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花瓶 第十章
作者︰江曉嵐
    晚上十點多,公司里的人都走光了,只有財務經理辦公室的燈還亮著。

    為了烤問苗竹君新戀情的每一個細節,夏天跟她吃了一頓漫長的晚餐。

    從餐廳出來後,她下定決心打了一通手機給蔣勵,卻是語音信箱,于是又撥了一通電話到他家,還是沒人接听。

    于是她又回到公司踫踫運氣。

    蔣勵正在仔細評估年底在上海廣告企劃跟各大小通路的花費,忽然有人敲門,他抬頭一望。

    夏天提著宵夜走進他的辦公室。

    「我剛剛跟竹君去港式餐廳吃了一頓,誰叫你要跟我吵架,所以你只能吃打包剩的。」夏天把紙盒打開,一陣濃濃的香氣撲鼻而來,這些才下是吃剩的,是她臨走之前又特別點的。

    蔣勵深深的看著她,心里很暖和、很感動。「你不生我的氣了嗎?」

    「怎麼可能不生氣,跟我吵架又不來跟我道歉,還要我先拉下臉來討好你。」

    夏天噘著嘴,眼楮濕濕亮亮的。「但是再怎麼生氣也比不過我想跟你和好的強烈欲望。」

    蔣勵站起身,走到她身邊,一把將她攬在懷里。「對不起。」

    他輕柔的嗓音回響在她耳邊,把夏天眼眶里打轉的淚都逼了下來。

    「再被你抱著的感覺好好。」夏天摟住他的腰,把臉頰貼在他的胸口上,聆听他同樣激動的心跳。

    「這一個禮拜來,我一直感到很空虛,原來我的胸膛一直等著你。」蔣勵低聲且沙啞的說。

    「夏天,原諒我是個小心眼的男人,我……我只要一想到有個男人佔據在你的腦海里,分散你的注意力,我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的嫉妒,我……甚至有個好自私、好荒謬的想法,我希望你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我希望你過去的感情一片空白,我希望我是你情感與**的啟發者。」

    夏天靜靜的看著他,他眼里燃燒著情感的欲望,延燒到她。

    「那天在大街上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沙文主義在作祟。我的確是自私,那一天我是惱羞成怒才會跟你吵了那一架,因為我被你說中了,因為你看穿了我。」蔣勵緊緊的抱著她,他願意把心髒劈成兩半,讓她看清楚他的心。

    「遇上你我變得極度敏感,一點點的風吹車動都可以掃蕩到我,我為你驚蟄、我為你心悸,我可以為這份感情瞬間推翻所有由原則築成的堡壘,我也可以為這份感情瞬間堆疊起由原則砌成的圍牆,你讓我從新認識我自己,原來我有這麼大的彈性空間,你讓我從新了解我自己,原來我是個有那麼多缺點的男人。」

    夏天流著淚,听著他繼續說下去。

    「但是夏天,我只要你安安分分、乖乖巧巧的依偎在我的懷里,听著我的心跳,數著我們幸福的節奏,我不想你再去想那麼多,不想你再去管那麼多,我只希望這份回蕩在胸口的愛,永遠在你我心中盤桓。」

    她從不知道他是這麼樣的細膩,她從不知道他是這麼樣的敏感,她從不知道他是這麼樣的愛她,但——她總算是知道了!

    「愛情本來就自私,」夏天迷蒙的眼楮望著他,她伸手捧著他的臉龐。「我現在終于能明白,那個時間沖淡法對敏銳的你來說有多麼殘酷,你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我就不讓它飛進,隨便伍漢文要怎麼樣,因為我現在愛的人是你,也許這是個很沒良心、很不負責任的說法,但是就算他真的自殺,也不是我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他可以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我也有選擇權,我可以選擇跟我真正想愛的人在一起。」

    蔣勵感動的撫摸她的臉龐,眼里有如鑽石一樣閃亮珍貴的液體。「我愛你。」

    「我也愛你。」夏天深情款款的回應著他。

    他微笑的低下頭,吻住她輕喃的嘴唇,兩心相屬的喜悅飄揚在四周,夜晚冰冷的辦公室平添情人的柔情萬千。

    愛情在彼此的心口穿梭,蔣勵和夏天的戀情逐漸明朗化,走進公司大門,他們會立刻松開手,回歸到上司與下屬的角色,但是一走出公司大門,他們會立刻牽著手,甜甜蜜蜜的離開。

    夏天不再開車上下班,因為現在有蔣勵溫馨接送,她還要開車干麼!

