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下羅曼蒂克 第十章
作者︰江曉嵐
    有錢有什麼用?有錢又沒有男人。

    有男人有什麼用?又不是自己真正喜歡的那個男人。

    原來在她心里,她還是堅持走在情字這一條路上,金錢遠遠的排在親情、愛情、友情之後。

    盧世朗真了解她,他那時候就說過她會是舍面包就愛情的那種女人。

    今晚白亞東要來她家,說要慶祝她喬遷之喜。

    姚佳佳心想她哪有什麼喜好慶,不過是想逃避盧世朗那個人罷了。

    可是逃得了他的人,卻逃不了自己的心,姚佳佳心知肚明,盧世朗早已無聲無息的進駐在她心底,想要忘了他,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這白亞東只是一勁的在沙灘上堆堡,哪知相思的海潮一涌上來,他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潮水。

    穿著名牌服飾,坐在著名的連鎖咖啡廳里,她不覺得自己中頭彩前跟中頭彩後有什麼不同。

    惟一的不同恐怕就是自己心里有了人吧!

    星期二的無聊下午,點了一杯香醇的咖啡,手里翻著報紙,時而瀏覽時而望向庸碌平凡的街道,仿佛每個人都有事做,全天下就她一個閑人。

    坐在位子上,有幾個男人走過來搭訕,可這是以前就常有的事,並沒有什麼,往常看心情好壞,相談甚歡或許還會給個機會,但是現在卻是一概拒絕。

    這樣的日子過得她身子骨都快發霉了,跑回家幾趟,爸媽知道她中頭彩後便猛催她結婚,仿佛女人有錢之後就要有老公有兒子,男人卻似乎有點不太一樣,男人有錢以後就先有車子、房子然後就是養一大堆情婦。

    男人有錢就使壞,女人使壞就有錢,可她就是違反常態,既沒使壞就有錢,所以生活重心會才這麼零零落落、無所歸依吧!

    哎……她反而覺得從前搭捷運、趕上班的日子快樂多了,每天也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站專櫃,有客人的時候就細心的展現專業,替許多婦女同胞們解決她們的美容問題,滿足了她小小的成就感。

    沒有客人的時候就想盡胳法閃躲劉乃花的監視,幾個專櫃小姐聚在一起聊天說笑,以娛耳目心意,更可以增廣見聞,這種日子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從前老想著環游世界,卻苦于沒有Money,因此只能整天做夢,但是現在雖然有錢了,可一個人環游世界又有什麼意思?

    尤梓吟也不可能鎮日請假陪她出國去玩,而爸媽只喜歡去大陸的名山古剎朝佛,白亞東是有提過一起旅游的提議,但是她可不想跟他單獨出去玩,不過如果是盧世朗嘛……那就另當別論了。

    但是不行,現在就會騙她,以後結婚了不就玩她像在玩陀螺?把她要得團團轉。

    姚佳佳搖搖頭,端起咖啡啜了一口,心想中頭彩有什麼好,她也沒有變得比較快樂啊!

    等一下去看電影吧!反正白亞東七點才會來找她,現在才兩點多,無聊得要死,沒什麼事好做,去看場電影消磨時間也好。

    姚佳佳不知不覺的走到華斯百貨,華斯百貨的九樓、十樓是電影院,可台北這麼多家電影院,居然就非得來這里不可,明著可以說是想念從前的同事,特地來聯絡聯絡感情,暗地里……其實是想再看到盧世朗吧!

