阿星看不下去,他也從樹叢里沖出來,一把拉開哭鬧的袁美娜。「走啦!你不要再鬧了好不好?靖哥又不喜歡你,他喜歡的人是他那個總裁馬子,你還看不出來嗎?」

    「放開我!你放開我!」袁美娜掙扎無效,就這麼被阿星拖著走。

    「靖哥,你一定要相信你的總裁馬子,她是你交過的馬子最配得上你也是最對我胃口的女人,你們兩個是天生一對,一定要在一起!」阿星邊拖著袁美娜邊回頭喊。

    「阿靖,對不起!對不起!你要怎麼樣才肯原諒我嘛?」璩碧心摟著他的腰懺悔,但他就是一動也不動。

    「不然我跟你跪,還是我砍自己一刀?」璩碧心想盡所有的說辭,到最後沒辦法,只能用自殘這一招。

    「堂堂璩氏總裁跟一個男人下跪像什麼話?」楊靖看著她,從他說話的聲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緒。「你真的要我砍自己一刀哦?」璩碧心皺著鼻子說。

    「這麼暴力干什麼,你明知道我恨不得脫離黑社會,你還要用黑社會的方法解決事情。」楊靖努力保持臉部沒有任何情緒起伏。

    「那你到底要我怎麼樣嘛?」璩碧心真的想不出辦法,最後急了,不禁哭了出來。

    「不怎麼樣,只要你以後不再騙我就是了。」楊靖終于忍不住笑,一把摟緊她。

    「阿靖!」璩碧心喜不自勝的控制不住淚水。「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跟別的男人訂婚。」

    「說到訂婚,你捅出這個全台灣都知道的大婁子準備怎麼收尾?」楊靖問她。

    「管他這麼多,這種麻煩事明天再說。」璩碧心樓著他的頸項笑道。「這一個月你有沒有想我?」「當然有。」楊靖親吻著她的額頭。「想到我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好。」

    「真的?」雖然還是老掉牙的台詞,不過嘛……她相信。「我也是,尤其是訂婚啟示刊了這麼大版面,還不見你來我面前發標,我更吃不下鈑、睡不著覺。」

    「因為我知道你是氣我的,你不會真的跟宋子凡訂婚。」楊靖信心滿滿的說。

    「可是你不是說不確定我對你的愛嗎?」

    「但跟我爺爺聊過以後,我才決定,快樂跟幸福我都要,就算你不愛我,我也會努力追到你愛我為止。」楊靖原本決定明天準備鮮花去她的訂婚宴鬧場,可是看來不必了。

    「我愛你。」璩碧心吻了一下他的嘴唇。「你爺爺今晚有大事宣布,是不是要宣布你跟魔蠍女煞星的婚事?」

    「他是要宣布他準備在幫里挑選革主,而且規定以後狂虎幫的幫主都要選賢與能,經由幫里德高望重的重要人物同意才能擔任幫主,不能再以父搏了的方式。」

    「真的?」璩碧心驚喜萬分的大叫。

    「咳……」一個老人的聲音突然加入他們。「當然是真的!」

    「爺爺!」楊靖放開她,然後牽著她的手走到龍太爺面前。「爺爺,她就是碧心,我的女朋友。」

    「嗯……」龍太爺伸起手,指了指自己灰白的胡子。「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璩碧心眨著眼楮,不解的看著老人。

    「碧心!」楊靖笑著撕掉她貼在嘴唇上方的假胡子,剛才只顧著兩情繾綣,竟然能完全無視她這一身怪裝扮。「你是變裝變上癮了嗎?」

    璩碧心摸摸自己人中的地方,吐了吐舌頭,然後親熱的摟住老人的手臂。「爺爺,我才是阿靖的正牌女友,你未來的孫媳婦,那個袁美娜只是來鬧場的,你千萬不要給她騙了,我一定會比袁美娜更孝順你。」