    打開車門,一坐上駕駛副座,夏天才發現自己把手機放在公司忘了拿。

    「啊??我的手機?!」

    「怎麼啦?」蔣勵坐進車子里面,手里還翻著公司年底準備在上海做一個保險套聖誕樹的企劃。

    「我把手機忘在公司了!」夏天又推開車門,一腳跨了出去。

    「沒關系,明天上班再拿就好了。」蔣勵頭也不抬的說。

    「現代人沒手機就跟沒網路一樣痛苦,你不知道嗎?」她瞪了眼快要將臉貼在企劃案上的男朋友一眼。「我上去拿手機,再給你點時間在這份企劃案上,我告訴

    你,等我下來了以後,你再看這份企劃案比看我還多的話,我就把這份企劃書撕了!」

    蔣勵听出了女友的抱怨,于是闔上檔案夾,抬起頭,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要不要我陪你上去拿?」

    看著他還把手指夾在檔案夾里,夏天就知道他還想再繼續看下去的意圖了。「不用了!」

    她「砰」地關上門,踩著高跟鞋,走向一樓的電梯。

    走出電梯,夏天插卡打開公司大門,走進公司里面。

    「叮」的一聲,另一座電梯的門也開啟,有個男人從電梯里面走了出來。

    鮑司早早沒人,不過夜里公司還是會開壁燈,而且才七點多,夏天的天空還不是很暗,所以夏天一個人才不害怕。

    她的手機就放在桌上,她一手拿手機,一轉身,哪里知道眼前就有一把亮閃閃的刀子出現?!

    「啊?!」夏天嚇了一跳,手里的手機也摔在地上。

    「我不是說過不要離開我嗎?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啊!」伍漢文一向斯文和氣的面孔變得猙獰,他一步步的逼近她。

    「漢……漢文,你……你冷靜點!」她嚇得冷汗涔涔,一步步的向後退,最後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失業會把人逼瘋,夏天,你知道找工作卻四處踫壁的悲哀嗎?」他一手拿著水果刀,腳後邊還有兩桶用塑膠桶子裝著的不明液體。

    夏天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汽油!

    他到底想干什麼?他怎麼會瘋到這種地步;︰

    他的人生失去了斗志,一個男人如果失去了斗志,還要怎麼活下去?

    「夏天,不是我逼你,而是你逼我!都是你的錯,誰叫你不听我的話,硬要跟蔣勵在一起,剛剛看你們兩個濃情蜜意的走出公司,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嫉妒嗎?我嫉妒得想殺人!」伍漢文拿著水果刀的手微微顫抖。

    「你……漢文,看開點,世界上不只有我一個女人,你……你還可以有很多其它的選擇,不要再執著于我了!」夏天大口的呼吸,努力的想維持冷靜,她拖得越久,蔣勵一定會上來找她,到時候她就有救了!

    「不一樣,那個男人連續搶了我的東西兩次。」伍漢文眼里充滿了可怕的血絲。

    「我……我不是你的東西,漢文,我是人,是一個有自主權的人,不……不是你說怎樣就怎樣的。」為什麼他到現在還看不透、想不透呢?她有自己的意識,她不是他的附屬品啊!

    「不要再跟我說這些廢話,你是我的,我知道你是我的!」伍漢文另外一只手,從牛仔褲的口袋里掏出一個打火機。「你看到地上那兩桶汽油沒有?這些足夠我們兩個一起死了!」

    「不!」夏天聞言尖叫,肝膽俱裂的搖著頭。

    「本來只想在你面前引火自焚,可是看到你栘情別戀、見異思遷的樣子我就很氣,所以我決定讓你跟我一起走,于是又多買了一桶汽油。」伍漢文嚴重的恍神中。「我早就警告過你了,你偏偏不听,就是要惹我生氣,你認為我是在嚇唬你,現在你知道了吧!我說的都是真的了!」

    「漢文,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你……你以前不是這樣子瘋狂的……我求你理智點,感情的事本來就很難說,就像難以說清的家務事,你要怎麼厘清對錯?放過我也是放過你自己,你的人生還很長,不要因為一時沖動而結束,不值得你知道嗎?不值得!」而且,她也不想死啊!