    「唷唷唷!姚大小姐,是什麼風把你吹來啦?」

    尤梓吟看她走來,馬上就撇下顧客大呼小叫了起來。

    「對呀!發達了,就忘了這里的小姐們吶!」

    「姚小姐,你可真讓咱們這群娘們想死了!」

    姚佳佳听了噗哧一笑。「敢情你們這里是怡紅院還是萬花樓?」

    「哈……」所有專櫃小姐看到昔日的亞香堤之花,個個都高興的笑開來。

    「喂,佳佳,來這里干嗎?我們可是要上班的人,沒人有空陪你去喝下午茶。」尤梓吟把客人推給一個菜鳥,美其名是給人家一個實習機會,其實就是自己想打屁偷懶。

    「我是要去樓上看電影。」

    「說這話可不氣死咱們。」蘭蔻小姐馬上眯起眼看著她。「我們在這里工作,她居然說要去看電影。」

    「那你今天就是專程來炫耀的嘍?」昔日同站亞香堤的同事倒戈相向。

    「沒錯!」姚佳佳將下巴揚得老高。

    尤梓吟走到她身後,一把用手圈住她的脖子。

    「同事們,今兒個咱們就讓她用走的進來,用抬的出去!」

    「好!勒死她。」專櫃小姐們個個笑得花枝亂顫鼓噪著。

    「喂!別鬧了,你們不怕被劉乃花看到啊,我是沒差,你們敢不甩她?」姚佳佳晦澀許久的心在踫到昔日的同事時,總算活絡起來。

    「劉乃花啊,她自身難保了。」尤梓吟幸災樂禍的說。「她勾結外人內神通外鬼地把公司里的正牌化妝品換成便宜的水貨,然後拿到東南亞上網去賣,現在被留職察看,公司已經決定要告她,她等著去被里面的大姐頭管吧!」

    「天吶!我們公司竟然會出現膺品?!」姚佳佳大感不可思議。

    「對呀!還是因為有很多顧客投訴,她們用了我們的化妝品會過敏才被揭發的,咱們華斯近來也不知道在走什麼霉運,先是總經理被揭發是同性戀,然後又是化妝品不是正品,哎。」蜜絲佛陀小姐直搖頭。

    「听說還好是公關部平常跟媒體的關系打得好,才把這個新聞壓下來,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家報紙的一個小小角落刊登這項消息。」資生堂小姐說道。

    「而且還听說是咱們華斯集團的二少爺,帶著一干公關部的人上各家媒體一一登門拜訪,請記者們吃飯,才把這條新聞消息擴張的程度壓到最小。」尤梓吟邊說還邊注意著姚佳佳的反應。

    「嗯,各家電視台的新聞都沒播耶,只有那家一向跟董事長不對盤的報紙登了出來,結果也只有一篇不到五百字的報導,而且還是放在生活版的小角落里。」

    「所以啊,就算總經理是同性戀讓我們既傷心又惋惜,但是很快地就有公關部經理盧世朗來安慰我們受傷的心靈了。」蘭蔻小姐十指緊握,眼里又閃爍著夢幻般的光芒。

    「沒錯沒錯,盧世朗又年輕又帥氣,尤其他笑起來的模樣,連天上的星星都為之失色。」蜜絲佛陀小姐垂涎道。

    「你听到沒有,你不要,可是一大堆母蒼蠅搶著要呢!」尤梓吟附在她耳旁小聲的說。

    姚佳佳沉吟半晌,然後說︰「我要去看電影了。」

    姚佳佳用力的踩著高跟鞋,轉身就走,她心里嘔得要死,不管跟她們交情再好,但是看到她們幾乎要流下口水的嘴臉,她就止不住一陣陣的肝火奔騰。

    愛情原來讓人如此小心眼,連好朋友都會嫉妒。

    看姚佳佳突然變了臉色掉頭就走,除了尤梓吟,其他在場的專櫃小姐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怎麼啦?我們說錯了什麼話嗎?佳佳干嗎突然變臉?」資生堂小姐望著她著火的背影,不安的問。

