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老爸 第十章
作者︰金萱
    醫院急診室里人來人往,大多數人的臉上都是心急如焚、憂慮焦急、臉色蒼白的,姜堪也不例外。

    他的臉色緊繃,嘴巴抿得死緊,目光筆直鎖定躺在病床上的老婆,既擔心又生氣到想罵人,卻又舍不得罵她。

    「你到底想干什麼?」他沉聲問。

    他才離開一下子沒看著她而已,她竟然就從病床上爬起來準備下床,不知道要去哪里,她難道不知道現在不應該胡亂移動自己的身體嗎?

    半個小時前才受到巨大的驚嚇,甚至差點滾下樓樓,把他嚇死,若不是他眼明手快在第一時間沖上去拉住已經跌落兩級階梯的她的話,後果肯定難以想像。

    不,根本不用去想像,因為林麗玉已經把那血淋淋的後果展現在他們眼前。

    她自己摔下樓了。

    那並不是意外,因為他親眼目睹她在跌落時還對他們冷笑,身體放松連著一點自救的跡象都沒有。

    他本以為她是跑來這里搞自殺的,直到剛剛警察找上他,這才恍然大悟,她想利用墜樓的方式讓自己流產,再將蓄意謀害的罪名嫁禍給采兒。

    听說她在救護車上不斷地對醫護人員哭訴說,她是被人蓄意推下樓的,有人想害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她的孩子死了,她也不要活了,演得跟真的一樣。

    那個女人是有備而來的,早就計劃好一切,才會找上門的。

    只可惜她萬萬想沒想到除了他們夫妻倆,現場還有其他的目擊證人,就是住在他們對門的好奇老太太,閑來無事的她可是躺在門後將一切經過從頭看到尾,而早已迫不及待對前去了解情況的警察訴說經過。

    老人家平常太閑,難得有新鮮事發生,讓她整個人精神大振,說起話來手舞足蹈的。這是警方說的,而他們傾向相信老人家說的話,他們根本沒有多余的時間串供,相對的于是相信他們夫妻倆是清白的。

    「你去好久,我好擔心。警察跟你說了什麼?我們需要負任何責任嗎?」艾采兒目不轉楮的凝望著老公,憂心的問。

    她真是擔心死了,因為他和警察去了好久都沒回來,她才會按捺不住擔心,想下床去找他。

    姜堪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兒,這才輕嘆一口氣,露出一個完全拿她沒辦法的表情。

    「不需要。」他告訴她,沒辦法不伸手踫觸的臉、她的手,只為了證實她是真的完好無缺。「因為對門的老太太親眼目睹一切事情經過,而且所說的經過和我說的不謀而合,警方相信我們是無辜的。」

    艾采兒聞言這才松了一口氣,旋即又忍不住問︰「林小姐呢?她現在怎麼樣了?孩子沒事吧?」

    「那個女人想謀害你,你還管她做什麼?」姜堪渾身一僵,遏制不住怒氣的咬牙切齒道。

    一想到那個惡毒的女人自己想死就算了,竟然想拉采兒當墊背,他就火冒三丈,恨不得親手掐死她。

    「她懷著身孕。」孩子是無辜的。

    「所以才會想到用摔下樓梯的方法來讓自己流產。」他冷笑的說。

    艾采兒震驚不已,難以置信,緩慢地搖了搖頭,拒絕相信這世界上有這麼冷血無情又殘忍的女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骨肉呀。

    「也許真的是場意外,那是她的孩子,她是個母親,不會——」

    「不會用這種方法來殺害自己的孩子嗎?」姜琪冷哼,語氣里充滿了對那女人的不屑。「問題是她到底有沒有當母親的自覺,有沒有把孩子當成孩子來看待?在我看來答案根本就是否定的,她自始至終都只把孩子當成一個讓她可以達成目的的棋子而已。之前想利用孩子來逼迫我和她結婚,現在又利用他來嫁禍我們謀害她。你知道她是怎麼跟警察說的嗎?她說是我們推她下樓的。」