    「不要再跟我提以前!」伍漢文匆地勃然大怒。「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我得意的時候,你就來勾引我;我失意的時候,你就又轉移目標看上別的男人,像你這種狐狸精本來就該死!」

    「不……」夏天跌坐在辦公椅里,淚眼汪汪的看著他。

    他說的話全是假的,當初是他先追求她的,她哪來勾引他啊?他失意的時候,她也想陪在他身旁,但是他根本就下讓她陪啊!

    他滿口偏執的謊話,可是夏天不敢正面戳破他,就是怕伍漢文一被激怒會真的放火。

    「夏天,」伍漢文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你真漂亮,你知道嗎?有你這種女朋友讓我感到很驕傲,只要跟你手牽手的走在一起,所有的男人都會羨慕我,這種滿足虛榮的感覺,遠遠超過我對你心動的感覺。」

    即使他說話零零落落,東一句、西一句毫無千系的穿插,沒有邏輯可言,但是里面或多或少還是有他真實的心里話。

    「你是因為……因為虛榮才跟我在一起?」夏天難以置信的眨著淚眼問他。

    「沒錯,每個人都說你漂亮,每個人都稱贊你的美麗,所以我跟你在一起,我的親戚朋友都說我好福氣,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我听到這些又妒又羨的贊美言辭都好高興。」伍漢文斜斜的牽起了嘴角。「夏天,所以我怎麼可以沒有你呢?」

    夏天抽噎的咬著嘴唇,她好氣……好氣……

    「脫衣服。」伍漢文的雙眼浮滿了肉欲。

    「什麼?!」她一雙淚眼瞪著他。

    「臨死之前,跟我美麗的女朋友**不為過吧!」伍漢文把刀抵在她縴細的脖子上。「脫。」

    「不要,漢文,我求你不要這樣……」夏天小心翼翼的搖著頭,就怕自己動作太大,脖子會隨時被劃出一刀。

    「我叫你脫就脫!」伍漢文看著滴著眼淚的她,胯下早已燥熱的腫脹起來。

    「不要。」夏天用著寧死不屈的眼神瞪著他。

    「我會殺了你!」伍漢文暴突著兩顆眼珠子,大聲威脅。

    「那你就殺!」夏天鼓起勇氣,尖銳的哭叫。

    「你……」伍漢文的手稍稍一使力,鋒利的刀鋒已經輕輕的劃破她白皙的肌膚。

    夏天感覺到脖子上一陣剌痛,她死命的咬住下唇,連舌頭都嘗到腥澀的血腥味。

    伍漢文欲火勃發的扯下牛仔褲,在她眼前露出丑惡的**。「幫我**。」

    「惡心!」夏天大叫,她出于自衛的踢出一腳,用力踹向他脆弱的胯間。

    「啊——」伍漢文痛嚎一聲,他彎下腰,撫著受創的胯間,沒注意到身後面已有一個龐然大物逼近……

    蔣勵在他腰後踢了一腳,伍漢文跌飛出去,他手里的刀子也翻了幾轉落到地上。

    夏天驚嚇過度的站在一旁,看著蔣勵抓起伍漢文不斷揮拳,伍漢文根本打不過他,只有挨打的份,過沒多久,就已經被蔣勵打在地上動也不能動。

    警衛帶著警察趕來現場,原來蔣勵坐在車子里的時候,莫名其妙的一直心神不寧,他的眼皮直跳,讓他沒有心思再看企劃案,加上夏天逗留在公司的時間又過久,他不放心的上來找她,哪里知道才一踏出電梯,就听到伍漢文恐嚇的話,于是他先打手機叫警衛報警,然後潛伏在對峙的兩人身後,設法救夏天。

    經過上次在公司那段驚魂記,夏天跟蔣勵的感情更加穩定,今天,開心車行正熱熱鬧鬧的辦喜事。

    此刻,新娘跟伴娘兩個人獨處在新人房里。

    「竹君,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時候勾搭上的啊?」夏天看著身穿新娘服已經迎娶過門的好朋友,偏著頭疑惑的問著。

    「叫表嫂。」苗竹君看向她的扮娘夏天,糾正她。

    夏天轉了一圈眼珠子。「表嫂。」

    「就是發生地震的那一天啦!」苗竹君滿臉幸福的傻笑。「那天你表哥把我帶到店門口的柱子下,緊緊的抱著我、保護我,那時候我才感覺到他是一個這麼強壯的男人。」

    「強壯?」她表哥高高瘦瘦的像根竹竿,應該是黑干瘦那一型的吧!

