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說拜拜 第十章
作者︰江曉嵐
    夏曉波沒再出現。

    這間房子變得好象不是他的房子。

    周海濱獨自坐在窗邊喝著悶酒。

    想了個把月想出了什麼結果呢?

    「什麼都沒有啊!」他自言自語的說,嘆了口氣。

    喝光手里的罐裝啤酒,他一手捏扁鋁罐,發出劈啪聲響。

    「這房子真靜啊!」他自嘲一笑。

    夏曉波在的時候,整間房子總是充滿她的聲音,她愛找他抬杠,他也挺喜歡跟她閑扯淡,然後兩個人常常你一言、我一語的唇槍舌劍,笑聲在空中亂飛,一點也不會覺得無聊。

    有時真的需要安靜的時候,她也靜得下來,他看他的書,她則戴著耳機看電視,或是在一旁拼拼圖。

    拼圖……對了,樓上還有她留下的拼圖。周海濱迅速跑上二樓,果然,就在起居室的大茶幾上有一張拼得零零碎碎的拼圖。

    他坐在地毯上,拿著拼圖原樣的封蓋看,上頭的圖案是滿園綻放的玫瑰,有天使、蝴蝶在飛,中央是一朵最大最美會發光的玫瑰,在圖的一角則站著一個小男孩遠遠眺望。

    小王子的故事嗎?周海濱拿起拼圖,一塊塊的拼了起來。

    徹夜未眠。

    清晨的陽光照射在一幅躺在地毯上的拼圖。

    拼圖的中間缺了一角。

    周海濱四處尋找,翻遍了二樓卻還是找不到。

    奇怪,應該是玫瑰不見讓王子找不到,怎麼會是小王子自己消失了呢?玫瑰還在等待王子啊!

    他疲憊的躺在地上,望著天花板。

    霎時,夏曉波清甜的笑臉浮現在他眼前,但是眨眨眼,又在瞬間消失不見。

    原來那個女孩已經活在他的心里,她是一株玫瑰,栽在他的心中……

    他愛她。

    「老娘,這樣到底行不行啊?」

    此刻,夏曉波跟徐阿嬌站在周海濱的家門外,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

    「行,他現在一定後悔得要死。」

    「怎麼可能。」夏曉波背靠著牆壁,嘴巴噘高。「妳都沒看見他那天是怎麼對我的,他巴不得我去纏別人不去纏他。」

    「他是在死撐,反正,妳信妳娘的準沒錯啦!」

    「我每一步都是照著妳說的去做……我真不知道該不該再信妳。」夏曉波斜瞟了她一眼。

    「妳不要這麼沉不住氣好不好?想當初我追妳爹的時候,也是遭遇過很多次挫折打擊,妳有連續看**看三天三夜的紀錄嗎?我就有,還看到吐。」徐阿嬌斥責著女兒。「哪像妳,補了一夜的三級片就想誘惑人成功?想得美!」

    夏曉波邊听邊翻了個大白眼。「妳的意思是我努力得還不夠嘍?」

    「當然,像跳艷舞啦,妳只學了一個下午就上戰場,想當初妳老娘我只為了學最沒規則、隨便扭腰擺臀的黏巴達,就去舞廳拜師學藝了整整三個月,才敢在妳老爹面前秀我的舞技耶!」

    「是哦、是哦!」

    「還有,為了追妳老爹,我清晨四點半就要起床,即使寒風刺骨,我還是要騎一大段略的腳踏車過橋去台北市,然後腳踏車停得遠遠的,再慢跑去他家附近的公園,只因為我知道他有晨跑的習慣。」

    「海濱家里就有跑步機,而且只有一台,我怎麼陪他跑?」听老娘說的是什麼話,好象她都不付出咧!她付出了一顆芳心跟一片真情還不夠嗎?

    「我的意思是,妳不能這麼快就氣餒,要有國父十一次革命的精神!」

    「可是……他每次都不領情,我覺得自己的真心跟尊嚴都被人踐踏在地上。」她覺得自己好沒人格。

    「傻孩子,天上不會掉下禮物,只會掉下鳥屎,挫折算什麼,當妳成功的那一刻,什麼尊嚴都回來了啦!而且……」徐阿嬌撞撞女兒的手臂。「看看妳老爹,現在他在我面前,沒尊嚴的人是誰?」