    艾采兒杏眼圓瞠,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那個女人從一開始就不安好心,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知道我不在家,才跑來找你的,不然的話,一般人會連續按始終沒人應門的門鈴超過十分鐘嗎?」

    姜堪的話讓她說不出話來,她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自己當時按捺不住而跑去應門的話,那結果……

    她臉色一陣蒼白,下意識的雙手覆蓋在小腹上,保護著自己的孩子。

    孩子何其無辜,那個女人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她的孩子……」她不得不問。

    「如她所願的流產了。」

    她只覺得一陣難過,為那還來不用出生的小生命。

    「不過如果她以為這樣就死無對證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小產下來的胎兒還是可以驗DNA的。」姜堪冷笑的說。

    「老公?」艾采兒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他。

    「不要說我殘忍,這件事必須盡快解決,否則只會讓她借題發揮,從今以後對我們糾纏不休。」他搖著頭,一臉堅定的表情。「我是可以不在乎她像只蒼蠅在我們身邊繞,但是如果她不是蒼蠅而是只虎頭蜂呢?我不能再讓她有機會接近你,傷害你和我們的孩子。」

    她輕嘆一口氣,知道他說的有道理,便不再多說什麼了。

    「休息一下,連夕葳一會兒就會到了,我去處理那件事。」他輕輕地梳理一下她頰邊有些凌亂的頭發。

    「你通知夕葳了?」

    他點頭。「本來只是想麻煩她幫我們照顧一下兒子,她卻堅持要過來看你,說孩子藍斯會照顧。」

    話才剛說完,便看見帶著一臉著急與憂心的連夕葳急匆匆的跑進急診室來。

    「說曹操,曹操就到。」他用下巴指了下急診室入口的方向,對老婆說。

    艾采兒轉頭看去,只見連夕威剛好看見他們,拔腿跑了過來。

    「采兒,你沒事吧?」她一沖到病床邊,開口就問。

    「我沒事。」艾采兒對她微微一笑。

    確定她除了臉色比較蒼白,看起來有點虛弱之外,身上看不出任何受傷的跡象,連夕威總算放下心來,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到底怎麼一回事?姜堪跟我說你差點從樓梯上滾下去,把我嚇死了。」她緊握著好友的手。

    「你們倆慢聊,不過別讓她太累。」姜堪對連夕葳點了下頭,然後轉向老婆,傾身溫柔的吻了她額頭一下。「老婆,我去處理那件事,待會兒見。」他輕聲細語的對她說。

    「嗯。」艾采兒輕點了下頭。

    他轉身離開後,連夕威忍不住好奇的問︰「他要去處理什麼事?」

    艾采兒露出一抹無奈的微笑,輕嘆一聲,這才緩慢的把之前所發生的事說給她听。

    ***獨家制作***bbs.***

    白紙黑字的證據讓林麗玉百口莫辯,即使她想,她有如雷公臉的父親也一巴掌打掉了她的辯解。

    從警方的調查報告明顯指出,她的墜落事件定完全是自導自演,再加上姜堪遞給他看的DNA報告,讓林得強再也無法控制對女兒的失望,怒不可遏的當場重重甩了她一巴掌,隨即大步轉身離開。

    林家完全愧對姜家,在林得強離開之後,林夫人只能抱著女兒淚如雨下,同時不斷向姜氏夫妻乞求原諒。

    被兒子通知來此的姜國鑫知李雅雲目睹了這一切,震驚得張口結舌,呆若木雞的說不出話來,怎麼想也想不到事情的真相竟會如此夸張。

    林麗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兒子的,這是真的嗎?