    「你們沒說錯什麼,你們只是愛慕錯人了。」尤梓吟涼涼的說。

    「什麼?!你是說……你是說……你是說……」

    蘭蔻小姐指著姚佳佳走入電梯的背影,口齒不清的道。

    「沒錯,盧世朗是佳佳的心上人。」尤梓吟斬釘截鐵的說道。

    「盧世朗也是我們的心上人啊!」蜜絲佛陀小姐噘著嘴。

    「可是你們是盧世朗的心上人嗎?」尤梓吟瞥著在場的每一位漂亮的專櫃小姐。

    她們听了個個鴉雀無聲,蘭蔻之花、蜜絲佛陀之花、資生堂之花、倩碧之花……哎,沒有一枝比得上已經離職的亞香堤之花。

    「佳佳愛盧世朗,盧世朗也愛佳佳,就是這樣,咱們都沒希望,還是快點去尋找下一個目標吧!」尤梓吟看破似的搖搖頭。

    烏漆抹黑的電影院里,看電影的人三三兩兩,姚佳佳失神的坐著,電影在演些什麼她完全不知道。

    忽然,刷的一聲,演到一半的電影被卡掉了。

    「搞什麼鬼嘛!剛好看到精彩的地方耶!」

    「喂!電影怎麼卡啦?」

    「退錢!退錢!拿票去退錢!」

    燈光整個打亮,姚佳佳突然驚醒,周圍不斷出現抱怨的聲音,然後前門刷的一聲被人猛地推開,盧世朗沖了進來。

    姚佳佳瞠目結舌的瞪著他看。

    一定是尤梓吟那臭丫頭出賣她的。

    盧世朗梭巡了一陣子,看到她之後,迅速的跳到台上。

    「佳佳,我知道你到現在還在生我的氣,你氣我為什麼欺騙你,但是我敢發誓,我不是存心要騙你的!」盧世朗對著坐在台下的她大喊,然後舉起手,神態非常慎重。「雖然你從來沒有正面承認,但是我知道你心里是在乎我的,而我也已經在小公園的那一夜認定了你,從來沒有女人能夠這樣暖和我的心,只除了你!」

    姚佳佳拼命咬住下唇,死命抑止快要掉出眼眶的淚珠。

    他的話也說得她心里暖烘烘啊!

    盧世朗當著眾人的面前單膝跪下,掏出放在身上好多天的絨布盒,他慢慢的打開,放映室的燈光配合的從後面照來,讓他手里的鑽石戒指折射出璀璨奪目、閃閃發亮的光芒。

    忽然,螢幕又啪的閃出影像,上演下星期才該上映的影片——

    雖然我們都知道愛情的存在,但是如果不即時說出口的話,我們將留不住它,我愛你,我們結婚吧!

    姚佳佳當場淚流滿面。

    而當晚,白亞東拿著紅酒,在她家空等了一整夜。

    亞香堤之花又回到了華斯百貨。

    星期一的上午,依舊是天高皇帝遠的逍遙,一群美麗的化妝品專櫃小姐又聚在一起聊八卦了。

    她們之所以會如此肆無忌憚,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亞香堤之花即將嫁給華斯百貨的二少爺,另一半的原因則是她們的上司縱容出來的。

    劉乃花被起訴,理所當然被公司給Fire掉,由尤梓吟榮升門市的化妝品部經理,因為往日偷偷摸摸打屁聊天太痛苦,她也是過來人,她能體會這種痛苦,所以只要在客人稀少的時候,她不僅僅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反而還會帶頭下去聊天。

    據她所言是上司不需要太苛刻,否則生兒子會沒**,遲早有報應,像刻薄成性的劉乃花落難時,雖沒有人明著落阱下石,但是暗地里哪個不是拍手叫好?