    听老娘說得好象有那麼一點道理。「事成之後還怕討不回公道?」夏曉波與她眨眨眼。

    「沒錯。」徐阿嬌拍了拍手提袋,里面裝了她的秘密武器。「包管他看了會痛哭流涕!」

    「就怕他現在房里有別的女人。」一想到那天他牽著別的女人的手走出餐廳,夏曉波就覺得自己戀愛成功的希望渺茫。

    「不會啦。」徐阿嬌指指自己的腦袋瓜。「依老娘我精準得嚇死人的直覺,我敢說周海濱逃不過妳的手掌心!」

    「希望是這樣。」

    「好啦、好啦!妳快去準備,現在是A計畫!」徐阿嬌推開站在身旁的女兒,示意要她離去。

    「那我去進行B計畫嘍!」

    「快去、快去!」

    看到夏曉波走進電梯下樓,徐阿嬌便伸手按下周海濱家的門鈴。

    哇!黑眼圈這麼重一定是想她的寶貝女兒想得睡不著覺……嘻嘻嘻……

    徐阿嬌在心里竊笑不已,私底下卻偷偷伸手捏了自己大腿一把,逼自己絕對不能笑出來。

    要怎麼稱呼她?叫伯母?可是她才大他四歲;叫夏媽媽,更怪!周海濱思索了一下,與她默默相對了幾秒鐘才開口。「夏夫人,妳好。」

    夫人?徐阿嬌立刻抬起頭,擺出一副貴婦的模樣。

    「夏夫人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其實他想問的是︰曉波呢?她人在哪?怎麼沒跟妳來?她過得好不好?

    「沒什麼事。」她推開他,徑自走進他家。「男歡女愛,你情我願,雖然我們家曉波被你傷得遍體鱗傷、千瘡百孔、體無完膚,但是,我還是不怪你,因為感情的事不能勉強。」

    周海濱看著一臉深明大義的徐阿嬌,充滿了懷疑,因為由夏曉波逆向猜測她母親的個性來看,徐阿嬌不像是個明理的人。

    徐阿嬌此時從手提袋里拿出她的秘密武器──一本日記本。「我家曉波一早就離家出走,什麼紙條都沒留,只放了本日記本在書桌上。」

    離家出走!周海濱的心頓時像吊了七、八個吊桶,七上八下的,他迅速接過日記本,急切的翻閱。

    徐阿嬌在他四周繞來繞去,又是開冷氣、又是開電視。「不知道曉波會不會想不開做傻事哦?你要不要先看看最後一頁寫什麼?」

    周海濱越看日記,一顆心沉得越深,神經錯亂的他直接翻到最後一頁,然後──

    日記本從他手中掉在地板上,人已沖出家門口。

    徐阿嬌拿出手提袋里的手機撥號,接通後,只見她興奮無比的說︰「女兒啊!A計畫成功了,他對那一本日記本的內容信以為真,一點也沒有懷疑那是我們兩個昨晚熬夜寫出來的……嘻嘻嘻……他現在已經追出去了,應該是去妳那邊,所以──B計畫就位!」

    盡管出租車司機已經飆得很快,但是周海濱還是恨不得能插翅飛到夏曉波身邊。

    他的腦子很混亂,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在轉──

    海濱,第一次在法庭上見到你,我使為你屏住了呼吸。你坐在旁听席里,在我眼里閃閃發著光,那一刻,我便知道,我等待了十八年的王子終于出現了!

    這是我第一次作夢夢到一個男人,你在夢里對著我笑,伸出手,敞開你的懷抱,我飛奔過去,卻在這一刻驚醒,醒來後的我汗水淋灕,我既高興又失望,高興的是你能走入我的夢里,失望的是我在快要得到情人擁抱的時候醒來……

    點了一屋子的蠟燭,點得我腰酸背痛,我懷著雀躍的芳心等你回來,沒想到,你居然帶了別的女人回家!我生氣的趕跑她,你卻反過來指責我,海濱,我傷心欲絕,恨不得去死!

    今天,你又讓我進入你的屋子,我好開心,海濱,你知道嗎?其實只要你對我好一點點,我就樂得像飛上了天堂,我下定決心了,不管你對我怎樣的冷冰冰、滿不理會,我還是會勇往直前、奮不顧身的去愛你!

    為什麼天不能如我願呢?不是說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的嗎?我那麼愛你、那麼辛苦的付出,你都感覺不到嗎?海濱,我卸下了我的自尊跟你求愛呀!我努力地學習怎麼去愛人啊!你的心是石打鐵鑄的嗎?為什麼你一點也不感動呢?

    我活不下去了!你這樣對我,我活不下去了!如果要我繼續存活在這個世界上,卻要接受你不愛我的事實,那倒不如死了算了。海濱,我要去死了!我現在就要從吊橋上跳下去,一死百了……

    頁末還附上她要到哪個地點去自殺,還畫上地圖,然後,有好幾頁全寫滿了「海濱,我愛你」這五個字,上面還有幾滴水漬,應該是淚水的痕跡,把字都暈開了。

    周海濱的心揪成一團,他好後悔、十分的後悔,為什麼要想這麼多呢?讓愛回歸純粹,就是愛!就是愛!這樣又有什麼難?有什麼好顧慮的呢?