    李雅雲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簡直就不敢相信會有這麼離譜的事情發生。

    「你怎麼敢撒這種謊騙我們?」她氣憤的大聲質問,「懷了別人的野種,竟然還想誣賴到我兒子頭上,還想嫁給我兒子、嫁進我們姜家,你這個女人……你這個女人……你怎麼敢這樣做?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她氣到全身發抖,不敢相信這就是她一直堅持想要,出身上流社會的名門千金的媳婦。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緊抱著女兒的林夫人只能泣不成聲的不斷道歉。

    姜堪一點也不想繼續待在這里看這種無聊的八點檔戲碼,他要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是在所有相關人面前還他清白,所以他直接轉身離開病房。

    「等一下。」

    身後突然偉來父親的叫喚,他停下腳步,轉身面對隨他身後跟著走出病房的父親。

    「既然已經知道事實真相,這件事就算了,從明天開始你可以回公司上班。」姜國鑫態度高高在上,一副赦免的口氣。

    姜堪只覺得可笑。「不。」

    「不?」姜國鑫錯愕的瞪著他。

    「短期之內我不打算回公司上班,采兒懷孕了,狀況不是很好,我想待在她身邊好好照顧她。」他直截了當的說。

    「又是為了那個女人?」姜國鑫怒聲咆哮。

    扁看父親的反應,姜堪便知道要父母在短期內接受采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既然知道不可能,他自然不會重蹈十年前的覆徹,讓采兒為做姜家媳婦而受盡委屈。

    「對,為了我唯一深愛的女人。」他直視父親,緩慢地開口。「不管是回公司或是回家,直到你和媽媽都能真心誠意的接受她,並疼愛她,我才會考慮,短期之內我都不打算回去。」

    怒不可遏的瞪著他,姜國鑫氣得臉紅脖子粗。

    「你真的要為一個女人,什麼都不要?」他厲聲質問,像在對他下最後通諜。

    姜堪突然有種很深的‘多說無益’感。于是向父親深深的點了一個頭之後,頭也不回的邁著堅定的步伐離開。

    姜國鑫沒有再聲阻攔他。

    ***獨家制作***bbs.***

    半年後,艾采兒終于得償所願的搬進他們美麗的新家。

    其實早在三個多月前,她平安度過懷孕初期,進入穩定的懷孕中期之後,便一直向老公提起搬家的事,卻被愛擔心的老公一再否決,直到現在她都已經懷孕七個多月,寶寶每天好動又健康活潑的在她肚子里翻滾不停,他這才放心的同意搬家。

    餅去半年來,他們一家人過得既幸福又平靜。

    不,其實說平靜有點言過其實,因為為了大明星藍斯的事,艾采兒莫名其妙的上了報,被說成是藍斯的秘密女友就算了,還說她腳踏兩條船,除了藍斯之外,另有個英俊多金的企業家二代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間,不定期曾為她毀婚,把她說得像狐狸精似的。

    早已習慣狗仔作風的藍斯為此哈哈大笑,姜堪卻氣得破口大罵,一狀告上法院,讓該記者與雜志社首次嘗到踢到鐵板的滋味,連續一個星期在天大報上刊登半版的道歉啟事,這才結束那場鬧劇。

    值得一提的是,這事件卻意外捧紅了他們的兒子,經紀公司、廣告公司,甚至連唱片公司都有人找上門來,想簽下他們的兒子捧成明日之星。

    當然,下場是被姜堪給轟出門去。

    餅去半年,可以說是艾采兒至今人生中,擁有最多幸福與喜悅的時光。

    有溫柔體貼的老公陪在身邊無微不至的照顧著,雖然有時候他會霸道得很討人厭,但是看在他一切的出發點是為了她好,也只好認了。

    還有兩個兒子健康的陪在身邊,雖然有時候會被他們過度精力充沛,動不動就吵架,還會大打出手氣到,但是有老公出在管教,根本也不需要她操心。

    她呀,簡直就像是皇太後一樣,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覺得無聊時,還有人會說笑話幫她解悶,無憂無慮,心寬體胖——

    體胖……胖……

    「唉!」艾采兒遏制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老婆?」走進房里,就听見她那一聲深深的嘆息,姜堪緊張的立刻走上前。

    「你走開,我現在不想理你。」艾采兒背過身去,不想理他。

    他溫柔的將老婆臉轉回來面向自己,認真而擔憂的凝望著她,「怎麼了?我做錯什麼事了嗎?」

    「你害我越來越胖。」她瞪了他半晌,才以指控的語氣對他說。

    他有哭笑不得。「老婆,你忘了你現在是孕婦嗎?」

    「孕婦又怎樣?孕婦也有分胖和瘦,而我就是那個胖的!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這個罪魁禍首!」