    所以尤梓吟一坐上劉乃花的位子,她就時時刻刻警剔自己千萬要人性化的管理下屬,這樣既受人愛戴,而且升官也升得快。

    沒有客人的時候干嗎還要站得像個木乃伊似的?上班的氣氛就是要和和氣氣、輕輕松松的,老是繃緊著神經,哪有精力應付客人?尤梓吟常常這麼明示她手底下的舊日同事。

    今天,所有女人都還是湊在亞香堤的櫃台前,看著一張報紙指天畫地、口沫橫飛的聊八卦。

    「姚佳佳,你是弱智嗎?居然把錢都捐給伊拉克人道救援的基金會?!你不要那些錢為什麼不拿來送給我?!」尤梓吟又是槌桌子又是頓腳的叫罵。

    「我干嗎要送你?你是沒東西吃還是沒房子住?還是躺在醫院里起不來?」姚佳佳一副視錢財如糞土的欠扁嘴臉。

    「對啦!你以為你的上一個凱子,就可以這樣糟蹋錢啦!你知不知道你的好朋友我,到現在還要付房貸?」尤梓吟用哭聲說話,但是眼楮里並沒有半滴眼淚。

    「我哪有糟蹋錢?人家阿朗說我這樣做很對。」

    姚佳佳揚眉笑道。

    「那個男人生在金山銀山里面,根本不知道錢的可貴,你一個平凡人家出身的人,居然也不懂得愛惜錢。」尤梓吟深悔痛心的模樣,好像姚佳佳捐出去的是她的錢。

    「人家佳佳就快嫁進豪門了,她哪在乎那點小錢啊!」蘭蔻小姐看著她手里閃閃發亮的鑽石戒指,簡直感動得想掉淚。

    「佳佳,那你結婚以後,還要再繼續工作嗎?」

    一名亞香堤的新進員工問。

    「她是華斯的少奶奶耶,工作什麼?而且……總經理是同性戀,他們盧家傳宗接代的希望全都落在佳佳身上了,佳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還要管他們嗎?」

    「不要這樣說啦!」姚佳佳忍不住為盧世英說話。

    「其實總經理是很好的人,他只不過是性向比較特別,你們不要用那種歧視的口氣說他嘛!」

    雖然還沒嫁進盧家門,既然已經戴上了盧世朗的求婚戒指,就是半個盧家人,她當然要替未來的大哥說說話。

    「唷!還沒嫁進盧家,就開始幫人家說話啦!」

    尤梓吟尖酸的說,把痛失錢的怨氣全都發泄出來。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我現在不會再被你們的話給左右了!」姚佳佳得意揚揚的說。「像當初想發財、想嫁金龜婿想瘋了,以為愛情可以用金錢來衡量,在追逐之中迷失了本性,其實用十塊錢也是可以買下羅曼蒂克啊,最重要的不是花了多少錢營造出來的浪漫,重要的是在身邊的那個人是不是自己真心所愛的人。」

    「十塊錢怎麼買羅曼蒂克?」蜜絲佛陀小姐不解的問。

    「昨晚我和阿朗在雜貨店買了一包十元的仙女棒,然後在我家那棟大廈的頂樓放,感覺超浪漫的。」姚佳佳至今還回味著那在燦爛煙火下的吻呢!

    「說的也是,真是一時胡涂,油蒙上了心肝,才會有想嫁有錢人的念頭,其實有沒有錢倒是其次,最重要的還是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資生堂小姐深有同感的說。

    「女人真是善變,前一陣子還發誓非有錢人不嫁呢!我告訴你們,不要讓這女人給騙了,她是因為自己已經釣到一個有錢人,才可以故作瀟灑的說嫁不嫁有錢人都無所謂,听姐姐我的準沒錯,男人說變心就變心,只有錢可以安慰我們受傷的心……

    啊!」尤梓吟正義憤填膺的演說,突然有台推車從身後撞到她。

    「對不起!對不起!」有一個年輕的帥哥猛低頭道歉。「我是亞香堤新進的業務員,第一次送新產品來作宣傳,對不起!」

    「啊。」尤梓吟揉著吃痛的腰,看著眼前這個鞠躬道歉的年輕男人。

    他看起來就像剛當完兵回來,頭發還是三分頭,膚色呈現健康的古銅色,又高又壯,長得也挺不錯的哩。

    「嗯哼!嗯哼!」姚佳佳看尤梓吟看傻了眼,為了維持女性的尊嚴,連忙輕咳了幾聲。

    尤梓吟連忙回過神來,她露出一個比招牌更招牌的甜美笑容,「沒關系!沒關系!」

    年輕人似乎被她的笑臉懾到,他暗紅著臉,低下頭。「請……請問哪一位是亞香堤的姚小姐。」

    「我就是。」姚窪佳笑咪咪的舉起手。

    年輕人偷偷瞟了眼笑盈盈的尤梓吟一眼,才把一個紙箱搬到櫃抬的桌子上,然後拿出自己的名片。

    「你好,我是新進的業務員鄔克強,這……些是新產品的試用包。」

    「克強,」尤梓吟一改方才的意氣激昂,輕聲細語、語氣綿綿的說。「不用緊張,慢慢講,哦,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化妝品門市部的新任經理尤梓吟,以後有什麼不懂的事,可以來找我。」