    「嗯,就是在那時候擦撞出屬于我們倆愛的火花。」

    「是哦!」看著她花痴般的著迷笑容,夏天渾身就起雞皮疙瘩。

    「喂,我跟你表哥都結了,你跟蔣勵什麼時候才有好消息啊?」苗竹君問道,

    雖然自己已經得到幸福,但她還是沒忘記好朋友的幸福,更何況現在不只是好朋友,還親上加親,多了一個表嫂的身分,她當然要更關照她老公的表妹啦!

    「我也不知道,他又沒跟我求婚。」夏天看著全新梳妝鏡里的自己。「不急啦!我們才交往半年多,現在說結婚有點太早了吧!」

    「我跟李光明才交往三個月耶!」苗竹君才不同意她的說法。

    「可是你們兩個認識了三年多。」夏天原本對結婚這檔事還不是很急,但是今天當了一整天的伴娘,看到表哥跟好朋友的婚禮,搞得她也心猿意馬,好想結婚哦!

    「時間不是問題。夏天,你放心,我已經警告過我們公司那群花痴女同事不準搶我丟的捧花,所以等一下你就涼涼的等著接,不過你還是要伸出雙手,因為我怕還會是有一兩個白目仔搶走捧花。」

    「接棒花有什麼用,他要是不娶的話,我不是很丟臉?」夏天一邊補妝一邊說,她都已經打扮成快接近準新娘的模樣了,可是一整天蔣勵卻是什麼表示也沒有。

    「你放心,你要是接到捧花的話,我就跟一大堆人起哄,逼著他非當場跪下來跟你求婚不可!」苗竹君阿莎力的挽住好朋友的肩,胸有成竹的說。

    「我才不急呢!」夏天端視著鏡中的自己,她也極像新娘的不是嗎?

    「是啊!是啊!你不急……把我的頭紗還給我啦!」苗竹君把夏天暫時戴在頭上的頭紗扯了下來。

    夏天噘著嘴,看著新嫁娘在鏡子里對她擠眉弄眼,兩個好朋友抱在一起,相視而笑。

    婚宴過後,新郎跟新娘準備搭車到中正機場,坐飛機到夏威夷度蜜月。

    沒想到李光明居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抓著夏天的手,「天天,我想也沒想過會比你早結婚,我還以為我守著這個車行會當一輩子的羅漢腳,謝謝你交了這個好朋友,讓我有老婆。」

    「表哥,不要哭啦!」這婚禮真怪,新娘子半滴眼淚也沒流,倒是新郎老是淚眼迷蒙。

    「你也要加加油,趕快跟蔣勵結婚,必要時,女人先開口求婚也下是問題。」

    「說這什麼話嘛!」夏天槌了他一下。

    令許多未婚女子最興奮的一刻,當然是新娘臨走之前丟捧花的那一刻了。

    苗竹君高舉著捧花,望著前方,很好、很好,大家都很識相,讓夏天站在最前面的位置,她只要輕輕的一丟……

    什麼?!居然有一只狗跳了起來,從中咬走了那束捧花?!

    「不算,下算,捧花要重新丟……神經夏天,你沒事撿這只流浪狗回家干麼啊!」苗竹君忍不住破口大罵,見到公婆都睜著又大又亮的眼楮看著她,她才趕緊閉上嘴巴。

    「算,算!」忽然,一個站在夏天身後的男人開口說話了。

    夏天訝異的回過頭,他剛不是說吃壞肚子要去上廁所嗎?什麼時候又站在她身後啦?

    「既然那只狗是夏天抱回來養的,就代表夏天,所以它咬到捧花,就等于是夏天接到捧花。」蔣勵看了正咬著花左右亂甩的狗,然後又走到夏天身旁,握住她的手。

    夏天感覺到掌心有個硬硬的小東西,她抬起手,攤開手掌來看——

    有一顆像星星閃閃發光的鑽石戒指在她手上……

    別忘了,還有不同風格的花瓶故事等著你——

    邀月璀璨風情《錢痴花瓶》,元蓉教你如何向錢看齊。

    邀月璀璨風情《狐狸花瓶》,問晴送你一個騷勁十足的狐狸水美眉。

    邀月璀璨風情《水仙花瓶》,鐘璦要你對水仙美人一見鐘情。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天才花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江曉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