    她才懷孕七個多月而已,就已經胖了十公斤,產檢的時候,連醫生都告訴她體重增加太快了,要注意,不要吃太多,害她一整個丟臉到想死。

    「老婆,你這樣哪叫胖?懷孕七個月才五六十公斤而已,你這樣說是想叫那些沒有懷孕體重卻超過五六十公斤的女人全都去撞牆自殺嗎?」姜堪笑聲連連。

    艾采兒用力瞪他一眼,再捶他一記。

    「沒有懷孕的人另當別論,我說的是懷孕才七個月就已經胖了十公斤這件事,連醫生都叫我要注意,不要吃太多,難道你沒听到嗎?這一切都是你害的啦!」她說著用力的再捶他一記。

    都是他動不動就喂她吃東西,又什麼不都不讓她做,才會讓她的體重增加這麼快,這麼多,都是他害的啦!

    「好,是我害的,對不起。」他伸手包住她捶人的拳頭,柔聲道歉,接著卻問︰「我剛剛買了你早上說想吃的傳統豆花,要不要吃?」

    「姜堪!」她氣得大叫,想捶他,卻發現自己的拳頭早已被他包裹在掌中,動彈不得。「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他大笑出聲。「對。」

    「可惡!」手動不了,她還有嘴巴可以動。艾采兒傾身用力的咬了他下巴一下。

    「你咬我?」似乎沒想到她會這樣做,他驚訝的瞠大雙眼。

    「怎樣?」她抬高下巴,一臉挑畔。誰叫他在她煩惱不休的時候,還這樣開她玩笑,一個人笑得這麼開心。

    「我要咬回來。」他盯著她,一臉認真的宣布。

    「你敢?」她瞪眼。

    「我當然敢。」說著,他慢慢地傾身輕咬她的柔唇。

    「我又不是咬你的嘴巴。」她微微將他推離自己,朝他皺起眉。

    「我不介意你可以從現在開始咬。」他朝她眨了眨眼,咧嘴邪氣的一笑,然後再度低下頭來覆蓋住她的柔唇,溫柔而綿長的親吻著她,吻到她昏頭轉向。

    敲門聲響起,沉浸以兩人世界忘情親吻的夫妻兩都沒听見。

    拿著手機進來找父親的姜伯宇,和因為好奇而跟著來的姜仲宇,一走進房間里就看到父母親在接吻,而且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出現。

    「他們倆整天親來親去都不會覺得煩喔?」姜仲宇翻了個大白眼,轉頭問老哥。

    「誰知道你自己不會去問。」姜伯宇也翻了生個白眼。

    姜仲宇想了一想,覺得有道理,便揚聲大叫,「老爸!」他怕不這樣叫,老爸老媽永遠不會主動發現他和老哥站在這里。

    突然出現在耳邊的兒子大叫聲,讓姜堪和艾采兒瞬間從兩人世界中驚醒過來。

    姜堪抬起頭離開老婆的醉人紅唇,轉頭看向不知何時跑到他們房里來的兒子,朝他們皺了皺眉頭。「你們倆什麼時候進來的?」

    「你和媽吻來吻去的時候。」姜伯宇翻著白眼回答。

    艾采兒不由自主的紅了臉,以為被兒子這樣說已經夠尷尬了,沒想到——

    「老爸,你和媽整天親來親去都不會覺得煩喔?」姜仲宇真的問出口了。

    她閉上眼楮,遏制不住呻吟出聲。整天親來親去?他們有這麼夸張嗎?兒子都這樣說了,肯定有。嗚……

    听見她的呻吟,姜堪忍不住輕笑出聲。

    「不會。」他笑著回答兒子的問題,「你們倆一起到這里來要做什麼?」

    「電話,是奶奶。」姜伯宇將手機拿給他。

    艾采兒倏然睜開眼楮,一動不動的。

    姜堪臉上的笑容也在一瞬間斂起。

    他先伸手將老婆摟進臂彎里,順勢在她額上安撫的親吻了一下,這才伸手將通話中的手機從兒子手上拿過來接听。

    「喂?媽,怎會有空打電話給我,最近好嗎?」他輕松自若的開口,好像他們並沒有因為斷絕關系,而長達半年之久沒有聯絡一樣。

    他的輕松傳染給了艾采兒,讓她不知不覺的放松下來,還有余力對他挑挑眉頭。怎會有空打電話給他?這話他也說得出口!