    曉波,千萬不要干傻事啊!我愛妳!我愛妳……他在心里拚命的吶喊,只盼自己來得及!

    夏曉波站在吊橋上,抓著吊橋的繩索,雙腳發抖的拚命問︰「來了沒?來了沒?他到底來了沒?」

    「曉波,妳下來吧!」夏泰然看到女兒站在吊橋的鋼繩上,嚇得心髒都快跳出來了。

    「老爹,你……你放心啦!」

    夏泰然轉頭問身旁的教練。「你確定這樣很安全?百分之百的確定?」

    「我確定!」教練苦笑。這對父女加起來總共問了不下百遍了。

    「我告訴你,要是我女兒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也會把你們從橋上丟下去!」

    「夏老板,放心,就算真有什麼意外,河上也隨時有五艘救生艇待命──」

    夏泰然猛然變了臉色的打斷他的話。「什麼意外?不能有意外!」

    「來了、來了!」一個年輕男孩沖了過來。「老板,照片上的那個男人急匆匆的跑過來了!」

    「耶?!」夏曉波忘了恐懼,連忙指揮現場。「演得像一點!」

    周海濱以跑百米的速度沖了過來,看到夏曉波就站在吊橋上,心髒瞬間無力。

    「曉波!」他大喊。「快下來,曉波!」

    「我下來干什麼?反正你又不愛我,就算我死了,你也不會在乎啊!」夏曉波努力擠出一臉鼻涕眼淚。

    「妳別做傻事啊,女兒……」夏泰然倒是出自肺腑的大喊,他生怕唯一的女兒會有所閃失。唉……當初為什麼要答應老婆跟女兒演這出爛戲呢?

    「曉波,誰說我不愛妳?我愛妳!我在乎妳啊!」周海濱真心的吶喊,他看著她飄飄搖搖的站在繩索上,一顆心嚇得就快靜止了。

    萬歲!沒想到這計謀這麼容易就得逞,這麼快就逼出他的心里話!老娘說得對,他的心里真的有她。「你愛我?但你有一大堆女朋友!」

    「以後沒有了!」俊臉上流下滴滴憂急的汗水。

    「你保證以後不再花心,只愛我一個?」

    「我保證!」周海濱一手貼在自己的胸口上。

    「還要跟我結婚!」

    「等一下我們就去登記公證!」只要她願意下來,不管什麼他都答應。

    「太好了!浮──」夏曉波放開手想要跳下來,不料身子一陣晃蕩,竟在眾人眼前墜下。

    「曉波──」周海濱瞪大眼,然後他想都沒想的,便也從吊橋跳下。

    「海濱!」夏曉波在空中蕩來蕩去,原來她早已事前穿上完善的高空彈跳裝備,跳下去根本沒有事,但是她卻看到周海濱一頭栽下,撲通落入水里,淺起好大的水花。

    「快救他!快救他啊!」夏曉波雙手在空中亂揮,哭著大叫。

    五艘救生艇同時圍上周海濱落水的地方,救生員紛紛跳下水救人。

    救生員好不容易才找到周海濱把他拖上岸,夏曉波哭哭啼啼的在一旁,看著救生員為他做人工呼吸。

    「海濱……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對不起,我只是想從你口中听到我愛妳三個字才會用計……海濱……」

    「沒救了!」救生員停止人工呼吸的動作,並抬起頭,搖了搖。

    「不會的!不會這樣的!」夏曉波尖叫,她推開救生員,自己為他做起人工呼吸。

    「海濱,你快醒來!」她努力地按著他的胸膛,捏著他的鼻子,又在他嘴里吹了幾口氣,繼續努力不懈的一下下壓著他的胸口。「我愛你,我以後再也不任性了……我等著你,你快張開眼楮,我還要跟你結婚……嗚……」

    淚水不停地滴落在周海濱閉上眼楮及面無表情的臉上,周遭的人看了不免鼻酸感動,除了剛剛那個為他做人工呼吸的救生員。

    夏曉波低下頭去,再度把氣吐到他口中,突然──

    周海濱伸手抱住了她,濕滑的舌頭探進她的嘴里。

    救生員對著瞠目結舌的夏泰然暗暗笑道︰「其實他早就有呼吸了,他趁著你們不注意的時候,在我耳邊偷偷講,要你女兒為他做人工呼吸。」

    「這麼賊的人……想娶我女兒,休想!」夏泰然瞇起眼楮看著陷入纏綿熱吻中的一對情人,內心又有了岳父對女婿的特殊情結。

    周海濱終于是被夏曉波給擄獲了,在艷陽下,他們兩人的唇在短時間內,看來是不會分開的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天亮說拜拜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江曉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