    「經理,你待人可真好啊!」姚佳佳覷著她笑。

    「哪里,這是我應該做的嘛,呵呵!」尤梓吟一雙水靈靈的眼楮直盯著鄔克強暗紅色的俊臉瞧。

    「克強呀,听老業務員說,他一個月才五萬多塊,加上獎金才踫得上月人十萬的邊,那你一個新進的業務員,應該賺沒他那麼多錢哦!」姚佳佳故意問道。

    「當然沒有,其實我的薪水是兩萬九起跳,等過了試用期三個月,才過得了三萬大關。」鄔克強尚未受過多少社會的歷練,他很坦率的宣言。

    「經理,听說你現在一個月有四萬五呢,加上獎金可不得了了。」蜜絲佛陀小姐也跑來參一腳。

    「當然,我還是社會新鮮人,怎麼可以跟經理比,但是我會繼續努力加油,不過還是要請經理以後多多指教。」鄔克強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他還是抬起胸膛,頗具信心的說。

    「指教是不敢當,你有空的話可以跟我們經理吃飯聊天,多方面切磋嘛!」蘭蔻小姐更大膽的明著來。

    專櫃小姐們听了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顯然解除了鄔克強不少的尷尬,不過看到尤梓吟的臉時,心髒還是會忍不住怦怦怦的直跳。