    「現在叫爺爺會不會太早了?」龍太爺其實心里高興得要命,但是就是故意板起臉來要酷。

    「不會啊,反正遲早都是要叫你爺爺,早點叫培養感情也好啊!」璩碧心理所當然的說。

    「嗯!有道理、有道理。」龍太爺總算露出笑容的點點頭。

    「那你喜不喜歡我這個孫媳婦?」

    「你這樣問太直接了吧!」

    「你都喜歡那個冒牌的,怎麼可以不喜歡我這個正牌的呢?」璩碧心睜大眼,滿臉不苟同。

    「我要是說不喜歡?」

    「不可能。」璩碧心搖頭。「因論我這麼漂亮、貼心又聰明,你孫子都喜歡我了,你怎麼可能不喜歡我呢?」

    「那你又何必問?」龍太爺覺得這女孩有趣極了。

    「女人都喜歡听好听話啊!」

    「哈……」龍太爺響亮的笑聲充斥著美麗的花園。「阿靖,我開始喜歡這個未來的孫媳婦了!」

    楊靖走過去,祖孫三人抱在一起,開懷大笑。

    翌日

    「記住!跟我爸說我已經懷孕五個月,所以明天晚上不能訂婚,也不能把孩子拿掉。」璩碧心在家門口特別吩咐楊靖。

    「可是,碧心,光是接吻好像還不能懷孕。」楊靖很有禮貌的笑道。

    「對啊!我就是恨你為什麼那麼正人君子。」璩碧心對著他齜牙咧嘴。「不然現在理所當然就有‘證據’了!」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現在做好像也太晚了。」楊靖笑道。「而且,懷孕五個月的肚子應該凸起來了。」

    「只能怪我身材太好,一點小腹都沒有。」璩碧心復雜矛盾的說。

    「我覺得實話實說最好,就說你不想跟宋子凡訂婚,因為你愛的人是我。」

    「我爸會答應才怪。」璩碧心小小的揚高音量。

    「他要是不答應的話,我就讓狂虎幫的人綁架宋子凡,讓他不能來跟你訂婚。」楊靖揚高眉毛,帶著點威脅意味的說道。

    哇!涪靖逞流氓的時候好有男子氣概。「你不是說你最討厭用黑社會的方法來解決事情嗎?」璩碧心整個人偎著他,用崇拜的眼神看他。

    「這次非得破例,因為你是我最愛的女人。」楊靖吻了吻她的腮邊。

    「好!就這樣跟我爸說,我們就在他面前耍流氓!」然後璩碧心勇氣百倍的揪著男朋友,打開門沖進家里。

    「碧心?!」何玉秀迎了上來。

    「媽,爸呢?」

    「他跟親家在書房談事情,這位是?」她看向女兒辜著的年輕男人。

    「伯母您好,我叫楊靖,是碧心的男朋友。」楊靖根斯文有禮的回話。

    「媽,我要嫁給他,」璩碧心摟著他的手臂。「我不要嫁給宋子凡。」

    「那你還答應你爸要跟宋子凡訂婚。」何玉秀瞪了女兒一眼。

    「報復啊!鋼常逼我做不想做的事,我就反將他一軍,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這麼獨裁。」