    兩個兒子一左一右的跳到床上來,不急著離開,似乎對奶奶突然打電話來這件事充滿好奇。

    他們倆都知道因為爺爺奶奶不喜歡媽媽,所以和他們斷絕來往的事。

    看老婆和兒子都一臉好奇,似乎很想听的模樣,姜堪干脆將手機轉成擴音模式,再對他們比了一個‘噓’的動作。

    「……還好,你爸就比較忙了,為了工作整個人瘦了一圈,頭發也白了不少。」李雅雲的聲音透過手機擴音器傳了出來。

    「那爸現在一定變得很帥,因為之前你總是說他太胖了。」姜堪避重就輕的回應,見兩個兒子立刻搗住嘴巴在那邊偷笑。

    「你不擔心嗎?」李雅雲沉默了一下,猶豫的問。

    「擔心什麼?」他假裝不懂。

    「你爸的身體。」

    「爸的身體一向很好,每年健康檢查的報告都讓醫生稱贊不已,當然,只有膽固醇高了點這點要注意,不過現在瘦下來了正好,不是嗎?」他邊說邊向身旁的老婆眨眨眼。

    艾采兒忍不住伸手推了他一下,用眼色叫他認真點。

    電話那頭又是一陣沉默。

    「伯宇和仲宇都還好吧?」李雅雲換個話題問。

    「很好呀。」

    「我好久沒看到他們了,他們應該又長高不少吧?」

    「不知道,我天天都在看,實在看不出來他們有沒有長高。」

    艾采兒聞言,忍不住又伸手推了他一下。他應該听得出來婆婆語氣里的期盼吧?她在想兒子、想孫子了,他明明知道,卻還這樣戲弄婆婆,實在太不應該了。

    姜堪給了她一個無辜的表情,再度低頭吻她一下,看見兩個兒子見狀又在那邊翻白眼。

    「媽,你若想看他們倆有沒有長高,可以自己來看。」他開口對母親說。

    「真的嗎?」李雅雲先是興奮,隨即又以有些不確定與擔憂的語氣問︰「我真的可以去看他們嗎?」

    「當然,你是他們的奶奶不是嗎?」他揚起嘴角。

    「我是指……采兒她會歡迎我去嗎?」

    姜堪看了一眼因為听見這個問題而訝然瞠大雙眼的老婆,無聲的挑眉詢問她︰「你會歡迎嗎?」

    當然。艾采兒立刻以眼神無聲的回答。

    事實上,婆婆會在意她的感受,還真的嚇了她一跳,因為過去公公婆婆哪里曾經在乎過她這個媳婦的感受呀?即使她哭天喊地喊到斷氣,他們也不會多看她一眼。

    「她會。」姜堪柔情的凝望著老婆,回答母親的問題。

    「她……的身體還好嗎?」李雅雲猶豫的問。「懷孕是件很辛苦的事,你們男人可能不知道,你要多體貼、關心她一點。」

    乍然見婆婆的關心,讓艾采兒既驚訝、感動又有些難以置信。

    姜堪對她眨眼微笑,看樣子經過半年多的斷絕往來,讓母親的了改變。

    意思就是未來要見他們婆媳倆相安無事、相處愉快,甚至哪天感情好到情同母女,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嘍?

    他突然對未來充滿了期待,也在老婆眼中看見了希望。

    「我會的。」他溫柔深情的凝望著老婆,對電話那頭的母親承諾,然後停頓了一下,問︰「媽,你什麼時候要來看我們?就這個周末怎麼樣?我想采兒和孩子們都會很歡迎你的……」

    艾采兒一手搭著一個兒子的肩膀,眼里帶著笑,一股濃濃的甜意盈滿心頭,她已經可以預見幸福的未來在前頭招手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離婚老爸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金萱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