    尤梓吟當然也知道她們是故意整她,但是這回看到鄔克強那張害羞的臉,她反而也無法大咧咧的面對。

    「克強,有沒有女朋友啊?」倩碧的小姐挑眉問。

    沒想到化妝品專櫃的小姐這都麼主動,鄔志強有一點被嚇到了。「沒……沒有,我才剛退伍,當兵當到一半的時候,女朋友就變心了。」

    「哇!好可憐哦!」姚佳佳故作驚呼。「那你可需要人家好好疼惜嘍!」

    「我……我還要送貨到別的地方,經理,我……

    我先走了。」他冷汗跟熱汗直流,同手同腳的轉身就走。

    眼看鄔克強就要走,姚佳佳連忙叫住他,「喂!你沒把經理的手機號碼記下來,要怎麼約她指教你啊?」

    「姚佳佳!」尤梓吟紅著臉,齜牙咧嘴,一副恨不得一口咬掉她似的。

    姚佳佳搖著嘴笑了一陣子,然後大聲而且清亮的把尤梓吟的手機號碼說出來。

    鄔克強原本還愣著,不一會兒方才恍然大恬,迅速拿出隨身攜帶的小冊子。「對不起,可……可不可以再講一次?」

    「這有什麼問題?」姚佳佳話才剛說完,所有的專櫃小姐就齊聲把尤梓吟的手機號碼說出來。

    頓時,華斯百貨的一樓大廳充滿笑聲,鄔克強飛快的抄下來,尤梓吟則第一次萌生想鑽地洞的念頭。

    鄔克強走了以後,所有人都圍著尤梓吟鬧她。

    「哎,看來是個年輕的窮小子呢!」姚佳佳當然是首先發言的那一個。

    「對呀!我看就算他打手機約你,你也不會出去的對不對?」蜜絲佛陀小姐擠眉弄眼的調侃。

    「當然嘍!經理哪像咱們這麼沒用,她是非有錢少爺不嫁的耶!」蘭蔻小姐大呼小叫的說。

    「喂!你們到底有完沒完?」尤梓吟臊紅著一張臉,不自在的大叫。

    「沒完!」所有小姐們異口同聲的朝著她喊。

    「梓吟啊,改天也用十塊錢買仙女棒跟克強到你家頂樓放放,浪漫不用用很多錢就能買得到,享受一下用十塊錢買來的羅曼蒂克吧!」姚佳佳攬著她的肩膀笑道。

    「你那是廉價的羅曼蒂克。」尤梓吟嘴硬的說,但是心里卻明明很心動。

    「無所謂,只要有愛就好了啊!」姚佳佳聳聳肩,她早就看透徹了。

    錢能買下羅曼蒂克,但是錢卻不能買下愛情,因為人是最具有靈性的感情動物。

    傍晚時分,金烏西墜,彩霞滿天,淡水河時隱時現著斑斕金光,游人集聚在淡水的漁人碼頭,一對一對的站在橋邊欣賞落日余暉、金河風光。

    盧世朗跟姚佳佳一起坐在石欄上看河、看夕陽,然後姚佳佳笑著說出今天上午尤梓吟的艷遇。

    盧世朗一邊吃著二十五公分的小巨無霸冰淇淋,一邊笑道︰「你那好朋友真是個活寶,說來我真要好好感謝她,那天要不是她到公關部通風報信,我哪會知道你就在九樓看電影。」

    「她是說一套做一套,一下子叫我考慮白亞東,一下子又叫你來找我。」姚佳佳也偏過頭,舔著他手上的冰淇淋。

    「因為是好朋友,她希望你能有更多選擇,但也因為是好朋友,所以她希望你能選擇一個你真心所愛的人。」

    「你又知道你是我真心所愛的人了。」姚佳佳一臉他臭美的看他。「我有說過我愛你嗎?我有嗎?」

    「小姐,你都已經戴上我的戒指了。」盧世朗努著嘴,望向她左手無名指上炫麗的鑽石戒指。

    「笑話,人家送我鑽戒,我哪有不收的道理?」

    姚佳佳將優美弧形的下顎揚得高高的。

    「那你現在跟我齊肩坐在這邊是什麼意思?」盧世朗皺著眉,他細想,她的確是從來都沒松口對他說出她的心意。

    「看夕陽啊!」姚佳佳理所當然的說。「是你硬把人家從上班中拉出來,直奔淡水漁人碼頭,我還沒罵你,你也沒問過我想不想跟你來呢。」

    「姚佳佳,你再這樣我要生氣嘍!」盧世朗拉下臉。「我從來沒對你生過氣,也舍不得跟你生氣,但是這次我不得不生氣。」

    他連說了好幾個生氣,看來他是真的很生氣。

    姚佳佳心里偷偷暗笑,可是卻仍然擺著一副漫不在乎的臉面對他,就像在跟他說——好啊,盡管生你的氣啊,我才不在乎呢!

    「我那麼喜歡你,那麼辛苦的追求你,當著眾人的面拿著戒指跪下來跟你求婚,也跟你說過我愛你了,你到現在居然連一句你愛我也沒跟我說過?!」

    盧世朗站起來,把吃不到一半的冰淇淋丟到一旁的垃圾桶里,英俊的臉龐懊惱著。

    姚佳佳內心竊笑的看著他發細。「你丟不丟臉啊,你有沒有一點點羞恥心啊,通常只有女人才會纏著男人說那三個字,怎麼現在倒換成是你來求我了。」

    「我管他什麼丟臉、什麼羞恥,說實在的,在心愛的女人面前根本就可以不要臉!」盧世朗橫眉豎目的大叫,惹得身旁許多相偎著看夕陽的情侶們皆投以憤恨的注視。

    「喂!你不要臉,我可要臉。」姚佳佳低下頭,手掌遮住大半個臉蛋。

    雖然很高興他被愛情惹毛,但是現在這麼多人看著,還有許多是生氣的眼光,讓姚佳佳想到一句話︰淡水河沒有蓋蓋子,可以跳下去了。

    「佳佳,你知道嗎,剛開始我回國的時候並不打算長住下來,是因為我哥的事情,我知道我若再走的話,我爸媽一定會崩潰,還有就是為了你。」盧世朗覺得又慪又委屈,他為她付出了這麼多,她完全不感動嗎?「我舍不得離開你,因為你在台灣,所以我願意留在台灣,改天你要到北極,我也跟你一起去北極,我是這樣渴望跟你相守一輩子,沒想到……沒想到……」