    「你哦!」何玉秀拿她沒辦法的搖搖頭,然後笑咪咪的看向楊靖。「我這女兒這麼潑辣,你還敢娶她嗎?」

    「我想我一個人遭殃就好!不要再害其他男人了!」楊靖搭著她肩膀,輕快的笑道。

    璩碧心捏著他搭在她肩上的手。「不要讓我在我媽面前上演馭夫記。」

    「真不害臊,八字都還沒一撇,就敢說什麼馭夫記。」荷玉秀糗著女兒。

    璩碧心指指自己的肚子。「兩撇俱足,里面都已經有餡了!」

    「真的?」何玉秀听了高興得不得了。

    楊靖翻翻白眼。「碧心!」

    「別說那麼多,媽,你說親家現在就跟爸在書房?」璩碧心問道。

    「對,在談你的婚事。」

    「那走!」璩碧心抓著男朋友就往書房的方向沖,臨走之前還抓了沙發上的一個小恭枕,塞在衣服里面,制造懷孕的假象。

    他們站在書房前面,璩碧心用手指比一二三,然後砰地一聲推開門——

    兩個人萬萬沒想到會看見龍太爺跟璩中原面對面坐在沙發上,還泡茶、啃花生、相談甚歡。

    「碧心,我正在跟親家談婚事,你怎麼這麼沒有禮貌。」璩中原蹙眉望向瞠目結舌的女兒。

    「爺爺,你……你怎麼會在這里?」楊靖也訝異的舌頭打結。

    「我特地來下聘的啊!原本還想找你一起來,哪里知道你一大早就出門,所以我就自己先來了!」龍太爺品著香茗。「嗯,親家,您泡茶的手藝真是沒話說。」

    「是嗎?那就多喝些啊!」璩中原殷勤的又斟滿了好幾個小茶杯。

    「他們之前認識嗎?」璩碧心摸不著頭緒的望向楊靖。

    「不知道。」他也是滿臉疑惑。

    璩碧心不明白的叫道︰「那他們怎麼會忽然變得這麼好?」

    「去問他們啊!」

    「爸,你……你是哪根筋不對?」爸不可能這麼好講話的。璩碧心坐在父幾身邊,小小聲的問道。「你在說什麼?我知道你不喜歡宋子凡,跟他訂婚是和男朋友賭氣,所以我剛剛打電話去跟宋家退婚。」璩中原皺緊眉,低聲說道。

    「你會這麼好?」

    「我是你爸爸耶!我當然還是希望你幸福,而且……你那天在書房跟我說的話,我想了整整一個月,別人會不會替我歌功頌德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的女兒會永遠愛我這個爸爸。」璩中原感性的說道。

    「爸……」其實在她心里,雖然有時候很氣爸爸,但是,她還是愛他的。璩碧心抓著父親的手臂,把頭靠在他肩上。「真的就只有這樣?」別怪她懷疑自己的父群,因為她太了解他了。

    「嗯……」璩中原精明的老眼閃了閃,然後拿了一個倒滿香茗的小茶杯給她。「喝茶,你很少喝爸爸泡的茶,試試看,我泡茶的功夫很好哦!剛才親家也夸過。」

    就在璩家父女倆交頭接耳的同時,楊家祖孫也在私下溝通。

    「爺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怎麼會突然來這里?」楊靖坐在爺爺身邊,壓低聲音問道。

    「我來幫你講這件親事,不然你一個人怎麼斗得過我那孫媳婦勢利的老爸。」龍太爺低聲笑道。「你是不是私底下跟他達成什麼協議?」不然,之前璩中原對他的態度這麼差,怎麼現在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給他好臉色看。

    「我跟他說狂虎幫底下的連鎖餐廳跟高爾夫球場,要跟璩氏企業共同合作經營,璩中原想也沒想就樂得點頭答應你們的婚事。」龍太爺在孫子耳邊說道。

    「原來如此。」楊靖總算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何玉秀端著水果走進書房。「中原、親家,我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碧心懷孕了。」

    「什麼?!大好了!最好是個男孫,我們璩氏有後了!」璩中原詫異的望著女兒。

    「真的?!那我可以抱曾孫了!」龍太爺欣喜異常的說。

    「我的天啊!」楊靖嘆著氣拍拍額頭。

    璩碧心咬咬牙,然後從沙發上站起來,在他們眼前跳了跳,塞在衣服里的小恭枕立刻滾落下來。

    除了楊靖,三個上了年紀的長輩都睜大眼,不明白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這次是抱枕,我發誓,下次一定會是一個Baby!」璩碧心撿起抱枕發誓。

    楊靖站直身子,摟著他的總裁未婚妻向長輩們保證。「來日方長,我們會好好努力的!」

    「所以,碧心你沒懷孕?」何玉秀訥訥的問。

    「男孫沒了?」璩中原機械式的開口,拿著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

    龍太爺失落的說︰「在我有生之年抱不到曾孫子?」

    「你看,我不是說不要用騙的嗎?現在是期望越大失落也越大。」楊靖苦惱的笑道。

    「我怎麼知道會這樣嘛!」璩碧心噘了噘嘴。

    他在她耳旁提議,「趁他們都還沒完全清醒,我們先逃,你說怎麼樣?」

    「當然,不然還等他們來找我算賬啊!」璩碧心拉著他的手拔腿就跑。

    「拜拜!我們享樂去嘍!」

    —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辣妹總裁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江曉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