    看他氣得幾乎快要說不出話來,姚佳佳覺得自己也折磨他折磨得夠了,不忍心再繼續折磨他,于是嘴里發出比蚊子還小的聲音——

    「唔……我……我……我愛你。」

    「什麼?」

    老實說,現在碼頭上擠滿了人,人聲紛雜,就是媽祖身邊的順風耳大將軍恐怕也很難听到她在說什麼,所以盧世朗听不到是理所當然的。

    「我……我愛……愛你。」這一次比較好,姚佳佳發出比蜜蜂嗡嗡叫的聲音還大聲一點,但是是人的話,恐怕還是都听不到。

    盧世朗認為她只有嘴巴在動,其實根本沒發出聲音。「你想說什麼?」

    「我……」姚佳佳閉上眼楮,一鼓作氣的大吼出來。「我愛你啦!」

    「耶!」盧世朗當場就跳起來,抱著她不斷地旋轉。「我也愛你!我也愛你!佳佳,我好高興!」

    「你就高興我丟臉!」姚佳佳被他轉得頭暈,原本還沉醉在幸福中,可是一睜開眼楮看到許多人的指指點點,她就拍打著他的手臂,要他趕快放她下來。

    「我現在是全世界最快樂的男人了!」盧世朗的笑容比夕陽更加迷人。

    「快點走啦!」姚佳佳拉著他的手,低頭快步走著。

    見她像只蒼蠅胡亂撞,盧世朗扯住她。「等等,我還要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什麼地方都好,只要讓我趕快離開這里!」

    姚佳佳大叫。

    原來羅曼蒂克有時是需要很厚臉皮才做得出來。

    姚佳佳被盧世朗拉著走,沿著淡水河走了一段路,便看到在河邊有一座木造的白色木屋。

    然後,她看到盧世英跟邱碩正站在木屋前的庭院向他們兩個招手。

    「我哥從家里搬出來了。」盧世朗牽著她的手,慢慢走向白色木屋。「他終于下定決心要跟邱碩在一起生活。」

    「好棒哦!」姚佳佳真心的祝福他們。「他們兩個總算是苦盡甘來。」

    「我爸媽氣得半死,不過,今天中午我媽還是趁著我哥上班的時候,要我載她來白木屋這兒看看,她還在園圃里親手種了幾株花,我想,她已經原諒我哥了吧!」盧世朗邊走邊輕聲的說。

    「嗯,再過一段時日,董事長也會原諒總經理的。」姚佳佳很肯定的說。

    「佳佳,以後我們也在河邊蓋一棟白色木屋好不好!」盧世朗很高興大哥終于走出來了,他更羨慕他們歷久彌堅的愛情。

    「好羅曼蒂克哦!」姚佳佳想起周潤發跟鐘楚紅演的電影「流氓大亨」,結尾也是周潤發隨著鐘楚紅的願望,在海邊蓋了一間白色的小木屋餐廳。

    「羅曼蒂克,是要跟最愛的人在一起才能擁有。」

    盧世朗緊緊握住她的手。

    姚佳佳看著他,眼眶微微的紅潤起來,她向他點點頭,「我想,這輩子就只有你能給我浪漫的感覺了。」

    盧世朗笑開了,他摟著她的肩,走向盧世英跟邱碩的白色木屋。

    兩對有情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一完一

    必于一筆頭彩獎金而引爆的愛戀情事,千萬別錯過了——

    *愛情投注站之一《愛情保險套》元蓉,讓你套住屬于你的真情愛戀。

    *愛情投注站之二《幸福即時樂》問晴,要你幸運得到愛情的幸福。

    *愛情投注站之三《假扮拜金女》鐘璦,為你打造一座愛情城堡。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買下羅曼蒂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江曉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